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7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杨菁她丈夫钟厚近来破案的情况等,偶尔钟期海也会边慈爱地望着小孙女说着她成长的趣事。肖远还问了钟冰出书的情况,很多人不知道甚至钟冰也不知道钟冰的第一本书是肖远帮她立地联络好出版社,出版商则是肖远自己。以他的眼光知道这本书肯定会成为畅销书,但毕竟那是钟冰的处女作,并且那时她还是在军校里,所以出书的难度真的是很难,但他在钟冰身上下了一个赌注,一定那出版社在头版就出版了二万多册,而且还联络了电视台对钟冰的《极目琴心》作了大力的宣传。

并且肖远还是颇为关心着中国南海之滨查案的钟厚现在进展如何了,但钟期海只是说着一些报纸上的报道,看来他对这个案子的了解也并不够肖远的多。

这时小囡囡也跟着这几个“姑姑”混熟了,居然站在草丛中有模有样地唱了一首《世上只有姑姑好》,她那纯真清悦的声音唱得这几个大姑娘几乎有一种泪落的冲动,特别是丰雯转开脸去低低地擦着眼泪,重敏和鼻子酸酸的,杨菁则是疼爱地把小女儿紧紧地抱在怀中亲过不停。

“怎么啦?”还是夫人发觉这几个姑娘的情绪变化关切地问。

“没什么,只是刚才让草灰飞进眼里罢。”丰雯解释着,其他两个姑娘也表示着赞同,而肖远则是怔怔地望着小囡囡,眼里有着很多深沉的东西。

因为说出来看郊区,所以肖远和这几个姑娘也要走了,那小囡囡还不舍地摆着“POSE”和这几个姑姑照了了几张相。

“姐,真是想见一下妈妈呢。”丰琪悄悄地说,丰雯一愣不是点了点头,肖远的脸上也不禁搐抽了一下,但这个动作很小,其他几个人都没有发觉。

“你们的父母呢,怎么不给她们打个电话?”重敏也是垂着头问。

“在唐山,往年都回去看一下的,但今年就由于太远了,没有回去。”丰雯微微地解释着。

“真想给他们上一炷香呢。”丰琪话一出嘴,让重敏还是马上吓了一跳,这才知道刚才有一些话自己的确不应该随便问。

“走吧,”肖远微笑了一下,“或许赵伯父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说着就率先朝回方向走去,这时只在这片寂静的原野上传着一支悠扬的笛子曲在幽清幽清地飘着,这首曲子很是伤感,重敏这又是父亲在吹笛了,每当没人的时候他就会吹着这曲子,像在板怀念着一些什么事什么人一般,但重敏每每问他的时候他都没有说出来。

慢慢地走近,或许是不愿打挠他的雅意,肖远他们几个就静静地站立在那儿,离赵德生那孤独的身影四十米外,听着这个孤独的中年人在笛子中寄托的哀思,是啊,到了中秋节,谁示愿意亲人之间能够团聚在一起,中国那深深的“血浓于水”的观念让多少异乡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中长长地叹息着,肖远那冷漠的脸上也显得有点凄切。

一曲吹尽,肖远回过头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见李丰雯正静静地任由泪水倾泄着,把那张已经有由于多年奋斗而有点苍霜的脸上弄得一塌糊涂。肖远知道她的思绪感情是经不住不万家团圆的时候听这种哀思曲子的,丰雯六岁时在她和妹妹的幼儿园里免受一死,但她父母在那场震惊中外的大地震中丧生,于是这么多年来她带着比她小四岁的妹妹到处辗转生自学成才在不同亲戚家中,看惯了人们的冷眼,尝尽了无奈的悲苦,同时正是这样形成了她绝对不服输的性格,处处地为维护妹妹的利益一次次地放弃自己的利益,包括自己的爱情,正是当年要给妹妹买钢琴而被男朋友离弃。她至今也是觉得对男朋友有着深深的愧意。

“你又在吹笛了?”重敏走过去轻轻地坐在父亲的身边,德生这才发现他们早已经回来了,那刚才自己的那首曲子他们也肯定听了,这个老头子老脸上居然浮起了一丝不太自然的神色来。丰雯姐妹也不禁相视一笑,这个可爱的小老头子。

