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36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化世纪坛鼓乐高激,势排山倒海的举国欢腾万民同庆的场面。那将又是个不眠之夜啊。远极喜极而泣的热泪,近极响彻飞天的歌谣啊。

“这一生有了你而高贵,吃再多的苦也不言伤悲,这一生跟着你不后悔,走再长的路也情愿汗透湿背。。。。。。。”忽然宇那好久没有发过的美声如河水一样地散出来,顿时把那些刚才在高歌的藏民的目光都投到了过来了,这种对他们来说有点陌生且显得柔和但更显得高亢的声音把他们震撼了,那中气十足的西洋唱法唱着赞扬祖国的民歌也是那样的有力和亲切呢。

当这些酒喝得差不多并且也似乎不太能抵挡那已经全湿透的羊袍了,这帮人们才有点不舍地相互帮助地走下了这坐神山,那三十个大字还是那样清晰地屹立在那山顶上。这些前几个小时前还差一点拔刀以胁的藏民正伸出有力的手护着这些从中原而来的年轻后生或同辈们,以扶着他们走下这个已经很是倾的山坡。

宇那本身对这水土不服并且营养不足的身体还是病倒了,是躺在秀秀那炽热的怀中的。秀秀抱着他那一米八几但已经不足一百斤的身躯眼中的泪水濑濑而落,让那些藏民还以为这个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年轻音乐家是她的男朋友呢。由于大家知道在这氧气不足的高原上发烧绝对不是轻的病,说不定还是致命病,但从西藏那个最高最远的地方——普兰来的姑娘布达梅姑从宇的身上找到了一本医药书,并且她本身就是懂一些医的人从那对于藏民来说是绝对珍贵的耗牛身上割下了滚热的牛血灌了下去才让本身酒量但喝了酒的宇的酒解了许多,但他吐出的酒却没有让这些热情的人们有任何作呕表态。

发烧的不止是宇一个,那些从中原来的年轻人个个都倒在发烧上,这时全都是那些藏民照顾着他们,只不过他们的发烧或轻或重罢。

睡得迷迷糊的宇还是听到了一些这些年轻人的来历。但还是听得不是很清楚,第二天醒来时只记得他们是来到青藏支教的毕业生,他们当中有着研究生,有着本科生专科生。但除了这些东西外就不能记得了什么了。

当宇醒来时已经在一个可移动的帐篷上,那由两头耗牛拉着的车还是相当颠簸的,宇在醒来了时感觉到嘴里一阵想呕,其实他的感冒也快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还留在胃里的耗牛血让他有点恶心罢。

“醒了!”见宇醒了秀秀关切地问着。

“嗯,醒了。”宇应着坐了起来。只见秀秀在翻着自己的东西,正在看着一些东西还是挺津津有味的,宇刚开始没在意,忽然笑了起来:“快,快,你快把那一些东西给我,有一些东西不能随便看的。”那里可有着宇为了锻炼着自己描绘能力而写着的情信,那可也有着写给好几个姑娘的情信,有相当一部分是写给秀秀的。

“哎,看得还在兴头上呢,你先继续休息吧。我给你弄一些东西吃去。”说着就跳了下车去,不到一分钟宇还未能把所有的东西收了起来她就跳了上来。

“给,这些是一些米饭,是你们那些中原人带来的,感冒不能吃烧烤的东西,”秀秀边走了进来边直的喉咙说,这时身后也跟着一脸微笑的布达梅姑。只见她笑眯眯地也说:

“喝吧,这是按照你身上的带着的中医药书所做的炒米茶,应该不错吧,喝了感冒容易好。”

“这么快收了起来干什么,我还未看完了呢。”秀秀想从宇手中抢过那些情书,但还是被宇放进了胸里,有着梅姑这儿,秀秀不管多开放也不太敢抢呢。]

“嘿,这也是我为你建议的吧,要不是我叫你写情书,你也不会这样写,是不是?”秀秀大咧咧地坐在宇的那小床上,“看来还是我不好,我把你这样一个专注的人也培养成了一个花心的男人,看来我又把一个好男人毁了。”秀秀说了一些让梅姑有点莫名其妙的话,不过宇听了还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的确是她叫自己这样才开始写着这些情书呢,而现在自已这个以前从未写情书的人居然一个子能给刘芸,钟冰,重敏,秀秀这几个姑娘同时写着情信,看来自己的确比好多人都要花心呢,这不能不让宇从心里想笑出来,望着宇那越来越无瑕的笑,秀秀和梅姑也忍不住想笑起来,看来快乐也是可以感染的呢。

