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32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才一直在方中疾说话过程中很寂静的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有点沉的窃窃私语之中。

“请问各位嘉宾,你们对这位同学的看法有着什么异议么?”那位主办方主席虽是说着这种客套话,但重敏还是觉察出他有点诚惶诚恐。

“请问这位同学你是否真的对这片建筑有过调查?你对当代建筑了解又有多少?你们除了对建筑的理论方面有着较多的了解而已,你又能把这些理论和实践联系的深度到什么程度,你对这些足可以当你老师的一级建筑师的作品有着什么深度的了解?”这时一个好像是来自广东省综合第三建筑公司的一个矮矮长着一双金鱼眼但说话中气很好听的代表站了起来。

“老师,我可以说么?”忽然方中疾对着刚才她一直不太理的老师说着,“我可能说一些话会对您的立场会有误会,您能原谅么?”这顿时把那个有点无奈的老师搞得更无奈地只得点头。

“哗”地一声,忽然那方中疾从手中抖出一张图纸,只见那张图纸足足有四尺宽,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线条和单位,虽然很密集,但图面设计的画面给人非常好的视觉效果,更引得很多对她有点不屑的观众们也纷纷地把目光投了过去,目光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敬讶起来,不过当然也有对她这种行事风格有微言的人还是把头左顾右转地表示对她的z之以鼻。

只见方中疾嘴一歪长长的舌头伸同在右嘴角添了一添,很庞克很潮流的样子,模仿着香港新冒起的嘻哈天王陈冠希那一套风格十足,这顿时把刚才那原本很严谨的人们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也随之变得轻松起来。

“其实我是有预谋的,在十几天前我老师说我们要来听这么一个难得的竟标会议时,我就打算把这一次参竟当作一次难得的锻炼,所以我就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来拟定这一份当地建筑群的规划,其实我也不是为了炫耀什么,我只不过是为了用作一次对建筑的了解罢。相信这也算了一次现实同理论联系的机会吧。”说着她边露出有点坏坏的微笑,那形象又有点像两年前冒出的少年明星谢霆锋,不过以下的讲解会让你不再以为她只是个只会做形式主义的赶潮儿,“我不敢说我我的设计有多高明,最许码现在我相信是不太完善的,但我想这不能限制着我自己对一些事物看法。刚才这位先生说的这些作品都是当代一级建筑师所设计的,我认为这是一种名誉崇拜作怪罢。我是从来不太迷信多少级建筑师的,据我所知现在在大学里当老师都是硕士博士以上的级别,没有着所谓硕士或博士学位以上的根本就不能在大学里当老师,即使不管你的经验多充足,不管有着多少著名的作品中标你也不能在大学当老师,现在的人只相信着那一纸文凭,所以人们经常不太相信着人们自己的眼光,而只相信着那些建筑师。”这时上面一个主办方的小姐走了下来把方中疾的图纸拿了上去,她的话题也只得暂中停了一下。

“嗯,我继续说了,反正今天我决定说出我多时来的心里话了,你们想拦也拦不了我了。”这个姑娘有点“野蛮”地说着,那神态和当今正在热泪盈眶播的韩国的电影《我的野蛮女友》里的全智肾那种挑逗的小嘴有点相像,惹得那些老头子也不禁作着无奈的表情,“在外国许多的建筑学院里已经对这方面宽松多了,只要你的建筑经验足够丰富,不管你是小学毕业,高中毕业,你都可以教大学,带硕士,甚至带着博士。他们也能给那些对建筑行业卓越的人士封为建筑大师,而在中国却有着太多的条条框框限制着那些本身条件优越的人才,说到底还是中国的考试制度在作怪,尽管我们这些清华生也是从考试中走过来的人士,但我敢说我们之中没有几个是喜欢着考试的,毕竟那只是代表着一时的能力,却没能代表他平时最好的能力。所以我觉得以建筑师级别来评定着作品是否优秀是有失公允的。最近一个很优秀的建筑大师已经出国了,并做了一所外国著名的建筑学院的建筑领头人,而在中国他也是个建筑大师了。纷纷有很多人都说他是崇洋媚外,并引发了一系列的关于中国的人才素质到底怎么啦的议论。但我觉得这到底还是我国自己对人才的态度上有问题,其实那个建筑大师是生于一个建筑世家,父亲也是个著名的建筑大师,所以在这个环境里熏陶长大的他对建筑是有着出类拔萃的能力的,他在这么多年来也是在各种国内外的著名竟标中获得各种重大的奖项,但他却在学业上只能是个本科毕业生,也就是说本科生也不能算一个。所以尽管他的能力是超越,但他也只能是个有名著名的建筑师,但他想把自己的才华写成书本献给世间的建筑同行,也向众建筑学院申请了当师的要求,但正是因为他的学历问题而一直被拒于高等学院之外。直到1996年他却在美国的一所著名的建筑学院承认并被这所大学授予了硕士学位,并在1998年被追认为了建筑大师,正因为这样他在中国才得到了承认,并被清华学校聘为高校教师,但正是他那硕士学位在清华这个满是博士后,硕士后等的中国最高学府中他始终得不到老师甚至学生的承认和尊重,这种看法相信刚才这位先生也是有着的,是不是?”这个“野蛮女友”一脸和善地望着那个金鱼眼,她那和年龄和外貌不相付的成熟让重敏觉得有自愧莫如。

