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29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以后都是高高兴兴,甜甜蜜蜜地过一辈子?”

“我就说呢,”宇这才恍然大悟,怎么当时秀秀这么开朗的一个大姑娘会面红耳赤呢,难怪,“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早说?”宇语气有点责怪的意味。

“当时谁好意思 说,连她的老爸都没什么反应,我这个外人又是有什么权利说,”远特解释着,接着说,“不过你不用介意,现在我们民族文化已经和汉族越来越接近,思想也越来越开阔,我想应该没什么的。”

由秀秀的脸庞宇想起了与之有点有点相像的钟冰,她也是个活泼的大姑娘,以前也可以看出她对自己挺有好感,她也如现在秀秀一样对自己那似乎永远也改不了的傻气总是那的宽容,并且她对其他人也总是那样的大大咧咧,但对自己却总是在似乎很不经意中却是那样的细心。想想当初这个军校里的学生来自己大学里充当军官教练时,在教场上是那样的凶,对每个同学都是那样如铁面无私的黑面神一样,当然对自己也是一样(但也仅限于在教场上)而一下操场却变成了另一个人般地和每一个被她训过的学生都是那样的亲热,并教那个至今难忘的“活宝”汪平怎么样写情书去追女孩子,偶尔还和那些和她年龄差不了多少的同学们一起谈着怎么样谈恋爱。但她投向自己的眼神里也有着一丝只有宇能觉察到的温柔,但那时宇心中只有着刘芸那个可爱而充满着艺术风度的老师,宇不是个多恋的人,故也仅仅是付之一笑,当作什么也没有般。但宇从她帮汪平追姑娘写的情诗里有一些是专门追亿和宇那一起不经意中走过日子里所发生的事情,知道她帮汪平写情诗是为了让自己知道罢。想到这里宇的心中不禁一阵温暖,同时也有一些罪恶感。不是为辜负她的情感,而是觉得愧对那至今还飘泊在海外刘芸,毕竟爱不止是一种感情,并且还是一种责任,不管她现在在何方,感情上还是不应该背叛她的,宇尽管不知道相聚的日子是何时,但在心中还是瞑瞑期待有一天刘芸还会如当初见到的那个脸色有点苍白地站在自己的跟前,那种异于钟冰那种热情的淡泊却含着多少心酸地凝望着自己,那种似母亲,似大姐,似委屈的忧怨的望着自己,但她却永远坚定和向前让宇感觉到一种不能自己的悲壮。在她面前她暗示着你跑过去把她抱起来,但你一旦想把她抱起她却又有点“表里不一”地把你的手推开,但一回到两人的空间,她又是那样主动,或许学艺术都有点让人难以思议的一面吧。

由忧郁的刘芸忽然想起了那个曾是和自己青梅竹马的赵重敏,虽然她也是忧郁的,但她给宇的感觉是一种小妹的感觉,一种有点耍性子的娇气,尽管那种娇气异于别人的那种撒娇,毕竟那是一种有点自我保护的清高,她并不是事事要你去迁就她,她只要的是你一种精神上的支持,她就可以做得很好。她做事往往不希望你知道,但她一旦告诉你她的决定后你却去打击她,那她或许真的不能从那已经被别人否定的精神圈子中走出来。或许她有时真的有点敏感了一点呢。宇想着不禁有点愧疚,以前的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呢,很多东西自己从来不怎么希望别人知道的,但一旦真的有一些十分确定的事情告诉了别人却被别人否定了,自己就很难再提起了开始的激情,现在自己写歌剧一部分是为了弥补一些当年自己打击她而让她那有点伟大的理想z折了,一部分也算是为了记念那个虽是很伤感但回起来却是那样青涩美丽的少年青春,那段岁月真是在走过之后才发觉是那样的难忘。

 

“唔唔”

“怎么啦,哎。”痛苦中的宇有点艰难地张开眼来,只见远特那张有点麻子的脸离自己的脸是那样的近。宇这才发觉自己的刚才的额头皱得有点生疼了。

“怎么啦?是不是在作梦了?”远特好心地问着。

宇用手抱着头向前屈了屈有点累地坐了起来,用手抹了抹脸努力地眨了眨眼,眼睛显得有点脸有,有点怔怔地望着前方。这时远特出去了,留宇独自坐在床上,此时已是早晨了,阳光懒懒地照进来。

