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89

发表日期:2010-02-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刘芸:“他这不是凭空相象来写的,这本是他的所有的心血呢,他曾经亲身去到草原上去,在那片无人的地区去采见,这本歌剧的旦生是他这几年甚至这么多年所有的精力的晶华,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在表演时能够把他的名字报上去呢。

亨利:“你真的很了解他呢,你帮我看一下这儿该怎么样用着乐器去表现,毕竟我们对着东方的文化不是很了解呢。”

刘芸:“让我看一下,我觉得这儿用着笛子最好,毕竟这个主角他的父亲是从江南来的,他能够去到西部那边去投入到那开发的大洪流中,还是有着他父亲的一点儿影响的,所以还是应该有着一些,并且这里的小提琴应该和笛子的声调一至,或者应该是强弱交替地演奏,这样正好地反映出主人的心中犹豫。小提琴应该不用揉弦,这儿正也好代表着年轻人那不加修饰的年轻青春。”(刘芸边说着边打着拍)。

小合唱乙走了过来:“为什么那个东方叔叔好久都没见到他了?东方阿姨?我觉得这个歌剧让他来带领着唱更好,他那是这样拉小提琴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唱歌的呢。”

刘芸(轻轻地摸着那个小女孩子的头):“你会有机会见到他的。咿,你还有着他的照片呢!”

乙:“是啊,那是我妈妈给拍的呢。”

刘芸望着那张照片上的他久久地无语。

亨利:“那你以后若果有时间就尽量地来指导一下呢,毕竟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排练着东方的歌剧呢。”

刘芸:“嗯,我每天都会抽出两个小时来的。辛苦您了。排练这次歌剧的钱够么?”

亨利:“够,反正这次也是慈善表演,到时候就要一些灯光就行了,有我呢。”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刘芸每天都会去那儿看一下,而每每她的想法都会得到那个东方的指挥的赞同,据说他是亨利请来的,他还在大街上和宇有过一面之缘,他是来东方已经有三十多年的音乐家了,这支乐队就是他请来的呢,并且是义演呢。这点刘芸当然是很感激着呢。

“很可惜呢,不能看到宇的处女作的上演。”刘芸轻轻地叹着惜,在她回来的第一天晚上正好是她的宇川的歌剧《梦里逝川》的首场演出,“但愿它能表演成功。”

 

这天就是宇要结婚的前一天,钟冰觉得心情甚是茫乱,她决定到外地去看一看,查一查那些录取这些考生物而被漏时的学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了算是一种逃避心态吧,这么多年来总勇往直前,永不退缩的她在自己感情受到大伤害时还是选择了逃离。

“哥,我想到外地去一趟,算是为目前的教育进行一些理清吧。”钟冰收拾好了简便的行李出门前给大哥打了一个电话。

“不是说要接受着上面人对你的考核么,你准备要去到那支部队去作指导员呢,并且你现有病还不能全好呢。你最许码在半年内不能出门。”钟厚有点气愤地说。

“哥,你做你的工作吧。”钟冰不想解释什么,心太乱了,匆匆说完就把电话挂上了。

把背包背在背上,忽然感觉到心头一紧,嘴角一甜,“噗”地从嘴里面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来,打在对面的墙上。

“又是血。”钟冰有点不耐烦地擦了擦嘴,咬紧了牙,但又像上次那样又像翻倒海地一样地涌现了出来,鲜红的血还是不停地从那放在嘴边的手指缝上溢出来。于是她转身地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锁匙想开门用清水漱一漱,再走不迟,但望着那门牌的数字越来越模糊呢,怎么这么虚弱了,她不禁问着自己,脚一软,就什么都不懂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又闻着她最讨厌的药味,知道自己又是在医院了。不禁叹了口气。

这时她转动着目光只见窗玻璃外一个人正在向着自己招着手,那是哥哥,为什么他不进来的呢?钟冰不禁想站了起来。但让她微微地感到有点伤心的是大哥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就走了。

