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62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她们更愿意遵巡着秩序走下去.

重敏,你是对楼房进行了调查,但你还是不能对着上层的建筑管理层进行着了解,那时我要求上面给我进行着土地的堪测,但他们却给我自己的机会去堪测,说完全的自由,我当时找遍了全国的所有的专家,但他们还是没有着那么厉害的能力能堪测出这个和太平洋有着很大关系的东北地区的板壳,政府催得又紧,所以我们公司在按着常规的观念去建了这幢房子,但不久就踏了,但其它任何一个建筑都没有受害,因为他们的建都矮,地基打得浅,所以没事,但这幢政府大楼正是打得较深,但又没有最深,所以这幢楼就这样被倾斜了.”

那爸,这幢楼是谁确定着他的地势的和位置的?”重敏马上跟进着思维.

市里面的规划了几个地方,但他们就叫我去堪测着这些地面,所以我也在这方面也无法逃避.”赵德生嘴角已经没有一丝笑意了,”这一切都布置得很好,待我一出事,马上有着民工出来揭我的老底,几十年来一切的工伤等都拿了出来,即使当年没有任何保护民工法律时的年代那些我已经赔过钱的民工及最近因为一丁儿伤的民工全都站了出来,而肖远却又是全国民工协会的会员,我后来才明白了这一切,所以现在我想重夺回我的江山,你能不能帮我,而不让他来迷惑住了你?”

可他曾经说过他的目标不是在这里,他说一定会把这建筑还给你的,所以何必这样勾心斗角?.”重敏对着这种决场的黑暗面不想太过地注意着.

你知道他为什么叫你去参加歌唱比赛么?为什么现在又叫你去参加着这次的竞标大赛么?”这时赵德生正反问着.

难道这一切也有着关联?”重敏一愣随即明白了一点儿,”你是说?”

正是,你太优秀了,优秀得令我也害怕,”赵德生一点也不忌韪地赞着女儿,”你要是我的的对手,并且也是个男的,我也肯定会让你不能在这儿有着任何立足之地,我会趁你还未成熟时就让你荒废了你的能力或者把你的精力全消耗.你本身就在歌唱方面感觉到很累,但他却给你找来了丰雯老师来教你,让你有着更大的动力,让你把精神放到了歌唱方面,但你在这方面的调查就没有那么的精力.你在暑假时所调查来的申奥情况,你知道我为何叫你留在那儿么?”

为什么?”重敏这时也感觉非常奇怪着.

第一,你现在已经快到了该独立的时候了,我不能再总让你有着太多的依靠.第二,肖远他也是很想在申奥中一展手脚,毕竟他也是在那边借着在九七年时他也在揭制着亚洲金融危机时也有着一定的作用,那时的金融管理中他给很多的公司也曾帮过了很多,因为他也是个非常利害的人物!”赵德生也不禁惊赞着这个风云式的人物,”他用着他那非凡的管理系知识为着很多的大建筑公司稳住了多少经济,那可是超了成百甚至成千亿的资金,于是他很快很到了那些公司的在部分股分,他也开始在股票方面也颇有着建树.他后来却离开了北京而到了上海旁边的一些小城市去帮着搞城建,你可知道他在北京或许不会受到那么么多的重视,但他到了那些小地方却是异常地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很快就在好几个地方搞好城建,所以这次我的公司里面一出事,他就顺理成章地来到铜鞍这个新兴的大城市里面接替了我这个也算是有着很大实力的建筑公司.”

那这些都是他应该得的啊.你为何又说是他来和你竞争的啊,毕竟这或许是阴差阳错地把这一切安排好的?”

重敏,看来你现在开始不由自地主帮他说话了.”赵德生微笑了一下,“不,你不了解,我什么能够免去了进监狱的罪行,是因为那些民工在他的抚慰下不再告我了,同时是因为我的自己的打点,我是想重找机会来要回我的河山.我相信我还是有着能力去揭发他的,但他现在已经在整个铜鞍市里总建筑公司里面当着经理,现在我一扳倒他,那就代表着把我以前建立的鞍三建全都在自己手中都荡尽了,所以这样做也是防着我,所以我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能分裂这个同貌合神离的建筑同盟,不过相信这个还是有着一定的难度的。”

