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40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先别走,先帮我把马群都牵去拴好。”没想到这个家伙也会吊儿朗当地歪嘴笑着指使着宇,不过好脾气的宇还是迎上那些看起来依旧有点怕的马群把它们要牵上。

“我来吧,你还不太习惯呢拴马呢。”秀秀要帮宇。

“秀秀,让他去,他一个大男人呢,你看我都可以了,他也肯定可以的,”谢涵这小子越来越像无赖了,不过转过身来的宇还是笑歪了嘴,心里念着:这小子!“秀秀,我们趁现在天色还早,我们继续去赛一会儿去,我看看能不能在今天赢了你”。

“重子兄!”这时秀秀没回答着谢涵,反而转向着那边帮忙着切肉的年轻人群中叫了一声,很快那个最搞怪的研究生重子兄就跑了出来,“重子兄,你先把马都牵回去拴着了。”说着她又过头来冲着宇说,“宇川,上来。”

“不用!”宇连忙摆着手,他可不太敢让这个大研究生来牵马

“上来!”待重子兄有点不情愿意地从宇手中接过所有马的缰绳时,秀秀骑着马走过来硬拉着宇坐了上去。

“秀秀,你这是让我吃醋呢。”谢涵有点愤胸疾首的样子,“宇,今日你给我记着啊。”不过看他的表情看来一点记仇的意思也没有的。

“不是让你吃醋,今天我看我载着宇也能把你赢了。”秀秀扬了扬头发很是“轻蔑”吹了一个悠扬的口哨,“谢涵,我现在得锻炼你那份不太坚韧的感情神经才行,懂么?”

“我可不敢像你大哥那样为了女孩子而去跟别人决斗。”谢涵大声地说着,他或许是有意为了让那个正在帐篷上拉着帆布的曾峰听着呢。

“你小子,现在皮越来越痒了。”曾峰大声地笑骂着,不过看来他倒并不是很介怀。

“大哥,你是个真正的汉子,谢涵看来一辈子也赶不上你呢。”秀秀边大声地笑叫着边在马屁上大大地拍了一下,让不防的宇不禁头往后仰了一下手连忙抱紧着秀秀的腰,现在他也不再像以前在大一那时对钟冰也是同样的表现那样反感了。

“宇,你下来,快下来,我要为了秀秀和你决斗。”这时谢涵也大叫着加快着马速追了上来大声地笑骂着。宇则回过头去望着这个在一个月内差不多全变了的同学,他有点怀疑地想着他前一个月还是神经分裂的家伙是不是在骗着自己以博取自己的同情心呢。但毕竟是两个人骑的马,所以不久还是被有点耀武扬威的谢涵追上了。

“如何,秀秀,你是不要把宇踢下来让你一人骑马来一决我们的胜负呢。”谢涵也吹着口哨,不过他还不太会吹口哨,只能吹出一丝“嘘嘘”的声音罢了。

“那我让宇过你那边去坐。”秀秀也吹了一个又响又脆的口哨把谢涵那个小口哨一下子比了下去。

“秀秀,你过来,让我也这样挑战着宇,看我这个草原莽汉是怎样把他比下去的。”谢涵那笑起来依旧 有点傻气的大眼镜充满着诡异和“奸炸”。

“你敢不敢挑战他?”秀秀转过头问着宇。

“不太敢了,谢涵这家伙现在已经是真正的男子汉了。我倒真的有点怕他,说不定我赢了他,他真的会跟我决斗呢。”宇把以前那些在家乡打架的那种锐气磨得光光了。

“看来我在把谢涵磨成真正的男子汉后,还得来炼你一下才行。”秀秀笑骂着,紧接着“驾”地把马催着往回跑,不过宇倒相信也只有秀秀这种草原姑娘才能把谢涵这家伙变成这样子。

“不行了,虽然是赢了秀秀,但我还是得吃药了。”只见谢涵从马上一着地腿就软了一下。说着他冲进了帐篷,宇顿时有点惊讶他的转变。

“他小子还是在疗养期,不过他的确是过于好胜了,要不他也不会是那样子。”曾峰望着这个从学校带回来的同学,前段时间他还是个躺在医院的病夫了呢,现在他的状况让曾峰还是有点欣慰的。

“看来他本身是有血性的,只不过来到草原才表现出来吧,”秀秀也有点严肃地说,“不过他以后还是要学一点宇的那种耐性才行。”