看着墙上的日历,钟冰知道今天是八月十六号了。现在七点呢,那他的结婚时间也大概是在八九点吧。钟冰知道他家乡连那些办登记的工作人员也要请上的,在拜了寺庙后和父母的那一刻那些办登记人员才让新人在结婚登记表上填上自己的名字的。

“算了,这个程度,还去想这么多干什么。”有点无力地说着,有点疲倦地闭上眼,但那壁钟不大的声音还是声声地进入着钟冰的耳朵里,让她真难静下心来,睁开眼来望着那钟“滴嗒滴嗒”的秒钟,钟冰想把东西砸过去的冲动,但又全身无力,想伸手去抓床底拖鞋的力也没有。

气愤的她一把拉着被子蒙住了头,露出了她那双因失血过多而白晰的脚,但捂了一会儿后钟冰又把棉被掀开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闷在棉被里真的太热了。

墙上的表怎么变成了宇那张坏脸了,并且长得是那样的丑,那张坏脸是如此的可憎。

“哗”地钟冰一把抓起了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身子一翻想用脚支撑着身体,但心一空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左手仍被吊针拉着,针口的疼痛让原本有点昏眩的她马上有了点清醒。

忍着痛,把那吊针拔出来,感觉有点寒冷,于是从柜里拿出了一件哥哥带来的罩衣套上,拖着拖鞋就往门外赶。

“小姐,你要帮助么?”一介迎面走来的护士小姐问。

“不用,我这是去打电话,请问电话亭在那儿?”钟冰还煞有介事地问。

“在那边,你小心点。”那个护士指着转角处的电话方向,接着忙她的去了。

钟冰用水抹了抹脸,边大口大口地啃着哥哥削好的苹果充饥,边咬着牙以有点体力地向走廊走支,这时正是病人吃早餐的时候,所以其它病人对大口大口啃着苹果的她并不是太为在意,只是为她因失血太多更洁白漂亮的脸所吸引一点罢。

走下楼,来到门口前,只见有一个值班人员正在那儿检查着进进出出的人身份,见差不多每一个病人想出去都要有一个人陪着,忽然见一个长不是如何值得恭维的仁兄走了过来。

“先生,你好。”钟冰向着他挥了挥手,因为身体虚弱而全没有了往日那种干练,而是不用乔装地发出了娇柔的声音来。

“小姐,可要帮助?”望着眼前这个大眼睛高挑个子的漂亮姑娘有点气喘地向自己招呼着,那家伙几乎看得眼都有点发直了。

“我走和很累,但我想出院子外面去看一看,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出去看一看了,你能扶着我一下吗?”这个“女人味”的声音从自己嘴里面发出来让钟冰也不禁有点惊了。

“非常愿意代劳。”那男士握着钟冰的手架在自己脖子上,钟冰那成熟姑娘所散发出来的体香让这家伙一阵的陶醉。

当那门卫询部处时,钟冰和那男子你一句我一句地合作着“非常愉快”地得到了那门卫的同意了。

“多谢你的帮助,若果我是个肺结核的患者你可有什么感想?”在离开门卫视线之外时钟冰发现这家伙还是想揩油水抓住自己的臂不放,于是用着极为轻松的口气说着。

“啊。”这家伙一听顿时惊讶得张大了嘴,但马上又闭上了。

“现在我还需要帮助,你还能帮我么?”钟冰边作着顺气状边咳了一下,那家伙见状飞一般地跑了。

“咳呵呵。”钟冰忍不住笑了,但又忍不住地一阵咳嗽,捂着嘴又溢出了一口血,但钟冰用衣服擦了擦走到了不远的车站上一辆直往另外一个可恶家伙的家去的四轮车。

钟冰还是挺有公德地戴上了口罩,刚才在那个男子身边她也是很小心地没有向他那边呼气或说话。

“小姐,请你交车费。”听了这验票员的声音钟冰连忙张开眼来,连来搜索着全身的口袋,可就是不能找到一分钱,有点为难地说,“实在不好意思,我身上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那你是不是医得一分钱都没有了?”那女验票员望着钟冰的病号衣,“你以后能还就还,不还也算了,上车吧。”没想到那验票员还是挺有同情心的。

