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33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杨菁直望着丈夫有点闪烁的眼睛直说。

“那半个月后还是让她信王码家里吧,这样好照顾一些。”钟厚把晚餐吃得很快,“我最近比较忙,看来我又得工作了。”钟厚边穿着衣服边要往外走,近段时间他已经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到了工作上,以忘却和冲淡难去的痛苦。

“钟厚,其实你的情况我都了解了。”忽然杨菁也站了起来,钟厚听了顿时站在那儿回过头来。

“钟厚”,杨菁深情地望着丈夫,“这不是钟冰说的,而是前几天我在学校路上听到一个陌生人说的。你不要怪钟冰。”

“对不地卢,我想把这个工作全都做完了,我才向你解释这一切,到时再把这家庭之事解决。”钟厚微侧着那有点僵的表情。

“爸妈都知道了这种情况。”杨菁慢慢地走近丈夫,“爸叫我看你,他也是这个意思,但我却不这样认为,你还记得我们在教堂上的宣誓么,还有现在的医学很发达了,相信不久之后能够了吧。我们现在只能用岁月来印证着我们的感情了。“

“但这毕竟太漫长了,并且希望或许就是失望呢。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这样只会徒增彼此的痛苦。”钟厚的心中充满着难言的感动,但他依旧保持着他十余年军旅生活训练来的理性。

“难道你要放弃么?”杨菁静静地抱着丈夫的肩。

“有时候放弃会更好,毕竟目前的痛都只是短痛,但长久的痛苦不会酿成醇酒,只会变一种漫情毒药。”

“为什么你不能相信彼此呢,毕竟我们都是知识分子,我们见这么多,经历这么长,难道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看得更开些么?”杨菁把脸贴在丈夫胸膛前喃喃说,她知道此时外表看起来依旧铁铸的汉子最需要母亲般的安抚和慰藉,此时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和丈夫的精神是那样的长久地融合在一起。

忽然杨菁感到额头头一阵冰凉,抬起头来只见从未哭泣的丈夫这时无言地落泪,她心中的伤切也再也溢不住。这对一个警察,一个教师在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奉献着时却遭遇着上天这样不公平的待遇时却没有相互抛弃,但他们承受的痛苦能超越自己极限么?

晚上他们静静地相互依偎在一起,倾诉着这段时间来所发生的事情,几乎是彻夜无眠。

第二天,杨菁就北上了,毕竟那些里有学生在等着自己,还有母亲,公婆都要由他承担。钟厚望着她以前一直减肥大都没有减但由于近来自己所发生的事却让她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变瘦,钟厚知道杨菁嫁给自己本身就是个错,若果自己像小王这样殉职或许会更好,这样不会让彼此忍受着这种罪,或者她能在现实这种情况提出离婚,这样彼此伤害也会轻一些,但钟厚知道她这样做的上就是为了自己能安心地把一切工作茧自缚全都好下去,故钟厚还是及时节压制了自己心中的伤痛,以投到这次尚未结束的“棋盘”中去。

“是不是这个案子邪功中开始,又要在邪功中结束。”

但在那天送钟冰北上至省城时,钟厚还到了省总局里开了会,上面却说这个案子得松一松。事后一个和钟厚有点熟的警局人员告诉钟厚说这个案子涉及到中国与另一个国家的外交关系,若果查出到时或许中国赔偿将是巨大的金额,故现在大名义上将会停止这个案件的侦查,但会不会在私下进行着侦查上级或许会有命令,所以钟厚现在得等一等,看看形势再说。因为这将功赎罪影响着中国加入WTO的及申奥的情况。

听到了这情况的那一瞬间钟厚在大吃一惊后似乎明白了许多。刚开始他对这个案件进行侦查时就意识到它将不会是那样的简单,知道它会涉及到了很多人,但没想到它涉及到了却是国际之间的利益,他再次印证了小王的那个没有专利的发明是有矢放箭的。钟厚现在就不能不对之慎之又慎地进行考虑着,但警局里的人就不愿意善罢干休了,毕竟现在案子侦破得如火如荼,突然叫他们停下来就有很多人想不开,甚至开骂说上面和下面抢功劳。而钟厚对这个又不能明说

作者:何生

《23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