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10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们以后的造业也可以可以说是光明的。”这年轻人口才不错,普通话说得极像新闻揪音演员。

但据钟冰所知并不是有什么学生填他们的院校,而他们拿到了那些本科甚至专科都考不上的考生的花名册之后给他们寄本校通知书,这些考生本来够为落榜而烦恼,这时突然收到了一本印有“此校具有有本科办学资格”蓝印为据的本科录取通知书,那些学生和他的家长自是喜不胜收,他们为怕自己的名额再次被挤下,就连日地赶到了该校缴费报了名注了册,这样考生的家长就在众亲朋好友面前吹嘘着说处儿女正被正规本科学校所录取,而那些戚好友自是不懂其中奥秘,于是此家长的脸上自是风光不少。

钟冰边看着边认真地观望着这校园的风景和建筑,便钟冰发现偌大的一学院就仅有四幢有点模样的教学楼,而、在那些山脚下横着一列列瓦房,据说就是学生的宿舍区了。正当这几个车上的学生有点心寒时,车上的解说员又开始解说了,他把头转过来一脸的微笑的确比较有安慰作用。

“你们或许已经在录取通知书上已经看过我们学校的介绍,其实今年已经有很多出名的企业家到我们这里投资,国务院也已经给父投资了一个亿,我们也同中国人民很行贷了二个亿,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两年时间里把我们之前二十多年的建设在这两年就完全可以完成,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学校将是南昌里环境,建筑及学习设备最优秀的学院,到时你们都可以为我们的学校而感到光荣和骄傲,到时候你们毕业生以后我们学校为会为你们而骄傲。”

“那请问你是这里的学生还是老师?”钟冰眨着她那双大眼睛直望向这个舌似弹簧的年轻人,或许不习惯被这样一个大眼睛漂亮姑娘望着,他也不禁干咳一下以掩饰他的尴尬。

“我是这里电控系大四的学生,前几年我也是挺怀疑才来到这里,但今年了就是比我高一届的本科学生他们的造业之高及薪水之丰让我逐渐有信心来,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以后造业也可以去找我们这些学长。”

“那你能不能给我们留个电话号码,到时我们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找一下你,可以么?”钟冰那悦耳的声音及本身率直清纯的表情让这自持为大四可以充当很多人学长甚至教导员的学生也有点把持不住了。

“可以啊,你们记一下。”说着他把电话号码告诉了这些嫩生们,“我的宿舍在三幢六零七,有什么问题,绝对能从电话或到宿舍里找到我,我的名字叫黄洁。”

“名字挺好,办事也挺有魄力,你一定能够帮我们很多。”钟冰的眼又开始有意无意地放电了。

“没有,人家说我的名字有点女性。所以还是起得不太好。”黄洁谦虚地说。“中午我们学校请,饭堂就在那边。”顺着黄洁的手大家发觉饭堂竟是正在施工楼的底层,不知这些新生会是怎么感想,但钟冰此时看着肯定不太爽。

几个新生跟在黄洁的后面走进了这个饭堂,入口处是经过用铁架搭成如髓道一样的通道,望着上面不时有东西砸下来,掉在地上,那些新生也是看得胆颤心惊,就在钟冰以为通过了十几米的燧道走进饭堂时,“嘭”地一声从头顶上的搭棚上掉下来,并且紧接着那些女新生“啊”地一声尖叫了起来,这的确让那个领队黄洁很是没面子。

不过这午饭做得还可以,各科料理都很新鲜,倒没像所处的环境那样子的糟糕,这让钟冰几个感到还是有点宽慰,但一望到外面不断地砸下来的水泥沙浆甚至砖头砸得护架“嘭嘭”作响,就觉得没有什么胃口,简直说这所学校仅仅是正处于初建状态罢,它如何连高职的规格都没有具备,就拥有着承办本科的能力。但“苏流丽”通知书上拍的各个现实照片竟是如此的漂亮,看来拍这些照片的那个摄影师的功力可不是一般的深厚呢。

