×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五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的木楼和风雨桥都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很有名的呢。”宇夫人望了眼儿子笑了笑。

“那看来以后还是要来这儿研究一下建筑的呢。”宇不住地观赏着这些建筑,那种建筑方格还是让他着迷不已。

“你不是说你不止要转系,且还要转校了么?”宇夫人微微地翕合着眼睛说着。

“妈,外面雨没有,我们还是继续走吧,否则就要感冒了。”宇川看见妈妈的脸上红完了,虽然她不说,但也是深受着她影响的宇川还是知道她是病了。

“嗯。”宇夫人很听着儿子的话站了起来,又走在那些虽然没有水但满是泥泞的路上,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再一次碰到了一些居民屋子。

宇川边抖着伞上的水,边敲着这院子的门,宇夫人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还不时地咳嗽了一下,或许是因为雨下得太大了,这户人家在敲着门许久才能有一个老汉疑惑地把头探了门缝外。看是一对陌生人后想把门关上,但宇川还是执著地敲着,那老汉看来是有点没办法,最终还是让他们走了进去。

走进屋里面,那老以给宇川母子俩腾出了一间房间,这时宇川原本感觉到冷得牙齿发抖动感觉不再有了,全身开始越来越热,并且眼皮也越来越重,头昏眼花起来,宇川知道自己在母亲之后又开始发烧了。他全身软绵绵地扒在还未掀开被子的床上,感觉迷这糊糊的还有人在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后不再有着任何知觉。

当宇川醒来时,张开眼只见自己身上覆盖着一张又厚又热的臭被子里面,全身又沾又湿的,宇川把被子掀开,把充满着热气的身子了晾了一晾,再张大了眼四周地望了望,只见自己置身于一间瓦房里面。宇川从床上走到地上,由于没有拖鞋,只能光着脚步踏在地板上,冰冷的感觉从那干净的地板上传来,一阵透心的舒服。

忽然感觉到胸口有点闷,喉头一痒,轻轻地咳嗽了一下,虽然已经不再发烧,但感冒还是还未全好,还有一点点儿咳嗽,身子感到有点虚弱,身子有点疲倦,刚才“喔”地一下一口气从喉头里溢出,宇川知道肯定是被喂过姜水了。

脚踏在这又冰又凉的黄地板上,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以前住在老家里的赤脚的感觉是那样的遥远还是那样的亲切,那屋内的墙壁都是泥坯砌着,那上面还不时地有着一些小泥蜂在上面嗡嗡地飞着。他走到用木做成的窗框前,用手轻轻地敲了敲几个墙壁,一缕泥灰应指而落。

忽然感觉到有点冰冷,见窗边的木架上搭着一些阵旧的穿装,就抓着一件披上,但由于衣服对于他那高大的身躯而显得有点窄小,只能刚好没住腰,但这样也能给虚弱的他带来了一些暖意。

透过窗户往外看,院子里的芭蕉由于经过昨晚那猛烈的风雨而被打歪,一些茎叶被打得折了,有一些掉在地上。一个小女孩子在院子里面又蹦又跳的,在一支经过了用刀屑成一瓣叶皮样的芭蕉茎上又拔又翻起,像自己幼时一样做着有点像机关枪一样的“叭叭”声响,身后跟着一个老奶奶一边用铲子代替扫把把落叶推到墙边去,顺着她的方向宇川看见墙边已经堆积起了一堆被打落在地上的芭蕉叶。

喉头一阵发痒,宇川不禁又捂住了嘴巴轻咳了起来,这时那些小女孩子把目光投了过来,见是一个陌生人就害羞地躲到那老奶奶身后了,那老妇人就转过身来问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

那小女孩子不吱声,只见用手朝着宇川这边指了指,顺着那小女孩子的指向望了过来,顿时那老妇人朝着宇川一笑边挥了挥手,宇川也赶紧朝她挥了挥手:“老奶奶,您怎么起这么早啊?”