“正是他那些即使是在国际上得到公认的建筑看法也得不到清华里的承认,但外国却给这位建筑大师以一个国际有名的建筑学院的建筑潮头人领头,以那儿当校长,你想我们清华有着这种魄力么,我想没有,是人也会选择着能发挥着自己能力的地方去发展,不是么?所以我觉得我们建筑界应该开始真正从新来审视着我们到底有着什么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予那些有能力做优秀设计但并不一定能够考试的人才一些机会,让他们发挥着一些让我们也会吃惊的奇迹。我们或许真的不一定需要着硕士,博士,而是需要着大量的专家。毕竟我们的专家太少了,即是大师太少了。”人们以为这个姑娘说到这里会凝重一些,但发觉她还是一脸的灿烂,口气依旧是那样的轻松。

“你的这份作品将被列入我们的竟标设计中,就因为你那优秀的口才和论点。”这时在众人一片寂静时,那个主办主席边说边率先鼓起掌来,众人也很快报以热烈的掌声。

 

一个人在只有一个人的旅馆里重敏边看着今天的记录边思索着到底如何来完成着父亲给自己的任务。尽管经过了一天的辛苦,但重敏依旧是迷茫一片。

“啊,我的太阳。。。。。。”这时重敏那加了彩铃的手机响了,她忙把它拿了起来接着。

“嗯哼,重敏,听得出我是谁么?”里面传来了一丝诡异的口气。

“唉,你那军人式的口气不管多伪装都是无法掩盖的。”听到这个虽是不太熟交情,但也算是好姐妹的钟冰那如火般赤热的口气,重敏只要听着她的呼气就能猜测得出是她。

“你怎么把《我的太阳》做成彩铃了,这样刚毅我还以为是打错电话了呢,这和你那文弱的形象不太相付。”钟冰她不管是多累多疲,但给人都永远都是青春的,所以尽管重敏今天很累了,但听到她的声音还是被她的热情所带动了起来。

“好听罢,我想我喜欢的话,别人也会喜欢的,要是你不喜欢,我可以改一下。”重敏解释着。

“真千万别改,我虽不太喜欢美声,不过还是挺怀念的呢。毕竟这种歌声现实中不太多。”钟冰忙劝诫着。

“你是不是怀念着那个负心的歌声?”重敏忽然想开着玩笑。

“呵哦,”钟冰不防重敏会这样说顿时愣了一下就开始马上反击,“我还没笑呢,你就笑我了,我可是个文人呢。”

“文人又怎么了呢,我可是个建筑师,听说这个专业也是挺风流了喔。”重敏知道她嘲笑着自己的是什么,但聪明的并想转换话题的她很快就由着钟冰说过“文人很风流”的话题进行着开玩笑。

“难怪你我都是这样,都怪我们自己风流呢,也不能怪别人风流是不是?”钟冰很快就和这个本来很内向的姑娘聊得哈哈大笑起来。

“有空么?带伯父出来一起聊聊天,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到宇的故乡了,在这个陌生的异地有个熟人聊天也是挺难得的呢。”钟冰作着邀请。

