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24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顺其自然吧。”重敏似乎在这方面不想说太多,或许他们的身世有点相同,在彼此之间走得那样近又那样的远。

“我们之间能不能改变一下?”或许也发觉了这点问题,肖远问。

“对不起,”重敏也觉得有点那个,歉然一笑,“得用时间。”

“哦,对法卢,”肖远也耸了耸肩,“这个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似乎他除了对小甲这对小家伙外,只对重敏才这样温柔地说话了,其实重敏也不知道为何总是对肖远提不起热情。

城建的主题是要把这个饱受着风沙的北国小城建成最具有着风格的现代化建筑,所以对许多影响着城市事例市容的房子,不管它有多悠久的历史,多有文明价值,都必须要拆或搬迁,总不能老旧的东西而阻止了现代化城建前进的步伐。

对于城市里的建筑可用古黄主主我,现代主义,浪漫主义,构成主义,早现代主义,晚现代主义,只要能体现当代代最鲜明的新主题,新思想的设计方案都可以用来实施,现以前竞标的是对地区总体设计的竞赛,而现在鞍总建对于一些标志性建筑又举行了在建筑界的新竞标,顿时铜鞍几乎所有的有志于显示自己实力的建筑师都大展手脚,恿跃参加各种极具现代意义思想的标志性的建筑。

特别是最近的博物馆这将是铜鞍最大的博物馆准备要竞标,由于还有四个月的时间,故重敏不想参加,只是帮鞍三建里的老建筑师准备着他们早已为这个竞标设计差不多费了好几年时间的设计,重敏听说准备为这个博物馆竞标还有如北京、上海其他国内外都有名的建筑参加着,故重敏更是不敢擅自地以一个无级别建筑设计者来参加竞标了。

已经有四五天没有回爸爸那儿了,几天电话里德生总是叫重敏放心,说他能够应付得来,小甲和杏儿乖得很,但重敏还是挺不放心,趁这晚的放假重敏还是回了趟家。

重敏一推开门,这两个小家伙早就冲了上来,抱着重敏的双腿“姑姑姑姑”地叫喊着,他们的两双甜甜的嘴叫得重敏心里在都开了花,一把他们抱了起来在他们的脸上亲个不停。

“小甲,杏儿,谁回家了?”从厨房里边传来了德生混着“叮叮当当”的炒菜声。

“爷爷,姑姑回来了!”这两个小家伙长长的异口同声果然给家庭 里带来了无限的温暖。

“哦,重敏回来啦!”德生闻声也赶了出来,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平底锅笑眯眯地望着重敏,“我还以为丰雯姐妹也来了呢。”

“怎么老师她们也来过了么?‘重敏这放下了这对好像比前几天似乎又沉了一点儿的小家伙喘着气问。

“她们三天里来了天次。”德生边走进厨房边应着,重敏也跟着进去从父亲手中“抢”过锅铲和平底锅。重敏炒菜显得要比父亲伶俐得多。

 

“姑姑炒菜就是比爷爷的好吃。”两个小家伙边挟着菜边塞进了嘴里,一点也照顾赵德生这几天这么辛苦地陪他们的面子,赵德生的脸皮顿时有点挂不起来,小家伙就是变化得快。

“怎么丰地说老师她们这几天这么勤来这儿?”重敏边为父亲加了一点酒。

“当然她们不会是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的。”德生开了个玩笑,“她们听说我已把小甲收养了,她们真说遗憾,”赵德生微微咂了一口白酒,“她们说很想收养着小甲他们,但没想到竟迟了我们一步,她们还相民我们把杏儿让给她们,我问杏儿的意思,她一听就哭了,紧紧地抱着小甲就是不松手,故我的意思是不让他们分开,你的意思呢?”德生很是尊重着女儿的意见。

“我只是觉得太累了,”看着这几天似乎由于失眠而皱纹增多不少的的父亲,重敏心疼地说。

“是挺累的,的确是不够年轻时了,即使你当年哭多厉害,我都能睡得着,但现他们一嚷我就马上彻夜难眠了。”德生摸着自己的光头,“但我又想让他们呆在我身边,看着他们一天天地长大或许这将是我晚年最大的功劳吧。”说着边慈爱地望着正不断地抢菜吃的小家伙,小孩子就是明明见自己眼前有很多同样的菜,却还是喜欢跟别人抢。

