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13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并且有点像以前电影里宁死不屈地保护着自己家园的抗日英雄们,模样有点搞笑,但宇川不敢笑出来,因为在这种氛围中可不是闻儿戏的时候。

这时宇川也略略猜到了一点这是居民不愿让自己村庄被征用而进行抗议的事件,只见喧条村庄正被周围推得平平的土地包围着,在这个以秒为计算单位的紧急时候,推平工程的进展是绝对耽识不得的,难怪关牧原这样烦躁。

“乡亲们,我是开发佟鑫公司的部经理关牧原,今天我是来和你们谈判的,现在你们有什么条件就直接地跟我说,可以了吧?”关牧原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说个卵,你们赔的钱这么少,你们去算算,在大城市里面每平方米的钱是多少,而你们赔给我们的钱又是多少?”一个手中拿着片刀的青年叫汹着,一看这个头发搔乱,赤脚的黑伙子,一看就知道是经日在海上飘泊的打渔的,他的话声刚落,其他村民纷纷开口喧闹附和着。

“哎呀,你们这片土地能和人家大城市里面的比吗?你们这里还要我用推土机等机械进行推平,整修也是要费很多资金。”关牧原这时也全放下了他平日在公司里面老总的架子,“苦口婆心”劝着。

“嘿。”他的话一落马上引起了村民们的一阵嗤笑,“我们祖宗十八代都住在这里,这里就是我们的祖宗骨,难道这里就比不上城市那里一寸土?”“你们叫我们到其他地方去住,你叫我们吃屎啊。”“我们世代都靠打渔为生,现在我们技术没技术,耕田地没有耕,你们叫我们吃泥去。”“就是。”“就是”,这些村民的情绪越来越激烈,有的甚至不定期舞着手中的武器,那些狗也因为主人的情绪而把大嘴张开, 狰狞地望着这七八个陌生人。

“那你们是要钱是吧,那好。”关牧原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你们还有什么条件请说出来吧。”接着或许是烟吸得太重而引来了一阵猛烈的咳嗽。

“我们不是要钱,我们就要你们开发后留给我们相当的土地作屋地,钱多少可以赚得来,但屋地你们一定要留给我们,”那个拿着片刀的年轻人一开口,又马上得到了其它村民的赞同。看来这个年轻人在这些村民中还是蛮有着威信的。

“那个我们公司做不了主,但我们可以帮你们向政府申请,到时候当把所有的的地方规划和建设好后,我们肯定会留出一片居民区出来,让你们来购买,这样可以了吧?”关牧原不亏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反而迎着他们走过去,直到离他们只有三四米远才停了了下来劝说着。

“这个,”那个年轻人看似被说了一点儿。的确关牧原的话还算合情合理。

“不行。”忽然一个三十岁开外的妇女从前面的男人面前挤开,“要是你们到时把那些偏僻的地盘卖给我们,我们可是绝对不会要的,我们还是要着在我们周庄这里比较临海地方。”的确大坝村里能喝上几碗白酒的妇女有时候比男人还辣。

这下关牧原为难了,因为周庄这片地方到时候刚好是要做码头的,的确是片黄金地带,那些投资商预买这里的巨商就有好几。若果把这片地方做他的居民区那岂不是太浪费了。

“到底行不行,要是不行的话,就马上走,你们没答应我们的条件,就休想从我这里获得一寸土地。”村民们又开始叫汹起来,顿时那些刚才沉默了一会儿的狗又开始更有气势地叫着。

“到时候警察来了你们可不搬得也得搬。”关牧原上了车后把车把车窗拉下对他们说着。这更引起了村民的怒火,要不是关牧原的开得较快,从后面飞来的铁锨肯定会砸上了车后窗,让坐在后面的宇川吓了一跳。