“是啊,谢涵的倔性和以前的宇如出一辙呢,这次来青海他也逆着他的父母而来到这儿的看来书呆子都是潜在的好胜心呢。”曾峰意味宇当年也是个书呆子,宇也仅仅是笑而已。毕竟朋友的到来让宇几乎有着节日的喜庆的感觉,这些日子因为谢涵的事压得宇心里沉甸甸的,现在眼见谢涵又是一个正常人地站在自己眼前,他那颗本也敏感的心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曾峰和谢涵的归来让这个以全国各地而来的大学生充满着喜悦,那些女生们更是抓住这次机会地争风恐后地做着各样的菜,大家倒也是大碗大碗地喝着酒,但这时谢涵倒也不再表现出白天的那种豪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现阶段是不能喝酒的,并且也内敛了许多,便那微笑的脸庞上溢出的光芒可以看出他也是深受这草原人家的喜庆气氛所感染,不时地和宇他们碰一下杯小抿一口,不过今天宇再一次领略了秀秀那丝毫不劣于她父兄的酒量,“咕咕”地从她那没有着喉结的喉咙里灌下去。

大家也开始纷纷地猜起拳来,宇也是来到青海才会的,他的大喉咙和曾峰那草原人的声喉几乎成了压轴。刚开始秀秀还能保持一点淑女的形象,但最终还是实在忍不住了也加入了猜拳的行列,而那些从内地来的年轻人们也只能干瞪着眼望着这三个家伙直叫着。不过那个从南京建筑工学院来的小胖妞营子也不是吃干醋的,她只动挑上了曾峰,而秀秀也挑上了宇;没想到营子和曾峰竟能打成平手,而在秀秀这对中宇可就一边倒了,宇毕竟面对的是已有十几年猜拳经验的秀秀,宇也只有投降的份儿。秀秀连一眯机会也没有给宇,好像对宇有什么仇一般,宇很快就被灌得面红耳赤,猜拳到最后宇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但秀秀依旧似乎意犹未尽,还想把已经被灌扒在桌子 的宇川拉起来继续灌,要不是这些年轻人的及时制止,宇真的要出尽酒醉的丑了。

第二天宇爬起来时,已经是中午时氛了,只见外面一阵热闹的年轻人叫声,摇了摇像裂了般的脑袋,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顿时一股酒气从胃里冲来,有种想呕的感觉,宇连忙冲出外边,“喔”的一口胃汁吐了出来,宇这才发觉胃里空空如也,早已经被吐得干干净净。

“哎,传这边,快,快。”这时宇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正在大叫着,忙巡声望去只见那些年轻人们正在你追我逐地追着一个足球。那正在大叫的正是昨晚一点也不给自己机会的秀秀。

“宇,快过来。”只见谢涵从里面跑了出来,只见他气喘吁吁地朝宇挥着手。宇忙迈着由于高浓度酒精所带来的昏眩走了过去坐在那天原的足球场上。

“怎么你们出来打球也不叫我一声?”宇问了一句。

“早晨你像死猪一样任叫也不起来,我们只得自己出来了。”秀秀在里面倒应着。

“秀秀打球真厉害,连她大哥也打不过她,”谢涵还边为秀秀加着油接着转过头去叫,“曾峰你说是不是?“谢涵这书呆子说话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懂得圆滑,边打低着曾峰还边征求着曾峰的意见,让宇也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嗯,”从他们面前带球过人的曾峰倒也有点气喘的承认着谢涵的看法,“真的是太丢脸了,没想到上大学丢开了两年,球技真的是差劲多了。”但他的脚下功夫一点不放松,一脚狠踢,只见又是一球直冲着对方的守门员飞去。眼看球就要入门,突然秀秀从边界处一脚冲出把那球踢开了。宇才明白曾峰这么一个暴躁大伙子居然今天向妹妹示弱果然是有原因的,倒是秀秀还是有点得意洋洋地站在那儿,一副很受用的表情。

“谢涵,现在居本上全好了吧?”宇趁着这个机会把昨天晚上没有问的话问了出来。

“你看呢?”谢涵甩了甩头笑着问。

“到底是怎么回事?”宇似是很是随意地问,其实心里面还是小心翼翼的。

“还不是受了一些打击。”谢涵一下子全恢复了宇所认识的谢涵,“不怕跟你比,我前段时间也是处于和你当初那样的青春叛逆期,其实也是因为我太追求着完美了吧,这是我的医生精神科医生说的。”

