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38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切受警局里面出。宇川麻木地点了点头。

“一切的一切啊 。”宇川的嘴角不时地绽出了一丝滑稽甚至习惯性的玩世不恭的微笑,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时不时给你一些玩笑,“得不到是苦闷,得到却又是空虚。”

伤口已经被包扎好,大腿骨幸亏没有断,便据说差那么一点点就造成粉碎骨折,到时候他将没有任何机会再能蹦跳了。下巴上的伤宇夫人还让他到医院去检查,为怕会让儿子俊朗的脸上留下疤痕。但宇川此时倒宁愿变成另一个人。

在这一夜里宇川才真正地把这些年来的事情详详细细地想了一遍,偶尔还坐起来,静静地望着窗外由于北风过于猛烈而吹得呼呼作响的如水月光,不时地长长地叹口气,润璇则也是彻夜无眠,也是今天她才真正地从婆婆那儿得知这几年来宇川所经历的事情,连刘芸和钟冰间的关系也隐隐地知道了大概,尽管难免会有点炉忌,但她还是为宇川同情。

“川,你去哪儿?”润璇惊叫起来,此时宇川已经穿上了他父亲遗留下来的那件大衣悄然走到了门口。

“睡不着,想出去走走。”宇川有歉意地点了点头。

“你等一下。”润璇也要起来。

“不用,我就想来静一下,你先睡吧,我等下就回。”宇川顺手关上了门。

街上此时一个人也没有,人们都缩在温暖的被窝里,这个新镇上宇川成了唯一的夜游客。那些街边前几个月才栽的树木已经褪光了叶,在寒风中籁籁发抖,此时宇川却开着襟,让寒风从脖子里灌入,以让自己清醒一些,由于白日被打伤的胳膊和撞伤的腿让宇川有点不利索。

走了半个小时,宇川的身体也逐渐有了点冷的感觉,宇川于是躲进了街上的公共电话亭里吸着烟,此时他发觉自己脑海里不时地映现了两个熟悉而美丽的脸庞。

忽然宇川把烟头扔在地上,从裤袋里拿出了手机,拔响了一个久久未打过的号码,在手机微弱的光线下,可以发觉他拔打的正是越洋电话。

 

 

 

 

 

 

 

 

忽然宇川把烟头扔在地上,从裤袋里拿出了手机,拔响了一个久久未打过的号码,在手机微弱的光线下,可以发觉他拔打的正是越洋电话。

Hello,it is yunliu.”那边在经过一阵的嘟嘟声后终于有人接电话了,那声音尽管已经变得稳重而成熟,但听起来还是那样的让人怀念、温馨。

This is yuquan,From china.”宇川似乎要和她开一个玩笑,但却没有丝毫玩笑的灵魂.

宇川,唉唉,你等到一下.我正在上课,你千万别挂.”那边传来了一了急促的英语后她又来接电话了,“宇川,对不起,刚才我正在给学生们上课呢,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

“老师,我爸的事情终于完结了.”宇川轻轻地靠在职玻璃板上.

是么,那真的是值得……”刘芸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不知道,反正现在就想给打电话.”宇川边呵呵地呼着冷气边说.

是么?”刘芸的声音一下子也低了下来,”毕竟一开始我们都不是希望看到的,不过你以后也看开一些吧,生活本身就是这样.”

最近好么?”宇川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你应该也结婚了吧?”

没有,”刘芸叹了口气,”不过我现在已经考上了研,有时候替老师上课,这样从学生交流中可以找到很多的观点,就像当年上你们的课一样.”

画展开得如何了,有没有因为回国而耽搁了?”

没有,那次回国,由于有老师和蕴莎太太的撑面,故艺术界也没有进行什么指责,或许在他们印象中东方人就是有点腼腆,故他们还能接受.”

这样在中国可不太那样容易被接受呢.”宇川摸摸了鼻子,”你什么时候也回国开画展,到时候我一定会去捧场,只要你允许.”

