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一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辆警车,一个播音员正握着话筒在现场报道着:“逃潜四个月的邪功头子宇文光在黑龙江畔泊渔村被捕,在他身后的还有他的妻子杨箐,”接着镜头对准了宇夫人,宇川心里如撕般地看着头发篷乱的母亲,他脸上的肌肉因为悲伤而抽搐着。但还是宇还强忍着看了下去,见母亲正冷眼望着瞄准住她的镜头,继而把脸转开,那个记者把话筒放在她嘴边问了好几个问题,她也仅是咬着有点溢血的嘴唇。但最后似乎被激怒了一般地吼着:

“这个问题是你们该问的么,我认为这是法庭的事。你没有权利。”

那记者见没有从宇夫人那里得到任何消息,就走到了这次案件抓捕行动指挥员进行了采访,瞬间在镜头转瞄时宇忽然见到了钟冰那戴着钢盔依旧能认得出来的脸庞,再次那个指挥员出现在电视面前,宇川顿时震惊了。

“钟期海?!”宇左脸的肌肉动得更可怕了。低低地叫了出来再把目光投到了左边的苏婕脸上,只见她也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此刻只能说我很痛心。”钟期海明显也不想接受着采访,把面前的镜头推了开,宇川发现他走向警车的身影有点儿拐,顿时宇川一阵幸灾乐祸的感觉大他嘴边毫不保留地绽了出来。电视里记者又采访了几个战士,但或许是纪律的问题,他们都没有接受着采访。电视里面差不多有着四、五十个警察,不一会儿后警车就在电视里渐渐地消失了。

宇川和苏婕在铜鞍这个离哈尔滨最近的小城市里停了下来,正好是全国国庆节的第二天,这天全国的学生劳动者们都离开了岗位尽情地到全国去游玩,宇川想在人群中躲开苏婕,但还是被她跟上了。

这时铜鞍这个城市才一个月没见,但在宇川的心里它可是变多了。

“现在去哪?”宇川问。

“去吧。”苏婕也不多话。宇凝神地望了望苏婕那张此刻觉得有点丑恶的脸,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只能跟着她去了。

“你利害么?”宇川忽然问了这一句。

“为什么这样问?”苏婕感到有点奇怪,转而明白着,“我父亲去年走了,我就立志着做邪功心理学家,所以相信还是比较可以的。”

“你不要研究得太深,否则自己陷入了去,没人能救你。”宇川径直地走着。

“你在咒我?”苏婕不怒反笑着。宇川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宇川随着心理学警官苏婕来到了铜鞍市高等公安局,但宇川在近日来是不能见到父亲的,母亲也不能见。

宇川只得回到了原来的铜鞍去住几天,看来那些同学也并没有知道着他家庭里面的事,也只以为他是回来玩玩而已,而宇川也装着是怀念着这儿才回来的。他表演得很好,那剩下来没有一地去玩的同学们都没能看出他内心的苦楚的破绽。

一个星期就要回去了,宇川的心不能不急。最后还是拔了那个电话,但钟冰没有回电话,看来她也是把手机关了。

“喂,你好,这是钟家,请问找谁?”里面传来了夫人关切的声音。

“阿姨,我宇川。。。。。。”原来是对他们感到非常厌恶的,但此时听到夫人的声音,宇川还是想到了以前她平时对自己的关怀,心里不由也软了下来,语气有点哽咽了,那自尊也随着泪水而破解。

“哎哟,宇川啊,现在清华可好?我们这边一切都好呢。”看来夫人似乎也不知道宇川现在已经到了铜鞍。

“姨,我还好。”宇感到喉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我爸的事情您也知道了吧?”

