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98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但她望着自己那和自己在获奖以后的和自己一同合影的父亲一点一点地随着自己的身高而他也变矮,变老,变皱,她就更觉得更为辛酸,也似乎这样有点值得呢。

“心灰意冷啊。”重敏喃喃地说着,“歌剧,宇川。”

第二天就要返校了,肖远竟这样有空闲地一早就把车开到了重敏楼下把她送回学校他还顺便问了一下对于十月三十日的大学生歌唱作什么样的决定,重敏顺便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这让肖远还是有点灰暗的脸色。

打开电脑,重敏又开始认真审视着屏幕上的资料,这些资料正是重敏回来的几天里面悄悄地从各方面收集来的父亲那桩倾楼建筑的资料,经过在北京的那边调查,现在她对着很多建筑的看法都有着了很多的敏锐看法,掌握着资料的来源也是非常老辣。现在经过她计算出来的数据就已经有着了一大堆,许多审核时所要用的但还未学过的知道,重敏又开始强迫着自己去学,特别是倾楼很有可能正是土木方面的知识,所以她现在正在强迫着自己去学着。

这幢楼已经被她解剖了非常仔细,甚至每根梁的图纸都拿了出来计算呢,虽然重敏知道有关测量局会对它进行着审核,但重敏现在更是对着许多上面作着的决定表示着怀疑。重敏还在网上搜集着那些类似这次事故的例子,以看是否能够进行纠正,但这些答案给重敏最后都是失望还是失望,因为至今没有一幢被建歪的楼能被纠正,大多数都是被建筑废品爆破了。

但她那潜在的坚持并不让她就此放弃,于是她开始查更多的信息,包括整个工程所用的车,所选的民民工,材料是从那人厂里制造出来的信息她都认真地从父亲那些在这么多年所做的笔记中搜索着,她不希望自己心中的巨人就这样老下去,这样随着这次挫折而衰退。

“重敏,怎么这么早啊?”今天是星期天,到了上午十一点才有一个同舍睡眼朦胧地爬了起来,见重敏正坐在电脑面前,“怎么重敏,你打算考研么?学这么高深的东西。”的确这些密密麻麻的数据让那个女生眼全花了。

“嗯,是的。”重敏边拿了一块零食塞进了嘴里面,她不想让自己的事泄露。

“也只有你这样优秀的学生才能这样说这种话了,”那女生也毫不客气地抓起了一把重敏的零食塞进了嘴边向洗漱间走去,边有点口齿不清地说,“像我们这些又懒又笨的懒虫能混到一张学位证就很谢天谢地了,考研那就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说话的口吻充满着羡慕的意味,但重敏知道她是在说笑的,现在仅是刚开学,再过几天她们还不是玩命地学,,所以建筑系的里面的学生所说的话最好不要太相信。

“不是说土木和建筑相通的么,怎么学起来这么难?”重敏不禁咕嘟了一句揉了揉太阳穴去睡了,她已经有一夜没有睡了。

 

睡到了一午七点多后重敏就坐在电视前看着铜鞍晚间新闻了。这是她最近才养成的习惯,以前她可从来不看新闻的。

电视上的东西马上吸引了住了重敏,因为电视上正播着的是城市改建和扩建的问题,只见市委书记记也就是在最近才知道是刘芸老师的父亲的刘向阳书记正坐在台上的主席台上作着城扩改建的报告,以前肖远似乎提过这样的问题,重敏忙拿出手提电脑来迅速地记录着市委书记的话里面的重要信息,并打开了录音系统。这都是她在北京的反射性思维了。

其实这次刘向阳这次报告更像是在作着工程的招标,因为下面除了大批记者外,还坐着许多有着铜鞍里的各个大大小小的建筑公司的代表及有关投次公司的代表。但重敏发觉鞍三建代表坐着不是肖远,而是一个以前她见过的老建筑师。

待刘向阳书记作了报告,铜鞍市长又上台作了报告,不过他所说的更是实在,他把上面拔下来的钱及用在城建的那个部位都阐述得清清楚楚,而这些数据重敏更是不肯放过,望着这些以千万为基本计算单位的财政数据,重敏不禁咂着舌,若那个公司争得下一块地盘进行建设,那这个公司真的能够发大财了。但想争得这些地面进行建设那这个公司必须得要有着足够的经济实力和其它公司进行着比拼才行。而这正是重敏所担心之处,因为鞍三建经过了上次的事件,名声在铜鞍已经是一落丈,经济实力在这种关系着公司生命力的声誉面前那根本算不了什么,现在重敏真的担心着父亲一手创建起来的建筑公司鞍三建。