吃了饭,钟冰就要随着几个女生去看宿舍了,她不禁有点奇怪怎么黄洁也能随便地进入女生宿舍呢。

“你们的宿舍区已经到了。”黄洁指着幢下层是平房,上层是瓦房的楼房说。

“这就是我们的宿舍么?”旁边的一个女生小声地咕嘟着,显然这明显离她观念中的东西相差太远了。

“是的,不过大约两个月后那些规模最好的房子将由你们来挑选,目前规格是差了一点儿,但这也已是宿舍里质量最好的了。”黄洁这话不错,环见一周远远近近的宿舍,大片大片的都是瓦房,有的甚至是木房,能有眼前这幢平房住的确有点不错。

“进去吧,你们的宿舍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黄洁走到宿舍门口就不进去了,幸亏他还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有别。

钟冰在进去的时候还回头问了一句:“今晚有空么,到时候还得靠你让我们熟悉一下教育楼。”

“这个,”黄洁沉吟了一下,“好的,不过原本带你们熟悉教学校应该是明天的事,不过我今晚也挺有空,到时我们再联络。”说着他装着很潇洒地走了,不过和钟冰这什么都敢探索的作家级人物相差甚远了。

毕竟自己不是正规的学生,钟冰就选了张近在窗口的订铺,把里面好的床铺让给这些还不知社会深浅的小妹妹。

“这间学校真烂,和我们以前读的初中看起来也差不多了多少,看起来真的难以想象这是一所正规本科学校。”在互相介绍名字后,那个叫宝杏的圆脸姑娘报怨着。

“是啊,你看我们宿舍区竟然不分男区和女区,连围墙都没有一扇,干脆退算了。”另一个姑娘更是激烈地说。

“得了得。”看来一个中年妇女似是这姑娘的妈妈说着,“金子在那儿都发光的,只要你勤奋努力,在那埯不是照样能够取得好成绩,这环境是差了一点儿,但两个月后不是会建起了更正规的教学楼么,宿舍楼么,你也看到录取通知书的校建蓝图了,到时你要走都不想走了。”

“得了,妈,看你就会一天到晚都在劳叨着,是不是还想唠叨一次。”这姑娘脸色说变就变地,不过的确这个妇女的确唠叨,说话都没有标点符号的。钟冰本来想和她们说请情况的,但现在她必须要拿到一份一手资料,而不便暴露自己身分,同时见那位妇女这样说看来她觉得丢些冤杯钱也是无所谓的,于是就用头枕在学校发下来挺不错的棉板上,闻着这些新棉被所散发出来的气味,这多多少少地让名钟冰有了当初自己刚进大学时的那份新鲜感和好奇感。

随手拿出那份在外面下车地方那青年妇女递过来的资料认真的看一下,只见上面就只是印着像谜语一样又非谜语,像诗歌又非诗歌的东西,念了几次钟冰倒觉得它有点像童谣,这时那中年妇女有点气喘吁吁地帮女儿拴好蚊帐,放好皮箱,折好衣服后,见钟冰正静静地躺在并没有如何的准备,就过来搭讪,钟冰忙让开了一个位置给她坐下。

“是不是想家了?”那中年妇发妇挺慈祥,见钟冰这样沉默就亲切地问。

“没,没有,”钟冰忙摆着手说,“不过的确是有点。”

“你也看六合彩么?”那中年妇发妇盯着钟冰手中的资料。

“什么是六合彩,你能看得懂么?”钟冰忙坐了起来,虽然她也曾听过六合彩,听说是从香港那边传来的,是种赌博,但她没想到自己手中竟也握着一份六合彩资料,但她不是不怎么相信这就是平言说得有点神奇色彩的六合彩。

“你不懂这就是六合彩?”这阿婶一说到了六合彩就来了兴趣,“这就是要你猜这首诗某个字听含义,到时你再选出你所推出含义的数码,若果你买中的话,就可以一元买到四十八元,十元买到四百八十元,一百就中四千多了。你想这样子是不是很容易发财啊?”这阿婶死死地盯着材料上的字,表情神态和钟冰在外面所见的竟是如此之相似。

“是挺容易,毕竟是一比四十八,那你有没有买么?”钟冰也微微地来了兴趣斜靠着在棉被上问。

“怎么没买么,”这位阿婶简直是喜形于色了,“前几天我还中了两千元,正好给我有阿玲交了学费。”

“得了吧,”她女儿在上床应着,“你已经买了一年多了,差不多花了万多块才中这二千元,还这样高兴得让人知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这位阿婶有点急了,“你妈这样辛苦地为了这个家庭这么老了还成天地用老花眼镜盯着这些资料,我容易么,你上大学了还不能体谅我丝毫,是不是平时我不让你买就厌恶你妈了,啊?”

