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34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去。”果然钟冰的锋芒在那儿都是那样毕露,但她那满脸的笑容让人知道她现在说话是完全对事而不是对人所说的,并且主题还紧扣着。

“对不起,打扰两位,现在说的是我们当前的影视剧是不是应该更和我们的文学作品联系在一起而议论着,所以两位不要把话题拉得太远。”这时主席打断了这两上年轻人的话题,“现在我们继续谈着着到底如何处理好着影视业和当代文学之间的关系。”

“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以大众为我们文学发展目标和方向,只要他们喜欢看的我们就多一点写,就像前两年海岩先生写的《永不瞑目》那样能取得了巨大的轰动,说明人民喜欢这样的材料,那我们就可以继续发掘这样的题材。像张国立先生导的《康煦微访记》连连得到人们的追捧,说明这类节目正是人们的软肋,我们可以在这儿发掘他们的喜爱而拓宽着影视业,从而进一步发展我们的文学。”一个钟冰认得是一个原本是由作家转向编剧的老年人,他一家两代都是搞导演的,在九十年代他的儿子导一部让中国也为之一震的作品,也由此而让众多人从那还未全清除的十年浩荡思想中清醒过来,所以说他为中国的影视业还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但我们也不能总是迁就着影视剧而创作啊,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当代的作品也越来越趋向着这方面,而那些同样的优秀的作品,除非是获得如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才能在大众中传开,那些真正的好的文学但没有获奖的作品那岂不是被这些所谓的影视业作品所埋没了。我怕这样下去当代人的知识或许是越来越多了,但国人的文化就越来越低了,这样最终会引起了一些很严重的形势,我还是不太喜欢文学太过于依赖着影视业来发展,毕竟这仅仅是一种手段。”钟冰这个炮仗随时随地地找机会发着言,她可不太理那些要什么排着队来说话的风格。但重敏发现并有多少人反对她,特别是最后那几句话更是得到了不少人的点头赞同。只要你是有见地的话题,最终还是得到众人的赞同。

见大家沉默着钟冰又开始说了:“我觉得现在的影视业还是无处不在地涉及着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但我觉得还是还是有着不少的类同,就像从这几年影视兴起的电视不可逃避地出现着所谓的卧底,现在我可以说最恨的就是卧底了,难道没有卧底就不能做什么调查了么?对不起,这真的是我的一人孔见了。”钟冰见自己的情绪有点失态,忙道歉着,不过她的率真还是引来了众作家的一阵善意之笑,“现在的像《铁嘴铜牙纪晓岚》里面的情节看起来的确是挺好看,但我觉得那些和坤贪污的情节正在不由自主地教着那些当今在位的‘权贵’们如何去贪污,这样那些有智慧的编剧者是不是在为那些贪官们作着一些他们也想不到的教材呢?并且有着许多都是那些皇帝最后出来才能做得了公断的情节,我觉得是在教着民众以一种逃避的心态去面对生活的各种事务,而不是教人们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着,从而已经从心理上去逃避着用法律去处理,我觉得现在我国的应该去走着一条更先进的路,并且是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去引导着人们群众,我相信我们的大众并不是像我们这些闭门造车的导演们认为的那样低,我相信他们应该还是应该有着足够高的鉴赏能力的,只要我们把我们的真正激情都显露出来。所以说我们不能表现出我们的懒惰来,对那些本身有着懒惰没有创新的作品要进行拘制,相信我们的作品还是有一天会显出它无限生命力的。”她那极有骗动作用的话语还是引来了一阵阵的鼓掌声,或许她的这种想法很多人都会想到,但她那最说最为的作风还是很到了众作家的认可。

“大家还有什么看法?”那个主席颇为欣赏地望了眼钟冰后发话了。

那钟冰小姐,假如你的作品被拍成连续剧,你不会清高地拒绝吧?”这时那个显戴着眼镜而显得有点斯文的年轻男子又发话了。

钟冰又是嫣然一笑,重敏不禁有点佩服她的修养了:“我当然不会拒绝,只要我认为我的作品还能和别人不同,并且这个不同是有很大差别的为前提。并且能表现出一定人性的话,并且我会领取我那份报酬,因为那是我的心血,但我认为我的作品得不到大众的认可,并且的确我自己觉得没什么意义的话,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让人拍。”重敏发觉这对年轻人的态度都是很好,但还是觉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火药味。但重敏也为钟冰那种不加修饰的直率而感动。但重敏有点奇怪的是她今天竟没有看见着钟冰的男朋友。

“但当代的电视越来越依靠着明星来为电视剧作宣传,这已经是当代影视业的招牌,这又如何能为这个情况作一个评价呢?以迎大家都像钟冰小姐那样大胆地说,毕竟作家是人民的喉舌嘛。”那个主席说话果然够老辣地把话题说下去。

