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四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张已经有点浮肿的脸有在那灯光照耀下益分明的脸笑了。

“爸,我没哭,我只不是那汗而已。”宇川笑着含着泪水一脸“阳光”地说着,忽然转过头大吼着, “你们把门打开啊。”他那男高音的共鸣在这个阴森地方传得是如此之远,如此之幽,有点像霹雳一样般把那苏婕和旁边的小赵吓了一中,幸亏小苏还是适应过这个看起来有点文弱的年轻人的那个高音的,而小赵则有点木地望着这个年轻人。

“不用麻烦他们。”这时笼内的宇文光说话了,气愤得有点气短的宇川忙把头转了过去,把眼镜戴上,只见父亲那弯曲的身体正跪在地上,顺应着凳慢慢地站了起来,并利用脚开始向宇川这边挪了过来。

宇川赶紧沿着网向父亲最近处摸索过来,听到了父亲那“呼呼”的喘气声,只见他那几天没有阳光晒而苍白的脸上的微笑,宇川更是不争气地从眼里淌下了泪水,有点咽呜地叫了声“爸”。

“哭什么,少帅嘛。”宇文光一直都习惯着叫着宇川的绰号。

“爸,您不要叫我少帅。我根本没有那么崇高。我只不过是冲动罢了。”宇川似乎对着这个绰非常反感一般。

“那好,就不再叫这个绰号了。”宇文光很是迁就着儿子,“看过妈妈了没有?”

“没有。”

“那你应该去看她一下吧,她现在听说得到肝炙而住院了。”宇文光凝望着儿子,“叫她不要担心,这次入狱是我自已来的。懂么,儿子,去吧。”本来宇川还有很多话要对他说的,或者他也有着很多话要对宇川说,但这对沉默寡言的父子还是没有说了些什么。

“爸,您好保重。”宇川也不拖泥带水地站了起来转身走去。

“儿子,你今天穿着西装的样子很帅。”这时宇川听到了身后父亲那开朗的声音。

那是钟夫人买的。”宇川头也不回。

“钟冰也不错。呵呵。”宇文光笑着说。

“错呆了。”宇川更是不敢回头,泪水太盛不让他表现。

宇川默默地跟在那女警花小苏的身后,一言也不发。而此时她也再没有像刚来时的那样铁青着脸,刚才宇川对她们吼的那一声依旧似乎还在她的耳边“嗡嗡”作响。当初她的威风和警察的那份虚荣心也不知不觉被压了下来。女人就是贱,不骂不知道什么叫做男人雄风(开玩笑罢,笔者在这里向女性读者们道歉了),走在前面的小赵则为这个平时有点嚣张的姑娘的变化而感到有点奇怪。

“你想不想知道你母亲现在那家医院里面?”正在想着该怎么样去查出母亲所在的医院的宇川愕然地抬起了头,惊讶地望着这几天第一次主动和自己开口说话的女警察,这的确不太算她的作风,说话如此温柔女性化,一刹那宇川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见宇川刚才那冷冰冰的脸上此时因惊愕而软化下来的表情及想起了刚才他和他父亲的对话,这个长得还不赖的女警花不禁“噗兹”地笑了出来,但马上意识到了有点不妥地又把表情变严肃来提高了声调:“你妈妈现在春阳医院。你是不是很想去看望她?”

宇川孤疑地“嗯”地点了点头,他那这么多天树立起来的适度对情绪也是不知觉中消减了许多。

“知不知道该怎么走?”这姑娘对宇川的印象越来越好,这样反而让宇有点受宠若惊。

“不知道,但我想我能找得到。”宇川依旧是那么自信。

走到转角处,忽然撞见了正坐在办公室里的钟期海正看着一些资料,宇川他们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把头抬了起来,见是他们,忙把资料搁下了快步地走了出来,但宇川仿佛没有见到他一样地,只是径直地超过前面停住的小苏。

“宇川。”钟期海那慈般的声音还是把宇川叫停了一瞬间,之后还是直朗着身体朝前快步地走着。一分钟后他就走出了市公安局,他更是不想在门口处的公共汽车站等车,信步地走在大街上。

“宇川。”“吱”地一声紧接着一辆摩托车在宇川身边停了下来,宇川也停下了脚步,那女司机把头盔掀开,那正是苏婕,“给,”她把一顶头盔递了过来,宇川也没有客套什么就戴上跨上她后面的车座去。

“是不是现在就去探望你的母亲?”

“嗯。”宇虽然依旧冷漠,但不好意思再冷淡,“是不是带人去医院看犯人是你们的规定?”话里面依旧有着些讽刺。

“没有,是局长派我去的,恰好今天有空。”

“嗯。”宇川也不再说话。

“你妈妈并不是很严重,当然是指病情。”那姑娘好像知道宇川想说什么似的,突然地冒出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

“昨天我去看过。听说还动了一个手术。”她大声地说着,因为秋风吹得他们的衣服猎猎作响。

“肝炙怎么能动手术么?”身处一个医生家庭的宇川对医道还是了解。

“我也不太清楚,到时去那儿就知道了。”那苏婕安慰着,过一会儿问了一句,“冷不冷?我把车放慢一些?”

“不用,”宇川这才意识到因为寒冷而不觉把那女警花贴紧了一些,毕竟他为了见父亲而穿的西装的确是单薄了一些,马上连忙辨白着说,“我不是故意的,直的,对不起。”不过他那辨白还是把这姑娘逗笑了,不过她真的把车速放低了一些。

由于铜鞍已经禁摩托车已经有二年多了,故他们的警车在这个街道上似乎有点惹人注目。

“大概判几年?”宇川还是经常问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断言过早。”小苏马上斩钉截铁地说着。

待过去二十分钟,他们就到宇夫人所在的医院里面了,不过她已经被转过医院 ,搬到了室一级医院宝和医院去了。这把宇川更是弄得心如火焚,这会不会是她的病更重了?

在小苏的乘载下,他们到了宇夫人现在所在的医院里面,他们得知宇夫人正在动手术,顾他也只能在手术室外的小厅里守候。宇川简直真开始希望这是在梦里面,现实的残酷已经让这个依旧年轻的心过于束手无措了。脸上由于紧张而显得有点发白、发紫,贴在毛玻璃外拼命地往里面看,但玻璃的漫反射让宇川感觉到心里更是迷茫。

“不用急,慢慢等。”那已经把头盔摘下来的小苏拍了拍担忧中的宇川,.

“没事,没事,什么叫做没事。都是你们这班警察什么的整日追着,赶着才把我们家庭造成这样的。“宇川有点语不择言地朝着这个可怜的女警花吼着,他情急之下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那些法律卫士身上,而面前这个小苏成了可怜的挡言人。

那小苏的脸顿时青了下来,想不到自己帮了眼前这个大学生这么多,到头来还是被他这样责骂,正想痛骂他几声,但见他软软地坐在凳子上,头发全遮了他的眼睛正无声地凝思,心顿时又软了下来,以前在警察学校里面及毕业训练时她可以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态的。

“没事的,我想你母亲很快会没事的,你想有病能够及时动手术医治是好事,若果有病不得到及时医治那到时延晚了这岂不是更不妥。”小苏也只得坐在他的身旁喃喃地说着。

宇川此时真的希望有一个哥哥或弟弟,毕竟这样可以在家庭里面能撑起突然而来的种种变故,现在宇川真正觉得肩头的担子竟是如此之重。

门被推开了,走出来几个动手术的主医师,迎上去马上被推到一旁去了。

“你妈没事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宇川抬起略为惊愕的头,只见摘下面罩的正是钟冰的母亲夫人。

作者:何生

《六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