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30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在一起岂不是很值得让人怀疑?”

“嗯,是有点值得怀疑,”宇川开了个玩笑,“不过你这么漂亮,我这副德性,不配。“

“行了,不知道你是真自卑还是假自卑。”他们立了起来缓缓地往回走。

“真的是怀念着过去在学校里的生活。”钟冰忽然感叹着,宇川也是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

 

这起走私案正在锣鼓集密地侦查着,凡是查出一切与有蕊片有关的电脑都被查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都落了网,它们的覆盖率是如此之广,如此之高,看来一两个月真的很难把所有的电脑公司里的东西都搜查出来,但小王原来所工作的省城总公司也被查了出来,它的总经理韩翠也被抓了起来,经过连夜的审查,这位女强人吐出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但她如何也不肯吐出小王的情况来,那天晚上小王匆匆地给警局里打了一个电话就不再见了踪影。

在她被押送到省城总警局的过程中,已经是日夕西山的傍晚了,望着窗外的远远的夕阳,她不禁暗暗地叹了句:人才啊。

她的思绪回到了那个动乱的红色年代,那时候她可才八岁呢,那一夜作为“造反派”头头的父亲被抓了起来,一下子自己以前一直受人“尊重”的“造反派”小巾帼的她一下子地位一下子全变了,以往一直都很听自己指使的“右派资本家”的小孩子们都不再听自己的话,他们把自己平日在他们身上发泄的招式用到了自己身上,小军帽被他们抢去,头发被他们抓乱,抓伤,耳朵也被那引起平日贴贴顺顺的大孩子扭转了过来。

以前自已可是这帮孩子的“司令”呢,他们那个不听自己的话,连那个戴眼镜的老头子老师被自己摔破了眼镜都不敢吱一声,还连声地说“摔得好,摔得好”。这些“右派”的孩子那个不是争着做着自己的马来骑,并且她一直尊敬的“造反有理”父亲不是也常常用皮带抽他们么,看这些唯唯诺诺的“右派”不顺眼,那瞪眼睛拍桌子并且狠狠地揍他们几拳,并说这是伟大的毛主席惩罚他们的。

于是小韩翠也从父亲那里学来了的招式也施在这些“小右派”身上,那时候不是流行着一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自豪感么,于是小韩翠的观念中这些“小右派”也和他们的父亲一样没有好东西,所以抽他们也是为了将“无产阶级斗争”进行到底的一种最好的方法,那些教授老师的儿女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居然有着一两个和他们父母一样戴着小眼镜,这让小韩翠更是看不顺眼了,故他们成为“专政”的对象更是应该了。

平日自己穿的也几乎是最好的,偶尔还能在军帽的掩盖下戴着一两朵小红花来满足着自己小女孩子的那种虚荣心,腰间的小皮带也是父亲在别人家搜来的国外真皮,抽那些小孩子是绝对抽不断的。

但一声惊雷般地“文化大革命”就这样结束了,平日趾高气扬的父亲被一辆响着“呜呜”的警车带走了,那一刻父亲胸前的像章被摘走了,手中拿着的“红宝书”也被拿开,他的肩不再像以往那样的直挺,好像瞬间变了另个人一般地被反铐着手推进了那个车窗,母亲也被牵连进了监狱四年。

一下子小韩翠仿佛觉得世界变了,那些“小右派”连正望也不望自己,小男孩子打球自己想加入俣球马上砸到了自己的脸上,和小女孩子踢键子,她们指着自己的小鼻子骂着“连造反派配踢键子”,连街上的猫和狗似乎也不再怕自己,于是她回到了家里的小庭院里,平日总是教着自己如何欺负其他小孩子的奶奶也变得终日不出门地发着“痴呆”,那些有点像电影里的国民党兵的大盖帽来问她时,她都是胡言乱语的。

故小韩翠觉得更为孤独,幸亏那些老师没嫌自己,特别是那个被自己摔破了眼镜的老头子老师居然亲自来到了自己家进而来劝自己去上学。在学校里总是他第一出来制止其他孩子来欺负自己,但即使自己如何努力,那些同学都不太愿意和自己玩,仿佛自己不存在了一般。