“我来说一下可以吗?”这时下面的观众席上忽然传来一个有点怯怯的声音,这个声音让重敏把自己吓了一跳恍惚之中觉得好像是别人说的那样一般,马上一群人齐齐地把目光都投到这边来,并且所有的记者都把镜头投了过来,把重敏更是一下子手中那个钟冰借给她的照相机差一点掉了下来,幸亏它是挂在她手里的,不过她的手可真的的一点力也没有了。脸上的肌肉全都僵硬得想往下掉一般,手心一下子全渗出了汗,脸惨白惨白的。这时重敏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到了钟冰的脸上,只见她那刚才一直微笑的脸上这时却很凝重地望着自己,不过她眼中还是很是笑意的,这时重敏忽然能镇定了下来。

“我觉得当代的男女明星特别是男明星已经没有了一点的阳光之气,并且也显得越来越中性,缺乏着雄性之美,女性也是越来越中性,总之一切显得是那样没有朝气,充满着一种阴柔之风,或许这类作品的确那些怀梦的小女生看的作品,而真正适合着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来说却没有真正能让我们动心的电视,的确我们这种年龄的确无多少人看电视了,但这却意味着对我们这些阶层人的忘却。”重敏发觉自己心跳得如兔,但说话却没有一点打结,原来和自己在舞台上唱歌的感觉还是一样的,坐了下来尽管好一尽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坐了下来的,但她的芳心竟暗暗地喜悦着呢。

在接下来的许多话中重敏已经记不起多少了,因为刚才那一站起来说话已经让她心跳了许久许久。直到钟冰走到自己的跟前才知道上午的会议就这样结束了。只得有点惨白的笑地跟着她走出了会场。

“咿!”重敏有点惊讶地望着站在钟冰身边的那个戴着黑边眼镜的年轻人竟就是刚才在会场上和钟冰对着说的那个男子。

“我个是我男朋友,见过的。”见重敏正有点惊讶地望着那个男子,钟冰介绍着。

“哦!”重敏张大了一些嘴,原来这个前两天染着黄发男子把头发又染回了黑色,但她还是有点奇怪为何他这么快就染了回来,难怪她认不出他来呢。但她最终没有说出来。

“有没有觉得我有点阴柔?”这时那个有点踌蹰满志的年轻人有点自嘲地说。

“要是你还还是前几天那个戴着耳环染着黄发的样子那可真的要说是很阴柔了。”钟冰一点也不记他在会议上对自己的攻击笑着对他说,不过始终看她并不是和他走得很近。特别是几天来都还没有见她和他有什么牵手之类的亲妮的动作。

“不过钟冰你则显得够中性的,还是在你这个同伴所说的行列中呢。正是有你这种女性的存在而让即使很阳刚的男生也显得阴柔呢。”那个男青年回击着。

“那这样可有点女性味道了?”钟冰份了一个前两年风霏现在还有影响着的《还珠格格》里小燕子的表情,本身钟冰的眼又大,本身她有点娃脸,所以还是有点像的,但这和她干事的风格不太相信,还是让重敏的胃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和那男生聊了一会儿后,钟冰就和重敏往回走了。

第二天钟冰在上午开了作家会议后她就带着重敏到了一家北京里的甲级的设计院里去实习,因为昨晚她已经让重敏往铜鞍工业大学要了一张实习证明,所以今天一到那家的设计院就能让重敏进去了,而这天晚上9 点多她就风尘仆仆地往宇川的家乡淀海赶了。原本她想明天再走的,但还是挂着上次伤躺在医院里的大哥。毕竟转眼来京已经有五天了。那边的破案进展如何她也不知道进展得如何了。

在送她上车时重敏还看见了钟冰来京几天就交上的故日男朋友。但钟冰和他说话时并没有避开重敏。

“我过一段时间也去你现在所在的地方,你不会介意吧?”重敏知道了这个男生叫富阳子,名字起得不知道是真名还是笔名总之那个作家都有着一个两个笔名的,而重敏也赖得去问钟冰。

“如果你不怕牺牲就去吧,你还是留在你父母身边吧,”钟冰像哥们一样拍了拍那个和他几乎一样高的男朋友,“有一些我虽然傻傻的,但我是知道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这是爱惜你,你不是还要写出要夺诺贝尔奖作品的么?你不应该插我这种工作,真的,以后不要随便被人利用,最好不要在感情上被人捉弄,那样大家都伤得很重。”她似乎说着一些随意劝诫的话,重敏一下子很难理解,但以后有天或许她也会理解到这件事其实和她也是有着很大关系,许多看起来没联系的事情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个男生都显得快哭了,就在钟冰上到火车的那一瞬那,钟冰回过头来朝那这两上送别的人说一句似乎是在开着玩笑的话:“记住,我平生最不喜欢卧底了。”

“我会写一部诺贝尔的作品的。”那个叫富阳子的青年有点嘶哑的应着,显得很是伤感地望着这列南下的列车徐徐南下了终消失在远方的一排长长的出站灯外。但重敏在那“嚓嚓”的火车声中似乎听到那男生喃喃地说“有一天我终会甩了你”的一句让重敏慢慢体验起来有点惊心的话来。

之后重敏也没和那个很是悲伤的青年说了什么就自己乘着公车回到了寓所,毕竟来到北京这么多天了,她对北京的地图还是记得挺熟的了,最许码公车站牌还是记得差有多。

作者:何生

《13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