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21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己不是在向老设计师在学习么,同是自己刚来不久图纸就能被运用了,这不是一件好事么,所以重敏的脸上也还是一副坦然。

很快这张被窃思想的图纸真的被运用到了现实建设中,对这个建筑重敏依旧是全心全职地进行设计到了微以路灯的外形该怎样才好看美丽,路牌怎样才能减少其中的交通车祸等等,现在重敏觉得自己是继续学习的时候,她从这些老设计师的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学会了和别人交流往往也能碰到许多自己原先也意料不及的火花,并且为他们尔老益求新的精神所感动,为他们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东西之详细所惊讶,慢慢才知道在竞标期间肖远所说的话都是集体的智慧结晶。

但在路上碰到了那个邓春玉建筑师,重敏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去和她打招呼,但她还是和重敏打着招呼,慢慢重敏心中也不在有着任何介怀,也知道其实那次邓春玉是真的是从那个拾垃圾的阿姨那儿拾到了重敏的那张纸,毕竟那时她也是想从阿婆那儿寻回她丢失的东西,没想到这张是重敏所画的,由于重敏也没有站出来肯定,她也就将计就计地承认了那是自己的作品。

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见到肖远在办公室里呆上一两个小时,并且他显得比以前黑了很多,这样他的那张冷脸就显得更为忧郁,但许码没有以前那张白脸那张子吓人。但他那平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皱的额头这时也拧成了一个结,副忧心肿肿的样子。

“出外面走一走,可以么?”这天傍晚肖远突然出现在重敏的办公室里面,这时办公室里的另一个老设计师抬起头来暧昧地笑了笑,重敏不禁有点脸红,想拒绝,但望着肖远那张削瘦的脸没有了一点往日的霸气,只得答应了他。

他们以步代车地走在街道上,可以说重敏也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出来走了,肖远的步伐虽然依旧矫健,但显得有点疲倦,那几要没有刮的胡子带有一点苍霜。

“肖远,你显得比以前老了一些。”见肖远依旧沉默,重敏先开了口。

“是么?”肖远摸了摸下巴有点刺手的胡子,居然难得地笑了笑,“近段时间是挺烦恼的。”

“何事?”重敏居然关心起来。

“其他几个公司似乎在合起来对抗我们鞍三建,明是答应着我们管辖,但他们在搞着自己的阴谋,他们自己买了所有的材料贮存起来,等我们一用完材料,他们就看我们干着急地到外地去运,但这样会废掉了很多不必要的运输费。”肖远虽然为这事挺烦恼的,但语气依旧轻松自如,他那习惯的大将风度依旧未改。

“那不是可以到全世界国去预购么?这样可以击败他们了。”重敏提议着。

“不,这样会更激起他们的情绪,我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团结他们,毕竟以后我们还是同行,合作的机会很多,不能因为这件事而破坏了彼此以后的合作关系。”肖远的目光永远都要比一般人的要远。正是这么远的目光让他这么多年轻就登上了鞍三建的老总位置。

重敏只是笑笑,向后束了束头发。

“你为什么坚持不去领取那个二等奖?”肖远把一个手插进了运动裤里,他比第二名误会为二等奖了。

“没为什么。”重敏抿嘴笑了笑。

“你很有个性。”肖远侧着头望了一眼重敏,“我向来尊重有个性的人,有个性的人或许得不到别人的欣赏,但他肯定会得到了别人的承认。”

“我可没有想那么多。”重敏那白色的皮鞋轻轻地敲击着地面,“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理智样似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性。”

“其实你想着的要比我想得要多。”肖远扬了眉头,“心中是大海,外表如湖泊,你是个极为内涵的人。我这样称赞有没有感觉到有点肉麻?”肖远双手插进口袋里面。

“没有,什么肉麻的话经过你的嘴都变得不再肉麻了,不过感情成分总是比较少。”重敏淡淡地说。

“哦,”肖远也来了兴趣,“再评价我两句,很少人这样评价我的,特别是到了这个位置后。”

“我不怎么了解你,”没想到重敏微笑了一下,“并且我不喜欢评价人。”

“很好。”肖远点了点头,“喜欢运动么?”

