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11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孩子。于是她就向他们打了声招呼。

或许是见到这位大姐面善,这几个小孩子围了过来。

“吃午饭了么?”钟冰用普通话轻轻地问。

“嗯。”这些乡间的小孩子也是挺活泼可爱的。

“你们知道这所学校是什么开始建的么?”钟冰轻轻地坐了下来问。

“知道!”小孩子异口同声地说。

“什么时候?”钟冰露出了有点婴儿般的纯洁笑容。

“前四年,那时我才四岁。”一个脸上有一条像是刚刚摔伤的小女孩子应着。

“那平时这里的学校学生多么?”钟冰有点遗憾着怎么刚才出来时没有带一些糖来呢。

“不多,以前这里是小学,我姐姐曾经在这里念过书,听说这里要做大学了,这所小学不得不迁到了那边山那儿去了。”顺着她的小手钟冰果然看到了在那极目处有一面红旗在飘扬。

“你能确定这所学校真的是四年前建的么?”钟冰疑惑地问。

“当然!”这小女孩子因为钟冰的不信任而有点生气地走了,任钟产如何叫都不回头,这时钟冰才知道刚才说错了话,钟冰不禁怀疑着黄洁中午所说的一九九五年搬到了这里是不是真的了。

下午钟冰在宿舍里睡觉,并没有随宿舍里的“同学们”去缴费,一直睡到了下午六点多,才给黄洁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七点半跟他出去走走,看一看这学校。黄洁这小子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钟冰打扮得很美丽,在袭粉红色的红裙略略施一些淡妆,头发尽管依旧很短,但起来依旧很妩媚、漂亮,和平日里做事迅速果断而威严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不像,并且也是很难看出,她已经是个二十四五年年龄的老姑娘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么?”钟冰没想到黄洁比自己还要来早,他见到钟冰就的身影有点惊讶地问。

“一个不是正好么?”钟冰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迎上黄洁的眼睛,而此刻的脑海中印着的却是三年前自己碰到的那个沉默的小伙子时的心情,一想到他自己就根本不用装就有着了当年少女时的那种清涩。

这时钟冰也正好看清了他的打扮,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穿着一条直统长牛裤,所以梳的头怪让他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和青春。难怪钟冰看见他时还是想起了当年的宇川。

看着他那有点娃娃脸上红红的,钟冰不禁在心里暗暗发笑。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下我们校院里的景色。”或许是为了冲淡这份难言的尴尬,黄洁率先慢慢地走着。他们看了一下这新建的教学楼,虽然粉涮得很好,但似乎条件装备过于简陋了一点,只见一些勤奋的学生正坐在教室里学习着。

“我们这里目前是简陋了一些,但相信两年后应该真是变得多了。”黄洁还是习惯地在学校里作着宣传。

“黄洁,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不可以?”钟冰开门见山地说。

“这个。”黄洁没料到这个大一的新生这样直接不禁抬起眼来看着钟冰的眼,但钟冰的眼依旧是那样的无瑕,于是也只得点了点头。

“我是从滨海来的,其实我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混一个文凭而已。”钟冰很随意地说,“我是从滨海来的,你这个也听说了一点儿了吧?”

“那那儿应该是个漂亮的地方了,真的很想去看看呢。”黄洁他那光洁的头发在月光下很亮,“并且现在全国的海边都是很发达的,那相信你们那边也是富裕之地呢。”

“是啊,那儿真的是全国的最着重建设的地方,毕竟那正好处于东南亚的出口处,现在也在那儿进行了很多的投资,不过那边的人才比较少,而我能弄个文凭也是为了以后回去为做一些事情而方便罢。”钟冰笑容吟吟地说着。

“是么,那你们真的是生在对地方了呢。”黄洁口气有点暗淡了。

“呵呵,是么,但在我们那边像你这样的高素质人才却是甚少的呢。并且像你这样学机械的在我们那边最近的发电站,土地开发,做跨海大桥都有着很大的作用,但现在国家年轻人能够去到西部发展的同学们还不是很多,但我想从这儿引多一些年轻人到我们那边去发展,毕竟在我们那边的待遇还是算不错的呢,中专生高中生都是过千的呢。有时间我真的想多向外地学生介绍着我们那边的情况,毕竟现在那儿我希望办着一些厂呢。”

