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47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木凳上已经微微泛起小灰尘,由于看来主人已经离开这小木屋有一段日子了。

现在只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所带来的警犬上了,但或许是罪犯已经离开太久了,同时风向不对,警犬也显得一筹莫展,正在这些辛辛苦苦赶来却扑空了的警察们有点失望时,钟厚把腰弯了下来,小心地在地上寻索着,并不时地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地刮过,放在案上嗅了嗅,接着缓缓地戴上手套拿起挂在墙上的火统放在鼻孔边闻了闻。

“他们应该去打猎了,地上遗留着他们制造所剩下的硝药,这支枪是坏的,大概他们已经离开了七、八天时间,而一般人们打猎都是半个月时间,那他们可能还得七八天后才能回来。”钟厚凭着他丰富的确良破案经验由地上所剩下的火硝而猜测着。

“那我们岂不是要在这儿等上七八天时间?”警员有点懊丧地问。

“不,我们不能在这里等,万一他们是逆风回来的,我们的气味就会被他们的猎犬所闻着。”钟厚边说边拿起在床脚旁极不起眼的几根黄毛,他已经在其他警员闻情绪的时候观察入微。

“难怪我们刚才竟为了逆风走了这么多看惟冤枉的路。”刚才那年轻警员这才明白着为什么队长要舍弃原本许多很容易走的路。

“你们出去吧。”钟厚小心地把门和窗都小心地关上了。

“我们先找一个地方住上一天。”钟厚横着风向走。

“哪为什么我们不去追他们?”一个警员很焦急地问,毕竟现在时间很紧迫。

“我们要懂得保存体力,下在几天里我们得对这算是这片丛林进行全面的搜索。”钟厚带着警员们找到了一个很是避风的地方带头蹲下来,一个曾以跟过钟厚去查案的警员要去打一些野味回来,但被钟厚制止了。他们只是吃了一些干粮。

吃过以后就躺下歇息,幸亏这个地方很是避风。以下午四点多他们就开始全面的搜索,因为一到晚上一般打猎的人肯定会燃火,那样很容易寻索。

“为什么不用直升飞机来搜索?”一个被荆条割破大腿的警员在发着牢骚。

钟厚好一会儿才低低地说:“这样更难搜索。”其实钟厚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来查案的,上级已经不允许着他继续在走私案上查下去,这欠行动,钟厚也没有向上级报示,因为怕这样会引起消息泄漏,到时说不定会再出现人质被杀的情况出现,这样或许钟厚即使破了案,但回到警局里依旧会被处分,现在时间对他来说就如身后一条追赶着自己的狼一样紧迫,他必须在年前没被上级命令自己赶回去之前把这个案子破了。

钟厚他曾经差一点从现原位置退下来,幸亏小王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目前破案的进展,他不想让小王他有着任何失望,他的那双细长的眼睛让因为生理变化的钟厚在发狂的时候能镇定下来。

由于原来准备的粮食不足,在三国上天过去后他们所带的干粮全部吃光了,身上的棉衣也被荆条撕成一条条的,望着这些爆发力很好,但耐力很差的警察们脸不洗、口不漱地跟在后面,钟厚有好几次想让他们回到原来的那间小屋去等算了。

昨晚一个警员终于忍不住饥饿打了一个拳头大的鸟生啃了,马上被钟厚狠克了一顿,因为在林中任何枪都容易让对方的猎狗闻到火药的味道,进而闻到了人味。但钟厚还是找到了那些警员遗落的鸟毛做了几枚竹箭,制了一把弓,以他兵营第一神枪手的感觉射落了一些小鸟回来让这些战士“生补”着。

警员们也用这各方法射杀了更多的小鸟,但生啃着又腥又热的“食物”产滋味将让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

第六天晚上,在警犬的带领下他们居然发现了一堆留下并不多日的火堆痕迹,那条吃了几天素的警犬也不顾主人的训斥,大啃特啃着留下来的骨头,于是他们开始更紧张地跟踪。

终于他们在午夜时刻在警犬的带引下来一个小湖泊,这里正静静地卧着一条小山村,几乎和外界完全隔绝的小山村。不时地传来了几声狗吠,看来他们要找的人已经进入了这小山村里,现在如何能在这些小山村里,不惊动任何人而把对手抓住。