又是那个在美国飞机场里失望地前去英国的那有点蹒跚的脚步,但那身影不再那样清晰,并且好像不再是纯脆的刘芸身影,那有点像钟冰,又有点像重敏,自己想去叫住她,但那内向的自己却怎么也迈不出自己的脚步去追她,她在梦中也是那样鼓励着自己去把她拉回,宇也知道只要自己去拉住她,相信她就会随自己永远地走下去,她知道自己愧对自己,但她不能原谅自己,所以在最终选择了逃避。

想到梦中的自己是那样的窝囊废,宇捏着拳头,一手用力地梳着头发,由于牙齿咬得太紧而让头不由处主地摇晃起来,脸部有点抽筋。

这时宇被眼前那有点阳光晃动地突然地张开眼来,那身影让他那双深度近视的双眼睁得更大了,头皮也不禁一阵发麻,那激动让宇手有点发抖起来,嘴嚅动着。

“怎么还不起来?”宇那头被眼前那一身过衣裙的身影的手推了一下额头,这才忽然地醒过神来十分沮丧地躺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不是觉得我穿裙子不漂亮?”秀秀又恢复了她往日那种豪爽一把宇放在桌子上的眼镜硬给躺在床上的宇截上,“快快截上,看看本小姐今天专门为你穿上的连衣裙是不是很漂亮?”

宇有点沮丧地抬起头来喃喃地说:“为何你今天要穿着着裙子?你可是从来不穿裙子的,这是不是不太适合你。”说到最后或许是意识到这样会刺激到人家自尊心,后面的那句话几乎是嘬嚅地吐出气而已,故宇也几乎也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了。

“你这是怎样说的,”没想到最后的那句话还是被秀秀听见了,声调马上提高了许多

宇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伸向那个放桌子的深度近视眼镜,但怎么都摸索不到。

“在这里,”秀秀一把那眼镜推给宇,“一双近视眼,又说要从此改变了以前的颓废,但看来你这家伙还是一样的弱夫,冷热性是那样的强,看来你以后还是这样下去,没有一点方向感。”秀秀那性格可要比以前宇认为有点“泼辣”的钟冰要利害得多,宇也同时被她的口气所激到地把眼镜戴上,他那未泯的冲动还是被激了起来。

“那是一片白茫的雪如云一样,”宇喃喃地说了一句,那不是云,而是“芸”。

 

吃过早餐,宇和孩子们分阶段就赶往达尔尼第一中学,走到校园,才发觉来考试的孩子都是从邻邻近近的小城镇赶来老升中考试的,由各个校里的老师带着。宇和秀秀他们正忙着帮学生们检查着墨水稿纸是否已准备好准考证是否忘掉在旅馆里。

待休息后,孩子们就陆陆续续走时了试场,待八点半的钟声敲响,上午语文试就正式开始了,顿时刚才还很热闹的校园顿时就全部静了下来,只有那些从各个小学带学生来的老师静坐在校园里的树荫下正用方言义谈着。

很快老师们都有聚在一起义谈着,其中有很多还认识曾逢营的,或许是因为曾逢营每年都有要带来学生来考试匠缘故,一个一米六左右同样戴 着眼镜的年轻女老师或许见到宇也是仅仅戴 眼镜的,就特别青睐一些,就主动和宇聊天。这个眼大脸方方的姑娘让人看起来还挺顺眼,特别是那标准的普通话及青亮的噪音,很多老师都挺愿意和她谈话。不过平日进而挺身而出开朗的曾秀秀挺身而出闷地坐在那儿,不知是和谁呕气还是为孩子们的考试所紧张,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带孩子们来考试。

