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39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筹能力显得小了一点儿,所以许多 机构一时还不能建起来,便政府似乎不反对民间自愿捐款来办。这无异让宇川心里踏被子一些。他开始在做着另一个更大的方案之余抽出一定时间来投进这个小镇的规划里。

目前最主要的是对小学的地域选择和地势选择。这并不仅仅是建一个小学完事就那么简单,它还要考虑到了学校建成后它的周围肯定会建就很多建筑小商小贩什么的,这就要到时致使是如其他发达城镇那样发达也要保证孩子们要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

现在宇川并不知道设计和筹划能不能得致函实现,但他丝毫没有它当儿戏。他为了设计好这些机构,边自己的生活规律都进行了规划起来,早晨七眯起来看了一个小时的报纸,以了解整个滨海市当前的发展情况,对目前的经济、建筑、教育、文化以进行整体的深入,到九点以后开始进行设计,到下午二点宇川开始出去到工地去找工人们聊天,找四询问材料的价格、工资、工期什么的,刚开始这些工人对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都是有点隔阂,特别是工地上的大、小工头,他们还以为宇川是被派来的监工或许其他探子之类的人物。但宇川倒是很坦诚地跟他们介绍自己的身份、姓名、谁的儿子,和他们拉起了家常,于是这些工人都很热情地把自己所懂的东西告诉这个似乎对建筑工人的生活情况很了解的年轻人。

每天出去,宇川都能拿到一张记满了各种各样数据的纸回来,到下午六七点钏壑 川又开始进行了设计,有时候还叫上当过会计师的妻子润璇进行统计,她那比计算机还要精确的计算让宇川第一次领略了家有贤妻的智慧和好处。润璇偶尔还会和丈夫讨论着该如何用这些数据更为合理,但她从来没有泼过丈夫的冷水,故宇川在她的支持下显得热情更高。俨然他就是整个小镇的统筹规划的设计师。

宇川把这次设计当作是处快报实践,毕竟对某一个地区进行现实规划对宇川来说是第一次进行着规划,故他更不敢放松自己对各方面的考虑,他不只要了解当前的各种书面报告他还要了解到实际人们的看法,所以他再次运用到每家每户去调查的方法。

他开始每天晚上八点半左右出去到每家每户去了解,但宇川发现现在住进新居的居民似乎不再像以前那般热情,这里居民在门敲响时总是从探视孔里观察上好半天才一层层地把防盗门和大门打开,并且把你的身份,来意目的都打探得清清楚楚,若果宇川手中没有拿着礼物就似乎总有着一丝冷淡。

但宇川不顾这些,只要能够进门,宇川那对艺术有着相当造诣的口才就能全面发挥出来,特别是对他对当前各种开发形势及整个滨海市的各个领域发展的了解都进行了简易而有见地的评说,每每引得这些平日里只能从麻将里填补空虚的人们来了兴趣,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和宇川谈得更是投机,但一旦说到了教育事业的投资,他们就似乎就不太热情了,他们说把一万钱投资进去毕竟有点划算不来,因为他们认为办学校都是国家的事,在他们观念中大家自发投资建立起来的学校是民办学校;而民办学校的质量总是不够公办学校的质量要高,并且他们觉得孩子一般在学校里只念七年书,每年也大概七八百块而已,那七年后也就大概五千多,故一万块也是太多了。并且现在的交通这样发达,每家每户都有着私家摩托车,接送孩子到邻近的学校去念书也是挺方便的。

这让宇川不得不把自己所懂的形势告诉了他们,这个清古镇在四五年之后一定会被龙兴坪所建的龙兴市所兼并,到时一定会有新的学校建成,便孩子们在这种环境下岁月已经过去了几年,燕说明了许多孩子受教育的得益,往往说上几个小时他们也很难被说动。宇川真的有点不明白着为何他们宁愿在赌博或其他方面那样舍得花钱,但在教育事业上却是那样吝啬。

但他没有气馁,他甚至还找到了以前在大坝村里当教师的老老师回来加入了游说的行列,这些由于学校被拆而分到了其他学校的老师们倒是很希望在原来自己家乡人建成的学校里教书,这个效果似乎好了一眯儿,居然有一些开朗的家长逐渐纷纷地解襄相助了,那些学生阳相当高兴,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父母送的,他们对每天都要骑着自行车在寒风和沥沙中去学校也感到挺为怨倦,对成天坐在颠簸的拖拉机后更是反感。

