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七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其实爸也还是不够你坚定。”宇文光见儿子不抽,自己也把烟熄灭了,是用鞋底磨灭的,“这次一出外边,发觉真的很多东西都有变了,变得我都不知道很多东西是对是错了。”忽然他停了下来望着儿子,“宇川,你到底理解我多少?”

宇川侧了侧头笑了。

“其实我也不理解你。”这时宇文光也笑了。

“把宇文光放出来,把我们的教主放出来。”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些微小但还是能够听得很清楚的声音来。听到了这个声音宇川的脸色不禁变了变。而宇文光也把目光凝了凝。

“我出去看一下吧,爸?”宇川征求了一下意见。

“不,你还是对这种事情不要太露面为好。”宇文光侧耳听了一会儿后就笑着说,“看来阴谋真的越来越不成样子了。竟开始用起那古老的聚众方法来,真的是悲哀呢。”

“到底是什么阴谋,能不能告诉我?”宇川还是不禁又重问起。

“很平凡的阴谋而已。”宇文光还是点燃了那刚才熄灭的烟,“不过对方也是终于露出了一些眉目,不过时间也是太久了。”

“把宇文光放出来,把宇教主放出来。”只见外面的声音益发越来越大,看来人数真的不少了呢,宇川猛地想起了刚才来的时候所见到在外面的那些群众。再想起了在北京里苏婕让自己看的那些练邪功而自焚的尸体,不禁身体一阵发寒。

“看来这是国庆节的最后一天里对方还真的舍得派这么多人来对付我,看来我还是有了一定声名的呢。那看来后面的势力还真的是不小。”宇文光边看着资本论边笑着,在那惨白的日光灯下,宇川忽然觉得父亲真的是很陌生,甚至有点阴气很浓的感觉。

“爸,我还是出外面去看一看吧?”宇川最后还是忍不住地冲了出去。

“那就去吧,看看有多少个人被烧死了。”宇文光见到儿子这样没有深思熟虑,眼睛不禁眨了眨他那和宇川一样的厚页双眼皮,有点失望地叹口气。

外面有了防暴部队等来到了,他们包围着一堆盘腿坐在中间的人,他们也被外面一大圈或站或坐的人,足如蚂蚁一般多的人数让宇川的眼更是一下子睁得欲裂,甚至还见到宇文光的一张如街头大广告一般大的邪功的壁画高高地挂在市公安局对面的建筑上。那张宣传画上所画的宇文光是个披头散发,手脚皆戴着铁链,肚子里有着一个巨大的轮,而身旁还站着一些经过变形了的公安,看过西方油画的宇川知道那是把西方耶酥和犹太那张变型油画像,并且上面的确是用油画来画着的。

“把我们的最大的法传教主,追求着真善美的宇文光放出来,我们绝对要和他一同对抗着世间的恶大势力,和他一同参研天地宇宙之间的各种凡人无法参透之世尘外之空间。让我们这些被压迫着的浊人在与他的同进中而进一步拯救这个纯靠暴力的法律工具作着抗争。。。。。。。。让我们把我们心中的耶酥再一次把这个浊世澄清吧。”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人在那接近一万多的人群前面大声地朗诵着,并且叫着声嘶力竭,而身边那些穿着各种衣服的人们也在大声地叫着,而旁边那些方暴部队的警笛更是拉大,但那声由贝增高一点儿,那人叫的声音就更大一些。随即很多汽油纷纷地洒在地上,还有一些全洒在身上,有的还在不时用着打火机打划着,但还是没有点燃那些汽油,好像在等什么似的。

“啊啊!”正当宇有点惊惶地望着这种形势时,那边不知是谁点燃了一把火,顿时有很多人很快在火中跳跃着,那是临死时的挣扎,但旁边的那些人们在一阵子的惊讶后就再一次把目光投到了这在这众万人的面前不再那样的庄严的市公安局大门建筑。

或许是因为有着那些不小心自燃着了的人的带头,紧接着很快也有着人开始自燃了起来,并且是成片的,并且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声让宇心胆俱裂着,比看电视似乎还要惨烈。

“这就是你父亲带来的影响力。”这时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苏婕喃喃地说着,“去年我也是亲眼看着我父亲倒在这个场面上的。”宇川回过头只见她的双眼里全都是泪水。

“这是阴谋。”宇川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听信着父亲的话,但此刻他也只能说出这两个字

作者:何生

《六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