一九八零点那年小韩翠已经十一岁了,正是四年级。那时成绩好像是全班倒数第三名,这时说改革开发了,整个城市都洋溢着一鼓喜气,令小韩翠最不习惯的是那些当年被父亲打倒的“走资派”今天都被恢复了职务并且他们的官职都是挺不小的,他们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知名画家、作家、音乐家。他们当年在父亲面前是那样的点头哈腰,背诵着毛主席语录,可他们现在居然坐起了轿车,妻子儿女都穿着珠光宝气,充满着“资本产义”的酸气,他们坐在车里正眼也不望一眼头发翁乱衣服显得有点乱的小韩翠。

于是她更希望父亲能出来了,有几次她的“痴呆”奶奶牵着她的手去探望着父亲,刚开始他很冷漠,几乎连认都不想认自己了,但后来太度好多了,并叫她不要去恨别人,毕竟这是他们奋斗应该得到的,要学会和好好地相处,不要像父亲一样。

但这个在混乱时代里的弄潮儿却不知他女儿在外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她学会了抽烟、喝酒,穿着过大的喇叭裤在学校里聚集其它同学打架,到工地去偷着钢筋用锤子锤成了片刀、片剑,偷别人的自行车又不会骑,被甩得鼻青脸肿的,和男孩子打架,她那从打斗积累来的经验把那些男孩子打得叫家长来,偶尔那些被欺负的孩子家长在道路上截住了她,脸上自然少不了几个粗粗的手指印,正是这样她更是仇视大人,那些害怕的孩子纷纷加入了她的队伍里面。

她最终被开除的是在五年级第一学期,她还着她的“手下”们到了隔邻学校去和那些孩子打架,录时弹弓、片刀竹箭等都全已经齐备,对方小学学生更是厉害,把石灰放进罐子里用去炸他们。自然由于她自小养成出色的领导能力,她的“手下”没有一个受伤的,但对方“帮派”的头领被她用石头砸得额头有一个半指深的坑,血即使用力烟丝来止都止不住,那血从那小孩子的额头流下来,这给韩翠的印象永远都印在脑海里面。

她被开除了,那帮“手下”也再一次脱离了她,于是她就同街上的小混混在一起,跟他们到处偷车,卖车,偷钢筋,到效外去打鸟,到河里捕鱼,在路上抢小孩子的钱,终于有一次由于防备得不够充分,她被抓进了少年监管所,在里面由于她的拳腿好反而受到了那些监霸更多的拳头。

出来以后,有一次她再次和她的伙伴在咱上抢钱,那时一车吉普车停在路上,那个大人就在路边背着身小便,韩翠他们冲上了车,其他伙伴则在车卡里搬着苹果,而韩则好奇地坐在驾驶室里,东弄西弄没想到把这画弄起了火,直冲向前面, 那时这些伙伴都跳下了车,而韩由于条件反应居然把吉普车开得百米远,但还是撞上了山石,之后她就没知觉了,那时她正好十五岁。

再次醒来的时候,跟前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静静地靠在墙上。

“你没事了?”好胜韩翠想掀开了被,这细小的声音马上弄醒了他,他关切地问。

“没事,你是谁?”小韩自卫地板着脸问。

“我就是你开的那辆的司机。”那男子削了个苹果给她,但韩翠不敢接,毕竟那是自己闯的祸。

“你身后好像有老鼠。真的。”小韩翠叫了起来,一幅害怕的样子,待那男子一回头,她就跳下了床要夺门而出,但也不知道那男子何以这般敏捷,“扑”地把如猫一般灵活地快跑到了门口的韩翠抓住了。

