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六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是好眼力,”那童老汉谦虚地说,“你们被弄湿的证件我都帮你晒着呢。”说着用手指着房顶上的瓦檐,宇川赶紧走过去把那些证件拿了出来,只见上面的学生证,身份证等边连自己那张在屏祥里办的银行卡都一下在那儿,由于被水淋过了,还是有点一些水痕。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感激之意,为这家善良的人家而眼睛湿润了,以前可是很少有这种心动。

宇川把晾干的所有证件放进了口袋里面转过身来,这时老奶奶把午餐摆在石桌上了。

“嘟嘟”门外响起了一阵摩托车鸣笛声。

“噢,哥哥回来了!”这时躲在里屋的小女孩童艳冲了出来雀跃地走出了门外去,不一会儿就见一个年轻人一身湿漉漉地推着一辆摩托车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小童艳在后面吃力地推着摩托车跨过了院子的门槛,宇川发现这个少年脚步一歪歪的,宇知道这就是童老汉说的那个童连宾了。

但见这个年轻人的眉头像宇川这段时间一样紧皱着,脸上有点些青紫,特别是头发上还沾着一些泥迹,衣服上也是湿了一大片,膝盖上的黄泥明显地摔过跤的痕迹,他的奶奶赶紧迎了上来吃力地帮他把摩托车在院子边支好。他爷爷招呼着他过来吃饭,但他没有理会地只是一个径直地一踹踹地往里屋走去,看也不看坐在凳子上的陌生人宇川。

“他又喝醉了。”那老伯把酒杯往桌前推了推,拿起了烟斗深深地吸了口烟,眯着眼凝着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着宇川说,“这段日子来他总是郁郁闷闷的,话也不说一句,整天骑着摩托车在外面晃,也不知道他这些天在外边怎么有钱去买酒喝和买摩托车的油钱。

“谁叫你在我床上睡的!”这时里面传来了一句沉闷而愤怒的声音,话里面全都含着发泄的成分。

宇川和童老伯赶紧走进了屋里去,只见童连宾正在叫着,床上躺着的宇夫人已经被惊醒了,正挣扎着坐起来,宇川赶紧过去帮母亲那已经掀开的被头又覆在她的身上,见这种情景,要是在平时宇早就忍不住了,但毕竟现在人在他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这是吼什么?”那老伯大声地训斥着孙子,看来他对自己孙子没礼貌的举止感到很丢脸及气愤,“作为一个读书人,一点风度也没有,甚至连我们这片村落三江的那自古下来的热情好客风度也没有!”

“读书人,什么读书人,”这时坐板凳上的童连宾那个显得有点有点稚嫩的脸上正流淌着不断从眼里溢出来的泪水,“什么三江人,我们这里永远都不会出到什么大学生,除了那家野种黄燕飞他们家,我们这一地方将远都生存在这片无知外面世界有多繁华的地方里面,我这又算是什么读书人,那些正往着旅途的家伙才是读书人,而我这样子再是最附合着自己身份的人了。”童连宾压低着的声音悲怆地嘶叫着,一股酒味从嘴里面喷出来。

“怎么了?”宇夫人坐了起来,宇川赶紧把枕头垫在母亲的腰间里,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母亲的胸前,由于突然受凉,宇夫人不禁又咳嗽了起来。

“对不起,打挠你了。”那老伯也情绪低落地走出去了,接着把头转了过去低声地说着,“连宾,出去吧。”连宾见把宇夫人吵醒了,也知道自己做得过火了一点,歉意地望了眼宇川母子一眼,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起身脚步有点歪地走到了另一个房间去了。

“哟,孙子把您吓惊了吧?”那老太太端来了一碗粥和一些感菜走进来,“我们农村人就是这样子。对不起。”

过一会儿,老太太也出去了,宇川用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着母亲,这时宇川生平第一次服侍着母亲,但手脚还是那样娴熟。望着宇川那棱角分别的脸,感动的宇夫人感觉儿子真的长大了。