“要不请个姆吧。这钱是省不得的,毕竟孩子重要。”重敏劝着,这时门“叮铃”地响了。

小甲听见门声就冲过去把门开了边叫着:“丰雯,丰琪阿姨来了!”他那大喉咙几乎要嚷得整幢楼的人都听见似的。

果然穿着蓝色和红色秋衣的丰雯和丰琪显得显得文静地拿着几个看来是送给小孩子的礼物走了进来。

谁知道重敏刚把门掩上,这时门又“叮呤”地一声敲门声,打开门只见肖远手中拿着一束康乃馨,站在门外,还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但已经习惯了他的重敏知道他真的是在笑。

“看我给你们带来了谁?”肖远微微地闪开,只见一个穿着鹅脸蛋的姑娘微微地低着头站在门外。

“这是?”重敏疑问地望着她,想不出她和自己家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为你们请来的保姆,同时也是见证人,到时你们得让小甲叫我叔叔才行,这个姑娘就是到时帮我做证我曾经是小甲和杏儿的亲人,你们说是吧?”肖远边开着玩笑边介绍着,“这个是我请来的小张姑娘。”

“你好。”这小张姑娘显得有点害羞地低着头想躲到肖远身后去,好像当时小甲和杏儿刚来到这里时一样。

“进来吧。”重敏忙热情地笑着邀请她走了进来。

见来到了个新阿姨,以为是来接自己的,小甲这双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新环境的小家伙顿时有点紧张地缩到了赵爷爷的身后,待肖远向他们解释后,他们得知她是院长奶奶派来和自己玩耍的阿姨,他们顿时大胆地冲上去:“张阿姨,张阿姨”地叫着。

这害羞的小张姑娘倒是放得开地拉着他们坐在老赵买的儿童玩具动着。

“呵,怎么难得大家不同而合地来我们家了?”老赵有点惊奇地为客人洗着水果问,肖远他们不禁相视而笑。

“老赵,我们买了一些新秋冬衣给小甲他们,你看看如何?”丰雯抒衣服旗鼓相当在桌子边微笑地望着小甲他们,的确像小甲这对俊俏的小家伙那个成人会不喜欢呢。

“你们一来总是带这么多东西,难为你们了。”德生为小甲他们感激着丰雯她们。

“本来今晚我们是想说服赵老让一个小孩子给我们的,现在肖远连保姆都请来了,那看来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理由了。”丰雯望着正兴致勃勃地和小甲他们玩耍的妹妹说。

“丰雯那看来一切错都是在我的身上呢。”肖远接过了话题。

“你没错,那还有谁错。”丰雯嗔了他一句,谈了一会儿,肖远趁机这几个大姑娘都去和小孩子玩了,就和德生谈了一些问题,时而他们把戏目光都投到了重敏的身上,看业是谈一些工作及重敏的事情。

十点多,这些客人都走了,老赵对这小张姑娘很是满意,毕竟这两个小孩子都非常喜欢着这个带着外地口音的阿姨。她可以明天就直接来上班了。

“爸,刚才肖远和你谈了一些什么,是不是关于我的情况?”重敏边为杏儿削了一个苹果边问。

“看来这一切都逃不过你,相信你也知道了。”德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肖远是想叫你参加一下正大博物馆的设计竞标,但他又不太敢跟你直言,所以就和我这个老不中用用商量,你的看法如何?”