“那什么时候你也给梅姑写两封吧,看你能不能给一个陌生姑娘也写出这么好的情信来呢。”秀秀继续开着玩笑,不顾宇有点责备的目光还是继续说着,“要是你在这个大草原上不写一些情信,保准你的心也会死着,除非你现在是个神佛者。”宇也没太介意地笑了笑。

“怎么你们也会来到这儿,不会是为了帮国家宣传着申奥就在这个大草原上奔走吧?”宇微笔地望着这两个看起来还是挺顺眼的姑娘。

“还不是为了找你呢才找到这儿的。”秀秀亦真亦假地说着。宇把目光投到了梅姑的脸上发觉她也是微笑着,好像真的那么一回事一样。

“不是吧,我好像昨晚听到你们说是来这儿来帮青藏来支教的,不要以为我发烧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说着宇微微地打开一些帐篷呼着一些气,“难道你们也是为了同他们一同来支教才这样辛苦的吧。”

“我们已经为日旺争取到了医疗保险赔款了。”秀秀答非所问地说。

“哦,真的?!”宇很是惊喜地惊问着,这些天他还是挺挂着这个问题的,他打算一开学回去就认真的为日旺争取着,尽管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当年那样的多的冲动,但他还是决定从冲动一下呢(开玩笑的,人在岁月的洗磨中不可能不成熟)。但这段时间来他还是认真的考虑着如何为小日旺争取保险金赔款,现在还是的确是松了一口气,忙问着,“你们是如何为他争得保险金的?”

“不只为他,还为其它前几个同样得肾炎的学生争取到了保险金。”秀秀不无有点骄傲说,“这可少不了梅姑和那帮来青藏支教的年轻人们。梅姑你解释着给他听。”于是梅姑解释着说她们在为着日旺的事而争取着时,忽然有一天医院里说有人无尝给日旺医疗费,刚开始秀秀还是挺高兴的,但梅姑觉得事有点蹊跷,就问着到底给了小日旺的帮助,那时她们以为是宇川暗中帮助的,于是她们想问清楚宇为何这样(但宇发觉梅姑说这话时脸上有一丝尴尬,其实她们还是为了见着宇才这样子的,现在宇的心理学水平可不低了),于是她们就巡着河边走着,因为她们想在草原上徒步的人都一般是沿着有水地方走的,于是她们就开始骑着马在河边追着,但没想到她们就在这条河畔边碰到了这十二个为了理想而来到青海,西藏,甘肃等西部地区来支教的年轻人,当时同时也是为了赶路,都读过书的秀秀和梅姑还和他们一起赶着路,不一边帮他们装着行李,于是他们也日益熟了起来。据说那十二个年轻人已经从二月份开始进行了支教,已经有十几个小学或中学得到了他们的帮助。

“那你的马呢?”忽然秀秀问起。

“我想徒步走,所以就寄养在别人家了。”宇笑笑地说,也不知是不是这样。不过他还是怕这个有点泼辣的姑娘骂他呢。但他竟然没有说什么呢。

“那你们都是一直沿着水边来的么?”宇问。

“那你不是也是巡着水边走着么?”秀秀感到有点奇怪。

“不是的,我是到处的村庄走的。”宇这时感觉到期点巧,没想到还是不自觉地沿着这条河边走着呢,“那你们是怎么样为他们都争取到了保险金呢?”

“你不要小看这十几个人,他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呢,他们中有一个是专搞地质的,还一个和你们一样是搞土木的,他们都是喝着这条河的水,没想到也有两个患了肾炎,在我们的马的帮助下才能及时地送到了当地医院里的,于是他们就开始对这里的食物和水质产生了怀疑,但他们说食物没有什么问题,但就是水有点问题,这是他们当中的那个叫文忠兴的家伙说的,他就是搞地质的,他用着他那研究生的方法一试就知道了这条河已经污染了,还是因为有着变质钙而搞成的,据说还是地下河里的应有的东西被提了出来而造成了河的污染,这种物质在地层表面是不有的,所以说那些在这条水域旁边住着人都很容易得到了肾炎,也就是说我们的小日旺他们不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而造成肾炎的,于是我们就以此作为证据要求那些医院进行了赔偿,没想到这果然很快就得到了保险金,并且派了专家对这些水质进行了调查,并且在河两旁及时地为许多肾炎患者提供了及时的医疗,所以我们这些新伙伴也是因此上过了报纸呢,我们也因此沾了光而也上了报纸,你看我们不珍藏着这张报纸呢。”说着她那标准的藏族服装的怀里掏出了一张保存得还挺好的报纸来递给了宇,宇从那报纸上还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女人体香奶香味。