原来的大坝村小学校长也承诺着投资建公民的孩子在校里的七年里不用收学费,而在七年后那一万块了照封不动地交还给他们。这果然让有了许多家长都加入了投资的行列。

宇川也到了那些外地人家去游说,当宇川走到他们那些临时建起的简陋搭棚时,心中竟有点不能自我了。毕竟他们所住的环境过于惨目凄凉,在他们家里没有任何电器,一般他们都是年轻父母跟一个孩子倚在八七平方米的棚子里面卧室,厨房、客厅都聚在这小小的布棚里。这种宇川小时候随着父亲在滨海码头里做拆船临时工时所住的环境住处是如此相像,宇川二岁至五岁几乎就是在这个环境中长大的,故看到这些环境时鼻子里有点酸酸的,胸中全都是难言的感叹。

 宇川这个戴阒眼匀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人刚来到这个不被本地人所容的外地人所住的山坡上所搭起的居民区,往往在狼狗的吠后引来这些异乡人们敌对的目光,甚至有的手中还抽着捧槌或柴刀,或许在他印象中宇川就是那些来劝说他们拆房子回家乡或强迫他们去住收留所的干部。

但当宇川站在他们的狼狗不所不能袭击到的距离向他们详细地解释着自己的来意大利时,他们才半信半疑地勒住了狗让宇川进去,或许正是这种贫困简陋的地方长大的,宇川对这种环境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和亲切感,一点也不嫌忌地坐在这些异乡人所做的简了现木甚至地板上。

宇川和他们的语言交流的确有点困难,因为他们之中有着从各个地方来的人,他们有的来自河北、河南,甚至蒙古、甘肃、甚至也有青海的,但他们可以感觉到宇川的热情,偶尔 他们还会说一两句来这到这儿学到的方言,这自然引起了彼此一阵爽朗的笑意。尽管有许多 宇川听不懂的地方,但毕竟普通话的普及给各地的人们带来了思想的纽带,宇川的普通话他们大多数都能听得懂,便他们的话宇川却又是很难听清了,但他们可以写着让宇川看,故尽管交流有点缓慢,但毕竟还是可以交流了。

他们向宇川倾家荡产诉着他们以前的经历和对南方的印象,在他们印象中对南方都是充满着期望和希望的,便来到这里却充满着绝望和失望,他们之中不乏着中专或高中学历文凭的,但他们都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孩子也不敢出去玩,怕被当地孩子打,甚至大人也对这些小孩子充满着仇视,并时不时地有人用石头砸烂他们布棚,甚至偷他们的东西,于是他们不得已地高价买回狼犬看护着这些简单的“住处”。

他们这些外地人主要是做着苦力工,在码头上做着搬运工,为了生计,他们往往会搬得比本地人搬运工人搬得重,搬得要多,并且工钱和他们也是一样的多,甚至还要低,故那些船主对这些外地搬动工都比较欢迎,但这就更加剧了本地人对他们的仇视,并统称他们为“四川佬“,在他们印象中,四川人身材尽管比较矮小,但干起活来却是异常的怕人,但这坐在这宇川面前叹息的外地人说其实他们的力量并不大,只是拿着自己的身体在拼命,累了病了却又有何人识。

但他们在叹息中也充满站礴观,他们说在他们中间也有一些人已经在某个地方做了搬运工主管,领的工资几乎是每个月八百呢。他们说有的比他们处境还要简陋的,许多外地人有的住在厕所,有的住在桥洞下或者火车站的位置椅子上,那些有老婆孩子的就自己搭一些棚子在山坡上住,就像自己这些家子一样。他们每每这时会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当谈到了孩子们的教育,他们倒更有兴趣,这些贫困家庭的人家很希望孩子们能过上好的生活,而比较的确途径的就只有读书了,但他们听要对学校进行投资时,他们都表示着有点为难,但他们并不像那些本地人的那种为难,他们说至少每年孩子的读书费用是可以凑够的,绝不拖欠国家的。宇川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出了极大的期望,所以应承着一旦学校建成不管他们有没有当地户口都招收着他们来读书。

宇川还和这些大概年长自己才几岁的年青家长们谈起了目前的发展,劝说着几年以后他们一定会能住上好房子,办上这里的户口只要能够坚持。这些外乡人每每都眼中含着泪水握着宇川的手,并从简陋的碗柜里拿出几样较好的菜热了,和宇川举杯小酎几口,宇川倒也不推辞,和他们就着北方人的粗糙馒头和白酒酎了几杯又辣又热的白酒,并把自己带来的钢铅笔和作业薄送给这些光着屁股和狼狗作伴的孩子,再后到他们家时宇川也给他们带去了一些小人书。