“我爸今天回铜鞍了,这里就剩我一个人了。”重敏边把那满屋的摇滚乐关小了一点。

“怎么你不跟他回去,你一个姑娘家的?”钟冰也相当惊讶。

“他公司有事。”重敏不想说得太清楚,突然提高了一丝声调,“咿,你不也是个女生么。”想着自己似乎总是个被别人担心的对象,相对于今天的方中疾和这个年少就写了一本《极目琴心》的钟冰,自己是太过窝囊了一点,她那颗自尊的心有点受伤来。

“你等一下我去跟聊聊,我现在写小说没什么灵感了,和你聊天说不定能碰出不少的火花呢。”说着钟冰就挂了电话,重敏猜想她正在朝自己这向赶来呢,这才清醒过来刚才自己还未告诉她自己的地址呢。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重敏的房门才被敲响,重敏都以为钟冰不再来了。所以开门时她都有点警惕。

“重敏,我来了,挤了一个小时的公车真的够累的,要是在这里也能开摩托车那大概二十分钟就可以来到这里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在这个旅馆?”重敏边为她倒着茶边问。

“你爸爸今天给我打电话了,但他没有告诉我今天他就回家了。”钟冰就着那杯微温一饮而尽,“呵,你这里也是挺宽的嘛,今晚我可就在这里和你挤了。”

“那可是甚为欢迎的呢,求之不得。”

“喔,在看着什么呢?”钟冰看着重敏床上那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有点兴趣,“呵,是今天那竟标的记录吧,记得挺详细喔。”

“咳,电脑手敲得不快,只得用手写了,写得也不够快。”重敏也侧躺在钟冰的身边自嘲地说着。

“快快,把你那新买的电脑给我看看,我觉得那牌子挺好的呢。”钟冰热切地从重敏的手中接过那台崭新的电脑打开那十根表葱般的手指在键盘上猛敲一会儿,那跳跃的手指让重敏看得眼都花了。

“哇,你现在一分钟能打多少个字?”重敏正看着表边看着屏幕上的字体,“哇,三分钟能打一千字,真快!”

“没什么的,只要你天天都用着它,它就如你手中的工具一样。”钟冰把手中的电脑放下一脸灿烂地说着,“明年就毕业了,有什么想法?”

“没,我们后年才能毕业,我们建筑专业是读五年的。”重敏解释着。

“哦,宇说过,只不过一下子忘记了。”钟冰似乎真的能够忘掉宇了,“不过不知道他这个不太喜欢建筑的专业在退后还有没有学专业?”“嘟”地一声没想到她的手机响了。

“这家伙去到那儿都要打一个电话,我的新男朋友。”钟冰自嘲地笑笑。

“那介绍一下你的男友吧,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重敏现在也觉得无聊,就跟她聊起这个来。

“什么时候认识的?”钟冰懒懒地伸直了四肢,“他是我入大学就认识了,我的同学,大一时我们中文系少有的几个男生之一,那时我对文科生手的很,所以就常去问他一些问题,以前我的文科真的是倒数第几名的,说实话我的大样成绩真的不太好,要不是有看一本已经出版的小说,说不定我还不能毕业呢。就幸亏他的帮助让我的成绩体保持在离学位学分线不太远的地方。所以说我还是挺感激他的。那时我可以说还挺暗恋他的,写诗散文都是一流,可以说是他的带动下让我产生了写小说的冲动。但那时宇的出现让我开始对他的态度谈了许多,并且我发觉若果两人都是学文科的话,合在一起似乎有点累,所以我想找一个学理科的男友,并且那时我为了写小说而到全国各地去视察,但发觉这家伙挺花心的,开始找其它的女孩子,所以我对他也心淡了。”

“你们搞文学都是风流的,不能怪谁。”重敏插进了一句。

“风流也可以原谅,但我不能容忍他的心胸狭隘,那时我大三下学期小说出版后他开始在学校里攻击我,我这点就有点看不起他了,一个不能容忍自己女友比自己优秀的男人我看不起。”