钟厚曾经和这个对方“玩”了几次,不,应该说是被对方“玩”了几次,此时钟厚正在思索着如何不再让他得以逃逸,但按现的情况进去不惊动任何人是不可能的,看来只得等他们走出村子后再抓他们了,但见这么少的人数,如何能在不惊动那两个敏锐的家伙而把他们抓住,况且他们手中还有枪,一看到自己下属这些衣服,肯定会惊起他们及村民。

以前钟厚曾领略过村民的野蛮,特别是那些以打猎为主的、耕田为副的山民更是彪悍,他们不惧怕任何人,你想到他们村里抓人就是表示看不起他们,到时他们可不管你是土匪还中警察,照样会举起土制的猎枪对准你。以前钟厚曾在大兴安岭里经历这过这样的一件事。

 

当地的山民曾和当地黑社会发生了土斗,当时是1990年,当地黑社会由一群曾经出了个外面世界见识过山民组成,专门对那些朴实的山民进行敲诈或许勒索,和山民进行抢地占山,抢他们山上果实,山羊及马牛。这个成百人组成的黑社会逐屯逐村地抢诈,但他们在遇到一个叫做“番农屯”的小村时却付出了惨得的代价。

当这个黑社会按惯例到番农屯进行“收租”时,他们中了番农屯彪悍的村民的埋伏,黑社会老大当场被村民制造的土制炸弹当场炸死,十来个同时被炸飞,三十个被炸伤,当地公安局想对村民进行惩治,但由于涉及的人数几及五六百,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

黑社会后来再进行了报复,但他们照旧付出更惨重的代价,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去惹那个隐在山敢里面的番农屯村民了。

钟厚把警员们留在当地,只带两个看起来有点瘦弱而受作伤的警员进村子里,这时他们的装束已经全变了,钟厚他们已经全把军培育换成了村口处捡来的破烂衣服,并且他们身上都没有枪,只是带着自制成的纠和几枚由刀削成的箭,像极那些因在冬天兽类已少而饥寒交迫的猎人,不过那装扮显得过于夸张了一点儿,像极那些刚刚从虎口里逃生的余生者。

但他们走进村时,敲了几家门口,但那些村民很快把他们点燃的灯吹熄了,任怎样敲都不肯开门,这和钟厚印象中那些深山里面憨厚热情不怕事的山民有点不同,但他们还是不放弃地继续敲门,但接下来的情况在刚才没有什么分别,原本屋里说话的声音也很快停了下来,甚至屋里的狗吠了两声也停了下来。

“里面有人么?我们是山外的猎人,现在能不能和您借过火,老表?”钟厚边拍着门边意着旁边的警员装痛苦地呻吟,并且这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有点凄厉,这次钟厚是铁了心地在外面不断地和“受伤”的警员一起呻吟,半个小时过去了,里面的主人或许终是受不了打扰乱,探出了一个头来,一个老年男子凭着门缝里透出的微弱灯光审视了好一会儿,并且看着那坐在地上的警员那被荆条划伤的疤痕并不假,这才让他们进去。

这时节那个受伤的警员操着他那少数民族的口音和那老汉交谈起来,他们的口音钟厚一点也听不懂,但可以发觉这警员已经逐渐取得那老汉的信任,尽管这警员和那老汉说的话是一样的,但毕竟地域口音有点不同,故偶尔他们也有一些交流有困难,所以有时得重复好几次。一会儿后一个看来是这老汉妻子的人走了出来,她给钟厚这三位全身佝偻的客人端来了洗脸水。钟厚他们也根本不用装,毕竟他们已经奔波了好几天,和那些劳累的猎人无民间,洗上这温热的水,不禁一阵阵地舒服,那被受伤的警员更是舒服得呻吟起来。

“怎么这条村这么少声迹,你们家的年轻人呢?”钟厚边披上老汉给他的棉衣边问。他那普通话这老汉惊疑的目光,那老太太更是不住地打着罗嗦,那老汉更是不由自主地拿起了身边那柄大砍刀,钟厚身后那没有受伤的警员见这架势一紧张也正要操着板凳,钟厚马上及时不动声色地制止了他的动作。

“老先生,老婆婆,你们不用怕,我是他的亲戚,随同他们一起打猎的。”钟厚边指着那两个警员边说,“您也知道这里是省界线,我们是从另外一个省来的,所以你们也不用紧张。”说着钟厚四处地拍着自己的身,并且把衣服都脱了下来抖了抖,以表示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带,甚至裤子也要脱下来,那老汉这才信任地制止了他。