“我没有钱给你的,你还抓我干什么?”韩翠拼命地挣着,但终究挣不脱,就用着自己惯用的伎俩,用嘴咬,但发觉他一点也没事,这才发现自己的前牙在这次车祸中全被撞掉了。

“我不用你赔钱,也不用向你奶奶赔钱。”那男子保证着,“你撞成了重伤,这钱可以抵补了。

“我奶奶也来了么?”小韩翠惊讶地问。

“来了,她可真厉害,要我赔医药费弄得我烦透了。”那男子自嘲地笑了笑,韩翠可以想象得出她奶奶耍赖搞泼妇的模样,不禁笑了笑,这就是韩翠和这男子的第一次见面印象。

自此以后韩翠就和这个叫萧寒的男子同居了,尽管年纪差得很多,但这个萧寒一直对她很好,在韩翠二十多岁时萧寒还叫她去嫁人,但她还是执著地守在了他的身边,或许是为了让韩自己找男朋友,已经四十多岁的萧寒过了一年才回来见她,但她还是为他守身如玉。

但在一九九零年时,萧寒把自己做的生意告诉了她,她才知道他是做电脑生意的,并且做得并不小,大到什么程度她也不知道,但他很放心地把这个省的电脑生意给了她来做,而他则经营着其他省的生意,这样由于生意的原因,他们又开始极少地见面了。

 

其实她也知道这个生意中有着很多的违法的成分在里面,或许是为了弥补一些,萧寒每年都会叫她出面去拿出了百来万给那些穷孩子读书,由此她在一九九四年认识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叫王燕飞,他长得真的像女孩子啊,甚至和自己年轻时有点像呢,他同样不霸地染着黄头发,那时没想到他却是读书的成绩是那样的好。并且她还知道他是自己蕊片材料来源的采矿大亨黄京腾的孙子,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她特别关注着这个刚刚发育完的孩子,并且让他在离校后还能继续到了有关保安学校里去读书,并且由于他的电脑知识的好而进入了警校里面,以让他有一朝一日回到自己公司里面帮自己。

但他还是选择了进警局里面。无奈。但他家庭里面却是那样复杂,他还是从警局里出来了。

本来她也并不太和这个年轻人走得很近,但没想到他自己合成了一种公司里面没有的蕊片,并且这种蕊片他没有告诉了任何人就把申请了专利,并且他还自创了一套程度在网上发布着谁能以人的智力来战胜他制造了出来的围棋棋王“燕蓝”,果然他这一招很快就引来了无数的网民来参与着,这没问题,但久没有露面的萧寒马上给她打了电话叫她马上封杀了小王这个程序,但这样还是迟了。毕竟他已经发布到了网上。

而小王却要求着更多的资料来换着,故她还是意识到了这个年轻人的确不简单。这个和她生了个孩子俊俏男子的水平远远出乎了她的意料。而海外也开始对这个年轻人何以能制造出这么优秀程序所用的蕊片也那样子感兴趣。

她不知道一旦这些蕊片一暴露,那样子就很可能会引起了很大的压力,那是国际上的压力。很可能会引发了一场“硅谷大案”。

她迁就了这个年轻人把有关的蕊片资料给了他一部分,但也仅是一部分,那样子完全不能引发什么样的破绽。

但没料到他能够从那资料上得到了那次在淀海边上让钟厚出了最得事故的那次走私的“暗语”。但他最终还是没能逃出了韩翠的包围,毕竟他爷爷黄京腾也在追着他,因为一出事,那黄京腾这么多年来在这片西南地区私自采着贵重稀有金属的事情也会暴露出来。

韩翠已经下了命令对小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公司里的手下第一次见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脸上有着几点雀斑的总经理发起火来是如此可怕,那眼里冒出来的火足以令站在她对面的人矮半个头,其实韩翠也知道若果自己不抓住王燕飞,萧寒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因为她知道这些案件一暴露,那损失不只是以万来计的,而是以亿来计的。故她此时也不知该不该对萧寒汇报。

小王也是很不安宁,毕竟他这段时间为了抑制着他那已经被装进了膝盖里的震动器不时地动着,这段日子来他也是用着止痛剂来抑制着这不时地颤抖,并且他也知道自己这个震动器里面也有着窃听器,他一直都想用电子手段来破坏这个安在里面的东西,但还是失败了,故他只得自己用手把他取了出来,也只有着这样他才能把自己程序弄出来。

这天他穿着韩翠的那件红袄衣,拖着残腿走了出来,他真的令人怀疑,不过现代人居本对任何怪衣服都是见怪不怪了,男的可以穿的,女的反客串成男的都是再正常不过了。

作者:何生

《230》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