“你是比那里毕业的?”那方脸姑娘问宇,并把手的瓜子递给了宇。宇倒也不客气,接了一把过来就啃着。

“我是从西宁师范学院毕业的,”宇不想把自己从铜鞍工业大学中途退学的事说出来,曾听说秀秀是从这所学校里毕业出来,就胡编着应答她。

“哦,我也是从那里毕业的,那你是那一届的?”那方脸老师惊喜地问着。

“那你是那一届的?”宇怕自己不小心穿帮。

“我是00届的,毕业一年了,你呢?”那姑娘爽直地回答着。

“我是九九届的,比你早一年毕业,”宇看来只得把这个谎话直说下去了。

“似乎我以前在学校里从未见过你呢?你有没有见过我,我当时是在学生会里工作的,应该有很多人和我认识的,但我却没有见过你。”那姑娘仰起头来仔细地端详着宇,看是否能多他脸上找到一丝熟悉的影子,的确这样清晰的五官在那儿都难以被忽视的。

“我仅仅是一名无名小卒而已,很多人都有不认识我的,”宇被她那双大眼睛望着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过头去以化去这种尴尬,只见秀秀正一脸偷笑地端坐在见米远外的花圃上,不过那掩嘴的动作及那穿裙子的修长身躯看起来更像刘芸,宇都有点愣了。

“你女朋友?‘那方脸姑娘顺着宇的目光望见秀秀,好奇地问,或许听到了这句话,秀秀也正好把目光瞄了过来,望而却步见宇的目光,赌气地把头转过去,不过她又想听着宇的回答。

宇微笑地摇了摇头说:“她也是从西宁师范学院毕业的,你可以跟她聊,她也是00届毕业的。”宇想让她把目标转移。

“那我叫她过来坐,”方脸姑娘热情地邀请着秀秀,秀秀不得不走了过来坐在宇的身边。

“你们是不是在学校里认识的?‘方脸姑娘微笑地问,宇不置可否,以让秀秀回答。

“他骗你的,”秀秀拒绝着那姑娘的瓜子,从宇手中抢过一些塞进嘴里磕着,“他叫宇,是从外边大学来的。”秀秀的直爽性格一下子又全露了出业。

“哦,”那方脸姑娘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更为惊奇的目光,似乎还有一丝难以发觉的喜悦,并且开始更认真地审视着宇,“我说呢,在我读书的几年里,我差不多把几届的学生都认识的,我说怎么没见你呢,你是不是西部大开发而来到这里支持我们西部教育的大学生?”

“西部大开发?”秀秀疑惑地问着。

“是的,”宇接过了话题,因为他知道在在青海这片地方撒谎别人会用另种目光看待的,因为他发觉连平日说话豪爽的秀秀也开始有点后悔刚才揭穿自己,但那姑娘倒是出乎这些常见的青海居民那样被骗时变得勃然变色的样子,而是亲切地问着,宇忙解释,“现在准备在全国西部进行大开发,所以无论是在经济,教育等都有要进行大力的发展以提高西部人民的生活的质量,增强国家的总体物质及精神文明素质,而青海正好属于西部地区,到时将会有大批的经济基础人才及教育人才将要被分配到这些地区,以帮助发展当地的经济,教育,政治”。

其实宇仅仅是由电视才了解到什么叫做“西部大开发”,而对之进行自己的理解但毕竟是大学生,对国家的政策理解得还是挺身而出周全的,日后宇或许会为西部大开发贡献着自己整个青春。

“哦,那你的其他同学被分配到什么地方?“看来那姑娘并没有因为宇撒谎而对宇有什么成见,并且脸上也露出一丝如释重荷的表情。

“不知道,毕竟祖国西部太辽阔了,它包括太多省,他都分布在各个省,各个市里,联系起来很不容易。”宇不得不继续把这个谎话继续下去,但说得还算是个情况。

“那你有没有觉得被分配到这些小学里埋没你的人才而委屈?”那姑娘有点小心翼翼地问着,或许是怕挑起宇的痛处。

“不,我觉得得这里挺好,和这群孩子在一起我感到挺好的,”或许是这段时间是宇长大后心里最平静的时期,和孩子在一起他们的纡,他们的快乐都有在无进无刻不在感染着宇那颗伤疲的心。

