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九四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行。”凌焕斩钉截铁地说,宇川只得把目光投向了刘芸。

“能不能让他爸见一下他,那样动手的合同得由我们重新签。”刘芸对着那护士坚决地说。

“这个,”那护士为难地望着刘向阳,他也只是冷冷地望着她,“这个我做不了主,并且主要由手术主任来决定。”

“那请你带我们去看一下手术主任?”宇川扫了刘向阳一眼,很冷,让刘向阳不禁有点心惊,然后请求着那个护士小姐。

“可是手术主任正在里面动手术,现在不能打扰她。”小姐显然说得不假。

这顿时让刘芸宇川他们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刘芸才说:“那能不能告诉我们孩子成功机率?”

“由于孩子年龄太小,所以这东西很难说,按理论来说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那护士解释着,接着从身后拿出了一人分资料递给他们。刘芸接过来伏在墙上小心地用手指算着,但还是算不清着,那护士只得亲自帮她算,毕竟宇川现在也不能算得出来。他的心也茫然不片。最后那小姐帮她算了一下,果真只有百分之五十几而已。

听到护士的解释,宇川的心又缩紧了,太多不幸的经历让他心竭神衰,现在边自己唯一的骨肉也出事,宇川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

宇川坐在墙壁旁的条凳上,用手痛苦地抱着头和边从胸里拿出那块曾经伴随着父亲在战场上度过三年并保佑了他平安的玉石喃喃地祈祝祷着,而刘芸依旧眼花地看着手中的资料以看不能算出多一些机率,其他都是冷眼地看着这对焦急的年轻“夫妇”,不时地说一些埋怨而攻击的话来,而宇川根本听不进去。

“若果孩子出了什么事,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到时我绝对不放过你,不管是书记还是市长,我一样会骗你。”只见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拳头的青筋都胀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这时忽然一个人冲了过来,用左手托起宇川的肘部,右手一板就把宇川的手扳了过来,动作干脆利落,没练过功夫是很难瞬间完成的这种动作。接着把宇川的手一推坐在了椅子上,刘向阳用手松了松被宇川勒得发紧的领带,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还是有风度地往上推了推他的眼镜。而这时宇川看了眼来者,只见是一个同样高大的年轻人,三十来岁,无须,一脸冷漠,可以看得出是先天的外表就是这样。

时刘夫人凌焕淡淡地而冷漠地说:“宇川,你是个人才,但也是个蠢材,你根本不会讨好人,和你爸一个性格,所以这一切悲剧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

“我不会讨好一群狗,我相信我爸也是有阴谋而去的,只要刘芸现在说一声,不管孩子是活还是,我都会承认他的存在,我会带着他们远走他乡,否则我就告你们!”宇川站了起来,脖子绷起了青筋,脸色涨红地指外表看起来像个极为有涵养却如此势利的一群人,宇川那雄壮的声喉在这个医院里远远的传出来,瞬时把一群人全都吓呆了。

“你们不要吵,再吵就把你们赶出去。”这进一个满脸大汗的医生走出来说了句后又走了进去。

这时他们也意识到了这样会更严重地加深着孩子的结果,都全闭上了嘴静静地等着。

半个、一个、二个,最后三个小时长长地过去了,那紧闭的大门也开了,人群赶紧迎了上去。把刚走出来的主手术室医生团团地围住,那手术医生把面罩摘下来,用手擦了擦汗疲倦地说:“孩子的紧张期已过了,现在还得留院,你们要有耐心和心理准备,我希望过些天外国去再动一次手术吧,这样才能确保他的安全。

“那我能不能去看一下孩子?”宇川紧张地追上去问。

“不行,孩子的心脏膜太薄,一点声音都不能有。”那医生也不想说太多地走了。脚步甚是重累,但一会儿或许也意识到父母的心,回过了头,“你们要隔着无声玻璃也可以看一下。在第八室里。”

宇川赶紧沿着长长的走廊,望着两边的病房,快到了八号房了,尽管知道声音不可能传得进去,但他还是放低了脚步,忽然感到手臂轻轻地拉住,回头只见头发全被泪水湿完了的刘芸正紧张地望着自己,好无助啊,宇川不禁长长地呛了口气,轻轻地把她前额头的头抹去,凄然一笑安慰着同样苦涩的她。

