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七三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样或许真的会轻脱一些呢,或许一点也不疼呢,也是太矮了一点儿,七楼而已,不是么?”宇川深深地吸了口气,真累啊,肺都有点扩张得有点疼了,用手及身扒在栏杆上,望着黑洞洞的楼下,怔怔地发着呆。

“千万别跳!”当宇川把身向前探出了一点儿时,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叫,顿时吓了一跳,手脚一软,但在摔下的一瞬间还是被那女的有力地抱住了腰,由于重心后移,两个顿时都同时地倒在那坚硬的楼顶上。宇川那高大的身躯压在那相弱小的她身上“扑”地一声,紧接着“咔嚓”地闷了一声。

宇川赶紧从她身上滚开去,但那姑娘还是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衣服:“不要跳,不要跳,真的,你不要那样,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哭腔的声音哀求着,宇川也终于放弃了徒劳,躺在这个从铜鞍来到自己身边的女人。毕竟现在她的手还紧紧地拉紧着自己的衣角。

两个人平躺在楼顶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忽然刘芸哭了,哭得是如此伤心,如此之悲哀,仿佛比宇川还要伤心千百倍,泪水毫不喂惧地从她的眼中淌出来,只见她正紧紧地抿着嘴唇拼命地压抑着自己不让哭声出来。

“可怜啊!”宇川长长地叹了口气,连自己想哭的时候都有着人跟着,特别是听到自己老师的哭声这样会让宇川更是心烦,忍不住地又叹了几口气。

两个人就这样平躺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似乎也哭够了,也似乎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羞怯地把头转向另一侧,背着宇川:“还想么?”

宇川良久地喘了一口气才说:“谁说我想了,我只不过是想扒在栏杆上透一透气而已。”

“你总是骗我,要不是可能现在就在下面找你了。”刘芸微微把头转过来。

“假如我在下面你会不会还拉住我的衣角?”宇川望了眼还紧紧地拉住自己衣角的那个手。刘芸这才记得要把手松回来,想用手撑起来,但“哎呀”地叫了起来,甚是痛苦,半坐起来的她又跌了下来。

“怎么啦?”宇川好像章听到了从刘芸的手臂里听到了轻微的声音。

“我手很痛,或许是刚才摔断了。”刘芸哀怨地揉着手臂望着宇川。

“让我看看。”宇川赶紧坐了起来,试着握着她的手拉直。

“哎呀呀!”刘芸又叫了起来,一阵刺心的痛叫让宇也愣了。

“可能不假。”宇川边给她揉着骨折处边道歉着,“对不住。”

“没什么。”刘芸望着宇川那歉意的脸笑了,依旧泪痕斑斑的脸上看起来是那样的楚楚同人,不禁让宇看得有点痴了,“值得啊。”

“你们两个年轻人在这儿干什么,做什么事要小声一点儿,不要在这儿有伤风化。”这时一声厉声传来,只见一个光线马上从面前耀眼地亮着。宇川他们好一阵子才认出这个穿制服的家伙是宿舍治安员。看来他是巡着他们刚才痛叫的声音上来的。

“您误会了。”宇川把目光转向了刘芸,只见此时的她脸全红了,在那电筒的光照下可以看出她红得都微微地喘气了。

“走吧,陪我去医院看一下手臂。”聪明的刘芸说了一句足以化掉误会的话来,并且她主动地拉着宇川的手就走,顿时把那个还想叫他们解释清楚的多事治安员有点愣在那儿了。

“以后对着这种人不要多解释,越解释就越乱。现在在大学里谈恋爱正常得很。”刘芸微微地松开了一下挽在他那臂上的手,“接下来怎么办?”看来刘芸是知道着宇川被清华退学的事了。

“不知道,”宇川沉默了好一会儿,“家乡我是不会回去了,那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家;但那是我的故乡,等我的父亲事情好一点儿后,我肯定会随着他们走,他们去那儿,我就去那儿,或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这个问题宇很不愿意去考虑。

“跟我回去吧。回铜鞍去,那儿永远都会有着你的一个位置。”刘芸张着莹莹的双上目望着宇川,“你还要照顾着你的父母,这样在那儿又方便一些。相信你工作也并不是个难题。

“不是不想过,但或许是逃避的心量罢;我的确不怎么想留在这两个城市 ,毕竟它们给我的印象太伤心了。所以我还是希望带着父母回去,到那儿我才能真正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宇川说话永远都没有太多的后序语。

刘芸也深谙其理但还是关切地问:“那你回家乡后会做些什么职业呢?”

“哎,那还能做什么职业,现在还没有想那么多,走一步算一点吧,这么多来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加上家乡是个小城市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企业,我想回去还是随着四叔一起去做建筑罢。”

“做建筑?那你叔叔是个建筑师么?”刘芸在失落中还是有点惊喜地问。

“没有,他也只是个民间建筑工头而已。”

“那若你进了他的建筑队会能够做什么呢?”刘芸紧追着问。

“像我这样一个戴着眼镜的书生是很不协调的,至多到够先从一个拌沙浆的开始吧。”宇川自嘲地说。

“那一天的薪水多少?”