“你看得真开,我若处于你那位置我或许会感到委屈,”那姑娘以为定这是在推搪她,但可以看出她正在低下头来低低地叹了口气。

“那你也是从外面回来的大学生吧?“那方脸姑娘问着秀秀,她以为秀秀也是同样在骗着她。

“没有,我是本地人,是真的比你高一届的西宁的师范毕业生,这个刚才他没骗你。”秀秀笑着说。

“哦,现在我看你真的真脸熟了。”那方脸姑娘笑着说。

“你们先聊着,我先去走走,”宇直起了颀长的身躯跟她们说了一声就去逛着这所中学了。

这两个姑娘还在热情地聊着在学校里读书的岁月。

“刚才那男老师是你们学校的吧,能不能告诉一下他的地址,到时候暑假可以找你们去。”那方脸姑娘间接地询问着宇的地址,不过这马上引起了秀秀的警觉。

“那叫宇,就住在我家,”秀秀边写着自家的地址边观察着那姑娘的表情,果然见的表情瞬时变得有点尴尬。

当宇回来时,考试结束的钟声响起了,老师们顿时都站了起来,走到楼梯中等着孩子们的出来,顿时校园又顿时又热闹起来。

孩子们的表情各异,有的喜笑颜开,有的显得黪然,宇他们四个焦急地在孩子群中寻找自己的学生,此时宇的心中最希望孩子们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了。

终于把孩子聚集齐了,他们纷纷地向宇他们报告着考试情况,并老师这样那样是否对了,宇他们知道下午孩子们下午还有试要考,所以现在最主要的是让孩子们稳定情绪,于是宇全都说他们做对了。

吃完午饭,他们就回旅馆了,尽管这群孩子不习惯午睡,但宇还是叫他们睡着为好。待遇检查完孩子们都有闭上了眼睛,走出了楼梯见秀秀 站在楼梯的背影,经过早晨的事,宇不知道叫还是不叫她。

“你想不想知道早晨那姑娘的地址?”秀秀忽然转过身来扬了扬眉毛。

“不太想,”宇不太喜欢到处留情。

“不过我已经把我们的地址告诉她了,她还说暑假来找你玩,“秀秀把一张纸条递给宇,宇笑笑把纸条塞进了裤袋,和秀秀齐走到旅馆会议室和曾校长商量总结着上午的考试。

下午,那姑娘又来找宇聊天,宇知道她的名字叫昨达布姑,出生在西藏的几乎最高的地方——普兰,这顿时勾起了宇的兴趣,他一直希望到西藏这个世界最高最纯净的屋脊去看看,因为上次以年青人的冲动和刘芸一同来到青藏时那时以为是最后日子的刘芸说她非常渴望着到那个世界的地方去看看,去感受一下在那片天下最纯洁的地方去感受着在天地间的人类的渺小,特别是在昨达布姑的详尽描绘下,宇的表情尽写着对那片尽管终年飘洒着白雪但肃穆得让人浑然忘乎了自己的神圣土地的向往。

被宇他们冷落的秀秀最终受不了宇那双盯在昨达布姑脸上的的那种目光,不由暗暗是骂着宇是个色狼,看来她真的是误会了宇,或许她应该怪昨达布姑会“骗取“男人的”感情才对。

见平日里在人维里永远是话题中心的女儿今天意一声不吭,本来曾逢营以为她是在担心着学生,但看见女儿不时瞟上宇的目光有点怪怪,于是很容易就想起了今天以前的这段日子来,于是他就很容易猜出为什么今天女儿意破天荒地穿上了连衣裙,漂亮得让曾逢营也不怎么最相信这就是自己女儿,看来女儿真是怀春了,想到这里曾逢营心里有点高兴,同时有点苦涩。

下午的数学试考完,宇和这班同学们就乘着拖拉机回到了客嗒木镇,总来说孩子们地自己的考试还算满意,都说这次考试要比平时容易很多,其实宇早就知道这次考试要容易,因为现在国家已经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这次考试并不是为了选拔学生,而是给学一次正规考试的机会而已。

曾校长和彭毛远特当天就和孩子们回去了,宇和秀秀一同到她的叔叔刘贺家里去,他们一人一手牵着小芙梅一同来到县城看望因肾炎还未好的小旺豪。宇他们到医院里去看望小旺豪时,他的身体还要有好几天才能出院,毕竟是小孩子,他的身体是比不上成人恢复得要快,此时脸色还有着许多的苍白,这个病中有点早熟的男子汉见到小芙梅时脸上还微微地泛

作者:何生

《12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