“我不想参加,时间这么短,参赛的又全都是资深建筑师,我不想打没有把握的仗。”重敏赤着那双嫩白的脚,脚趾不停地动来动去,在父亲面前她永远都不会隐瞒着一些什么。

“但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参加一下。”德生有点严肃,看来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若果我是公司里老总,我也会对我的新职员大胆地让他去试一下,让他们在磨练中成熟,让他们逐渐成为独当一面的建筑师,而现在你的能力我相信在你的同学中已经是佼佼者,但那只是看起来而已,而肖远相信也是这个道理,相信你能够在这次表现出多少的忍耐力,毕竟你上次在唱歌比赛中表现出的那种情格让人还是不太相信的冲动能在建筑道理上能够走得多远,所以这次很多人都在看着你,所以希望你能够明白着这次不管是输或赢都是一种新的超越。”

“可是我一个人心里没底,并且这次没有建筑师资格者是不能参赛的,我不想为别人作嫁衣。”重敏的脚趾停止了摇动。

“那看来你还是有着一定的功利性,这和你父亲我是有着同样的毛病,”这时德生摇了摇头,见重敏无语,知道刺激了她,忙说,“肖远他说只要你参加着,他绝对会全力帮助你,并且在设计说明里详细地写上的思路等,那儿是你画的,他都会帮你写得清清楚,但盖的那个印,我相信以我的印你不会太介意吧?并且你若果能相信你老爸这么多年积累来的经验,那你绝对可以找我。”德生说到这眼里泛着精光,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驰骋商场的壮年时代。

“真的,爸您打算出山了。”重敏轻喜地问。

“出山不出山无所谓,不过为了女儿你我将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德生拍了拍胸膛坚定地说。

“爸,我开始懂得爱你了。”重敏忽然搂着比自己还矮的父亲的脖了撒着娇。

“嗨,什么时候我家的重敏也懂得表达感情了,看来重敏很快就要离开父亲的身边了,看来收养小甲和杏儿是对的呢。”德生刮着女儿的鼻子取笑着。

“爸,您又来了。”重敏松开了德生的脖子,接着父女俩又谈了一会儿近来公司里发生的事和肖远的情况,重敏见父亲对这些事情蛮感兴趣的,心中也顿时有了一些力量。父母永远都是儿女奋斗的精神支持,那使他们丝毫都帮不上帮。现在父亲居然答应主了自己作博物馆设计竞标,看来父亲真的是开始把责任放到自己的身上了,重敏也感到了肩上有了一些实在感。

第二天回到公司里重敏就去告诉肖远说自己也参加着博物馆的设计竞标,肖远当然大喜,他向重敏保证说需要一切他都会全力地付出,重敏对这个也是相当感激。不管他是在表演还是真心,但现在他的帮助下的确是在为自己的以后的路铺了很基石。

肖远很忆僦把博物馆所处的实地位置,取向,地区,环境,而积土质,所有的资料都送了过来,这让原本打算到实地去调查的重敏省了不少功夫,并且这些资料的详细让重敏暗暗吃惊,这才发现肖远对任何事都准备得那样的周全,难怪他敢叫着重敏这个新手参加这次竞标,甚至肖远还主国重敏配了个副手,这简直让重敏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重敏把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放在和父亲交流上,尽管德生已经离开建筑有一段时间了,但对材料、地基、排水等价格都是那样的详细地了解,他简直主国了重敏设计的材料字节典,重敏也几乎是每四天就在肖远的接送下到实地去看情况,相机,速写等在学校里所学到的知道都全用上了,并且肖锭更为重敏配着目前全国最先进的计算机。

不过重敏还是习惯着独立地设计,她还是不太喜欢去问着那些建筑师,毕竟她认为建筑不是集体活动,只有敢于异于别人的思维才会得到别人的承认。

                 三十五

钟冰的压力近来也很大,她把自己所调查的民办办资料都刊登在报纸上,没想到引来了许多令钟冰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这些文章有的是大学生写的,有的是学生家长写的,甚至相关民办大学都进行了反击社会各界对这个教育问题的关注尽管远远超过了钟冰的预料范围,这当然是件值得慰心的事情,毕竟自己发掘了一件大众十分关注的社会问题,但毕竟其中的一些攻击显得过于肤浅和锐利了,并且是对钟冰人生的攻击甚至有关教育部门还表示着要对这些材料的调查者进行调查,那样钟冰就真提要全面暴露在电视上了,这样钟冰可能

作者:何生

《22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