到时候一定把你当作特重嘉宾来参加我的画展典礼,到时候我一定等你.”刘芸轻叹着.

到时候我一定会去.”宇川肯定地说着,”不过到时候你如何把我给你的客人介绍呢?”

那我就说你是我最重要的学生,重要到无法比拟了.那样可以了吧?”刘芸显然不敢在边个话题上再深入.

“那您回去给师弟师妹上课吧。”宇川心想既然真如此也不须强求了。

“师弟师妹?”刘芸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的,他们的确可以这样说。”

这时他们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能够么?”还是异口同声地问。再次进入了久久的沉默。

“阿欠。”宇川打了个寒颤。

“生活某一面就像乌云一样黑暗,但它的另一面照样是有着辉煌灿烂的一面,生活会是美好的,你说的。”刘芸安慰着宇川。

“我会的。”宇川从肺里叹息出,悄然把电话挂上,其实他也知道今生已经和刘芸无缘了,原本想和钟冰通电话冲动也被冲淡了。

“是啊,现在有妻子了,以后还有儿子,家里有老小,还有红三三,还企求什么?”他喃喃地说了句,想起家中还有温柔的妻子和温暖的被窝,顿时提起了精神,那条伤腿了也顺畅多了。

“回了!”打开只见润璇正坐在沙发上,正静静地等着自己。

“嗯,回来了!”宇川肯定地说。说着用单臂把妻子抱了起来放在床上。

“注意你的伤口。”润璇撒娇地挣扎着,但还是被宇川那粗野的嘴唇捂住了她的嘴和心。。。。。。。

 

第二天宇川就一所往日的忧郁,把更多的时间投到了设计中,在功累之余他就到了居委会那里看看,和那些年轻的居委干部们聊聊,倒是不常见到了黄大妈,因为黄大发以说她坐不住,她总到街上去了解情况,老人俱乐部,小夫妻吵架她都去进行分解劝说。

这天黄大妈回来说现在的小学还未开建,孩子们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读书,这都让了离们挺辛苦的,所以政府准备在镇上建一所小学,现在由村民来决定小学建在那个地方,居委会里的职员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但宇川这个准建师却把这个消息一直放在心上。毕竟这个镇在十多年不会改变什么了,故小学学生的学校环境必须要慎重考虑,可不能随意找一个地方就可以的。

他把这个想法和黄大妈说后,这个热情开朗的老太婆倒是非常支持这个想法,嚆因为她那在小学三年级的小孙女每天要她这把老骨头送上送下的,真的有点承受不了,她说只要有什么求于她的,她都会全力实现。宇川见这个居委会一把手这样支持,心中就更踏实了。

于是宇川对这个小镇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对这片土地的地域和局势进行了详细的规划。

 一旦对这个一千余人的新镇进行调查时发现它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这个清古分镇离有四千米远,尽管现在交通还不是和有发达,但它与海之间已经被渔民自己修成了一条小小的公路,有些居民还对一落千丈些山地进行了开扣,以建多一些房子。由于由大坝村开发成的龙兴坪不久要被建成大码头,故事先已有许多西北部的流民都来到了这里想趁机会赚一些钱,甚至希望达里定居。但这里的开发大多数都是本地人,故餐地人的就显得形势并不怎么乐观,在龙兴坪上这些外地人没有宿身之地,于是他们都流寄住在清古镇上。

而本地居民一般都很排斥外地人,外地人一律被本地人称为“北佬”,意为北方来的家伙。的确现在这具新建成的小镇现在还是挺乱的,外地人不满本地人对他们的态度,他们就趁在夜深时候在那些本地人家门口或门板上泼粪便或其它杂物。这时本地人就更讨厌外地人了,有的本地人还结成伙地殴打着单个外地人,那些受欺负的外地人就结成伙来和本地人进行火拼。