“能说得更清楚一点么?不过你不说也可以的。”宇直盯着他的眼,满是关切。

“医生说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你也知道我以前什么话也不太肯说,其实我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平静,从高考我分数线上了清华,但我由于估分不太对,而父母就不让我填清华,所以那时我就对父母颇有怨言了。所以才有着后来我这样的一个书呆子在大一随着曾峰和人家打架,那时我也是像你一样想继续复读以搏年的高考继续考清华,但我不能像你在行为上像你那样叛逆得这样彻底。那时我的成绩也曾一度不太好,”谢涵说到这儿时还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宇,好像是怕宇也被往事所刺伤一样,但发现宇也是有点麻木地笑着,他继续说着,“那时我在你离开大学也就是在大二的时候我差一点就被转系,因为我本身的绘画基础不太好,并且我不怕告诉你说我还是有点色弱的。”见宇那有点惊讶地目光他的脸上露出了他那习惯书呆子特有的神经质微笑,“幸亏我的成绩还不错,你也知道我是全班最好的,但我的手绘非常差,学建筑表现时经常被刘芸老师,不是我说她坏话,那时她怀着你的孩子时心情是非常不好的,把我骂得像狗一样,”他这个形容让宇顿时乐开了怀,这种不说笑话的人一旦开玩笑就让人控制不住。

“后来呢?”宇忍着笑问。

“后来我就拼命学着打形,所以形也开始打得不错了,但色弱这个问题毕竟是先天性的,所以颜色上总是不太好,但幸亏有着电脑,电脑上的色我有些认不出我就让别人标上颜色的称号,这样我也开始能混得过去了一点。但后来在前段时间我这个先性弱点一显无遗,我在设计院里被骂得更凶,由于我本身那潜在的好强性格吧,本身又不太会和别人交流,而在那儿他们说我这样子这种性格根本当不了一个建筑师,因为建筑师是要有足够口才的,所以我从学校的那尖子生的荣誉感里去到了另一个环境里处境是那样的差,我差不多有着真的转系了,但我现在发觉我真的有点喜欢着建筑了,但或许是我本身并不适合着学这个专业的,毕竟在大一时我差一点就因为画画被排斥在建筑界外了。前几个月在建筑设计院时陪着那些老总去应酬,但发觉我一出口就是说错话。我就为着以后的建筑之路担忱着,想着想着就更神经衰弱,也没有说,所以最终形成了上次的丢脸事件。”

“看来你应该学着谈恋爱,要不是我也有着自己喜欢着姑娘,说不定我也会像你一样崩溃。”宇开着玩笑,边示意着谢涵望着秀秀,因为昨晚谢涵就对她表示出了以前根本没有的异性热情。

“其实人跟人真的是不同的。”谢涵望了一眼秀秀也仅是笑而已,“那个女防子是我初一至高三的同学,人长得挺漂亮的,以前她一直当班长,我任学习委员,我们扰绩一直不分上下,在班上不是我第一,就是她第一,以前正因为这样我们一直不说话,直到高三都是这样,后来我考高考考失手了,就只上了鞍工业大学,而她填志愿好就上了清华,但上到大学后,看见身连接同学们都纷纷谈恋爱了,连宇你也老师好上了,这说笑了,宇别太介意。”

“行了行了,不再说我那点风流史了。”宇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说。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越来越觉得她的优秀,人也特别好,我才意识到其实在中学她对我挺好的,只是我不理她而已,我不接受她的好意罢了,一旦改变了想法,我就越业越觉得她的优秀,她的聪慧,她的漂亮,仿佛天地间就只有她是最十全十美的,于是我就写了一封信寄到清华大学的手中,其实我也是学着你的一点冲动呢。那时述说着以前中学的歉意,没想到她真的很开朗,说以前也有她的不好,于是我们就这样冰释前嫌了,逐渐我们的书信也逐渐多了起来,我发一我的话题真的有很多的共同点,毕竟我们走过的路都很相似,我就更相信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于是最后在那段最苦闷的时候我写了一封情书给她要求她做我女朋友,但自此以后她就不再回过信,悲哀啊。”说着他长长地叹一口气。

“或许她想拒绝你,但又怕直接会太伤害你,所以就不回信了。

作者:何生

《140》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