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64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个追悼会。”曾峰喉头有点硬地说着。

  一时宇也是无语,他的喉咙也硬了,要是别人说这话他会不太信,但曾峰这个未曾说过假的话人说出来宇不能不信,但还是说了:“他父母都去了吧?一研究生的培养不容易。上面有没有一些人来关心一下?”

“那天或许是因为那些朝拜的队伍说一定要通过他们开采着天然的地方,因为以前他们是一定要给过那边地方的,因为那儿是他们朝拜的神路,但那些外地的工友不让他们通过,于是他们就这样吵了起来,开采队说那儿是市里同意他们在这儿开采的,所以那片地方是他们的,而那些朝拜队伍说在任何地方都是尊重着宗教信仰的,所以市里面同意也不能让他们屈服,没办法,他们坚持着要过去,但必须不能带任何火进去,但一辆耗牛车上有着一些火苗还燃着。那些工友没有检查出来,也就引起了一起不大不小的火灾,而且火还是经过了很大的努力才能扑灭来。那时工友们对这个举动还是不太放在心上,因为事件已经发生了。但那火灾还是把那朝圣队的很多东西烧了不少,那些朝圣队说这样会不太吉利,说这是开采队他们冒犯了他们的神山才让他们这样损失,而本身不是信神者的高等知识分子重子兄就硬着说了一些话,就这样而引起了一起很大的群揍,而他是被惹怒的耗牛不小心挑死了,因为那时他正在救火而他的棉衣被烧着地从那头耗牛身边走过的。而牛本身对火那红色很敏感,所以就酿成这个意料不及的灾难了。”

“那上面对这个有什么关注没有?”宇还是关心着这个。

“上面派来了电视台来采访了,并且有着很多直升飞机也来这儿视察了,但竟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开采队竟是人私自开的,而似乎有着说着重子兄对着宗教不尊重才造成这样子的,所以他死得真的很委屈呢。”说着说着他也把电话挂了,反而忘了要问着宇要说什么没有,正当宇正要把话筒放了下来时,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还是曾峰打过来,这次正是问着宇要说什么了。

“怎么说他都是为着西部大开发而死的,那给他一对对联吧。”宇这才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的双眼又全眯了,那韭菜般宽的双眼皮就更明显了,“西部那梦至身来,青春万岁;风俗不齐何时化,岁月长久。”宇说着就轻轻地把电话挂上,他久久地凝望着那盏日光灯,直到眼都全花到看什么东西都是绿的后才缓缓地走到室内拿起那本经过他写了近半年的歌剧谱本要用手撕去,但最终没有撕。而这时他的母亲宇老夫人还是不太放心地走进来,也是久久地凝望着儿子,要是在以前她肯定会过来劝着儿子,但现在已经逐渐把心依赖着儿子她发觉说出来有些东西连自己都觉得说不服,所以她还是把着许多话深深地埋进了心里。

“没事,妈。”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表情把那本歌剧放了下来,“只不过是是一些事情吧。”

“你要是犹豫着什么还是认真地考虑着吧。我先出去了。”其实宇夫人在独生子回来这几天心里面反而更加不平稳。白发也丝丝地变多了。

“妈妈,我想去找刘芸。”思了一夜的宇川早晨起来,两眼通红地对着宇夫人说。

宇夫人一愣,抬起头来见儿子一下子变苍老了许多,和丈夫当年的样子是如此之像,她黯然了,她知道儿子的性格和丈夫的性格是一样的,平时会是很随和,但一旦决定去做什么事是决难去改变他的,宇夫人也没有说什么,默然地从宇手中接过了那张有着丈夫生前留下的遗下的一首诗。母子同心,宇夫人什么也不说,转身进去拿出了宇那本遗在桌子上的那本歌剧谱同时有着一本歌剧本:

“这存折是一万五千块,你先拿着,若果不够马上给家里打个电话,我马上给你汇去。”