“知道了,刚才我看了新闻。”见宇川也知道这件事,夫人也顿时黯然起来,紧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她怕说错了一些话会马上伤害了这个可怜的小伙子,宇川见她沉默着也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

“您能不能叫钟冰也听一下电话?”好一会儿宇川才逼出了一句话来,但他又马上说,“要不我把电话挂上了。”

“慢点慢点,你等一下。”说着在那边“钟冰钟冰”地叫开了,一会儿没听到声音,宇川正想把电话也挂上了,恰在这时电话接上了。

“喂,请问是谁啊?”钟冰懒懒地应着,或许是由于被吵醒,显得有点不太高兴,好一容易回一趟家又被吵醒了,是人都会不高兴来。听着她那埋怨声,宇川的表情马上开始冷了,“我宇川,也就算了。”说着宇川真的把电话挂上了。

钟冰见宇川莫名其妙地把电话挂上了,重而又躺了下,不过此时钟冰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眼睛打开望着天花板,静静地想着刚才看电视父亲逮捕宇川父亲的情景,并且她也发现自己也在那一瞬间出现在电视上了。其实那只是她这个见习军事记者去到那边去采访着那些在北国治沙的战士而恰在那时也想去看一下从小就在自己脑海中存在着记忆的宇叔叔是怎么样的,没想到在这次自己的第一次行动中就领略这个和宇川酷似的美男子的硬抗。

但她也知道自己以后跟宇川的交往更是尴尬了,现在宇川的无头无尾的电话让钟冰更是意识到宇川现在的情绪有多恶劣,并且有点后悔刚才自己不要随便地埋怨,实在睡不着了,就走下了床去走到窗口往外看。

没想到在这快中秋了,那些似乎在夏天里叫得不够的知了更是卖力地叫着,听了更是心烦,钟冰走下了楼进了客厅,只见妈妈正呆坐在沙发上。空调也不开正在那儿握着时事报纸静静地发呆。

钟冰冲了两杯茶,一杯放在放在母亲的面前,一杯放自己跟前,这回夫人才发现了钟冰,朝她笑了笑:“刚才宇川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只是无头无尾地打了声招呼而已。”钟冰有丧气地低着头,头发也轻轻地散在睡衣的肩膀上,之后头一侧斜斜地望着窗外,姿势表情显得异常的慵懒。

“哎。他也是情绪烦躁啊。谁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这样,并且这时友人逼亲人的特殊情况,想想你父亲和宇文光这么多不见了,但相见居然是这种情况下,并且你也知道宇川他爸在最后关头都没有向你爸开枪呢,想想人家还是这样重情义呢。”夫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可是宇川他爸的确是犯了法,这也不能怪我们爸爸啊!”钟冰一想到以往自己为之付出这么多的宇川的那种口气就有点激动,一点也不问清楚就乱发一通气,他可以气自己父亲,但他没有气自己的权利。

“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话干嘛。”夫人微微地抬起了头望了眼女儿,“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的,你还是去睡午觉吧。”夫人又把目光投到了前面的电视静静地发着呆。

“怎么今天所有人对我的态度都是这样。”钟冰有点委屈地说着,她那从来很少发的小姐脾气一下子毫无保留地发泄了出来,并且有点不争气地托着下腮轻轻地抽起泣来。

原来夫人听了她忱话还在想着那烽火纷飞的战争岁月,忽然听到了从来不哭的女儿的抽噎声,顿时有点慌了起来忙把一张纸巾抽出来递给了女儿,但她马上把她的手推开了,径自地奔上了楼去。夫人赶紧也跟着上楼,但刚走到门口她把门关上了。望着这猛地被关上的门,夫人的心也随着那门一跳,她知道一些东西很快就要糟了,忙再敲了几次门,还是没有听到她的丝毫回音,心烦地深深地皱了皱那已经有白发的额头,重新走回到了客厅中。

本来就为着丈夫和宇文光的事情烦恼,现在又在担心着这对年轻人,这时钟夫人更是烦恼了,一个母亲的担子也是那样的重。她从刚才女儿那反常的表现看出了自己女儿是那深深地迷恋着宇川那个小子,以前以为那只是她那随和的性格的一种表现而已,但现在看来是错觉,并且从自己年轻走过来的路知道在感情方面女性总是处于劣势这方面,现在这档事发生会不会也影响着他们的感情呢。当年在战争年代自己和丈夫曾和宇文光开着玩笑说若果有

作者:何生

《六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