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56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成了追刘芸,我原本根本不是喜欢刘芸的,但人是个有感情的动物,你知道没有,一钻进去,就出不来了,你知不知道。”说着他的泪水和那被打伤的血水一同渗了出来,一滴一滴地打在有点愣的曾峰脸上。

许久曾峰也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宇那本身科学的声音也嘶哑了,当旁边望着他们的顾长叶和梅姑以为风雨就这样过去了时,曾峰忽然猛地把本身不太有力的宇川掀了过来:

“但你这是在逃避,你这是在逃避!”他的嘶叫声音就如一匹叫汹的狼,“你的冲动是脆弱的冲动是脆弱的坚韧,当你知道刘芸已经为你怀孕,你就应该不顾一切地为她留下,你有没有知道在大学里她是如何涯过的么?她腆着大肚子走在校道上顿时引起了多少怀疑和轻蔑,你也知道楚暮那家伙是多么的卑鄙,是他说出了那就是你的孩子,还说你被开除是因为和刘芸有着关系才被开除的,并说他已经帮过你很多了,但你就是不听他的话;但这都是你的错,但她为了封住众人的口,她说那是楚暮的孩子,那时她多辛酸,你知道一个女人不管多少坚强都是脆弱的,你不要以为我妹妹那样子,她也是个女人。”只见他说话都有点语不伦次了,

“其次,你不应该在孩子死后就这样悲观地离去,她是一个女人,你是一个男人,而你这家伙是被宠坏了,忘记了自己是个男人,她和你分手,因为她觉得愧疚于你,连你的一个孩子也保护不好,难道你就应该让她一人在英国么。你这家伙该表现男人气概的时候就没表现,不表现的时候就表现,你应该把人当初强硬地跟她上西部的勇气拿出来,即使她拒绝了你,你也要让她知道你没有她就活不下去的感觉,那个女人不希望有着这种感觉,”

“算了,别说了,我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再说什么?”宇嘴都有点罗嗦了。

“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说,啊,一切好女人都被你这家伙抢去了,我能不说么?”不知是气话还是笑话,总之曾峰叫出这个声音时,旁边那几个被吓坏的了年轻人不禁笑了一下。

“钟冰也是好女孩啊,”这时曾峰也喃喃地说,“当初她在寒假当我们军训教官的时候,我们那个看不出她对你好,那时她那种性格其实最适合当女朋友了,那时她罚你,让你跑而她自己也跟着心疼地跑,帮汪平写情书,大声地念出来,但那时谁都能听出那是写给你而念给你听,这样一个开朗又浪漫的女人去那儿去找,人啊有时候真的是在作贱。”说着他也不禁自己在笑了起来,“那里像我这家伙到处帮人家打架却得了一个留察看。人啊,真的是悲哀。”那谢涵和顾长叶也不禁笑起来,而梅姑就是没笑,她也是第一次领略了眼前这个戴眼镜的作曲者果真的是个“风流人物”。

“宇川,其实我们都是在羡慕你这家伙,真的,你这家伙就是有点和我都有点神经质,但我那是冷血的神经质,而是个热血的神经质,所以你也不必要太把这此东西放在心上,你看岁月不是也过去了这么多了么?”谢涵这时有点阴阳怪气地说。

“别说了,你们有没有从我这个角度考虑过问题!”宇猛地砸在床铺上,只听到一声“察”地响,接着他如风般地冲出了这个黑茫茫的长夜,教室那扇破旧的门“彭”地摔得更破,曾峰也狠狠地砸了一拳由学生课桌拼成的大床。侧过头去只见梅姑和谢涵他正一脸惊讶地望着这个场面。

“是啊,我们都不能真正地从他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呢,他不这要做,那他本身敏感而自尊的心不知道何时会破裂呢。这就是人生的无奈啊。”梅姑长长地叹息了口气。

“叮”地一声玻璃碎的声音这个一下子沉默下来的地室内是那样的清越,顿时把人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只见一块小玻璃掉在了地上。再碎成了好几片。

“这是宇的眼镜,”梅姑边拾起那些玻璃,只见宇的那副伴随了他好几年的眼镜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架子,玻璃或碎在床上或沾在那架上,下面的被上还有着一个清晰的拳印和殷红的血渍。看来那是宇刚才出门时刚好砸在他自己的眼镜上。

“扔掉了吧。”见梅姑正小心地掏出纱绢包起来,顾长叶有点不屑地说着,“

作者:何生

《15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