“那昨晚那个录音是不是你在监听他的资料?”重敏眼有点眯地望着父亲。

“但他也是派着人监督着我呢,小张阿姨是就是定时炸弹,而小甲和杏儿就是他想拖累的一种精神,不过他也太小看我们这些建筑公司的老总了,我们都是在改革开放时期就在国家把建筑专业和其它专业一样推下了海甚至还要更惨地推下去,在那些国外和民工企业的的压力下不知道多少国营的企业就这样沉船下去,幸亏我那时就能懂得民工的重要,很快我这个小公司就在这个风口浪尖处站了起来,而其它公司也是和我们有着千丝缕的关系的,所以他也是个聪明人,能够把我这个老头子搞掂了那就能在这个铜鞍里面站稳了脚,但他也太小看着那些铜鞍建筑公司了,特别是鞍六建,他以为那个年轻人是真正的人物了,但他却没料到他的老妈也是个利害的人物。”

“为什么要突然提起他的老妈?”重敏马上警觉地问着。

“不说这个。你这是太敏感了。”德生还是不禁笑了笑,“不过我这样顺从的按着他的话,也算是对他有点麻痹作用呢,不过他也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的目标是申奥,是想在奥运会上再大展一下手脚,所以他的更高目标是很大的,要是我年轻一些,我也会有着此想法了的。但精力不够了,这也是我让你在北京调查着,他也是忌着你。

“但他说他的目标会更高,我总觉得他是太深了。”重敏也不禁感叹着。

“所以现在就要打倒他,我们现在必须得联合那些其它公司揭制着他的发展。”

“那你这段时间来也在策谋着这些么?”

“对,我借着帮你对着那博物馆进行着设计时也可以有了点自由,我现在也是对着电脑比较爱好了,你没有知道么?”德生有点洋洋得意地说着,“但现在必须得这样子才得揭他老底了,我得让他把自己的老底都用了出来,这样子才能把他的弱点和过错暴露出来。”

“那他对你的发展过程也是相当了解的吧?”

“对,他不知道是从那儿弄得了这么多的我当年的发展资料,所以他才能这样不经意中让我这么快地倒下了。所以我总才觉得他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我也这样让你去跟在他的身边,这也是不得已的。”

“可你知道我牺牲了多少么?”本该听到这话时有着很激烈情绪的重敏这时却表现出了很大的平静。

“你为什么不表现出一些激烈的情绪来?”这时德生也不禁惊讶地问着。

“你不会因为女儿表现过于平静了一些而也开始怀疑我了吧?”重敏还是平静地问,这反倒让德生的面皮一下子更挂不起来了。

“看来我更不了的是我的女儿,现在我这么快地说出来是希望你到时不要过于恨你父亲,毕竟你现在已经是我唯一的亲情了。”德生很是“可怜”地说着。

“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收养着小甲他们么,其实你一开始就利用着我,你也怕我有天会不认你,所以你收养着小甲是怕那刻的来临,这样或许可以缠住我的心,或者我不认你了,你也可以在他们的身上找一些亲情的安慰,是不是这样?”重敏虽然是这样说,但也是异常的平静。

“那看来我最防的不是肖远,而是我的女儿了?”德生不禁有点夸张地问着,说着不禁哈哈地笑着了,“父亲的心,你何日才能真正地理解呢?”说着就站了起来。

“爸,目前肖远所遇的经济困难是不是你造成的,要是这样我希望你能停手,否则你毁的不是肖远,而是整个铜鞍市里所有的建筑界。因为上面已经本身就是以着我们铜鞍作为着全国新的一种建筑试验,所以您还是三思而后行。”说着重敏也站了起来。

“以后让岁月来告诉你的一切吧。”说着他把两个小孩子扶了起来,重敏没有跟上次,只是靠在那棵树静静地思考着,毕竟她说出刚才那几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赵德生叫她都不走,他只得摇了摇头,带着两个小孩子跑步回去了,其实他还有着很多东西要告诉重敏的,但他知道的确知道要让她一个从静静地想一想才行。

                             二十七

而在另一边,出了院的宇川每天都坚持着做成可口的正餐带给还有六天才能出院的润璇,但似乎润璇一直都没肿吃宇带给她的东西,只是吃着医院或她母亲送来的饭菜,但宇没有丝毫放弃,他不想就此放弃和润璇的婚姻,努力地做着鲜美的饭菜,但即使是多芬芳,甚至和润璇母亲带来的一样的饭菜,润璇都是是吃她母亲的而已,宇想和她主一些话,但她还是很冷淡。