走在外面的隔声下班外,宇川的心再次被抽紧,手脚也有点麻软,不由也无助地回过头去,抓紧了她的手。玻璃离孩子很近,才一尺多一点儿,这可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孩子呢,从出生这么久,日夜思念着的骨肉就这样近在咫尺,缓缓地靠在那玻璃上,只见那孩子那小丁点的还不够自己拳头大呢,那脸是如此之苍白,无血青秀,和她母亲前两年般靠在床上的形象是如此相似,那紧闭的小嘴藏在氧气里,小鼻孔良久才张一张,那双眼睛虚弱地闭着,皮肤是那样的嫩,几乎可以看见皮肤的青筋呢,细细地看着,这孩子的五官和自己真的很像,或许跟他的爷爷更像,想着宇川再也不敢想下去。

看着这可怜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还未见过自己父亲呢,而终于来了,而孩子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宇川的心一酸,心一颤,再也控制不住用手掌压着脸,拼命地压抑着自己将要流出来的泪水,生涩的呜咽如断锦一般地,这时那躺在里的宝宝眉头皱了皱。

冲出了病房的宇川找到了长良好的栏杆口,再也控制不住那从胸腹里传出来的巨大呜哭声,那哭声像洪水一样爆了出来。他可从来没有这样哭过。当他得知孩子出生并且刘芸肯承认自己时,他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以面对各种压力,甚至即使在最后关头刘芸放弃自己,自己也决不放弃,但现在这种情形却让宇川一下子是那样的无助。

哭了很久很久,宇川哭得下巴松软,腰间酸痛得再也无力抽泣才不得已停了下来,手袖和前胸都湿了一大片,想转过身去,只见身子缓缓地往下滑,靠在地栏杆的地上,呆呆地望着长廊的另一头,怔怔地发着呆,这时只见刘芸拖着摊软的身子从儿子的病房里走出来,木木地朝前望了一眼,见到了宇川,凄然地朝着宇川笑了笑,或许正是这熟悉的一笑才让宇川深深地爱上她,当初她当时就因为血质过多病而在那个亭子里朝自己凄然一笑的是如此相似,正是这一笑却永远地溶进了他的神魂髓里。

刘芸走到了宇川眼前,也蹲了下来,像宇川一样地不怕脏地坐在他的的身旁。

“你哭了?”

“嗯。”宇川用手背轻轻地擦着那还是无言地涌出来的泪水。

“喜欢么?”刘芸抽出了一张纸帮宇川把脸上的泪水擦去,宇川也抻出了冰冷的手握着刘芸那同样冰冷而瘦弱的手,握在自己的大手里。

“这孩子长得挺像,那五官,额头几乎一样。”

“他出生时身体很好,都是我不好,要在过年里呆在家中,他就不会有事了。”刘芸不是希望那仅是牛奶中毒,宇川用手揽着她让她贴在自己的左胸前。

“我相信孩子会没事的,人家说额头宽的人福大命大。”宇川在安慰着她也同样在安慰着自己。

“但愿如此。”这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父母在儿子遇一邓险难时还是依靠着命运的冥冥。

“我打算过些天带孩子了国去医疗,刚才我看了一些介绍的资料,说我们儿子的情况也很少有,在美国曾经也发生过一例这样的事,听说还算成功吧,但愿孩子也能很快康复。”刘芸虚弱地说着。宇川不由更抱紧她一些。

“看看再说吧,或许过段时间,我们的小念川很快就会好起来呢,到时候我们就根本不用出外国去,到时孩子一好,我马上就和你结婚,好不好?”宇川低着头问着那脸色也已经很苍白了的刘芸。

“嗯,到时即使是没有父母的祝愿,没有亲戚朋友的关照,但我们有着端坐在凳子上的小念川。”