这清古镇的派出所不太成气候,对这种事,往往都要靠居委会来处理,而人数只有十来个人的居委会就显得人稀力薄了。对这种事往往很难做到两面都做得合意,居委会那些年轻人都比较好冲动,在对这两拔人进行劝解时往往也被他们敌对的情绪所激动,有时还会和较激动的一面动起手脚来,故主要是由那些老年或中年的人来处理,而这些中年人往往碍于家人的阻拦,那最后只有黄大妈一个人来应付这种事情了,但毕竟黄大妈的精力也有限,所以她往往都是一回到了居委会就大发牢骚。

政府想腾出一块地来建一些房子来给这些外地人居住,但本地人纷纷进行了反对,有的甚至还到了新镇政府去进行示威,镇政府也考虑到其中一些情况,因为一旦外地人新住了一片地方,到时候或许不止不能化解这种敌地情绪,甚至由于彼此都结成了一方,那到时候若出了大量的斗揍事件那就更是不愿见到的。

宇川还发觉镇上开始出现了一些腐朽风气,有些本地人开始把房子腾出来做了旅馆或饭店,但他们做的不是正当生意崦是收集那些外地来的姑娘或妇女做着变相的卖淫生意,这些情况在大坝村居住时是前未所闻的,但一些本地中年人对这个挺欢迎的,籍着腰包里还有一些土地征用被偿费,经常出入于这些地方进行嫖娼或赌博,麻将声不断地从这些店里“哗哗”地传出来,这些中年人开始慢慢带动了那些年轻人,有的甚至出现了“父子同上阵的嫖娼”的行为,这顿时更引直了本地人妇女的不满,时不时地见有一两个妇女在这些旅馆面前进行大开骂,这自然引导起了许多人的围观,这其中当然不乏小孩子。在这情况下他们也同时受着一种变相的教育。

同时镇上开始有上结无业青年在进行着吸毒贩毒,这在以前农村时亦是闻所未闻的,由于居民住得比以前近了,交流得多了,这时赌博也开始逐渐“兴隆”了起来,有的甚至不畏惧地搬到了门口的街旁处,让这本来可耻的事情变得似乎光荣公开化了,由此而引起的争端也每每激起。

难怪黄大妈都有埋怨住在明亮的平房还不如住在农村昏暗的瓦房里舒服、舒心。现在的镇民开始变得懒了起来,因为每家每户都分得了八万元,那样一家平均五口人,那冰是三四十万了,这对原来一直在土地上进行着创食的谋生的村民来说一辈子都难见到这么多钱,所以不少人认为只要俭穿省用,那几乎一辈子都是用不完的了。故原来的在邻近做民间建筑的居民都很少人去做建筑了,一时邻邻近近建房子,连工人都难找,即使找到了,工资也比以前高出了许多。邻邦近的村民建房子更不敢请清古镇上的建筑工。连原本是建筑民工工头的宇文遥也开始摸上了以前极为厌恶的麻将。这自然对宇川的堂弟堂妹影响着自然不小。

宇川对现在的情况也是极为担忧,原本以为农村改为城镇后村民会变得更为文明,但现在的形势显得很是难料,当过老师的宇川最国担心是孩子成长的环境,大坝村原本人才就出得很少,只有两三年来才出现几个大学,这向个大学生一般不是家里极为贫困的就是家教极严阵以待,而现在宇川偶尔还发现那些不及自己腰间高的小孩子们居然在寒冷的黑夜里背对着背坐在电线杆旁边一亮一灭地吸着烟,并时不时说一些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猥琐之语,偶尔还有着七八岁的小男女孩子搂搂抱抱地走进了小胡同或许在日益兴隆的电玩网吧里。这些孩子的成熟不知道和这里的网吧什么联系么?

因为是一个小镇,并且只是一个分镇,故上面市政府在这里设的镇政府还是太小,统

作者:何生

《238》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