第二天早晨宇川母子俩才离开,这天早晨宇川母子俩把一切东西都拾好了,吃过早餐,宇夫人悄悄地把三千块钱压在碗底下,吃过早餐,门外走进了一个年轻人,宇川看过去,有点不敢相信那竟然就是童连宾,今天他的装饰和昨天简直是判别两人。整个人看起来朝气缝勃,笔直的身材和稳稳的脚步显得异常青春。

但他的话也很少:“听说你们要离开,我打算用摩托车乘你们去城里搭车。”他边也吃着简陋的早餐边低着头说着,看来他对昨天的态度很是歉意。

当宇川走出院子时有间关注了一下门的檐号。

“连宾,好好读书,只要你努力,总会有帮你的。”在宇夫人和儿子上到火车后对着外边还送着自己的连宾说着,“桌子上有着你要读书所要的学费,还有上面的电话号码,到时候记得给阿姨打个电话。”

“嗯。知道了。”童连宾脸也是痛苦地抽动了一下,火车离去久久而不愿转身。

“但愿他以后一路走好。”宇夫人久久地叹出一句话来。

“妈,现在我们打算怎么办?”宇川问了一句似乎有点多余的话。

“到下一个站就下车,你上北京,我自己继续找。”宇夫人很是坚定地说着。本来宇川想说一些什么的,但最终不敢说了,母亲的倔强他也知道的。

乘了三个小时的火车后宇川在一个塘坝冲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是他要和母亲分开的火车站了,宇夫人在石城上给儿子买了一 消炙药加上一些止痛片后她就登上前往广州的快班车,一个小时后宇川也上了原来坐着的火车继续北上。

“不行,还是去一趟广州先。青海都去过了,难道还在乎这一点小地方。”一种念头猛地让宇决定在下一站下车也乘快班去广州。

四个小时后宇川拿着包冲下了火车,在一班通往广州的快班面前犹豫了一下就马上挤了上去,这时宇川的心里似乎好了一些。地图摆在膝盖上,用手指点顺着广州的路线,并从背包里拿出了二十多天在铜鞍买的《中国著名城市旅游地图》来了解着广州市的地图。

乘汽车比乘火车舒服了,宇川的心却丝毫没有平稳。

“妈,我现在已经在广州了。”宇川在一到广州就打了一个电话。

“我现在不在广州。”宇夫人一听着就把电话挂上了。但熟知母亲性格的他知道着她现在一定已经在广州市了,只不过不想让自己继续在学校外面纠缠着罢。

“爸。我现在在广州了。”宇川知道打电话给父亲肯定会被骂,但至许码有一些音讯吧。

“你这是干什么,马上回校去。”里面传来了父亲那严厉的声音。

“我手臂中伤风了。”宇川知道这时很傻,但还是开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他现在的确整个手臂已经由于这广州的气温而又长出了脓,整个人右半身经常一阵阵地麻木,这么多天来他也只是硬撑着。

“妈妈不是在你身边么?怎么当别人妈妈的。”宇文光有点光火。

“妈妈现在不在身边。”宇川有点茫然地说着。

“珠江口。”

“怎么走?”宇焦急地问。

“二六六。大榕树”很快宇文光就把电话挂上了,留下了一个让宇川有点莫名其妙的话来。

忽然一个人猛冲了过来,但宇川一转身一脚踹过去,那个想来抢手机的家伙很快就倒下了。来广州的路上宇川对这儿的情况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广州是个鱼龙混杂的城市,三流九教无所不有。

宇川很快上了一辆公车,车号正是二六六号。虽然是公共汽车,但到了珠江口也用了一个小时多,这段珠江岸甚是冷清,或许是夜深,或许是这段路本来就是偏僻,岸边种着一排柳树长长地沿着岸边向远处延伸,这时走到三百米处时恰好有一棵大榕树,宇川拔响了电话,就有见一个人从榕树下走出来,宇川马上认出了那是妈妈,心里顿时又惊又喜地走过来。

但宇夫人没有宇川说什么话,径直地带着他顺着珠江的坝坡的台阶一级级地往下走,走了一辆大轮船,上面很多货物,但由于包得实在,宇川看不出是什么货物,宇川是第一次

作者:何生

《五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