“情况就是这样,宇川你看有什么看法?”关牧原扭头回来问。

“要是经理你允许,今晚我想到他们每家每户去看一下,这样或许有些作用。”宇川平静地说。

“好好,”见宇川主动请缨,关牧顿时是非常高兴,因为周庄这上结村民的问题一直缠绕在关牧原有半年了,刚开始关牧原以为这事会在所有村民都搬迁后,他们的斗导也会自动瓦解,但没想到推土机已经在周围一个星期了,但还是没有丝毫进展,此时牧原他才知道这可不是小事,今天他率先打算再不能说服村民那就要请公安了;那说不定又是一场血斗,以前也曾经在这个凶悍的周庄里也是经常发生的,“宇川你要是能说服他们,我就命你为设计部主任,这样可以了吧?”关牧原当场承诺着,宇川倒是谦虚地摇了摇头,望着今天这些居民的一架势,宇川也不知道到底胜算有多少,现在她心中也是惴惴的。

下午宇川无意中和妻子说了这个问题,马上被她阻拦了。

“你这个在镇上住了多年的书可子肯定不懂了。”润璇疼爱地坐了下来,她说话一直都是那样的斯文,“我可是在这大坝村里土生土长的丫头,知道这里的民风是怎样的,你不知道大坝村每年都好几桩斗揍大事件,村与村斗,族与族斗,其中最凶的村就要算周庄的人了,他们不止和其他村的人打架,甚至连兄弟叔伯之间也有时有打架的,而他们现在处于火头上,现在你去对他们进行劝说,肯定不怎么安全。”润璇焦急地解说着,而宇川则习惯地等到她说完后才开口。

“我想我们不会对我这个书呆子动武的,你没有听说以静制动,虎口拔牙这句话么?”宇川想开个玩笑以缓解妻子的焦急,但润璇却一丝笑的意思也没有,宇川只得继续说,“去年为请愿的事情我也到过他们的村子里,我见他们对我挺好的,并且踊跃的也是他们,我想即使他们不肯听我的话,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我知道,”润璇有点不耐烦,“当初你帮我家这么多,那张纸上我也写上一些留言的,我当时见你这个小伙子还不错,也才叫我哥和弟弟一起把名签上的。可此时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子冲动了,因为你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

“是不是当时你就看上我了?”宇川见妻子微微抿起的嘴唇忙把她拉了过来坐在自己身边。

“你少臭美了。”润璇见丈夫这样轻松地开着玩笑,以为已经决定不却,于是也松了口气,的确那个女人在婚前不是希望自己丈夫是个通往直前,敢作敢主国的血性男子,但一旦结婚后却希望自己丈夫是个主了家庭全力地抑制着自己情绪的忠实男人,女人本身就是个矛盾体呢。

“润璇,我不是决定和他们解说一下,毕竟我已经答应了,大丈夫‘一言既同,驷马难追’嘛。”宇川坚定地说。“毕竟这是影响着我们家乡发展步伐的事,我这样一个读书人应该利用自己学到的东西去向他们解说一番,或许会有着意想不到地效果呢。”宇川一直以自己是个读书人自居,但不能大学毕业却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那你能不能去告诉妈一声,或许她能够帮你一些什么的。”润璇本来是想通地让婆婆来说服丈夫不去冒这个险的,因为她曾经见过周庄人的野蛮,前几年上面派来的一个计划生充组到他们村去抓超生者,但几个计划生育委员全被这些村民把衣服扒得精光,被打得全身是伤地扔在村口的大路上。之后上面派过警察来抓人,但这些村民要不全不承认自己干的,要不全部都承认是自己干的,最后几百个村民被关进了监狱里,单是公安局里的狱饭就够公安局应付了,几天之后他们不得不把这些村民的都释放了出来,这件事不能不了了之,此后周庄的野程度就四处传播,不过也因为周庄是在最近海的地方,所以他们的村是最富的,每家每户都在近十年来建成了漂亮的房子,现在润璇不可能不成为了妻子的情况而担心着。

“不,我想还是不要把这个情况告诉妈了,她一知道那我就真的不去不成了。”宇川这“浪子“最不敢见的就是日益衰老母亲的眼泪了,父亲逝世两年来,尽管她身边多了个后爸,但宇川知道她是那样无限地怀念着父亲,她那一头前两年黑黑的头发在两年间已经全白了,她那胖胖的身子现在风似乎也能把她吹倒般,走路全都跟老太太没什么区别了。