“哎。”那老妇人也朝着宇笑了笑,露出了没有牙的老嘴,用食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意思是自己听不见,但笑容还是依旧慈祥。

宇川拉了拉披在肩上的那件窄小的旧军装迈出了差不多有半个砖头高的木门槛,通过中间屋时随意地往门口望了望,只见母亲正躺在里面,额头正盖着一条毛巾,身子还盖着一条被子,但或许是因为宇夫人也高了一些,那棉子还是不太够长,但那露出被子外的脚还是被好心地覆着一些衣服。宇川看着平时极少生病的母亲也病了,也打消了走出院子的念头走进去把那张覆在母亲额头上的毛巾拿开,用手背在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挺烫的,赶紧再把毛巾湿了一下再覆上。她也只是皱了皱额头后就静静地睡去。

宇川在母亲床边坐了一个小时,看着熟睡的母亲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前段时间生病的刘芸那躺在床上可怜的样子,姑娘啊!宇川不禁摇了摇头。她的那种一笑一颦、如兰呼吸、那微微带着些虚胖的如杨贵妃般的包容笑意里啊及自己那冲动分手后不时的流露出的忧郁让宇川竟有着一种马上要见到的感觉呢。但又怕在她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一个在全国都出名了的邪功头子的儿子和一个现在已经是市委书记的女儿,那又说着上什么,宇川不禁有点懊丧地低下了头,用手拔了拔那已经在点披起来的头发。

“该死!”宇川这时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心想在母亲病得躺在床上了自己居然还想着这些与家庭毫无关联的儿女私情,真的有点想打自己一拳,把头抬了起来,只见母亲的手从被子里探了出来,忙把她的手小心地推了进去,摸着母亲那不再圆润的手,那由于忧心睡梦中依旧紧锁的眉头和消瘦的脸,从面想到了逃逸中的父亲现在有点生死未卜,眉头也不禁紧锁起来。

门外这时传来了一阵药香味,宇川赶紧把头转了过来,只见那个老奶奶用托盘托着一碗又浓又黑的中药走了进来。宇川赶紧从板凳上坐了起来,把位置让给她,正想说什么,那老奶奶轻轻地“嘘”了一声后坐在板凳上把中药从宇夫人的嘴里面灌了进去。

“咳咳”地从或许是被呛着了的宇夫人的喉头响出来,一些中药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宇川赶紧插进了口袋,但里面没有餐纸,只见老奶奶把搭在肩头上的毛巾拉下替她试去那黑中药。

宇川甚是感激地望着她为自己母亲所做一切,当老人帮宇夫人喂完药后示意着宇川也走了出去。

走出了门口只见昨夜那个接自己母子俩的老伯正坐在院子中间的石凳上用烟斗吸着是烟丝,甚是舒意,旁边的一个小矮凳上正坐着一个小女孩嚼着一个馒头,不时地用小手挥着老伯喷出来的烟气,把那老伯不时地惹得慈爱地笑了两声,这时小女孩就会把嘴翘起来站起来用小手在老伯腰间擂着,那老伯就会“哎呀”“哎哟”地装着被搔得很痒的样子,那小女孩就会“咯咯”地笑了起来,宇川不禁心一动,心想着自己小时候的玩伴东北妞董芳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时那老汉看见了宇川就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那小女孩看见了宇川这个陌生的叔叔,就赶紧地躲进了老汉的身后,还不时地把头探出来瞪着乌黑乌黑如野葡萄一样的眼睛打量着宇川。见她那调皮的样子,宇川不禁会心地笑了笑坐在了老伯的对面的石凳上。

那老汉朝着那老妇人挥了挥手后她就回意地走进屋里去了,他再把目光转向了宇川微笑地问:“能喝酒么?”

“能喝一点儿。”宇川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也不拂着他的好意地应着。

老汉从背后把小女孩拉到面前坐在小矮凳上,但那小女孩又马上躲到他的背后去了,要再拉她时她一忽溜地躲进屋里面去了,再也不出来。

“呵呵”,那老汉不禁笑将了出来,“我这小孙女就是害差,见到生人就总是躲在家人的身后,平时在家里可不是这个样子。”

宇川点了点头,想着自己以前的那种内向的性格也有点同感:“多少岁了?”

“四岁了,比他哥小十多岁。她叫童艳,她哥叫童连宾。”那个老汉笑着介绍着自己,“你是大学生吧?”

“嗯,您老好眼力呢。”宇川恭维着一句。

作者:何生

《五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