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93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怎么啦?是不是生夫君的气了,那样子夫君可要向娘子赔罪了。对不起。”宇看来就要在这大路中向着娘子作着揖了。

“无赖!”润璇对着这个“脸皮”的夫君也是有点无可奈何了,很快阴转晴日了。

但宇一回到了家里就迅速地把电话线和电脑接了起来开始上网上查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了,很快就拿开着摩托车到了清古镇去打印了。望着这个风风火火的丈夫,润璇也没有一点办法。

傍晚当润璇等着丈夫有点不耐烦时外面传来了一阵的小汽车声让还有一点生气的润璇还是走了出去看一下,只见倩倩和她的现在也为成了自己的六叔叔的车里面走了出来,但似乎倩倩的脸色很是不好。

“六叔,倩倩,回来啦!”毕竟是新媳妇,润璇连忙嘴很甜地迎了出去。

“嗯!”倩倩仅是应了一声后就走了进去。

“倩倩考得如何?”当倩倩刚刚走进宇的书房,这时外面就传来了宇那人未到声先到的声音来。润璇只得迎了出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好。

“回来了。”她只得这样应着了。

“回来啦,那好。”这时宇就大踏步地走了进来,“倩倩,考得好不好?哥给你为大学准备好一切。。。。。。。”他话还未说完,只见润璇正在用手在嘴前“嘘”着,他连忙把后面的话生生地迫了回去,跟着润璇也走进了书房,只见倩倩正在收拾着她在这里和宇一同复习的物理资料,表情木木的,满眼含着泪水,六叔也不敢说什么话,只是在一旁有点无辜地望着宇夫妇,表情也是很茫然。

“那是不是考得不好,那我们可以继续念着原来的那张重点大学去读啊,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哥,不要再说了,一切都不要说了。”倩倩跟着六叔的车回到她的原来的那条的村里的家里面。望着那辆驶远的车,宇忽然感到握着自己的妻子之手也是有点无助呢。

“怎么难道真的是风水出么?怎么原本确保的两个大学生都要面对着同样的命运么?”宇老夫人也是眯着有点老花的眼喃喃的说着。

“润璇,你自己乘着你的摩托车,我载着妈妈也去一趟倩倩的家看看去。”

“嗯。”润璇迅速地推出了她的那辆陪嫁车发动了,宇也开动了车朝那一公里外的四叔家开去。

 

“倩倩现在如何?”宇在小心地扶着母亲走下车后焦急地问着。

“她已经进她的房间里面了,不肯出来呢。”宇四婶也有点焦急地说着,“她就躲在里面哭呢。”

“倩倩,你哭什么呢?”宇连忙地走去拍着门,“哭她干什么,又不是考不好就不能嫁不出去,”说着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只见里面的哭声小了一点儿,就继续说,“哥不是照样这样子,考不好明年再考,再不行就不考,人嘛得学会逃避一下,何必那样执著,我们可以尝试着其它的方法嘛。说不定你是考得最好的呢,就像我的那个同学谢涵,也就是帮你估分物理的那个家伙,他当年就是分数完全可以考上清华,但就是估分时不够自信而填低了,所以也只能填了铜鞍工业大学,所以你也不能太没有自信呢,现在答案还不能出来,所以我们现在不要想得太多好不好?只要我们等答案出来再认真的估分好,那样子就能够把那分数估得很准,所以现在一切就是忘记了你现在考的试。你一定做得到了,你现在的情况比起哥当年的好多了,但哥当年就是太敏感所以才造成这个样呢,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要太敏感懂么?”

“不要再说了,让她自己想一想吧。”这时宇那一直不吱声的六叔开口了,“她在考场上用的圆珠笔那时从上面掉在地上跌坏了,而她自己那时没有用惯着钢笔,想让那考官给她弄一支圆珠笔,但那时还被那考官说了两句,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她那时的心情就不太好,笔也弄不到呢,只弄到一去很大水的钢笔,所以在纸卷上写得乱七八糟的,并且还忘了填答案,只在最后几分钟才记得,但已经有好几道题不能抄上答案了,所以她就觉得她自己完全考砸了。哎呀。这是干什么呢,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还骂了她两句呢,所以我真的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你现在还不快地向她道歉。”宇忙把六叔推到了门边。

“可现在叫我如何开口?”这个也是生意这几年不是很顺的中年人有点面子挂不起来,但在宇的坚持下他还是开了口,“倩倩,是六叔对不起啊,你现在就放松开怀一点儿,我绝帮你买一所大学读这样可以了吧?六叔那点钱还是有的呢。要你读清华都可以,真的叔可以向你保证。”他话一说出来让宇也不禁有点惊讶了,当年爸爸向他借钱让自己读书时他可是一分也不肯借的呢,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你开一下口喂,要不我要撞开门了。”宇忽然说着。

“哥,你应该娶的钟冰大作家,为何要我妈妈介绍润璇给你。”这时从里面传来了倩倩那充满着发泄的语气。

“啊!?”润璇顿时惊叫了起来睁大眼望着宇,“怎么回事?宇川。”

“那我明天就去找钟冰去。”宇也“怒气冲冲”地说着,但他眼里这时却充满着哀伤。忽然他感觉到了什么地冲了出去,但外面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和人影。

“钟冰么?”宇忽然朝着黑暗处叫着,但还是久久地没有回音。当他有点怅然地走进了门里面后一会听到了远处有着一阵摩托车声响,这次他又冲了出去。

“宇,你能说一下你和钟冰的关系么?这么日子来一直没有问你呢,那天我们在结婚上所见到的那两个跌倒的那一个是钟冰,是吐血的那个,还是头被撞裂的那个?”这时没想到这段日子来都很温柔的润璇还是问了。

“她们都不容易,真的不容易,你就不问了好么?就像你以前的一切情况我也不会问你的,你只要知道现在我最爱你的就可以了好么?你只要知道这次能让造成倩倩今天的情景的就是钟冰的‘功劳’就可以了,以后再说吧。”宇有点呆地坐在那儿坐了一会儿后就叫上了宇老夫人和自己一同回去,但宇老夫人说她要在这儿陪一下倩倩,叫他们小两口先回去了。

但他们一路上没有说话,润璇在前面开着,宇紧紧地跟在后面。

“今晚我想睡客房。”这时润璇自己拿着一条被单走进了另一间房间里面去。

“润璇,我爱你,真的,我真的爱你。”快走进那门口处的润璇听着这话还是停住了脚步,但很快她就走了进去,门没有拴上,仅是虚掩着。

“润璇,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早就要和你结婚么?并且应承得那么快么,我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非常累了,我希望有一个能够能信任我的人。你知道么?我希望你能信任我。”但他发觉里面的润璇还是没有说话,宇也没有走进了那间虚掩着的门,而是走进了书房里面亮着台灯久久地发呆。。。。。。

作者:何生

《19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