“呵,可香着呢。”搞怪的宇还是有点陶醉地夸张地闻了闻那张报纸,搞得即使是什么开放的秀秀也不禁脸全红了一把那张报纸抢了过去,那报纸也从中撕烂了,看着那张被撕烂的青年头像,在青藏呆了一段时间而听了很多关于神故事的宇忽然有点不好的预觉。

“还是让我看一看吧,傻姑娘,”宇也是把这个同学的妹妹当作着自己的妹妹看待而已,因而也是很随便地说。秀秀有点不好意思地望了眼梅姑最终还是把报纸给了宇。果然报纸还把他们这批来青藏支教的年轻人报道了一番说什么他们为西部大开发作着贡献,还说他们为肾炎的人作出了及时性的帮助。总之说得还是挺好的。

“你们千万不要把你们懂得地质的事情说给这些藏民,知道么?”宇忽然叮嘱着,“他们这里的人最反感着外地人来破坏他们的神山了,你们没见昨天他们刚开始的架势。想到这儿梅姑也不禁吐了吐舌头,想着那个架势,她真的很怕,不是为自己而怕,而为那十几个在自己学业有成时而来到西藏贡献着自己青春的高等人才们。而是一直生活地青藏边缘接近外界的秀秀也不禁有点怕。

“那现在我们去那儿,难道就和这些藏民一起去取盐么?”还有点虚弱的宇还是探出了头到帐篷外去看。

“是的,那现在这些平日都娇生惯养的中原人都全感冒了,而你还能已经有点适应这儿了,而那帮家伙却没有那么好的体质。”秀秀咧着嘴笑了笑说着,有点嘲笑的意味。

忽然宇觉得外边那些车辆的声音越来越小,忙把头望出外边,果然见那自己乘坐的耗牛车和那些驮盐队是分路而行的,并且似乎也只有自己和这两个姑娘坐的车是独行的。

“不会吧?你们不会是想把我劫走啊,我可不太愿意啊,救命啊!”宇低低的呼叫着,并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咳嗽,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似的。

“你没事吧?”梅姑忙在他背上轻轻地拍着,宇的咳嗽果然轻缓了下来。

“是不是觉得有女人照顾是件舒服的事啊?”秀秀有点掖揄地笑着说。

“好久没有女人这样疼我了,可舒服了。”宇的眉毛扬了起来嘴也有点歪地笑着说,但很快就正经了下来,“我们还是跟那些藏民走吧,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些想不到的火花碰撞出来呢。并且我们也不能和那些中原来的来的年轻人掉队呢,毕竟好久没有用普通话和人交流了,甚是想念。”

“那你觉得我的普通话不可以么?”秀秀仍是开着玩笑,但她又马上有点神秘地说,“那些藏民去的地方我们女人是不能去的。”

“为什么不能去?”宇有点奇怪地问,“难道他们是去洗澡,那你们避开一下就可以了,何必要抄那么远的路去走?”

“哎呀,都说那不是女人去的地方,要是我去的话,那他们真的取不成盐了,要不你问着梅姑。”秀秀有点急地说。

“是的,这个你就不要问了,的确是的,你看我们后面也将有两辆车来的,那也全都是姑娘,你也是因为那些年轻人听说了你那痴情的往事后才把这藏民唯一两辆一辆就你我们坐了,所以说我们还是沾了你们一点光呢。”梅姑也跟着随和着,看来她越来越成为有点霸气的秀秀的应声虫了。

“那大概什么时候能和他们一起聚合呢?”宇探头出头去望着上面那个相信也有上千米高的大山,“并且我是个男的,我不应该坐这样的车,我想下车去随着那些藏民。”