“快快,快来吃鱼,刚才你们还没吃鱼就走了,看我烤得多好。”赵德生从烧烤箱拿下了鱼,果然这些鱼被他烤了这么长时间后烤得干干的,香香的,韧韧的,让肖远他们的鼻孔也不禁全张开了。

“哎,赵总,乍你能把这鱼烤得这样干而不焦呢?”丰琪边用手撕着那有成条的鱼肉慢慢地尝着问。

“这个是个秘密。”赵德生还卖了个关子。

下午四点多,他们才开始返身回城,重敏也不禁因过头来望了一下这片地方,因为半后或许将要全变完了,那时又将少了一片城市人能再回到大自然的美好地方。

肖远和赵德生约定今晚一定和丰雯姐妹到他们家去团聚一下,再放松一夜,这个令赵德生当然更高兴,一路上为了早点回家作好准备,那车速踩得飞快,一点也不像已经年过半百的老人,把重敏拉得远远的,不得已他经常要放慢车速来等重敏,重敏似乎还吹到父亲一路还不停地哼着革命老歌。

回到家,德生气也不喘一下就忙着摆客厅,到超市电话购物,把电视音箱卡拉OK都摆到了显眼的地方,并把他那不知何年何月买的外壳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灰尘的二胡拿了出来。重敏因为身体轻盈而负责着把灯等挂好,折腾了两个小时后这个不小的和厅倒被弄得灯火灿烂,气氛悠幽。

才停下来洗个澡喝了杯水,门就“叮呤”地响了,打开门见肖远和丰雯姐妹正穿着整整洁洁地站在门口。

“快快请进!”德生忙作着邀请。

“您看我们给你们带来了谁?”肖远身一让,只见在丰雯姐妹后面冒出了两个小鬼头来正害羞地贴在丰雯姐妹的身后,看来他们还是有点吃生。

“重敏,快来看看,我们家又来了两个小天使!”德生一见到小孩子就高兴得手忙脚乱地两手两边一把抱一个地走了进来,正在擦着桌台的重敏听父亲难得的惊喜之声,以为又有什么不寻常的事了,忙围裙也没有解下来就冲了出来,只见两个如天使般的一小女孩,一小男孩正怯怯地站在中间望着自己,那小女孩子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小裙,而男孩子则梳着滑滑贴贴的西装头,一身西装礼服,那很小但已经分明的五官看起来真是帅呆了。重敏不禁冲了过去,一把抱起那个小男孩子,一手也托起了小女孩子,在他们的脸上了也来了过甜甜的吻,那小男孩子本来因为在陌生环境里不习惯,突然来这么一惊吓,顿时“哇”地哭了起来,没想到他的哭声是如此的响亮,让重敏一瞬那束手无措,地潜意识地把目光投到了肖远,而他也正一笑微笑地望着自己,那感动的表情而显得有点滑稽。而这时门被敲响了。

“怎么啦?”外边的邻居边敲着门,看来这个小男孩子音贝可不小呢。

肖远刚才也一直在注视着重敏,没想到一向文静的她也这样喜欢着孩子,特别是她扎着围裙冲过来的样子也是那样的优美,待那防了哭出来他才醒过神来见重敏正用着求助的眼角投向自己,忙伸手过去把不上男孩子接过来。

说也怪那小男孩子一到了肖远的怀中就不哭了,好像一点也不怕脸上总是冷冷的肖远,看来他和肖远是非常熟的。肖远拍着他的确良小屁股训着:“哭什么,一个男人大丈夫,那能像个娘们的样子,被人打死也不能哭,知道么?”没想到这个才两岁的小男子汉在肖远的怀中竟没有丝毫情绪表现,而且很听话地点着头,并转过头来对着重敏有点不意思地望了一眼,那泪还沾着人模样让重敏在那一瞬间觉得是那样的熟悉,就像在哪儿见过一样,特别是那双精髓的眼神顿时让重敏愣得站在那儿了。

“他们都是孤儿院的,为了让他们也有着家庭温暖的节日,我就把他们带来了,你们不会介意吧?”肖远一边把小男孩子放下来边为他整了整衣服,指着赵德生和重敏教着,“快叫爷爷,姑姑好!”

