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16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去吧,我不去。”秀秀的脸现时红起来坐在那儿没动。夫人一转眼扫过,忙转过头去,但她嘴角还是绽起了一丝微微吃惊的微笑,她可从未见过女儿有这种表情呢,和平日里那比男人还要直爽的性格炯异。

“真的不去?”校长夫人头也不回地问。

“我去看爸爸。”秀秀转身走进父亲的书房。校长夫人那嘴角笑得更欢了。

“宇,吃饭了。”校长夫人就如唤自己儿一样,“哦,在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宇忙想把那画放进了包里但那断弦的马骨胡的弦猛地从桌子上弹出来刺中他的手,一股殷血从他那贴骨的瘦手上冒出。那画那悄然滑落在地上。

校长夫人怔怔地望了一会那画儿,好一会儿再说:“画得真像呢!”说着把那马骨胡拿来起走出了去。宇也是怅然地把画收了起来。

听着外面那如春晴般的音乐宇的心也渐渐地暖起来,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猛地坐了起来,冲出了外厅,只见那马骨胡正在校长夫人手中如水一般地拭滑着。

“您怎么也会拉这首曲?”宇惊问着。

“哦,”校长夫人一惊,曲子也瞬间停了下来,忙把已经把弦绑好的马骨胡放好。“平日里经常听你拉,也就不经意中会了。”校长夫人很快地平静下来,坦然地说。

“咦,怎么是你呢,妈,让我以为是宇呢,害我这么久也不敢出来。”秀秀刚出来就大着喉咙说,说到后面那句话脸也不受控制地红起来。

“咦,什么时候我们的秀秀也会不敢出来的。”老校长也不禁有点惊讶起来。

“妈,怎么从来不见你拉这种东西?才来一首,什么时候我也能拉一下呢?”秀秀恢复了大咧的习惯,大步地走过去把马骨胡拿起塞出她妈妈手里。

“是啊,他妈,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见你拉二胡了。不是么?”这时老校长也开了腔。

时曾夫人倒是有点为难地看着手中的马骨胡,望了眼宇似乎在犹豫着。

“他妈,是不是一些东西不应该太去逃避,是么?”这时老校长又说了一句旁边两个年轻人听不懂的话。

“年轻人也是太多梦了,这样也会不太好。”校长夫人叹息地说了一句。说着缓缓地向里屋走去,不一会儿托着一个长窄的箱子走了出来。在众人的眼前打开了箱子,再轻轻地把里面的红布掀开。

“小提琴?”宇惊叫起来。秀秀也不禁张大着眼,这么大她还不知道母亲还会有着这样的东西。

校长夫人用那双又圆又肥的手托着那台和她身子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小提琴优然地拉起了刚才用马骨胡演奏的曲子。但宇一眼就看出她那起势和琴姿就知道她的功绝不亚于自己丝毫。或许是她也是多年不演练,但亦可以看出她当年的功力绝是一流的。

“是不是你也听过这曲子?”校长夫人有点喘气地放下小提琴。而秀秀一把抓起母亲的手边端详着一边和宇那双又细又是长的手比较着。

“妈,现在我还是有点不敢信,你说怎么办?”秀秀咧着那不算大的嘴说着。

“你妈当民工团主小提琴手时,手指比你现在的还要细。”曾逢营在旁边解释着,不过他的话永远都是那样少。

“那你怎么会嫁给又老又丑的爸爸?你当年这样优秀。”秀秀边帮摆着桌子边问。

“我也是这样觉得,”校长夫人竟附和着她的女儿,听着这话宇也不禁觉得莞然,“当年你爸就是趁我在这里气候不适病倒而大献殷勤,那时整片地方就你老爸会开拖拉机,对我狂追不舍,最后民工团都走了,我被抛在这里,没办法只能留在这里嫁你老爸,陪他在这里一起受罪。”校长夫人边微笑地看着丈夫边平静地说,好像这是在说别人的事似的。

“这可不能这说,”校长听妻子这样说顿时老脸急得有点通红起来,看来又要猛咳起来。秀秀忙端着一碗茶汤递给他,很少见女儿这样孝顺只得边把汤接过去边争辨着:

“要不是有我,你早就高原缺氧死了,你说是不是?”你的脸上有点严肃地说,但显得有点尴尬,这让宇感觉到曾逢营跟他儿子有点可爱的牛脾气。

“这琴也必乎有三十年没动了,想想可真是那样的漫长而又快速的岁月呢?”校长夫人边用箱子里的有点发黄的布拭擦着那依旧散发出幽光的小提琴。

“那这么多年来怎么没有见您拉过?”秀秀睁着和和她大哥有点相像的大眼问。

“自从结婚以年那还有心情拉,岁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你们兄妹身上及这个家里,年轻的爱好都被消磨得光光了。”校长夫人依旧是一贯的平静地说。

望着那个小提琴,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动过琴的宇有一点激动,秀秀眼里露出好奇的目光,他们谁也没有见到校长夫人此时眼中的柔情。曾逢营那有点迷茫的眼神。

“好琴,”宇不禁轻轻地赞叹。

“嗯,这把琴现在少说也什两万块吧,寻可是在北京音乐学院的一个教授被打成左派时交给我保管的,或许他看出我是众多学生中最热爱艺术的人,应该不会把这珍毁掉的吧,所以他就把这把他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名贵之琴交托给我保管,”校长夫人轻轻的把那琴拿来起来放在肩上用下鄂轻轻压着,右手持弓施缓地在琴弦上划过,可以看出尽管多年没有动,但那感觉依旧是那样的好。

试过几个音后,校长夫人就把琴放了下业,摇头地叹了口气:“不行了,丢开这么多年了,真的感觉都没有了。”说着把琴递给宇,眼里微笑着示意宇接过支,这顿时让宇有点爱宠若惊,他尽管拉过很多年的小提琴,但这么贵重的小提琴他可是重未见过更不要说摸守。

“这恐怕不好吧?”宇嘴角习惯地抿了一睛小心地说。

“没什么的,多好的琴都是用来拉的,当年我想把这琴还给老师时他也说过这句话,并且像一般礼物般而已地送给我的。“校长夫人很平静地说。

“拿来着吧。“秀秀也催促着,尽管她很为自己的母亲居然是当年民工团的小提琴手而惊讶,同时也非常想听一下宇用小提琴演绎的效果如何。

听她们这样说,原本就洒脱的宇把那白色小提琴接了过来放在肩上,习惯对闭目凝造了一下气氛,琴弦“嗡”响了一下,一去绝对要比马骨胡幽扬的琴韵施散了出来,像月光下的河水潺流过般,时而又转回,时而一泻千里,时而停滞不前,微微嬉戏。。。。。。

一曲拉尽,只见老校长脸上露出一些让宇想笑的悲戚,秀秀嘴角微微地抿着,拳头仍不知怎么会事地紧握着。而校长夫人则嘴口露出欣赏的目光。

“你的琴声里有了我们青海的声音。”校长夫人微笑着,“你已把马骨胡的演奏方式放到小提琴曲中了。”

“是么?”宇也不禁惊讶起来,转而释然,“这正是我追求的效果。“

这时他们才发觉晚饭还未吃完已经被搁置冷了,尽管他们每人都只吃过一点而已,但他们一点也不觉得饿,反而是兴致勃勃的听着校长夫人说起她年轻地下乡或在城市

里的演出,说得兴起曾逢营还从卧室 里拿来出了显然是经过精心收藏的照片拿来出来让他们看,可以看出她年轻时在舞台上是如此的光彩照人。

宇看着照片不禁有些纳闷,当年光彩照人的校长

夫人怎么会嫁给即便是年轻时也不怎么帅气的曾逢营呢,并且伴随着他在这片又穷又简陋的地方一呆就是成半个辈子呢;但一想起当年自己并不漂亮的母亲和青春帅气的父亲结婚并多年未红过脸,可以说是邻近中最和睦的家庭时,宇长快就释然了,并且回想自己虽然

年轻人但已经经历过的人生困苦,他逐渐懂得两个人的结合并有需要太多的理由,那本来就是一种简单而又复杂的东西,因为爱情并不是永恒的,而是对那种相爱时的回忆却是永恒的,正是这种曾经相爱过的回忆让彼此肩并肩地走下去。

快晚上1130了,下当宇刚写完一些旋律走进了客厅,正在边看电视边打盹的曾逢营抬起头说今晚傍晚时曾峰给家进而来过电话,说有些东西给宇谈,但由于刚才拉琴拉得起劲而忘记告诉宇了。宇问曾峰说了什么事儿,他只说是有关一个叫什么涵同学的情况。