“谢谢,真的太谢谢了。”钟冰边马上转忧为喜边走向那人稀少的位置坐下。

近在一个镇上钟冰下了车,还要转一趟车才能到宇的家,迫不得已,钟冰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一辆经过改装过的民间三轮车,只听到车上的人正在讨论着一些问题,当地话钟冰虽不能全听懂,但她可以听出他们是在说着宇那办婚礼的事情。

“宇川这家伙真的有办法,能娶到海鲜大老板的女儿润璇,这姑娘不能说是最漂亮的,但也长得如花一般呢,并且人家又是个贤慧姑娘,又有钱又有人品,这样的姑娘那儿去找?”一个鸭嗓子的小爷们正在大吐牢骚,“我可是帮着陈百万好几年了,天天都看见她,简直是什么来着,好像是,哎呀,以前读书时不认真,真的不记得那个什么秋水了。”

“什么秋水?”其他人也在附和着问。看来他们也不是很懂。

“是不是望穿秋水?”习惯用着词语的钟冰虽然戴着口罩但还是不禁帮他说着。

“对对,真的是‘绊他细姑’,‘绊他娘’。”只见有一个人附和着,那家伙就更喜形于色地笑骂着,“绊他细姑”,“绊他娘”是在当地的一个脏话,钟冰也不禁微微地笑了起来。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宇川他妈是我外婆的侄女,宇我记得那时也是挺闷的一个小毛头,没想到人一大就变成了我们这里的风云人物了,并且愈长愈帅气。”那爷们还在愤愤。

“算了,你这小子连自己的表兄弟都要妒忌,真的是个问题。”那红脸小爷们话刚落口,车上的人顿时都笑了起来,那年轻人也被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宇川他可以说是我们这些长辈的目光中长大了,他的经历有着很多的不幸,他这么年轻就要承受着这么多的,不真的为难他了,不过现在也算是他能挺出头,能找到这样好的一个背景的妻子。”另一个箱着金假牙的中年妇女也拿出一瓶烈得满车内都香了一烈酒边咂着边感叹着。

“你们以前不是经常说着他是个混蛋的么,”那个红脸爷们又笑骂着了,“是不是人家请你们免费吃酒,你们就恭维着他了,你们以后可不能再说那小表弟的坏话了。”

“当然,当然,他现在是我们这儿的首富陈百万的姑爷了,并且谁能这么豪气地一掷几万块地用来办酒席而且不要别人一分钱,不过这更让人羡慕着宇川这个小子了。啊,难受,喝。”那个中年妇女比男人还能喝地又抿了一大口地灌上。这时钟冰感到更为奇怪的是身边的人也纷纷地不是从口袋里就是从包里拿出了几瓶烈性酒来。

“你用不用喝?”这时钟冰虽然坐得离他们比较远,但还是有人热情的向她举酒示意着。

“小姐,请交车费好吗?”一个年轻男子走到钟冰面前看来他是这车民用车的收费员。

“这。”但她很快地转过思维来,“我这是去宇川家吃酒的,能不能到宇川的家里面再给钱给你?”钟冰也不知道,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试一下了。

“噢,是么,你怎么不早说,”那个收费员“叭”地把一个酒瓶放到钟冰面前,“喝。”

“怎么啦,难道不交车费要喝酒么?”钟冰用着普通话问着,顿时引起那些乘客们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你一定是个外地人,”那个中年妇女马上有着跛脚的普通话为钟冰解释着,“他这是表示着道歉,也就是说对不起,因为他向本亲收钱了,这辆车就是就是宇川家包下来来接客的呢,所以他请你喝酒以表示着对不起呢。”

“但我不能喝呢。”说着钟冰指着自己身上的病号衣。

作者:何生

《18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