紧接着市长作报告之后,那些记者纷纷把话筒和镜头对准了铜鞍所有公司所派来的代表,但明显对鞍三建进行着采访的记者很少,对其它即使是比鞍三建逊得多的建筑公司采访的记者也要比之多得多,明显各媒体及各投资商对着鞍三建并不是很看重。看着重敏的心更是乱糟糟的。

幸亏有一个环节是让各建筑公司代表来讲话的环节,,而那些代表纷纷进行了抢着讲话,他们那对自己公司的精彩描绘的演讲纷纷得到会场人员的热列鼓掌,差不多最后哈三建代表苏冯阳进行演讲时,马上引来一阵嘲笑声。

“我所要说和话不多,”苏冯阳站了起来,“我们也不会有着多少野心,我们现在就以着上面的政策来工作吧,毕竟我们的肖总是从上面派下来的真正代表,所以我们也是在恢复状态。嗯就这么多。”说着他就微笑地坐了下来。他刚说完,又引来了一阵哄笑声,但重敏还是可以听出那哄笑声中已经嘲笑的意味少了很多。她也不禁为着那建筑师所佩服着。

待各建筑公司代表演讲环节结束后,到市委书记说话了,他提倡着各公司之间的竟争一定要是合法的,良性的,绝对反对着那些想通过不正当手段来获得进行城建的权利,并说着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了,不是在以前计划经济中那样一个厂长就可以比市委书记大的年代了。这句话重敏似乎能听到了他是在映射着鞍三建目前的肖远正是上面派来的,那这样子干涉着建筑,就是和计划经济差不多的意味了,所以此刻敏锐的重敏这才明白了在这一个重要的时刻为何肖远没出面的原因了。

半个月后就要开始正式的招标了,重敏也曾到过北京去看过,只见整公司不知是因为肖远的领导还是竞争意识地存在,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并显示出了它从来不曾有着的巨大凝聚力,每次开会关心着鞍三建前途的赵重敏都在肖远的邀请下以代表退役了的赵德生前老总来开会,每次开会总经理兼董事长肖远都会对当前的鞍三建乃至全国的建筑界的新情况进行剖析给各个公司的领导听,并积极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都是极有着审察力的,尽管会上的肖远总是带着那先天性的冷脸,但会场上的重敏越来越感觉到了公司里面的职员们对肖远的尊重和尊敬,每每说到他们所想不到的角度时他们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以表示着支持。

而在鞍三建正在“恢复状态”时其它建筑公司不时地传出了拖欠民工工资,没有按时支付民工医疗保险费,所用机械过于阵旧,材料来源不明等逐渐被搬上了报纸,并不时地有着民工受害者出来作着证实,这些例子似乎是一下子就全都出现了,虽然说公司界里面不应该这样互相攻击,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正是建筑界正在不断地出现着各种明争暗斗,当然鞍三建也是受着别人的攻击的,但由于它不断在报纸上的作的谦意倒让它在经受暴风雨洗礼后倒比其它公司似乎更有着一些承受力,人们对之也是对之不忍再作着伤害似的,并且那些来调查的计测局还不是地把它的现在的整齐的纪律进行着报道。

当然那些公司也是不肯相信地说肖远他们勾结着上面派来的人,但鞍三建更是在报纸上表示任何人都可以来自己公司来进行着视察,这样子更少不了要在公司里面组成了一个介绍团来接待着各个大大小小的建筑公司派来的人的视察了。但这些公司对着这个受过重创的公司也并不是很介怀,毕竟它现在只是在“恢复状态”嘛。

重敏也曾经看过了肖远所作好的各种提出的新思路之详细,她有时候不禁怀疑着肖远是不是早在前几年就把这所有的准备做好了,但看着这些准备的日期也仅是从上个月开始作准备的呢,这让重敏不禁匪夷所思了,她更有点怀疑着肖远是不是父亲培养起来作着自己后盾的人员。甚至更有着报道也对之进行了报道,但肖远的正面回答是鞍三建所请的建筑大师现在的可都是建筑界赫赫有名的,没有办法,大师的出现让那些对建筑界没有多少了解情的记者的言论很快就消失在萌芽状态。