“不行,你现在不能下车,你现在是得为我们这些姑娘们做一下保护神。”秀秀见宇真的要爬起来忙拉着他。

“呵,难道你们要我这样的一个病猫用保护神么,我现在打你也打不过。”宇望着她抓着自己手臂上的手,诡异地笑了笑。看来其实纯情的人也可以风流的呢。

“要不是看在你那些情信写得够肉麻的份上我才理你的。”秀秀的脸上再一次弄成了个大红脸。说着她跳下了车去走到后面那车跟上来的耗牛车里去了,她的动作率性和她那冲动的大哥曾峰无异。

现在车里只有梅姑和宇川了,反倒不懂得话什么话为好了。

“把你的歌剧给我看一下吧,我以前在师范也学过些钢琴,后来才升为本科后才不太学了,其实我也是随着这些同学来到这儿支教的呢,其实我家是在普兰,但那是我的外婆家才住在那儿,而不是我,我是从上海来的,不好意思上次骗了你。”梅姑不好意思起来。

“上次我也不是骗你说我是和秀秀同一学校毕业的么?咱们彼此彼此。”宇说着咧开了他那又宽又厚的大嘴,见着他那那灿烂无邪的笑容,梅姑也不禁有点扬着眉毛中跟着他一起傻笑。

宇边笑着边把那几张歌剧纸递给了她:“或许你是这歌谱的第一读者呢。尽量提一些意见。”

“你的打算在这片地方呆上一辈子么?”梅姑边看着边问。

“不知道,毕竟我是个非常性情的人,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和想法会相差那么的远。”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儿呆上好久。

“那若果你的真爱在这儿,或许你就会在这儿呆上一辈子呢,真羡慕。不过我不是喜欢你才这样说的。”梅姑好像是在辨清着什么似的。

“或许是吧,现在真爱却真的‘天涯在彼岸呢。’不过也不用羡慕,这东西就像是戴着假牙吃肉,看起来很香,但个中滋味个人才明白。”宇还是叹息般地说着。

“那看来我还是不发表意见了。”梅姑静静地看着歌谱,也不评价什么,就这样看着。而宇本来头还有昏就随着那耗牛车的颠簸中继续闭着眼睡。

其实自己来到这儿又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像这些热血青年那样是为了西部大开发才来到这儿的么?自己有一天会不会真的像秀秀所说的那样的麻木要不是有着这些情书作伴。宇有点昏沉的想着。那支幽扬的小提曲又响起了。自己或许比起这些真正地为西部大开发而来的这儿的年轻人来说自己是那样的浅薄,他们以自己的行迹来为这片相对落后的地方宣传着先文化科学,为祖国的申奥成功连自己病倒了也不太在乎。他们的青春才是真正的青春,才是把自己整个青春投入了为祖国的建设的伟大事业中,他们不是为了名或利,而是真正为了自己的青春在投入中显示出他们应有的火光。没想到在这种物质生活处于重要地位的年轻人中还是有着许多热血的嘛。

途中宇知道除了秀秀她们两上姑娘外还有四个姑娘呢,有一个还充满着烟气的,是从华中师范学院毕业的,叫朴桂舍,是心理学专业;另一个是南京工学院毕业的,大家叫她营子,长得有点胖,说话和宇的客家式普通话有点像,都是不很标准的那种,听说是管理系做毕业的,她管着着几乎所有同伙的钱呢和物呢;最另一个叫梅庆子,画得一手好画,还帮宇画了好几张画,还是油画的,这小妞还是挺慷慨,即使是在画料快用完并且也难买的情况下还是帮宇画了好张,还一个劲地说宇的五官是最有特色的,特别是那嘴唇,在这么厚还是那样的好看并不容易。宇笑了笑没表态。秀秀叫宇也画两张但宇倒没画,毕竟宇没有了那份心机,加上画也画得没有这个叫梅庆子画得好。最后一个叫郑河丽,听说是甘肃的,北京大学的,学化学的,是众大学中最牛的。

宇很快就和她们混得很熟,毕竟在这片地方中人们的友情是最真的。她们在宇那不算垃圾的中医学的照顾下也好快多了,毕竟那是曾经医好过刘芸即使是医学已经束手无策的“西部病”,但也不能说是他医好的。但没想到她们自理能力是那样的强,什么在草原出现

作者:何生

《13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