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65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其实她唱起来还不对着原唱的十分之一歌词,但见她还是唱得挺为投入;紧接着还和宇一同哼唱着日本著名民歌《北国之春》,不过凯利唱的是日文,宇唱的是中文,而她那个小女儿也是听得颇为有味地边为着他们打着拍。

这时正在宇帮着村上回忆着当年的事时,那个小姑娘腾腾地冲上了楼梯,爬上了二楼。不一会儿就把宇的那把小提琴拿了下来,一脸期待地望着宇。说着她也跑到了电视前启动了CD机,只见里面传来了一阵熟悉幽扬的旋律来。

“那是《梁祝》。”村上边听着边微笑地说,“这是我从中国带回来的原版,已经有什么十几年,后来我自己也翻录了一次,效果不是很好了。”这时那小姑娘把CD关了,指着宇的小提琴咕嘟着,示意着宇也拉一首这样的歌子。

“那就不好意思了。”宇打开小提琴后拿起作了一个揖,弓在弦上轻轻地滑了一下。紧接着梁祝那支著名的中国交响乐就拉出来了。那小姑娘很快就跳到了她母亲前把那灯关了,让那气氛一下子就出来了。宇一下子又开始不受控制地闭上眼睛,那眉角随着那韵律而显得凄苦地皱了起来,心也似乎不由自主地被掀紧了。

“好好好。”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宇这才张开了眼,嘴角露出了一丝还很陶醉的表情,那已经成了两条眉毛般粗的胡子也绕了起来。

“你很像我们日本的著名男星木村托哉。”那中年妇女不禁也叹了口气,说着缓缓地站了起来介绍着那个中年男子,“这是我的丈夫,是我在吉林读大学时的同学。他也是会听中文的。”

“好,好好,好的拉。”那英国先生居然也用着不太算标准的普通话来赞扬着,不过见他被妻子称赞得还是挺为受用的。而那小姑娘也走了过来小鸟依人般地帮着宇擦着琴弓及小提琴,这和宇印象中的英国少女不太一样。

接着宇知道这个叫比尔。吐温的英国男主人和女主人都是1984年从吉林大学里面毕业的,在大学里面就相爱了,后来他们毕业就回到了英国结婚,但话语中见他们对日本并不是很感兴趣,一说到日本就眉头皱了一下。

而宇刚刚得知名字叫做温丝的那个小姑娘似乎对着中国很感着兴趣,紧紧地盯着宇的那两条粗浓的胡子问着宇北京故宫,万里长城是怎么样的,宇也只得用着那不太熟悉的英国结结巴地介绍着。

“她是因为着看了你们申奥时张艺谋先生拍的记录片而一天到晚都问着我对北京的印象,所以你们北京申奥成功是你们的骄傲,但却成了我们的劳累。”村上野子有点风趣地说着。这时宇也才知道自己来到英国一下子受到这样热情际遇,看来也是深受着申奥的成功所以呢。

I WANT TO MARRY WITH A CHINESE MAN。”小温丝边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边往上望着宇一眼,宇忙把目光投到那对父母身上,只见他们也没有忌讳什么地仅是笑了笑。

“她是开玩笑的,她从小就听着梁祝长大,对你们中国式的爱情忠贞是很神往的,并且她也很向往着中国的博大精深文化及中国优良的传统,所以她一直都希望着嫁给一个中国人呢。”村上微笑而有点嘲弄地为女儿梳理着头发边为宇川解释着。

“那你们也可以把你们日本的优良传统及文化告诉她啊,日本人也是相当优秀的呢。”宇开着玩笑地说,女主人马上望了一眼男主人,只见他也是有点惶恐地望了眼女主人,但脸上还是微微露出了一丝不高兴的表情。

但谈话间比尔。吐温夫妇都表示了很想再回一趟中国去看看的愿望,特别是从回一趟故校吉林大学去看看,去重温一下那个无悔的青春岁月。

“还有你们那浪漫的年少爱情故事!”这时小温丝有点老气横秋地开口了,顿时引得宇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紧接着宇问了他们金利亚大学的确切位置,主人夫妇很热情地把地图上地为他介绍了,但他们并没有询问宇到伦敦来的原因,或许这是由于这个国家的人不太喜欢问着别人的隐私吧。