“喜欢看别人运动,但自己不是很喜欢运动。”重敏照实地说。

“走,我们去看小甲的杏儿去,自从中秋节以来由于太忙还没有找过他们呢。”肖远加快了脚步。

“那快点。”重敏顿时也来了兴趣,想到那两个二三岁的天使,重敏的慈母心态又萌动了,或许这最能激起她的神经了。

“你喜欢小孩子么?”肖远的脚步似乎也在不经意中快了起来。

“你说呢。”此时重敏脸上全都是笑容和温柔。

刚走到“萌芽孤儿院”门口前五十米,就听到了里面的孩子们天真活泼的笑声,还夹着一些哭声,这让重敏的心跳顿时快了许多,脚步更紧紧地贴在肖远的身后。

“院长,我们来了。”肖远一进门品就朝着被孩子围在中间的一个老太婆打着招呼,顿时不少的孩子们都把目光投了地农副业,那老院长慢慢地抬起了头,透老花眼镜好一会儿才应着:“肖远啊,你来了,快,快坐。”看她的年龄应该已经不下七十了,却还这样照顾着孩子们,重敏的心中不禁起了一丝感动。

“小甲,叔叔来找你了。”一些小孩子让开来,只见中间的小甲正静静地望了过来,那双深髓的眼睛再次让重敏恍惚之间有着很眼熟的感觉,但这份感觉就是弄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小甲,怎么见到了叔叔也不打一声招呼,叔叔平时不是经常教你的么?”肖远此时脸上一点寒意也没有了,在重敏的眼里仿佛已变成了一个慈父。

“小甲被人打了。”这对杏儿从人堆里跑出来抓住肖远的裤脚委屈地说着,好像不是小甲被打,反而是她被打一般。

“不是,是小甲打人了,杏儿你怎么可以这样乱说。”院长巍颤颤地直过来解释着,而肖远在她面前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地说:

“妈,过几天我帮再请几个小阿姨来。”说着过去只见一个脸上红红的小孩子站在小甲面前。

“小甲,不是叫你不要随便打人的么,功夫仅是用来防身的。一点意志都没有。”肖远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可他说你是我爸爸,我说不是,但他和其他小孩子都笑我,于是我就打他了。”小甲一下子就“哇”地哭了起来,他那大喉咙总是显得比别人多许多分贝,惹得里面休息着的两个小阿姨也奔了出来看是怎么回事了。

“哭什么,男人大丈夫。”肖远脸上的忧郁转眼即逝,变得更为严厉了,“丈夫有泪不轻弹,他们笑就笑呗,叔叔也可以笑你的呢,小事不用挂在心上。”仿佛他是在教一个大孩子一样,但很快那小甲就不哭了,伸着手示意着肖远抱他,肖远见他不再哭了,就轻轻地把他抱了起来,用有几根胡须的下巴轻轻地在他还有泪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妈妈,”肖远走到了老院长面前,“我想带上小甲和杏儿出去玩,今晚一定带他们回来,好么?”

“怎么不可以,不过不能让他们吃太多的冷饮和烧烤,懂么?”老院长张着已经没牙的嘴替小甲擦去了眼泪,小心地叮嘱着。

“哎。”肖远回过头只见重敏早已抱起了呆儿,惹得这些小孩子是那样的羡慕和心酸地望着他们的离去。重敏都有点不忍心看着这些孩子的目光了。

肖远把他们带到了儿童活动中心,今晚的活动中心孩子不是很多,肖远带着小甲到了练功房里去打沙袋了,而重敏则带着杏儿在练功房隔壁的舞蹈室里,没想到呆儿对这里也是很是熟悉似的,不一会儿就穿着一身白色的舞蹈服加入了那几个小姑娘队伍中翔翔起舞了。