宇川嘴角不由露出了丝笑意划着他们结婚的情景:“到时我们可以请那些同学来为我们祝贺,我穿着笔直的礼服,你穿着长长的婚纱长长地拖在地上,缓缓而庄严地走在教堂中的过道里,接受着他们美好的祝愿,或者我抱着你就像现在一样走在那通往婚姻一锤定音的教台去,接受着教父的祝词和宣誓,那样我们就真正属于彼此了,回头时只见小念川坐在他奶奶怀,一脸天真灿烂地笑着,为他美好的母亲骄傲,为他最幸福的父亲而歪笑一下,到时候我想我们将是天下最幸福的一家三口。

 

这几天里这对年轻的父母一刻也没有离开他们的孩子病床,至多他们轮流休息一下,晚上冷了就相互依偎在一起取暖,轮流打饭,以期望有着奇迹出现时他们都能同时出现在儿子的跟,他会在某一刻哭着要奶喝。

但这么多天除了护士进来帮孩子滴液外,奇迹一直都没有出现,这令这对年轻夫妻渐渐有绝望了,但他们还是相互安慰着,支撑着。彼此都幼着对方回去休息,但彼此都没有离去,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是回去还是坐立不安,睡不能寝。这时他们都会痛惜地摸着对方的脸,叹息着说一句“您又瘦了!”

到孩子沉睡到了第五天,医生终于下了定论说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按照现在的水平是很难让孩子痊愈,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他出国医疗,按医生的建议宇川他们决定带着孩子去美国洛杉矶去医疗。

在年初八,宇川刘芸随着医疗人员推着躺着他们儿子小念川的小病床飞上了飞机,刘向阳和那个冷面人即钟厚曾经说过的北京企业家肖远也一同去,不知他是以孩子的什么身份,反正他说城里也有着几个孩子有过这样的问题,所以他想从小念宇身上知道铜鞍的地壳为何会地震,那频率又会是多少。

刘向阳夫妇他们见宇川这段日子来为小外孙的守候,心里也感动了,并且开始默认了宇川这个小伙子,毕竟人不是石头,尽管他们之间在很久以前就有着一些不寻常的渊源。他们也试着和宇川缓解一下关系,而沉醉在痛苦之中的宇川却不能感觉出,只是成天呆着目滞着目光投到了沉睡中的小孩子身上。

“你说是不是孩子在埋怨着我,埋怨着我这个不称职的爸爸才迟迟不开眼。”宇川喃喃地问着坐在身边的刘芸,没想到这一句话更是把刘芸那已经干枯的泪腺再一次涌破来。

当意识回到了现实时,飞机已经到了洛杉矶,刚下飞机,就被抬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那儿救护车。刘向阳和宇川他们五个人开着车在后面追着进了医院。到了医院里,由于孩子开过刀,短期这间还不适合着动手术,现在这段时间里只得用药物来维持着。

宇川这是第一次出国,但一点高兴好奇的心情也没有,只是和刘芸成天守在外面,由于外国的药物上较先进些,孩子的肤色也红润点儿,这给这个沉浸在痛苦中等候的一家子来说还是还来了一丝希望。

宇川本来的英语不太好,虽然过了四级,但丢开整整一年,面对这些外国栳的问话都是刘芸来回答,因为正在考研的刘芸一直都没有丢开过英语。

也站在外面的刘向阳现在和一般的中老年人没什么区别了,一点也看不出往日他的风帆。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外孙,他这段日子已经成了刘向阳生命中最得要的东西了,从孩子的无邪眼神,他也找到了人生的乐趣,找到了以前他比来不恋的家庭气氛,毕竟那个孩子也流着自己四分之一的血液。尽管他对着他的另一些血液来源并不是很满意。

宇川已经把母亲给的一万块全用完了,本来他还想打电话回去再要的,但刘芸阴止了他,她不想自己的准婆婆担心害怕,并且说她父亲是一个堂堂的书记,怎么会没有钱。其实出最多钱的还是那个相对来说还是陌生人的肖远,几乎一切花销都是他出的,医院里要多少他就给多少,十万、二十万眼都不眨不下就拿了出来,这让宇川还是有点感动。

