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58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他们打架就应该有着付出的代价。什么大学生我看这是给我们的这代年轻人丢脸,一个是草原的鲁夫,一个是情场上凭借着自己那张可以杀死女生的脸庞而在这个世上造着一些悲剧来让我们来看,这个实在可笑,实在可笑呢。”没想到这个这么多天不说话的人会是这样子的刻薄,不过他说的何尝不是有道理呢。

这时恰好从那扇没有关上的门缝上吹进来了一股强烈的风,顿时原本宇拿出来的那些给梅姑看的稿纸全都被吹飞了起来,“哗哗啦啦”地吹得零零散散的,打在曾峰的脸上,让他一阵乱挥着手。

“看你说错话了吧。人家是多么的专情而你却说他人家是那样的人。”梅姑边眯了眯眼边说着。

“他那家伙啊,世事难料呢。”曾峰这次也不再说什么而是把那些吹零的纸都捡起来,但由于那稿没有标着搞页数,所以曾峰也不懂得如何把这些稿纸弄好。

“让我来吧!”梅姑边捡着边微微叹息地说着,曾峰也只乖乖地把稿纸递给了她边说,“宇川这家伙虽然命苦了一些,但真的有着许多的红粉知已呢,你看又多了一个。”

“那你就没有么?”梅姑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唉!”曾峰和谢涵不禁都命苦地叹了一口气。

他们四个人就这样围在燃烧关的火盘静静地等待着着宇的归来,因为他们知道宇川即使是在最苦闷的时候还是去找着秀秀回来的,所以他们也知道在这个地方只能等着了。曾峰只伸出一支烟递给谢涵受到了拒绝后自己大口大口地吸着了,顿时引起了一阵猛烈的咳嗽,连眼泪水都激得溢了出来。或许是高原的原因吧,他一吸烟就和他那有着肺病的父亲有点相像在猛烈地咳嗽起来着。顾长叶他们想劝他不再吸了,但看着他那张铁青的脸就不再敢也不想吱声。

“十二点了,他妈的,宇川怎么还不回来?”曾峰看了一下表,“叭”地把整袋烟都摔在地上,“不抽不抽了!”其实他也怪着自己刚才不应该发这样大的火,并且宇川在的脸上还被他打了一拳重拳呢,不知道这有伙能不能经得住打,又没有人帮他包扎,特别是刚才宇走出门口时所说的那句话让曾峰陷入了深思,的确曾峰还未真正地从宇川的角度去考虑过,同时曾峰也根本无法真正地从宇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和不知道他的生活体验是怎么样的,因为他没有宇那不同别人的成长经历,那是一个莘莘学子充满着激情的挫折的道路,一个在绝对对军人崇拜的家庭中长大的一个自尊而自立的年轻人。一个还没有真正地体会到爱情就要承担着太多的苦难的年轻人。

“我们还是出外面去找一下吧?”昨达梅姑提议着,这次曾峰也没有拒绝,四个人一人拿着一支手电筒和两盏马灯,曾峰在出门时还是记得带上一张棉被披在梅姑的和谢涵的身上,毕竟一个是姑娘,一个还是正在复愈的年轻人。但这样穿戴的他们还是不由自主地打着抖,一个就穿着单薄的袄服,一个还是为了讨好着宇川才穿的轻盈民族服饰的秀秀。这时他们在陡峭而冰冷的山风中叫着喊着,在这个微弱的月光下拼命地边喊着边认真的看着不放过一丝白色的东西。

 

刚才宇川从门口冲出来时,直直地向前疾奔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直跑到太在胸中的郁闷得到了得到随着疲累略略地消散了,已经发现自己全身都快透支了,顿时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扑”地整个人正扒下在这柔软的草地上,感到心中是如此之累得似乎是虚脱了一样,只有着那全空了的骨壳。

曾峰的话把宇川这么长时间来小心翼翼地掩盖的伤口再一次无情地撕开了,那往日的伤痛再次像喷涌的鲜血一样让为寻求一片安静的宇感到一阵莫名的愤怒及悲哀。

草原上的夜晚冰冷的空气把宇的泪水吹干并变成了冰凉冰凉的,但宇觉得那是如此的舒服,甚至有点喜欢着这种感觉,这时他也能在这种麻木的自折中开始有着深深的深思和反思

作者:何生

《158》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