尽管近几天的准备让鞍三建有点在备无恐,但不时冒出对鞍三建在市行政大数的失手来为他们公司的情况作着借口。但很快又有着新闻记者对之进行了辨解。重敏知道这是鞍三建即是肖远对之的反击,但重敏知道那幢政府大楼若果得不到妥善处理的话,总是会鞍三建的发展带来阻力和障碍,说不定以后它就样再也站不起来呢。

于是重敏把更多的精力对这幢大楼倾侧的事故上进行更加严密的调查和研究,并把这个忧虑对肖远说了,倒是肖远在这个问题上看得很轻,还转过来安慰着重敏叫她不要太过担心,因为他说他所投资办的另一幢政府行政大数很快就建好了,并且这个程序是很透明的,算是全面赔偿吧。这无异让重敏在震惊之外就是心痛,毕竟他是在用着自己父亲公司的钱来无偿为政府修建着,加上原来赔的钱那岂不是更伤。

但重敏总觉得致使新的行政大楼取代了新的行政大楼,但原来那幢倾侧楼房被爆破的话总是觉得有点浪费,于是她就更加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去。

正在她很忙时,系里面竟叫她去做着大一新生的指导员,毕竟她是成绩最好的一个学生,但她还是拒绝了这次对自己培养能力的机会,毕竟现在她也是太忙了。

这不禁让重敏想起了大一时刚入学那时的时光,她那时在那画室里面就发现了一个俊美男孩子所吸引,他那身上所散发的古典气质就让她有点着迷,当然那人就是后来发生了一切的宇川。

前两天她也随着其它女同学去接新生了,当然她的心思和其它女生也是一样,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些同样也是很帅的小师弟,在他们还嫩时就和他们套感情,尽管大三的女生和大一的女生有点不可能,但这些女生先天性的慈母心理让她们还是忍不住很殷勤地为他们服务着。

当然重敏也碰到了几个长得很帅很高的年轻新生,但似乎没有那种感觉了,重敏不禁叹了口气,人真的是老了。悲哀啊!

她下午就不去接新生了,正当用着清凉油擦着有点昏的额头以继续在电脑面前工作时,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听着里面有点熟悉的声音,刚刚从电脑面前下来的重敏听不出她的声音,于是有点疑惑地告诉对方,她要找的人就是自己,那女声一听是重敏顿时高兴得声调都高了起来,那正是国家的一级歌唱家李丰雯,重敏还听到她旁边的那个女声正是她的妹妹李丰琪。

李丰雯惊喜地告诉着重敏说她已经在铜鞍工业大学应聘做了一句老师了,妹妹也随她一同进来在艺术系里面工作,重敏当然表示着很大的热情欢迎。但重敏觉得有点奇怪,她为何这么年的辛苦拼来的国家一级演员,为什么不呆在外国,也不留在她原来的歌舞团工作,而浪费了很多到全国的演出机会呢。来这儿这个理工科大学任教岂不是浪费了,并且是降尊屈膝了。

李丰雯说她想在全校组建一个声乐小组,和原来的凌焕合唱团性质是不同的声乐队,她希望重敏多多联系有歌唱天赋的学生,重敏问她大概要招多少人得知她现在想从五十个人中找出十七八个人来培训。为了不违其难,重敏也一口气应了下来。李丰雯还问着重敏这两天有没有时间,她想在这两天约着重敏这个新朋友去玩一下。重敏就是明天晚上吧,明天晚上正是新老生见面的交流会,重敏对这类会议不太感兴趣,所以就约在了明天。

看来现在一旦被李丰雯的打断让重敏一下子再难以静得心来学着这些以前不太学的土木知识。于是她在晚饭后到了图书馆里面看书以散一散心,竟看见了钟冰书的《极目琴心》,这个文笔充满着才华的姑娘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虽然以前就认识了,但她的书自己还真的没看过呢,不知道她现在就在酿造什么大作了。以前重敏是不太喜欢文学的,特别是不太喜欢着年轻人写的那种文学,觉得他们没有什么人生经历而写出来的东西缺乏着真正地深度。但现在算是以玩看的态度去阅一下钟冰的作品吧。

作者:何生

《198》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