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九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器狠狠地砸向了身边的人,不再顾那是什么人,看到什么人就打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了,最后他还是沉重地掉躺在了地上。。。。。。。。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也似乎没有了什么嗅觉,只见一个熟悉的脸孔在自己面前涌现着。

“赵重敏?”宇川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姑娘就是以前因为那次斗揍官司不再和自己有任何音讯的赵重敏。

“能起来么?”赵重敏轻轻地问着。

“你为何会在这儿?”宇川马上爬了起来,虽然还是有着很多地方灼伤,并且他的头发也几乎被全烧完了。

“你还点跟我走吧,否则你就见不到了宇伯伯的最后一面了,知道么?”赵重敏也没有向他解释多少,拉住他的手就奔跑着。大概跑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走廊后他们来到了一个还混着汽油味的病房里。

“这就是宇伯伯。”赵重敏拉着宇川拉着一个已经被全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个只有着两个鼻孔的“人”来。

“爸,爸。您不是穿着防火服的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宇川泣不成声地说着。

“嘘嘘嘘。”只见那个“人”正艰难地喘着气。

“快吧,要不他就不能说话了。”身边的一个护士说着。

宇川忙把耳朵伸近了他的嘴边。

“儿啊,爸爸不是法邪功者,请不要有任何精神负担,艺术很重要,妈很好。。。。。。。”很快再没有了任何声息。

左腿一软,他差一点儿就摔了下来,幸得旁边的赵重敏眼疾手快地吃力把他架正,

“不用。”两个字嘶哑地从宇川的喉头里咯了出来,微微地推开了那不知道为何会在此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赵重敏。宇川还是微微地转过头去,看见了那张自己由于火而变多了的容貌,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仿佛自己全身已经不复存在,只是隐约地听到了自己的脚步是那样的近。“扑”地一声,他感觉到有点痛,脸部有点麻,就感觉到一切空间都是白的,中间的那一团是洁白得朦胧得让他想用手捂住嘴巴,那样的白中带黄;慢慢地向四周散去,白色逐渐变疏,并且白色逐渐变成了淡蓝淡蓝的,分散开去,自己像是在那棉花中一般行走,接着。。。。。。

“哎哟。”他还是在朦胧中痛得叫了起来,张开了眼,只见那护士按着自己的人中位置出奇的痛,这才让他回过神来,这时才感觉到自己左脸又麻又痛,抬起无力的手只见脸上贴着又贴上了一块厚厚的药布。

“让我去看爸爸!”宇川还是叫了起来,甩开了护士和赵重敏的手往病房大步地迈去。

“怎么变成了一个女的?”定川顿时张大了眼,但他没有仔细地去看,把另外一张布拉了下来,此时露出了父亲也已经不能成为“脸”的脸,宇川最后还是把他盖上了。只有望着那个电脑心脏器才让他有了点慰藉。

“爸。”宇川轻轻地叫了一声,“爸”再叫了几声,但还是不见他醒来,只感觉到自己手触的是如此的冰冷,宇川忽然有着一种受骗的感觉,“这不可能,不可能。”他喃喃地说着,那叫声也越来越大,终天满腔的悲痛再也压抑不住,“呜。。。。。。。”就像小时候在滨海码头随着父亲一起在中午醒来不见了父亲时的伤心大哭起来,“爸,您醒醒啊,醒醒啊。。。。。”那男人压抑不住的哭声在这个寂静的医院里是如此之凄凉,在外边槛杆静静地望着远方的赵重敏此刻也不能忍住,她那双聪慧的长眼一闭,豆大的泪水溢了出来,用着手捂着脸伴随着从里面传出来的哭声一起抽泣着。

“不是好好的,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宇川忽然站了起来,但泪水模糊了又眼,弄糊了他那双不再戴眼镜的眼颊,只有着那个护士正静静地望着这个场面,或许是她已经看得太

作者:何生

《六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