宇川这时也请了母亲出手,但润璇似乎连婆婆的面子都不买。宇是孝子,对他不尊重还可以,但对他的母亲不尊重他可不挠了,他再也不让她去看那冷淡的润璇了,但宇老夫人不同意儿子的意思,她说女人的心是很难理解的,需要岁月来化解她的偏见,但每每看见母亲和润璇说话时,她总是用着冷嘲热讽屁股来贴着母亲的热情,宇就看不下去了。

宇曾经到岳父陈立万的家里去,但他甚至没有喝止向宇猛吠的狼犬,这让宇很是心冷,但他知道自己以前的任性让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他现在想通过行动去挽救,所以他除了差一点没有在陈立万面前跪下来外,他都尽力地做到了点头哈腰地赔罪了,但陈立万说他现在就等着宇和自己女儿的离婚了,他还说他已经找到另一个人做女儿的对象了,宇的头不禁“嗡”一下,要是在平时,他的拳头早已不顾他是岳父还是父亲直砸上人的鼻梁了,但他不能不忍。生活教会他许多东西,同时他现在已经不再是昨日那个冲动的小伙子了,他身上有着许多责任要由他负担和面对。

面对这种情况他的情绪也一度低落,但他知道那低落依旧对各种事情没有丝毫用处,所以很快他又挺直了腰来,尽管他觉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有点麻木,但他还是强迫着自己去做。晚上他翻阅了大量的建筑书刊报纸及建筑规范,还规定着自己每个星期都做好一张实地设计,这些图纸在宇自己严格要求下绝对可以直接用来施工了,因为宇以前一直都是个成绩优秀的学生,而现在更是强迫自己把自己所有的潜能都发挥出来,本身他也有着深厚的天赋及绘画功底,所以他学习还算挺顺利。

白天宇种他就会走出家去,对那些外地民工进行调查,钟冰帮自己调查的资料写得很详细,所以有时候宇川还会沿用的他的写作风格来撰写材料,还大量写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其实上次钟和她大柯所说的“西部大开发”都是根据着宇川所记录下来的材料,宇川这段时间大量地研究着西部大开发的情况。或许润璇说宇川的灵魂是飘忽,宇有时候都不能不承信,因为从他自己这些天来的思想发觉自己开始每夜里面都梦到了青海那片地方,那里的破教室,破桌子,有时候宇醒来的时候还似乎听那些孩子琅琅的读书声。

或许那片宁静的才属于自己这种总是有着不安分感的人。但宇也知道那仅仅是自己的梦了,其实当年父亲一直想回他相亲相爱的战场,但一直拖到他逝去才能最后回到了那个地方,宇川理智告诉自己,已经二十四岁了,生活不容许自己再去飘泊了。

由于生活的不得意让宇感到空虚,于是他就更加快自己的工作规律,以填补自己的空虚,有时候夜深的时候宇一个人躺在床上,问着自己到底为什么空虚,难道就是因为目前润璇 态度而影响着自己,但好像也不太是。想了许久宇才知道自己怕自己这次再像上次一样,润终像润璇像刘芸一样离自己而去,那时自己真的依靠什么来面对这再一次命运的嘲弄,宇川不想再逃避,他已经不再想当生活中的懦夫,但他靠什么样来面对他心中的无底。

由于彻夜的失眠,白天的宇川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点像梦游了,有好几次他的钢笔都忘在那些外地居民的家里去了,幸好人家帮他拿了出来,叫人帮洗照片,连应该什么时候去拿都忘记了,直到别人打电话来催;给居委会出版报,有时候不知不觉中用到限平时写书法时的竖行格式。眼圈也黑了一片,教镇上的孩子唱歌,有时教到那儿都忘记了,教来教去都是第一段。

宇川也再不能在佟鑫公司里面做着工头了,也是由于宇牵连有一点成分,不过他也没出息怒宇川为当初他能当上工头也是一程度上是宇川的情面才当上的。现在他准备要帮宇建筑清古镇的小学,由于钱是宇发起募捐的,并且政府也给了一部分钱,所以镇政府也请宇来

作者:何生

《26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