肖远还劝着宇川夫妇出去走一下,因为现在谁见到他们俩的血色都有怕,四个黑眼圈像极了吃水银一般。

“父亲的胸怀啊。”肖远也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正月十八,孩子将要动手术了,这些天来他还未醒来呢,在众人的殷殷切期盼下,他始终都不肯睁开他那对宇川“埋怨”的双眼。来这儿几天了宇川他们还未离开医院半步,他的头发零乱,眼球里充满着血丝,现在孩子现在了他生命中的唯一支持,他的巨大身躯何时会倾倒,不知道。

手术是早晨九点多钟开始的,五个人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推了进去,这时宇川也发现了楚暮,不过宇川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愤怒了,可以看得出楚暮也是蛮忧郁地站在那儿,有时他的行为真的令人费解,明知道自己在刘芸心中他已经毫无希望,但他还是不屈不挠地追着,宇川有时都怀疑着他是否真的对着这个孩子已经有了真感情。

手术门缓缓地被推开,宇川抬起了苍霜的脸,刘芸把捂在脸上手放开,刘向阳摸着妻子的肩慢慢地站了起来,只见孩子躺在病床上缓缓地被推了出来,但这会他的小脸已经被布单蒙住了,众人顿时紧张起来,脸色麻木而焦急地望着那群护士。

I’m very sorry,But we have done our the best……..

“嗡”地一声宇川头一响整个身躯向旁边倒去,头肩重重地撞在墙上,但很快就滑落,双眼疲惫地闭上。

再睁开眼睛,只见刘芸已经躺在地上,一群人在帮她掐着人中,和把她抬上了病床,不一会儿后所有的人都离去了,刘芸不在了,孩子不在了,医生也不在了,刘向阳他们呢。。。。。。。只剩一个医生在安慰着宇川,说着一大串英语,一句也听不懂,只得麻木地感觉不到了自我,仰着头望着天花板,此时宇川已经没有了泪水,没有伤痛,没有了悲哀,没有了身体,没有意志,没有时间,没有空间。。。。。。。。

半天过去了,宇川试着把已经全麻木了的身体从条凳边缘爬了起来,但一个踉跄又瘫在了凳子上,只得麻木地把身子向前靠,利用重心的前移而慢慢地站了起来,抬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踱出这个似乎没有尽头的长廊,这个长廊真长啊,为何有着一种一辈子都迈不出去的苍白,没有开始,没有尽头。

“不过这是不是更好?”宇川说着一些自己也说不出的口语,而周围的走过的病人和护士也只是漠然地望着他,毕竟这种场面也多见了,见多不怪,只是有意识地躲开一点儿,怕是宇川会突然地倒下来砸在身上。

目光空洞地平视着前方,仿佛目光落点在很宾,却又在无穷的深远处,宇川真的绝望了,一瞬那宇川真的谁也不想去理,刘芸、母亲、父亲、孩子都全抛在了脑后,仿佛这个天地间什么都没有了。

麻木地按动了电梯走了进去,怎么电梯是往上的,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啊;不是,宇川也懒得去理,要是现在电梯出了故障突然往下疾奔,像那草原上的疾马被撒去荆绳,那样最好了。在宇川恍惚之间,电梯已经停住了,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电梯的层数里显示器,好一会儿才意识已经到了顶层。

打开电梯,抬步走了出去,突然被绊了一下,成个人摔在楼顶上的雪上,顿时整个人都深深地埋进了雪里。他没有站起来,那雪的寒意反而让他感觉到一丝快意,很久很久,脸都被自己呼出的气融化了,雪水冷得出奇,甚至痛得若裂了,他才挣扎着站了起来;迎面吹来了禀烈的风比地面上的强多了,他脸的雪水很快也变成冰了,头发也被结成的冰花一朵朵地沾着;帽子掉在了地上,茫然地望了眼没有捡起来。

踱到围墙前,宇川顺着那通讯雷达和储水塔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了那个围墙的上方,上面真高啊,三十四层的房顶平望出去,很多房子都在脚下,宇川还是第一次这样俯视着这个城市的市容,但宇川却没有感觉到它的魅力,只是看到了父亲那年轻的微笑和儿子一直紧闭的苍白的脸。

作者:何生

《九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