“妈,”宇脸上的肌肉开始颤抖了,眼镜也开始有点抖动了,泪水从他决意往上而形了皱纹的脸颊的脸上滚滚而落。

“川。”宇夫人紧紧地搂着这个看起来是那样的苍桑的儿子,那浊泪还是如泻堤的河水直浸在儿子那深深地抽抖着还不是很宽厚的肩膀上。

“走了!”宇提着他的那把小提琴,在那晨色还依稀的早晨起程了,除了母亲谁也没告诉,包里面还有着自己以前学不进而很少弄的《大学英语》课本,硬记着已经放下了两年快忘得差不多的英语,以能到英国更好地找人,所以在车上宇几乎在所有开眼的时间都用来看着英语。

一路上宇仅是吃着面包,一粒米了没有吃,他想省一些钱,毕竟这些钱是母亲的,他要不是因为这样他绝对不会要母亲的钱的,同时他也强迫着自己适应着吃着面包。搞得第三天他到了香港时看见面包就有点相发吐的感觉。

在香港的第二天,宇上午排着愉办临时出国证,由于仅是十五天,所以他不用着担保人。到了上午11点左右才能办得出国证。在获得出国证时宇这时反而觉得有点茫然来,自己现在知道着刘芸所说的学校名称,在伦敦而已,其它一概不懂,连刚才听着机场里面的解说也是听得一懂半懂的。

到了下午身里只拿着一把小提琴,裤袋里面几百英镑的宇坐了八个小时的宇跟着随着人流走出了机场。站在这异国的机场里,宇川感到一阵迷悯,现在才暗暗地有点后悔为什么不能放下架子到铜鞍去询问刘向阳夫妇或者其它重敏关于着刘芸现在的电话号码或许住址,甚至一个QQ聊天号码也好啊,他也没有知道现在重敏正在着北京那片自己从小就无比向往的地方那儿为着自己的父亲而努力着呢。

伦敦很大,望着公车站牌上的一行行英文,宇真的是看不懂,手里拿着一张地图,用手指着机场所以的位置,想寻找着夕阳的方向,但这漫天的大雾连太阳在那儿都看不清楚。

HELLODO YOU  NEED  HELP?”一个鼻尖深眼窝的外国女人走过来搭着宇的手曲后问,把正在认真地看着地图的宇川吓了一跳,望着这个略施淡妆的姑娘,宇有点放心。

HELLOCAN  YOU  TELL  ME  HOW  TO  THE  KINLETYET  COLLEGE?”尽管这句话在宇的脑子中盘旋了很久,但一说出来还是有点吃。

WHERE?”那姑娘用着或许是习惯性的夸张表情地问着。

THE  KINLETYET  COLLEGE。”宇一字一字母地边在手心上写边尽量地说清楚。

OH SORRYI  DONT  LONWBUT  I  CAN  DO  ELSE  HELP  YOU?”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她还是说她不知道,但她说她可以提供着一些其它的一些事情。

NOTHANK YOU。”初来乍到的宇不是有点警惕地走开了,继续边看着地图。

HELLOCAN I HELPYOU?”一个比宇几乎高出一个头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问。

宇跟接着问他有没有知道金利亚大学么,他也摇着头走了,紧接着几个人上前要提供帮助,但却没有人知道金利亚大学在那儿,宇不禁有点失望了,甚至有点怀疑着当初走的时候当初刘芸是否把正确的地址告诉了自己,宇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不禁有点多疑了。

ARE YOU A TANESE STUDENT TO THE KINLERYER COLLEGE?”忽然那个第一个向宇提供着帮助的姑娘走上前来和宇川搭讪,她身边还多了一个和她同年龄带着近视眼镜的女同伴。

NONO。”见她样热心,绝望的宇觉得还是搏一搏着对她的信任感。

I COM FROM CHINAI COME HERE TO MEET MY FRIEND。”宇解释着。

I WANT YOU TO MY HOME MY FAMILY WILL BE A WARE WEHCOME,你说——是么——是?”那个比较矮并且显得有点活泼的如布比娃娃般的金发姑娘热情的邀请着,看着这个眼睛也有点黑的姑娘宇忽然感觉到一种亲切感,特别是她后面的那句不准确的普通话让宇更是不禁嘴角露出了不再那么警惕的微笑。望着这已经逐渐亮起来的霓红灯,依旧深得化不开的浓雾,望着这个眼里充满着诚挚的姑娘,反正自己就几百百英镑而已,即使别人骗自己也没有多少钱,于是宇就爽快地答应了他的邀请。