宇一听就知道了大概,不顾夜色已深拔响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的电话。

“宇么?”那头电话一响就有人接了,那正是曾峰那又粗又爆的声音,但充满着焦急。

“正是。”

“噢,”曾峰急切地应着,显得有点兴奋,“我一晚都在等你的电话,连晚自习都没有去,等的就是你的电话,你奶奶的,宇你知道吗,今天我去看谢涵时,他居然朝我叫着你的名字

,并且一鼓脑罗罗嗦嗦地跟我说了一大通话,断断续续我听了半天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这怎么说都有算是算个奇迹呢,他奶奶的。”曾峰一激动边说了几句脏话,说话像机关枪一般地吼着。“这么天来可未曾见过他说话呢,我想现在他唯一想见的人就是你了,或许你能够帮他呢,今晚他父亲又打电话过来了说谢涵那家伙又在叫起你名字了,你看看能赶过来一下么?”曾峰这个热心的小伙子,宇还是第一次这样的人。

“是么?”宇那股激动劲也被点燃起来,“你先别急,等等,你先谰下你在叫我名字前在干什么色事么?比如说在发呆,或心理医生在帮他做着心量辅导,等到什么样的。”宇拼命压着自己心中的激动细细的问。

“当进在干革命什么,你得让我细细想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心理辅导员什么的,让我想想,噢,我记起来了。”那头的曾峰又叫了起来,让宇的耳膜一阵发痛,“我记得了,当时偈是室内正放着舒缓的小提琴曲,当时我走进去,只见他很平静地坐在那儿,就像未发病时一样时朝我叫着你的名字

,接着就叫了一大连串的话,我想或许你跟他通一个电话或许能帮且他。”

听完曾峰的话,宇心间一动,想起了以前自己经常拉的小提琴,或许正是那时放着自己以前经常拉的小提琴曲,这才让谢涵回忆起了宇这位当年唯一能说得上几句知心话,同时又性格有点相似的舍友。

宇和曾约定明天中午若果发现谢涵对宇拉过的曲子感兴趣,寻就啊宇拉一个电话给他。和曾峰挂电话后宇这一夜又失眠了。

第二天是星期五,下周星期一孩子们就要考期末考试了,所以尽管昨夜一夜未眠但宇还是强打着精神帮孩子们进行复习,依旧是孩子们眼里平日和蔼有说有笑的宇老师。

在宇这些日子来的教导下,孩子们的英语已经能说得相当流利了,日常问候语见宇宇张口就来,有的还自告奋勇地在班上用着英语里混着汉语的英文介绍着今天的天气,气温,身体情况。来这里一个月时间里,这群孩子已经非常喜欢这个说话风趣,并从不骂人的老师;

他们都最愿意上他的课,不管是他的英语课体育课,语文谭,图画课,还音乐课,一到有宇的课,这些孩子们都会兴奋地聚在教室里吱吱喳喳地讨论着今天年轻矫健的老师。

一上午的四节课都是宇上的,所以到中午的时候宇已经很是疲惫了,但宇回到校长家用清水抹了抹脸,并用水浸了浸头,就坐在电话号码前等曾峰的电话,或许是太困了,不觉什么时候脑子有点模糊了。。。。。。

“叮铃铃”宇猛地抬起头,心跳的最终让宇的头皮有点发麻,手不受控制地“呼”地伸过去,马上听到了里面曾峰的喘气声。

“宇么,有了,有了,谢涵听到那首叫什么晚唱的曲子,又叫起了你的名字

,”曾峰拼命压低他的声调,但依旧压抑不住他那激动的情绪,不过随着他的激动宇的心情倒逐渐平静了下来,宇可以清楚地听到那头室内正放由二胡曲子改编成的小提琴曲《渔舟唱晚》,这正是过去在校时宇经常

拉的曲子,看来曾峰按着的是电话外来和宇接电话的。

“你听,他又在听你的名字 了。宇你听,”果然能听到除曾峰的声音外来能听到其中一个低低的声音

“谢涵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么?”宇清清喉咙,用自己那纯厚的男中音问候着,宇相信谢涵肯定能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宇,谢涵已经有反应了,他正望着电话呢,你继续说,”曾峰正在帮宇“转播”那边的情景。