“那这样最好了。”黄洁情绪还是有点黯然。

“那不说了,其实我也是并不是很会读书,否则也不会来这儿。只要到时候到一定年龄后也随便了。”钟冰时也略略有点伤感了,人啊。为何最爱的人却不能得到。

“年轻人应该往前看。”或许他也发觉了钟冰的伤感轻轻地安慰了一句。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钟冰天天和他出去聊,看着这个年轻人有没有一些所谓的激情,而钟冰说她为了招揽人才而他提供着很多关于着这间学校的很多题材,而黄洁也是慢慢地放下了很多戒备地把这些学校的情况也告诉了很多。

一个星期后钟冰就走了,为了不让人起疑,她的几件衣服都留在这所学校里,她是以外出取钱为借口出去的,她把微型摄影机里的图片及都刻成了图象,她有点感到对不起黄洁,毕竟他这样信任自己,而自己却把他的语录了下来,以成为证据,但一个记者职责和正义感不能不让她不怎么宽厚的肩膀去扛着很多东西。

接着她又马不停蹄地到了其他几所学校去调查,她也不停地以上网的形式和这些学校的学生进行联络,以获得更多的信息,有时她的初衷又不能不随着自己的调查而改变着。因为现在国家都是在鼓励着各种民办学校的成立以培养各种技术形人才,以接纳因高考而落榜的学生,毕竟现在大学教育已经日益成为了大众化教育,以让他们有一个继续深造的机会。

有一个类似根本没有办本科专业资格的“本科学校”领导说: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办学更何况不是市场经济的一分子,谁有足够的实力,谁能够收得够多的学生,那谁就能在这一批如竹笋冒起的各种民办学校中保存下来,那些不能在招生这一程序中获胜的学校那最终要被淘汰或其它学校兼并,这样同样也不会影响着学生的前途,也可以为新教育事业作着一把新的贡献。

乍一听这话可真说得挺有道理的,但慢慢想来,各所民办学校是一种欺骗的手段来招收学生,那是不是在侵犯着学生们的权利。一所高校连真实情况都不敢告诉着学生的魄力都没有,那又如何能确保学生能拥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和以后好的造业率,他们会不会把钱交进来毕业后只有一纸文凭,便这文凭那个公司或就业机构都不承认,那他们读这种学校和不读又有什么区别。

但又想到了在外国也不是一在批私立学校,而且也不乏着国际名牌大学,而若果自己凭着手中的笔对自己的国家的教育新生力量而一味地进行攻击,那自己岂不是在充当着新生力量的割苗者,让它们还没发育就夭折。于是钟冰在意识到自己现在进行调查的问题绝对不量个小事件,它或许会成为当今社会应该绝对认真思考的问题,作家的使命感让钟冰更是不敢擅自轻易地表达自己的现在的看法,一进她又投入到更认真缜密的调查中。

 

这天钟冰在衡阳的一个“本科”专修学院里进行调查,不知为何钟冰的身份被识破了,他们立马翻脸狠狠地望着钟冰,不得已钟冰掏出了记者证,待得自己学校竟来了记者,这学校的一个重要领导马上来了“热情”的笑脸,殷勤地接待着钟冰到了一个高级宾馆去吃饭。

但钟冰拒绝了,她要求刚才硬抢自己记者证的人立即把记者证交还,但这个满脸笑容的领导人却说他们也必须要帮钟冰把记者证验证是不是真实的才能交还给钟冰。此时钟冰也不敢把作家证拿出来了,所万一又被他们了怎么办,同时或许从领导人的嘴里套出更多的东西,钟冰只得答应了他的邀请。