“哎呀,你说是就是吧,懒得理你。”上床的姑娘咕嘟了一句翻了一下身。

“你们多不多人买六合彩?”或许是对这个赌博现象的深入说不定又是条不错的消息呢。

“当然,我们那条村有钱嘛,”这阿婶又有点骄傲起来,“他们有钱没处用,不像我们目光这么长远,舍得花钱给子女读书,村东头有一个上个月中了三十万,那真的是叫人羡慕呢,很多人都去问他的经验,可这个吝啬鬼就是不肯告诉我们,说的是什么纯靠运气,我看她靠的是人家踢码给他。”

“什么叫做‘踢码’?”钟冰也是很好奇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有点像赌鬼了。

“‘踢码’你都不懂?”那中年阿婶把腿搭了起来,颇有点说教的意思,“也亏你是大学生呢,对生活中的事甚少了解,所以谓‘踢码’就是在香港六合彩那边有熟人泄露个号码过来,这个号码是内部人才知道了,于是叫他大力地买,果然一下子主纯赚了三十多万,要是我在那边也有熟人该多好。”她话中颇有着抱怨的味道。

“那是不是每个人赚很多?”钟冰觉得既然是赌博总该有输有赢吧。

“那有这么好的事,你听说我今年花了一万钱才中二千么。”这阿婶把身子靠在床桅上,“我们那边有人本身有很多钱的,但一到二、三年时间里就买得把家里输得光光的,我们隔邻村里有这么一种说法就是‘卖牛去买马’,这个马其实就是码,为了买了六合彩,为了买六合彩,大家都把牛都卖掉去买鸡,就连我们这条算是比较富的村庄也有人把工厂都输掉了,所以说买六合彩也要有个度呢。”

“那看来这真的是个赌博呢。”钟冰见这位阿婶道理上还是挺明的,但为何还这样随波逐流。人啊。

“六合彩太诱人了。人的心都是赌的。”那个阿姨也无可奈何地说。

“那这和毒品真的没有区别呢。”钟冰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但随即建议着,“为何不把这些钱花到其他方面去呢途径中去呢,如存在银行呢,或叫父母保管什么的。”

“我也试过几次了,但还是不禁从银行中取了出来,也曾让父母帮保管,但一急起来闹得现在和父母也翻天覆地了脸,丈夫他现在也是在买六合彩,把钱给他,那将会买得更大,像这这样一天就买一百几十块的输得这样惨,何况是他。”这阿婶似乎也是无可奈何。

本来钟冰还想和她聊一会儿的,但见她正不住地打着阿欠,看来她是很想睡午觉的呢,就让床位给她睡,但她拒绝了,她说她这年龄的人了,一旦睡下来就不能睡得着,倒是坐着反而能睡得着一会儿,钟冰也知道自己的父母每每也是边看电视边睡的,而叫他们到床上去睡反倒睡不着,于是钟冰把一张被单给这阿姨披上。

平常睡惯中午觉的钟冰反倒不觉得困,她把头垫在棉被上看着手中的资料,有点百思不解,这么小小的资料何以能让这么人前仆后继地像飞教授扑烛一样一般地冲锋陷阵,看来人真的是某些时候理智最终战胜不了贪欲。

 

呼进睡不着的钟冰干脆就走到了这个学校外边去转转,看看这所处于郊外的“大学”的地势如何,前面一截四周则有着一大片的田野,校园和田野之间就由一扇栏杆砖墙隔着,外边有几个小孩子在放着牛,她不禁想起了那次因听到了宇川结婚时而跑到郊外的那几个小孩子

作者:何生

《210》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