“大概二十到三十吧?若果母亲再把原先的药店开起来的话,或许一个月会有二千多。”宇种联想着未来,说话也不禁有点苍霜和低落来。

刘芸也沉默了,毕竟这也太少了,特别是处于他的那现在的家境更是不堪。

“那我怎么办,和你有着暧昧关系的钟冰又怎么办?”刘芸很想问这句话,但还是没有问,女人啊,心里有时候真的会把表面的东西当真呢。

“老师,您脸上怎么这么多汗?”宇川这才发觉刘芸正一脸痛苦。

“还不是怪你,还不送我去医院。”刘芸嗔怪着。宇川这才猛然地明白着。

折腾了好久,她的确是骨折了,手臂被挟着厚厚的石膏板,还用一根布带绑在脖子上,看着自己这个样子还是挺尴尬的,要不是在自己学生及心爱的人面前,她真的要耍一点小女生性子了。

还着小提琴及一些衣服,宇川什么都不要不得,随着刘芸一同返回到铜鞍。回到铜鞍已经是黑夜了,现在宇川更不敢去打扰着还被隐瞒着一切的母亲,更不敢看着现在还没有丝毫知觉的父亲,

刘芸说她要回校去帮着宇川把那入铜鞍工业大学的手续从新办好,宇脸上痛苦地歪了一下。

第二天宇川去到了母亲的那个病房去。

“重敏。”宇川见到了这个自从这次事故后和自己熟络多了的重敏正坐在自己母亲身旁,是不是女人都是可怜着弱者,不懂,反正宇川现在也感到怪哉,是不是自己现在真的成为了一个弱者。

“川子。”重敏叫起了宇川小时候的小名,并且是用着他的家乡客家话说的,虽然有点拗口,但还是能听得出,“我现在叫董芳。”赵重敏继续用着她那拗口的客家话说着话。

宇川不禁笑了笑,疲倦地眨了眨眼,他的眼圈黑得肿了。

“宇叔叔的鉴定出来了,你看来要在这儿呆一段时间了,你就来我爸那设计院那儿帮一下手吧,你的建筑学得挺好的。如何,看在以前的面子,是不是可以帮我一个忙?”赵重敏边为着还在凝着宇夫人那为何还没有醒的脸庞,转而转过头来。因为她知道以宇川的性格是不会答应的。

“什么时候开工?”宇川出乎重敏的意料地答应得其快。

“果然是风。。。。。。。”重敏惊讶地望着宇川,但后面的那句话没有说出来,“那今天晚上我安排着你的处宿。”见这个二十年后还能重新见到的青梅竹马这样快地答应了,重敏不禁喜滋滋地马上站了起来

当在下午宇川来到了还已经不是人形的父亲那儿一个小时后重敏也来了。

一个小时后宇川随着她走出了医院。

“我去买一些生活用具。”

“我已经全帮你布置好了。”重敏还是想用着宇川的家乡话来说,但终究拗口,故还是用普通话说着。

“有点悲哀。”宇川无奈地说着。他其实还是希望有一些事自己去做的,但为何会有着一些女人来帮自己。虽然似乎各种关系和巧合是那样子的巧而顺理成章,但宇川想拥有一些男人的面子。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在一片小区的大门前停了下来,赵重敏想付钱,但宇固执地先付了。

外面看起来很窄,但里面却很阔。

“满意么?”

“挺好。”宇川看了看房间,里面很整洁,的确是花了一番心思整理嘉宾的,并且还散发出了一种淡淡的清香。

“对面就是我爸公司的设计院了。”重敏打开了窗,指着对面的那个五六层楼高的一幢房子说,跟宇川聊了一会儿,由于晚上有课,她必须匆匆地往回赶。

这时宇川发现在书房里面还有一台不错的电脑,显示器是纯平的,在这个年代还是挺不错的。

洗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把头发吹在镜里面又出现了一张有棱角的脸来,但那瘦而陷的颊骨及已经比以前长多了的下巴,虽然还是隐约有着一些往日的那种英气,但也还是有点憔悴了。书桌上有一些建筑专著,看来是重敏给自己带来的,还有着一些“赵重敏一九九五年购于北京”等字样,。

四周闻了闻,发现用香水淡淡喷过的房里有着一股女性特有着的韵香,这该不会是重敏的闺房吧,宇川顿时有点紧张起来起来,但转而想着,要不是人家看在自己是个与她几十年没有见的梅马关系上,她也不会理自己,并且现在也是什么年代了,人家女生思想都没怎样,自己一个男生还那样偏见,无聊。

看了近二个小时的书,宇川这才躺下,闻着棉被里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宇川知道这一切都是新买的,摸了摸发觉质量还是挺好的呢,价格看来也不扉,不禁暗暗地感激着她的细心。细细地往回想着感觉好像自己和她的交往并不是很深罢,但那种巧合让宇川还是不止地惊讶着。

躺在床上,宇川发现近段时间来的事一股脑地往自己扑来,想着想着还是挺烦的,特别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个学生了,那种十几年培养来的感觉一下子没有了,心里真的是无底啊。不定期有想着明天去面见着赵重敏那个在鞍三建的董事长赵德生时应该怎么说什么,说什么,若果他要考自己那学得并不是深的专业课那时该怎么办,说实话宇川的那电脑绘图水平还是处于是初级阶段时呢。

“理他呢,反正就在这儿捱着到父亲的事情分明了,就马上离去,不再靠任何人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连灯都没有关,夜里反倒无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今天真冷啊,张开眼只见昨夜开着的日光灯依旧亮着,但宇川不想起来,继续蒙着头睡着,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他很少睡这么迟的,这时发觉自己的腰都有点酸了。只得穿好了衣服,从包里拿出了两件衣服穿着,但还是觉得冷,又抽出了一件穿上。

经过窗边时往外望了一眼,只见外面是白蒙蒙的一片,赶紧走到了窗边去看,只见外面积着厚厚的雪,昨夜下的雪真大啊,似乎整个世界只有着那几个正穿着隔置了一年的厚棉袄和帽套正在扫雪,真的还有用铲来铲着雪,偶有几个穿着红红绿绿衣服的小孩子正在攻着雪仗,昨晚怎么一点也不感觉到不到呢。

作者:何生

《七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