“爷爷,姑姑你们好。”那小男孩子低低地叫了声,这让顿时让赵德生乐得脸上尽是皱纹,但又不敢再像刚才那样把他弄哭了,倒是把桌子上的糖果驳开塞进他那已经有几颗牙齿的嘴里,那小女孩子倒显得比小男孩子大一点儿,并也不怕生地坐在重敏膝盖上吃着重敏递给她的月饼,还不时地瓣一小半递给小男孩子,看来她还挺懂得照顾别人的。

重敏的脑海里又想了幼年时的一事:

“宇仔,我回去拿糖给你吃,你千万不要跟其他小女孩子玩,好不好。。。。。。”

“可以,不过得快一点儿。。。。。。”望着那小男孩子,重敏总觉得有点模糊而清晰的感觉,但又不敢确定,毕竟那岁月太久远了。

“这叫小甲,这个叫杏儿。”肖远介绍着,“都是孤儿院院长前两年收养回来的,以前我也是在那个孤儿里长大的,所以现在也经常回去看看,而他们这些孩子和我也慢慢熟络了。”肖远边摸着小甲的头发边疼爱地说。

“那他们的父母呢,现在还找不到么?”赵德生边慈爱地望着这对漂亮的小天使边问。

“没有,并且似他的父母都不是本地的,”肖远摇着头,“他们一个是北京的,一个在上海被院长收养的。”接着他低头叫那小女孩子,“杏儿,为爷爷姑姑们演唱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浆》好不好?”

“好的!”小杏儿从赵重敏的膝盖上跳下来,大大方方地站在各位刚刚认主只的心人面前。从专业角度来说她唱得不是很好,但她那甜甜的童声让这几个大人听得耳朵流油,心痒无比。

“好好!”肖远他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重敏,刚才怎么不用钢琴来伴奏呢,这么遗憾。”肖远提醒着。

“不,还是丰琪姐来伴奏吧。”重敏推着丰琪坐在到钢琴边。

“嗯,现在由我们的小甲来一首《好汉歌》。”肖远用话筒作了一下报幕,马上把话筒递给小甲。

“嗯,在下唱得不好时,希望大家鼓鼓掌以表示鼓励。”小甲那奶声奶气但又学稳重的报幕顿时惹得重敏她们哈哈大笑起来,由其是好笑的丰琪琴键差一点也找不到。

“大河向东流,天上星星参北斗。。。。咿呀咿呀。。。。”小甲把“咿哎嘿呀”中唱成“咿呀咿呀”正好露出了他的两条小乳牙,让这几个大姑娘更是忍俊不禁,见几个姑姑笑得这么厉害,小甲不由停了下来无辜地望着他们,以为自己唱得不好,肖远忙走过去拿着一个话筒:“嗯,小甲歌唱家唱歌时希望大家不要笑,现由我和他共唱一首《三国演义》里的主题曲《这一拜》。”

“这一拜,忠肝义胆。。。。。剑相交哟呵。。。。。”的确肖远的歌声音线的有点不可恭维,走调的比小甲的还要多,让这几个姑娘想笑又不敢笑出来,逼得满脸通红,终于等到这对爷们唱完后,伴奏的丰琪再也忍不住,扒在钢琴上肩膀一动一动的,丰雯更是笑得软在沙发起不来了。

“现在由我们的著名歌唱家唱一首《十五的月饼》。”肖远有意地把《十五的月亮》说成了《十五的月饼》,丰雯走过去打了肖远肩膀一巴掌,动作很是亲妮。很快她在妹妹的伴奏下进入了歌唱状态,她那投入的状态真的让重敏感到就是漫步在长城上观望那如水的月亮照耀在祖国的大地上的感觉了。

“好好!”赵德生热烈地鼓着掌,他那种老一辈人最喜欢听这种有意义的民歌了,对于新时代的通俗歌他真的是很难接受,能够亲眼看到国家一级演员在家里演唱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

“阿姨唱得好不好?”重敏想和这个似曾见过的小甲联络感情。

“唱得不好,刺耳得让人受不了。”他那大喉咙声音刚落,屋里所有的大人都吃惊地望着这小甲,这让丰雯这个一级演员面子有点挂不起来,她那普遍让人赞同的歌竟在一个小男孩子观念里竟是一文不值。

“为什么不好听?”丰雯倒是修养很好地问,“阿姨那儿唱得不好不好,阿姨努力去改。”

“你不能不能唱低一点,我们老师都是小声地唱的,那才叫好听。”小甲很是认真地“指正

作者:何生

《207》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