来到宾馆,一桌的酒席大出了她的意料,并且来陪她的竟有三四个显得个个老谋深算,城府很深的人,不过她这么一把年纪了对自己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的笑容里的深涵让钟冰心里还是不禁发着毛,手臂有点发冷,但毕竟随哥哥及自己已经走了这么多路,写这么多社会百态,钟冰很快镇定了下来,或许这样能够更深地体验着生活呢。

钟子兵小姐是吧?”由于钟冰当初办记者证时不想靠着自己的“钟冰”这个大名来影响着自己的办事,所以当初她也叫着出版社来给自己以“钟子兵”来为名,“不管你是真记者还是假记者,我们都为你年轻人的冲劲所佩服,像我们这种入年的人是万万做不到的,老黄,老牛你们说是吧?”接着她把话头停下来,把上目光转到了其他两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老人,他们连忙“是”过不停。接着她又缓缓地说,“不过我觉得你若真的要到学校里采访,你应该事先打个招呼,不像以往那些假记者想来到我校来弄一些不真实的消息来攻击我们,想借此搞臭我们学校所以我们会对这种一旦发现不是真实记者的话,一定要通过法律手段来对他们严惩不贷。”这老婆娘看来是通过这些给钟冰一个下马威呢,以让她知难而退。

钟冰倒也不客气地夹了块肉塞进了嘴里,因为她的确很饿,但她嘴里一点也不放松:“首先你们还不能确认我是假记者,你们说是吧,同时那记者的号码我也已经记下来了,你们若果想通过我那真记者证换成假记者证,到时候弄清你们是在作假,到时个报纸吃亏的还是你们,你们学校到时他真是真的‘出名’了呢。”钟冰似乎对他们想搞的伎俩很熟悉似的,的确这类事件以前也曾发生过,所以钟冰一点也不相让地直切入了他们的老底。

“但你们这样非法循入我们学校作调查,这样就是对我们的不尊重,到时我们对你的不尊重我想也是应该的。”那老黄插进话。

“记者证是无冕之五,对一切事情进行调查都是合法的,你老大不小的一把年纪了不会不知道吧?”钟冰也微笑地进行着反攻。

“年轻人不要冲动,你也要给自己以后的路留下了一条后路。”这个“玩太极”的老太婆又开始发话了,“首先我告诉你我们学校绝对是得到了国家国务院批准的,这些这些你打到市政府去一问就知道,因为我们学校绝对有符合教学的规模,第二我们这都是以自愿的情况来办理的,学生们来我们校就读,我们学校对他们一点强迫的意思也没有,这种程序应该不会是违法的吧?第三你们这些三天两头都来我们学到什么调查采访的,就算是合法,但这样就扰乱我们学校的正常秩序,扰乱我们的军心,你们这样做难道符合人情道德么?”她那微笑里的确有一种可缓人们思想的东西难怪学校会派这样老的女人对付人们常说中最难对付的记者。

而此时钟冰最想得到的记者证,若果他们说把钟冰的记者证弄丢了,或者把这放到了报纸上,自己以后的办事都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着。这种事情必须要速战速决,于是她猛地站了起来。

“不管你们怎么说,你们现在是在阻止着记者进行采访,就是违法的,现在你们必须把记者证马上还给我,否则我就马上报警。“钟冰一点了不客气。

“年轻人,不要冲动,我是有心脏病的人,”那老太婆也缓缓地站了起来,“你没有看见我说话这么斯文么,万一你说话和动作吓了我心脏病发了,那不管你是谁,可都是要负责的,,你先坐下来吧,我们再进行详谈”看来她又想开始运用她的那套认为很有效的“太极手腕”了。

钟子兵小姐,你信不信我们可以告你的,因为你真名叫做着钟冰,而你却用了假名来作着记者证你这样子做不知有什么意图呢?”旁边的老黄这时插进了一句话。

“不会吧。你真的是个假者?”这时那老太婆过来抓着钟冰的手,但钟冰那在军校里残酷训练的手臂一轻轻地地的一推,那老太婆就倒了下来。钟冰想拉住她,但只见她的脸色是如此的煞白,顿时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作者:何生

《21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