“其实也不用怪你们,我们这里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故对会说普通话的人特别戒备。“那名叫丁祥的受伤警员一句一句地把那老汉的话翻译过来,“前几天来了两个会说普通话的人,一个秃头,一个胖子,他们也是打猎的,可是一来到这里就给我们村带来了横祸。”那老汉一边叹息一边说,“第二天他们就走了,那该死的计划生充小组就来到了我们这里勒令那些超生的家庭支付一定的资金,否则就牵年牵马什么的,并且还有一个孕妇怀中的孩子被拉走半天就被哭哭啼啼地回来了,据说在半路中她反抗,那些计生站的人就把她的孩子扔到了旁边的河里去了。你们想想现在竟成什么时候了,竟然把人家孩子都不放过。”那老汉含着一口方言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

“老先生,你这样说不对了,这是国家。。。。。。”这时那个没受伤的警员正要开嘴,但就马上被钟厚严厉的目光逼得把后面的半截话吞了下去。幸亏那老汉并不怎么会听普通话,接着他详细地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

“这些计划生育小组引起了大家的公愤,众村民起来进行了反抗,但或许是反抗得太过强烈了一些,这些年轻人对这些该死的计划生育组员进行了围欧,并扒光了他们的衣服,这些工作人员在村里被他们打得全身受伤,特别是那个把超生者的大孩子扔进河里的女组长被扒光后幸亏能逃到了一家猪圈里才避免了一场噩耗,其他几名工作人员就不能幸免了,个个都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但那个躲在猪圈里的组长打电话叫来了镇上的防暴部队来镇压,但这更引起了村民的怒气,原本这对件事没有关联的村民也纷纷加入了反抗防暴部队的行列里,迫不得已镇上再从隔离镇那里请来了更多的防暴部队,再把这些愤怒的村民镇压下去,并根据某一记者某一楼上拍下来的镜头对参加这次暴动的村民逐个抓了起来,这次暴乱主要都是年轻人,当这些年轻人被抓走,那只有这些老人在家了,刚才钟厚他们敲门时,他们还以为防暴部队又来抓人了呢。

“那你们家里的年轻人也被抓走了么?”钟厚微微皱着额头问。

“怎么不是,听说要每个人被从监狱里领出来得要二千块。”那老人边说皱着深深的额头,这时候房里走出了三个十岁到三四岁的几个女孩子,或许她们都为刚才钟厚的敲门声及他们的普通话惊醒了,她们怯怯地抱着她们的爷爷和奶奶,好像也害怕他们也会被眼前这几个人抓走一般。

“其实我们也很苦。”那刚才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老阿婆这时抱着一个小孙女边流着泪边说,“我们阿伦生了好几个女孩子都没有一个男孩,想生一个男孩子都不行,那岂不是我们家就要断子绝孙了么?”

“那你们有钱把他们领出来么?”望着这室内没有任何现代化的木楼,钟厚有点苦楚地问。

“那儿有,再过两天或许其他有钱人家被认领出来了,而我们阿伦夫妻看来得在里面呆上一段时间了。”那老汉回答着。

“那你们会不会认为是那两个会说普通话的人是那些计划生育组来这里探听消息的?”忽然刚才很少发言的年轻探员说了一句,这顿时把钟厚和丁祥他们吓了一跳, 这时他们的神态引起了那老汉的猜疑,他连催着丁祥把这句话翻译过来给他听,那丁祥也不敢冒次地把目光投到了钟厚身上,钟厚似乎想起了什么地点了点头居然同意了。

“啪”那老汉听了丁祥的翻译后猛地拍了一下大腿用方言叫嚷着,那丁祥翻译过来是这样的:“我说他们那鬼鬼崇崇的样子,一看就不太正经,还亏我们以这样重的礼节来招待他们。”但他又猛地质疑把目光投到了钟厚的身上,“你们是不是认识他们,是不是你们的仇人?”

“绝对不是,”钟厚镇定地否认着,“其实我觉得那个计划生育小组的女组长太没有人道了,或许对未生出来的孩子可以妥善处理,但对已经有意识的孩子那里能够这样子处理,我

作者:何生

《247》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