“谢涵,你好,我是宇,你还能记昨起我么,我就是以前经常拉小提琴睡在你下床的那家伙,你现在还好么,心情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舒畅啊,是不是还想听我拉琴,到时候我一定为你拉几曲现在还能记起我们以前去实习的那段日子吧,那时我们到处画画,还记得我们一起喝啤酒的日子么,那时我们是不是挺快乐的,”宇顿了顿,“你还记得我以前教你唱的歌么?你那时说因为不会唱歌而洗泠水澡时出奇地冷,说很羡慕我那他奶奶的高音不知道是怎么样发出来的,那些洗澡歌还会唱么,你那像木锯一样嗓音现在还点改善吧?”已经和孩子接触了一段岁月的宇知道谢涵此时的神经和孩子们的一样稚嫩和脆弱,宇知道他最在乎的是学习,所以此刻倒把学习有关的话题全丢开去。

但好一会儿宇听不到任何声音,很快曾峰悄悄地说:“谢涵他正怔怔地望着电话机。脸色有点悲戚,或许是我在这里的原因,那我先出去,你先慢慢地和他交流一下,记住,尽量用舒缓的口气和你说,这一切全靠你了。”说着宇又一阵子听不到那头有任何声音。

宇凝思了一下,这时宇的心情也完全平静了下来,他知道谢涵一定还在听,只不过他那即使是病在也依旧自尊的性格让他没有表现出他内心感受。并且宇此时心间充满着那浓厚的同学之情,因为谢涵即使在精神财富分裂一情况下依旧能这样依赖自己,那是何等的信任。

“谢涵,你不用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你不什么事情就不要太放在心头,你可以跟我说,我不定期相不会把这些东西告诉别人的,就像有学校时,我何告诉过别人,或许我能够帮你,不是么;我们还是以前那种无话不说的朋友,是不是?”听到里面传来的饮泣声音让宇顿时停了下来,宇知道那一定是谢涵的哭泣声,并且传达室来了一些嘶哑的声音,显然是谢涵有东西方想说,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不用急,不用急的。”宇连忙安慰着,“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若果说不出,过会儿一定能够说得出的,啊,谢涵,不用着急,我们有的时间,我们可以一直聊下去,想聊多久都可以。”宇也不是太会安慰人,只不过是模防着以前见母亲为那些病人医诊时的口气罢,虽然觉得有点别扭,但他知道也只能这样才能稳住病人情绪,果然那头的哭泣声逐渐变小了,“谢涵,你是不是觉得学习上压力过大啊,如果是那样,你何必太过放在心上,书我们已经读过那么多年了,我们现在也必本上已经读够了,不是么,你想想学习是永无止境地的,你不可能永远地追赶下去,就像我现在不读书,现在做一个小学老师,现在还不是过和好好的,其实我的压力也大,但我们可以尽量放弃一些我们的追求,减轻我们的压力,那这样我们不是可以活挺轻松么?”这时宇的口气越来越平静,就像一潭无风的水一样,说着说着宇也不知道是在和谢涵说话还是在和自己对话。

“嗯 ”,晨面传来一句低低落应声,宇可以想像出那是谢涵边点头边应的声音 ,脸色有点苍茫的宇心中不禁一阵惊喜。

“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有很多东西都是由我们自己来决定的,”宇继续说下去,其实和谢涵同学一年多,尽管谢涵给人一种不会顾及一切人看法的印象,但性格有点相似的宇知道其实他是最在乎别人的看法的,只不过他自己也没有知道罢。就像当年若果不是刘芸的提醒宇也不知道自己同样存在着这种毛病。这种人总是试图把自己最优秀

的一面表现出来

,但或许正是这种心态害他,“或许是我们太过于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是不是,谢涵,其实每个人都不可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生活中我宇,汪平,曾峰他们其实不然也是很在乎别人看法,不知道在你心中我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我觉得我们有时必须要正视一些问题,很多时候我们只要尽我们的能力去做得更好就可以了,我们并不需要做得最好,因为生活中是没有最好的,我们只能从奋斗的过程找到乐趣罢,按我的看法其实人生不过是一个让我们会

作者:何生

《11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