宇川回到了清古分镇,凭着自己的书法及绘画基础开始在居委舍会门口外做着宣传,只要介绍着外地人的辛苦、无奈及辛酸,他们求业的艰难及那些本地人的孩子在外面打工的苦楚相比较,道出了在外面飘泊的旅人的心声、希望,说出了外地人希望和本地人弄好关系的肺言;其实只要制作好的劳动制度,在大家的利益都不会损害,宣传板上的照片每每吸引了镇上居民屹步而观,特别是那些跟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中年人,他们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所走的路的辛苦,故他们似乎开始在心中逐渐接纳了这些异乡人。

宇川叫居委员长会继续弄几块大板,但黄大妈也感到挺为难,宇川也没有说什么,这天早晨六点多他就早早地拿着几大桶石灰浆及水泥浆在居委会外边的围墙上抹砌着,做过一年水泥匠的他把这些工作作小菜一碟,不到一上午宇川就做了六米长两米高的大宣传板,再过几天后或其就可以用了。

黄大妈回来宣布着说果然本地人和外地人间的矛盾在这几天少了很多,这让居委会上下挺为振奋,连以前的老乡长郝雷也每天在那里看守着陆宣传板防止别人来作业抹,可以看出他也挺佩服宇川这个年轻人。边。

    现在宇川的生活规律多了分内容,他每天早晨七眯准时到了宣传板去作着宣传,宣传不要赌博,不要嫖娼,不要吸毒,等知识,还鼓励着家长们多方面地发展自己的事业,把目光放得长远,黄大妈还带动着居委会里的其他年轻居委会员到各个家庭去发展着“尊老爱幼”“杜绝赌博”什么活动的,有进还举行什么宣传达室“真善美”的晚会,这些都是很俗的,但还是离不开吹拉弹唱全能的宇川的策划。这些活动最为吸引那些经过了样板戏年代的中年人,那个年龄的人都喜欢唱拉两首,于是很快就建成了以黄大妈为首的“鼓舞队”,到晚饭过后那些中年人就居本聚在居委会的院子里“咚咚”地敲着腰鼓扭着水桶腰跳着秧歌舞,宇川还请来了以前在街上写对街的老先生来说书。

居委会有时候还请来了电影剧队来为镇上的小家伙们放上一些优秀的儿童电影,那些年轻父母对这个很是支持,他们甚至还给居委会建议着那些影片孩子比较喜欢看,同时孩子们也为能经常聚在一起看电影挺欢迎的。

这宣传作用在经过了半个月刊的时间逐渐表现出来了,但宇川并没有把它当作是一时的冲动热衷而已,他想趁着自己现在赋业在家多为镇上的村民多干一些事情,宇川偶尔还来了一个画展、书法展、小孩子歌唱比赛什么的,大人小孩子皆可以参加着,那些家长原本不喜欢的,但为了培养着孩子们高雅的情趣,还是挺鼓励着孩子们参加的,故现在宇川更忙了,星期一、二宇川要在居委会会教孩子们画画,三、四则练书法,五、六则是歌唱,由于孩子越来截止多,宇川不得不把镇上一些过年写对联卖的老先生请过来。有一个教画画的还是个外地人居民区里请来的年轻父亲,这样那些外民区的孩子也能够和本地的孩子在一起娱乐着。现在宇川觉得最缺的就是一个钢琴,但没办法,只能用一个二胡来代替了。

但宇川从未叫这些孩子们因为要拿着第一才去训练,宇川只要他们敢唱、敢跳、敢表现自己就可以了,故孩子们在这里没有什么精英不精英的,也居本上没有什么压力。他们也敢在宇川这些老师面前大胆地表现自己,见孩子们变得这样天真活泼,家工们更愿意学校建得近了,这样可以看到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故有的家长开始投资着三五万的都有了。他们都中了宇川的“计略”,不过这计略是善意的罢。

宇川一鼓作气地开始和黄大妈几个居委会员到市政府里申请着办小学,没想到市政府果然很快就批准了,并且说一旦建好,公办民办则由镇上居民来决定,而居民都希望是公办的,

作者:何生

《23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