在宇川把小提琴放进琴箱时,把箱子里刘芸的那张图纸掀起了一个角。

CAN I WATCH IT?”那戴着眼镜的洋妞温丝紧盯着宇的眼睛问,有点无所谓的表情,望着这个殷切的目光及他们家的热情招待,宇虽然有点为难,但还是拿了出来。

“她非常漂亮[,真的很漂亮,又全身充满着艺术感,和你一样呢。”凯利村上边欣赏边说。

“你的女朋友?”忽然温丝往上推了推眼镜。

“啊哦。”宇瞬时不知如何回答为好,但也不想这样含糊但还是模糊地说,“她是我的油画老师。”

“那这张油画就是你画的吧?真的宛如深谷里的一朵菊花般,无处不散发出你们东方特有的高贵,孤清。”比尔。吐温边说边逗趣着小女儿,他也是看出了小女儿的那一点醋意呢。

“要我再像妈妈一点,那我也能和这个姐姐差不多了。”其实或许她更应该称刘芸为阿姨了,毕竟刘芸要长她快十岁左右。这顿时又引起了宇他们一阵善意的笑。

晚上睡在这柔软席梦思上的宇难以入眠,正在想象着和刘芸在异国他乡相见到底该说些什么,该怎么样说。分开半年多了,但宇觉得那已经有半个世纪那么长了,此时此刻才觉得自己和刘芸的心是变得如此的陌生,不知她现在变了没有,有没有因为受这异国的文化风俗所影响而已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其实宇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真正地了解着刘芸,毕竟和她在一起都是非常正常状态下的,那平常的她又是会是什么样的呢。宇也是那样茫然。

她会跟自己回国么,自己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事先都没有给她打过任何电话以告之,自己特意来找她会不会是太冒昧,若果因为学业未完成她没跟自己回去那又会怎么样。宇翻了个身,若果能出国居住的话他可以为了刘芸放弃一切来到这国外陪伴在她的身边,为她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但这对也仅有着一片心的宇来说这似乎有点不太可能。

“吱。”门被轻轻地被推开了,正在困恼中的宇以为上自己回来时没有及时地关上门,所以正要把手伸去把灯打开,一个身影迅速而无声息地窜了过来按住宇的手。

DONT MOVEIM WENCY。”听那声音果然是温丝呢。

WHAT ARE YOU DOING?”宇不禁有点懵地问着这个还不太成熟的少女。

“叭”一声细响后温丝的身体就全亮了起来,她那一丝不挂的身子映现在宇的面前,把宇不禁吓了一跳,连忙走向床的一侧滚开去。这才看清楚她手中拿着一支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身体,尽管刚刚成年,但她那发育良好的身体简直是上帝所赐般的一完美。

“什么怕你?”温丝操着生硬的普通话一脸讶异的问着宇,没想到的她的普通话还可以的。

“我正想问你。”宇一急之下竟用起了普通话跟她对话,但显然她并不能听懂。

WHY  DO YOU COME IN MY BEDROOM?”宇连忙用英语边问边去开灯。

STOP!”温丝马上压低声音有点可怕地制止着宇,边跳到了的宇的床铺,边用被电筒照着自己脸向宇抛了几个媚眼,边不过没戴眼镜的宇只看见那白白的一个面饼在摇晃。但宇知道她想干什么,但他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跟她。

见宇还呆立在门口,温丝有点不耐烦地说自己从小就喜欢着梁山伯般的人物,并且在她印象中宇就是她的梁山伯,所以她一直都想嫁给个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在她的印象中是对爱情忠贞不渝,性格温厚,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对妻子不贞的事情来,她还说她认为中国男人是世界最优秀的男人,所以她想跟着宇来一夜,这样定就会一辈子也不会抛弃她,这样她可以回到中国去看故宫,长城,去实现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甚至到时候她可以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而不用门票也可以随意进入奥运村去看奥运会。并且她父母今天也表明了自己嫁个中国人他们也不地反对。