“的确,这一点他比不过宇,宇是专门找那种比自己优秀的女人,就像刘芸这个老师也敢无怨无悔地去追赶,是不是?”重敏话一落,顿时把这两个小女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气都喘不过来才停,不过彼此都能听出笑得并不是那样舒畅。

“那今晚人们就彻底地聊一聊,看看我们这对性格和专业都不尽相同的姐妹能不能碰出一些特别的火花来。”钟冰一把坐了起来。

“什么不同性格?”重敏抱怨了一句,不过也很快释然了,经过今天在听竟标后她记起了那个方中疾,想想自己或许相对这些过于开放的人或许真的是不一样呢,“那我们来聊一下我们这代年轻人到底怎么样的,毕竟我们这批同龄人都是跨过了这个在别人眼里是非常重要并新奇的千年世纪,尽管我们不太能感觉到它的在时间的流逝,但似乎它却没有一点等着我们,不是么?今晚的讨论可以当作是对这个时期的年轻人的一个总结好么?”

“没想到我们的赵大小姐也会对自己这样的自信呢,看来我以后真的应该把今晚的谈话记下来,到时记进我的小说里,你不会介意吧?”钟冰有点大惊小怪地叫得有点夸张。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有时活得千般一律了一点呢,我特别佩服你们这些活得可以为一些喜欢的事情活得很累也是那样的甘然,你看刘芸老师虽然能够为爱死过一次,但她在这次牺牲能够继续得到更伟大的重生,我认为她这种才是真正的人生:还有钟冰你也能够活得洒脱,尽管我看出你为了那本让这么年轻能一举成名小说真的很累,但你累得有目的,你可以在付出即使不成攻的情况下也能无悔,但我不能像你们那样,我一直在活在自己的虚荣里,却不是在为自己而活着,选择建筑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地喜欢。我有时觉得自己只是活在一个下坡的却无掣的自行车上,我想停下来,却无法停下来,我想去用力踩,却发现那样其实任由它自己行驶是样的效果,所以我觉得自己是活在一个别人的‘盼望中的狐单’之中我不知道我何时才能真正的成熟。”

“那是因为你正在走在朝成熟的彷徨之中,或许也正是我们这种年龄中普遍存在的情况。”钟冰说了句后就沉静了一下,好一会才说,“‘盼望中的狐独’,这个我喜欢,这个名词真的很难想出来的,看来你对这些问题真的思考了许多,你有什么想法,能继续说出来哦,我们这些文科生有时候想的真的远远不够那些理科生们想的要深奥,并且你们或许对生活的总结更要深刻呢。”

“冰姐你真的见笑了,”重敏忙辨解着。

“其实我也是对自己担忧着啊,”钟冰突然说出了一句让习惯了她那大大咧咧的重敏还是有点吃惊,正当重敏正想问下去时钟冰又很快地说了下去,“其实我从很多成功人士中发觉他们都是在二十六岁之前或者就是正好在这年就成功了,我不知道这个年龄是不是人生的一个分割点,总之这个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似乎有点不可忽视的规律呢,有认为一个人真正在生理上有激情也是在二十六岁之前的,一旦过二十六岁那尽管一个很有韧劲,但那时的奋斗也是真的很累了,而在二十六岁之前的奋斗或许也是挺累的,但那样至许码你的奋斗有着希望的曙光,那样你能在奋斗中不会那样无助,你能真正地为自己而奋斗。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写小说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我只想干一些自己喜欢干的事情,我并不期待着一定要成功,我只想在趁着自己年轻时把一些自己认为有个性的东西写出来而已,以前我也不曾写过小说,只是爱好在写作文,对写那些认为是巨著的东西想都不想过,那时写东西也是受着一些压力,其实就是因为学理科的我因为文科不好,才决定写一点东西来锻炼自己的文科感觉,那时也没打算写多长,只不过是打算写十万八万就够长了,但没想到要写的东西也是太多了,并且有点停不下来的感觉,曾在写到十五万字的时候我曾想放弃,毕竟我专业是军人,一个军校的学生,但我觉得我应该有着一份我自己青春的印记,在我回眸年轻时能有 一些让我全心全意地投入却无悔的东西,有时候人生做到无悔真的不容易。”

作者:何生

《13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