他们走了一会儿就走进了一个小院,一条哈巴狗“呜呜”地从里面冲了出来,摇着篷松的皮毛讨好着它的主人,并在宇的脚下嗅来嗅去,马上被它的少主人抱进了怀里,在姑娘里那条哈叭狗舒适地望着宇川。那两个姑娘带着宇走进了里屋,只见一个黑发中年女人在吃着晚饭。宇忙向他们打了声招呼,顿时那中年人有点惊奇地望了眼宇,宇也正好看清了她的面容——一副东方的脸孔,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

本来她是想对着宇问候着什么的,但还是有点严肃地望了眼那个小姑娘,那小姑娘就一下子咕咕嘟嘟地有点暴躁而紧张地向她解释了一通英语,而本身对英语很水的宇中听到几个单词有点耳熟而已。

那女人听了这看似应该是她女儿的姑娘诉说了一番后有点不奈烦地向着宇挥了挥手,才对着宇说用着很生硬的普通话说:“你——应是——中国——人。”虽然她说得比较慢,但还是说得比较准的,那这个小姑娘的普通话也一定是跟着她学的呢。

GO LONG WHITH ME。”那姑娘叫着宇跟着她上了楼,而宇也微微地发觉这间房子有着一丝东方的色彩。

那小姑娘很是擅自地帮宇弄了一间床放在木地板上的房间里面,宇真的有点奇怪没有想到在这个西方家庭里面还有着一间这么别致的日本木阁。他也猜出了一点儿这个小姑娘的家庭背景了。

GREY S CLESE MAS。”紧接着身后传来了那个小姑娘的一阵子让宇更听不懂的庆来。宇忙转过头来,只见她正学着日本人的那种传统的动作向宇作了一个很娇媚的打揖。这让宇顿时忙了手脚忙按中国的习俗去把她扶正过来。那看来刚才她说的那句宇听不懂的应该是日语了,不过宇川也不知道她说得标不标准。

说着那西方小姑娘从那壁上的木柜上拿出了一套看来是和服的东西似乎要宇换上,但宇有点怨恶地望了眼那团和服和木屐,但还是微笑地对着那姑娘以表示感谢。

一会儿宇也洗了澡走了出去,只见那小姑娘正有点撒娇地坐在那黑发女人中身边看着电视。

HELLO!”宇还是对着她们打了个招呼,那中年妇女没什么表态,而那个小姑娘则一跃而起地冲了过来从热炉里面拿出了一些面包牛肉,然后从冰箱里面拿出了一些看起来还带有着血性的东西,宇认真地看了一下,见是生鱼片,看来那个小姑娘真的以为中国的风俗和日本的风俗的是一样的呢。

这小姑娘就坐在宇的对面,好像要看着宇吃东西呢,宇本在草原那段时间也养成了不太在乎的习惯就在她面前“呼拉拉”地把那些生鱼片和面包套进嘴里,这些动作在引起了那小姑娘一阵小惊讶外后就是一脸好奇的微笑,那略带黑色的双眼也充满着好奇而生动地望着宇,而宇也有点想伸出手去摸摸她的头——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呢,看来她还是对着东方有着好感才让宇来这儿住的。

吃了这个显得不伦不类的晚餐,宇也习惯地走到电视前去问候一下那个中年妇女。这时那中年妇女才对着宇微微一笑自我介绍着:“我是个——人——日本。”

“哦,您来自日本。”宇连忙也用着中国话说。

那中年妇女虽然还是有点含蓄的冷淡,但还是说一些自己的情况,她说她叫凯利。村上,她的日本原名叫村上野子,1980年到过中国吉林留过学,所以会一点中国语,但由于多年没有说过,就差不多全丢了,宇这个本身就长时间在外经常和在青海时陌生人打交道的人本身就习惯了和不同语言的人交流,没想到这时也开始用上了场,因为本身他以前也就读的大学也是有东北,所以对那边的情况还是颇为了解的,并且那个中年妇女似乎对中文还是能听得许多的,宇很快就把那凯利村上的情绪带动了起来,她还开始说起了她大学时的美好时光,并提到了中国的音乐,,她说她很喜欢原籍为吉林的著名歌唱家蒋大为的唱的歌,并唱起了他原唱的《西游记》的片头曲《敢问路在何方》,

作者:何生

《16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