“那不去不是更好么?”润璇一高兴之下就说漏了嘴。

“这样怎么可以,一个男人绝对不可以退退缩缩的。”宇川望了妻子一眼,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宇川,你去那儿?”润璇有点不放心地追出来。

“你放心,我只是去一下居委会。”宇川边穿上一条长袖外套一边说,“在居委会里当主任,却不知居委会是怎么一回事,那怎么行。”

“记得回来吃饭,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你要记得啊。”润璇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婆娘有时候真的很罗嗦。”宇川边走着边想着,“刚开始还觉得挺温馨,但过段时间就觉得很烦,连润璇都这样罗嗦了,那其他家庭里的主妇们岂不是更烦,那看来自己还是挺幸福的了。”宇川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近段时间里宇川由于忙着工作都有少注意到这街道上的变化,现在一旦静心下来观看,发现它真提和刚搬来的时候改变多了,这些往日只会耕田的居民居然有几家做了杂货店,并并且有一个全国联超市已经做到了这里,街右侧还帮直了幼儿园,以前在大坝村时村民一般都不知道幼儿园是什么,平日孩子们一般是由爷爷奶奶哺育着,到五六岁的时候就直接上小学的学前班,宇川就是这样长大的, 过那时宇川读的是中午班。宇川不由有点羡慕地看着栅杆里活跃的孩子们在年轻女老师的带引下欢快地唱着歌,或许再过三四年后自己的孩子也成他们中的一员了呢。

这条街说长不长,短不短地有着五百米长,不过居民都是熟人,宇川问了一会儿后就能准确在找到了居委会。“改革在条街”的牌子就挂在居委会旁边,宇川才知道这条新街已经改名了,这名字起得还算有点意思。那“居委会”向个大字写得还挺不错,色彩也选得挺合适。

宇川信步走进去,正在拖地的一个老人抬起头来问:“请问你找谁?有什么事么?”

宇川一眼认出他是是前届大坝村的村委会大队长郝雷,他还像以前那样好像别人偷了他牛了一样地板着脸,让宇川望着也不禁有点害怕。

“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宇川。”宇川抽了一支烟递给他,毕竟他是自己的前辈,又是同事,宇川不想开罪他。

“哦,原来是宇主任啊,前几天听说你已经当上了主任,怎么几天都没有见你来呢?”听说来者是宇川,这老头顿时像变了个人似的换上了一副殷勤的脸孔对宇川又是敬茶又是让座,这反倒让宇川非常不习惯,毕竟他是长辈,并且看惯了他冷脸的下子变热了起来,这让宇川一下子还有点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呵,宇川你来了啦,快上来看看你的工作地方合不合意?”这时或许听到了楼下有什么动静,勤快敏锐的黄大妈在楼梯上招呼着宇川,宇川也正想摆脱在郝雷面前的尴尬,说了声就几步走上了楼梯。

宇川站在那些居委会名单和照片面前,只见居委会居然不秒于二十多个人呢,但宇川真正认识的没有。

“其实居委会就是我们以前大坝村里的村委会大队,现在村变成了街主换了名称而已。”黄大妈热情地介绍着,“不过现在大家集中在一起住,倒真的是比前好管了许多,再过两年我们就或许真的老了,不中用了,我们居委会也要吸收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血液来活跃我们居委会。”这黄大妈一辈子都干着居委会的工作,虽然不识几个字,但还是还是挺喜欢运用字眼,用得让宇川的皮肤直起着疙瘩。

宇川果然发现有接近十来个年轻人呢,而自己这个副主任的“官职”在村委会里也竟然是第三把手呢。

“怎么郝雷乡长的名字在这里找不到呢?”宇川感到有点纳闷,依他的性格肯定会不依。

“他啊。”黄大妈习惯地挥了挥手,“他已经下台了,他在大家的心里早就没有民心了,谁还让他在居委会里工作,不过。他甘愿在居委会里作勤务,一个月倒也有几包烟钱。”

作者:何生

《21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