以前很小的时候重敏也练过一些舞蹈,但后来上初中就不练了,现在看她们那可爱的舞姿,于是重敏也借了一套舞蹈报,在前面的那个老师后面跟着跳,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练了,所以真的有稻多动作做不来呢,如脚尖及劈一字腿时她全身的关节都会不由自主地响着,但无可韪言,她的身材的确很好,均匀的曲线让老师也不禁露出了有丝羡慕的目光。

跳了一会儿后重敏就全身酸软了,只得走到了大镜面前的钢琴前,随手弹起了自己小时候听过的《天鹅湖》,现在重敏似乎一点也不费劲地把那音乐弹了出来,而这些正在跳舞的小天鹅们也传着这些优美的曲调而翩翩起舞着,特别是那杏儿则一脸陶醉,仿佛她真的能够能听得其中的音乐似的。

“赵姑姑,我也会弹一点钢琴了喔。”待重敏停了下来,杏儿奶声奶气地对着重敏说着。

“喔,真的么?”重敏一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钢琴前,果然杏儿居然用她的一点点的小手准确地把《新年好》这支童谣全面地弹了出来,这让重敏更是大为惊讶,上次她来到自己家时一个音符还不会弹呢,现在才十几天过去,居然能这样顺利地弹出来了,重敏能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音乐天才。

“你回去自己学的还老师教的。”重敏怜爱地把她抱在怀里问了一句废话。

“老师教的,自己也学。”杏儿嘴很甜地应着“赵姑姑”。

“那你是不是真的是很喜欢着钢琴。”重敏用手刮着她的小鼻子。

“嗯。”杏儿天真地笑着应道,“姑姑以后你也教我好么?我想我将来也弹得像姑姑的一样好。”

“嗯。”重敏抱着她,目光抬了起来,“杏儿,音乐是让人喜欢的,但不能把自己的爱好当作了谋生之道,否则那样会很累,特别不能对之太功利性,否则琴艺不管多高,都是不快乐的,除非你能够真的是为了别人而活,懂么?”她的目光是如此之迷离了。

“嗯。”杏儿也眯了眯眼,看来也是能够理解到了重敏此时的一些心绪。

“走。”重敏一把把她抱起来走出了舞蹈室到了隔壁的练功房里,在走出房间的那一刻自己还穿着一件舞蹈服,难怪别人在路上看自己的目光有点怪怪的,她走进功夫房的脚步也有点快了。功夫室里人不是很多,就四个,肖远和小甲正“啊啊”地叫一老一小地叫着,重敏她们不敢打扰他们,就静静地坐在角落上的小凳上观看他们打功夫。 

肖远一招一式地教得很认真,小甲兴趣勃勃地涨红了小脸打得很吃力,一小拳一小拳地砸在沙袋上面,不时地随着肖远飞身跳起踢在沙袋上,然后重重地摔在毯子上,看得重敏都觉得心疼,也不知道肖远他是怎么想的,毕竟他现在却一点儿都没有把小甲当作小孩子看待般地矫正和骂着小甲,不时地示范一两下打得甚是虎虎生威。

终于在半个小时过去了,这对功夫老小子终于肯坐下来擦把汗了,当肖远把目光投到重敏身上时不禁也呆了呆,看来他也为重敏的身材之好而震惊,毕竟男人皆好色。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不像章其他人那肆无忌惮地盯着漂亮姑姑。

“小甲,毛巾给。”杏儿拿着一条毛巾递给满头在汗的小甲,见她这样体贴人,重敏和肖远不禁也相视一笑。

“杏儿,你今天很漂亮,你又跳舞了。”小甲这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显得有点早熟,他的话令重敏他们不禁。

“小甲,你怎么可以这样式说话,这些话必须到了长大后才能说的。”肖远忙打了一下小甲的小屁股。

“电视里面都是这样说的嘛。”小甲有点委屈地低着头。

“杏儿,”杏儿见小甲被批评了,她也跟着帮小甲,“院里的阿姨都爱这样的电视,她

作者:何生

《22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