宇对她的幼稚想法有点无可奈何,宇想跟她解释着中国人也并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那里虽然有着受着中庸文化而儒家文化影响了好几千年而养成的温文尔雅,但那里也有着和英国人们所共同拥有的善恶丑,同时中国人也并不全都是像她想像那样完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梁祝那样凄美的故事。但对自己现在行动还很徨恐吓的宇也不知道如何去对着这个大胆的少女解释着。

But you to young。”宇用她太年轻的理由想来拒绝她。

“No no noI have been sixteen。”温丝显得非常不耐烦地说着,她也第一次领略了中国男人的“胆小”,并且看来她今晚是志在必得地要在今晚做着成人所要做的事了。

“对不起,我不能。”宇有点逼视地凝望着温丝,希望他能够来这住但并不能让自己屈就。

YOU DONT CAN?”温丝用手电筒指着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隆起的腰部,不信任地说宇在那方面不可能“无能”。

她的错误理解顿时让宇有点哭笑不得起来,特别是是她的手电筒依旧照着自己的那个部位,宇忙用手遮住了那位置想走到床边把自己的长牛仔裤拿过来穿上,但马上被侧躺在床头上的温丝伸手就塞出了她的身下的被套下,这下可好,宇又不再好意思去和她抢,只得压着喉咙厉声地说:“GIVE ME!”但温丝依旧甩着头“顽固”地不肯给宇川。

“扑扑扑。”冷不防门忽然被敲动了,把这对尴尬的男女吓了一跳。

ARE  YOU  ALL  RIGHT?”那正是家庭主妇村上的声音,一时宇川不知道该什么为好。

“扑扑扑。”那敲门声依旧不屈不挠地敲着。

KELLYIM  MAY  BE  HAVE DREAMINGVERY  SORRY。”宇忙装着躺在床上半朦胧地说。

OH!”凯利见宇没事,就放心地走了。真到鞋声传远了,宇才松了一口气,想坐起来,但没想到温丝把整张棉被把宇像粽子一样包了起来,用身体压在棉被的上面看来今晚她真的不打算放过宇川了,但这正好合着宇的意,想用手把放在下面的牛仔裤穿上,但被上面的她紧紧地压着,这样无可奈何的温丝让宇也不能安生。

但宇发觉温丝的喘气越来越粗,宇知道她将要做什么,想把头也伸进卷被里面,但已经迟了,宇的头发已经被温丝抓住,把喘着的嘴贴着宇的嘴,宇想把头伸进去,但头发却被抓得那样的裂痛,只得把头摆来摆去的,但头发被抓得越来越牢,连头也摆动不了了。宇只得把紧抓着棉被的双手想把她的手抓开,但温丝马上把抓在宇头发上的手把宇胸前的棉被拿开,双后紧紧地楼着宇那结实的胸怀,把胸也紧紧地贴了上去,用嘴觅索着宇那张厚实的大嘴。

瞬时宇体内的热泪盈眶血也被点燃了起来,宇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本身彷徨的他也好想有一个真正属于连灵魂也对他归属的女人。空白了的他停止了挣动,张开了嘴,任由那小舌伸进自己那淡化了的嘴里面,喘着粗气的温丝也趁机把宇的下身衣服也褪了去,把整个身子都贴紧了宇川,看她那动作还是那样的掘略,手脚是那样的慌乱地在宇的身上摸索,看来她的“技术”也不是如何的好。

就在那弦线即断的同时,宇的耳边响起了“她孩子在女人体中能固执地留下,那她这辈子没有你就不行了,那正是太过执著的凄美。。。。。。”这句是自己情敌的楚暮所说的。。。。。

“走开。”宇一把那已经进入了情迷状态的温丝推开,但喘着粗气的温丝还是不屈不挠地继续想把宇抱紧。

SORRY。”宇硬着嘴唇把她的手迅速地松开,“MY TEACHER。”说着迅速地向床的一侧滚去,头也不回望一眼那依旧不肯下床而用手紧紧抓住棉被强烈地喘着粗气的扭着腰的温丝

作者:何生

《165》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