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66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望着润璇牵走了花妹及小狗仔的身影,上次以泪眼送别着润璇的宇老夫人这次倒没有哭了,或许她也坦然了,或许是无奈喃喃地说着:“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瓜葛了。”而那红三三则正在怔怔地望着窝里面的由于没有母亲的体温而呜呜地叫着小狗们发着呆,时而围着几圈,似乎明白了些东西地长长地仰天长啸着,那啸声在这夜晚里让人毛骨怵然。

第二天小学奠基就要开工了,宇的四叔宇长遥带着他的民间建筑队来了,同时扩大了两三倍的人数,其中十几个是一直跟在宇工遥下面的,因为他很讲究着信用,从来不借机克扣着工人的工钱,所以有一部分工人宁愿从对龙兴坪的建设中建这小学,宇川还见到了在以前四叔手下做建筑工时做建筑工时做自己画像对象的杜月蛾,她告诉宇她已经结婚了,还给宇介绍着她那在宇长遥手下做着建筑工的丈夫,是个憨厚的年轻人,不过吸的烟过重了了,说话时一嘴的烟气。

同时这些老工友们也是挺羡慕宇能由一个工人变到了一个工程的管理者及设计师,这无论如何都是令人有点心理一下子难以接受的,这天正式开工了,许多镇民都来到那块贴有放大的建筑设计图和施工图指指点点地看着,毕竟这所小学是他们捐赠来建的,他们的孩子将要在这里读书了,他们不能不关心着这所小学的建设。宇川则站在宣传板面前耐心地为他们讲解着,甚至这些对建筑了解甚少的但却经常问得很是偏巧比如说着什么风水好不好啊,这里会不会出大学生等问题,出自于从大学里面中途辍学的宇川这样会不会影响着手气,但听说着宇倩倩最近又被清华大学录取了,那些曾经嘲笑着他们家的人都很快闭了嘴,倩倩的出现还引起了那些家长羡慕的目光及孩子们的敬仰神情。

宇川还发觉围观群众中有着自己以前和钟冰去采访时的外地居民,他们都不太敢说话,因为他们怕一开口马上被不地人认出来,这样会不好,但宇川一点也不讳忌什么大方地和他们打着招呼,为他们用用标准的普通话介绍着学校的蓝图,毕竟他们在物质或精神在鼓舞着当时内心有着彷徨的宇川。

说完晚上宇川问他四叔建筑队里还需不需人,大概还能容纳得多少人,宇长遥说需要十几个人,第二天宇川就从那些外地人客住区带来了多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外地人来,在宇长遥对他们的建筑手工考核时他们全部都过关了,这样他们就可以成主建筑队里的新一员了。

其实这十几个人都是外家庭中的支撑人物,他们都曾经当过建筑工,他们能来做宇长遥手下的工人,他们就有着维持着全家生活中的工资,但宇川这种举动引起了镇上的民众的非议,他们甚至找到了宇川说若果让这些外地客来做建筑工,他们就说以后不让孩子们在这里念书了,意思就是让宇把他们的捐赠的钱还给他们,这当然又得让宇大费一番口舌为他们解释着这些民工也曾经为着这小学得以建立起着无法抹灭的功劳。这样子才让这些对外地人有着很大排斥感的内地人还是同意了宇这一决定。

但宇川的四叔宇长遥又回来几着宇诉着苦水,因为本地民工对外地民工的排斥心理连他也无法幼解,说他的到来是和他们抢工资,在做工中还会叨难这些外地客,而这些外地客的自尊心本来就很脆弱,这当然有时会造成一些冲突时党龄地发生一些口角,甚至还有一些本地人民工联合起来来整着外地人,而这些外地客一般开始都很忍让,但一到后来被整得够呛时,他们脾气也不是能吃得消的。

这天宇也穿成一般建筑工人的样子么了工地来做工,由于他打扮得得过且过像,,所以也并没有太多人认得出他。特别是以前在太认识宇川的,现在宇这一打扮,他们就更认不出了,有的不以为宇是外地民工,故意地在宇面前大声地和其他 民工大声地交谈着对宇这个“外地客”用着本地话骂骂咧咧的,以为宇这个“外地佬”是听不懂的。

说实话这些话在这些本地人口中骂得真是够毒辣,连人家祖宗十八代都已经全骂全了。

宇川则有意识地离那些外地客,因为他们全都认识着宇的,现在宇还不想暴露自己,由于他对工地上的一切工作都很熟悉,所以做起来还是挺得心应手的。但还是有一个人在身后用着不标准备带着本地口音的普通话大声地抄件剔着,但宇一直没有回头去似乎对那身后的人很是不理不睬。

“你家伙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那身后的本地人一把掀着宇川的衣服宁转过来,他一眼望着宇压低帽檐下的眼镜,顿时惊地松开了手来。

“如何?”宇川把衣服拉直微笑地问着,边把帽子摘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就是宇老板。”这民工在学校开工第一天见宇川,现在他认出了宇川,甚至是惊慌地解释着,这时其他人也纷纷地认出宇来陆陆续续地围了近来,那些刚才训斥着外地民工的本地工人怯怯地不太靠近着宇川来。

“你们有点不团结,你们说是不是?”宇川倒没有说什么地拍了拍那刚才掀自己衣服的建筑工人,“你们不知道,其实外地工人都是捐钱建学校的,你们这些本地建筑工捐款为自己的孩子做小学都那样小气,那就失体统了,大家团结一些,否则我真的要开除一些人了,懂么?”宇川往上推了推眼镜同样斯文地说了一些话就离开了工地了,而刚才吓了一身汗的本地工人这才略略放心了一点儿来,并且也有点羞愧地开始主动地和那些外地人攀谈起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宇从四叔那儿获知建筑工地上的纷争已经少了许多,有的本地建筑工还和那些外地建筑工一起到小馆子去喝着酒,并且是他们自己各自出的钱,听这宇也笑了笑。

这些天来宇的神经也没有丝毫放松来,他和母亲商量着把自己的房子卖掉去,到时和母亲住在一起,这样可以更好地照顾着父母,但宇老夫人知道宇有一个秘密不肯告诉她,她也知道宇到底是怎么样想的,但她却没有揭穿插儿子,只是在帮病人诊病的空余一脸微笑地摸着花妹生下来的小狗仔,帮他们把毛理得光光滑滑的,溜溜亮亮的,但红三三这几天都没有吃东西,只是一天到晚都朝着润璇和花妹身影消失处张望着,似乎期盼着有一天女主人和自己的妻子花妹会突然而至。

宇川望着它的那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有时牵着它去散散步,它倒很听话地跟在宇身后沿着那长长的长堤沙港上或者北风吹得落潮干干地到了很远的海面上。

这天宇照例地牵着红三三去散步,明天买主就要来买房子了,这是自己曾经过润璇一起生活的见证,但现在要把它卖了,心中真的不舍,神情还是挺惆怅的,正在这时红三三忽然挣脱了宇手中的绳迅速地沿着海边向远处跑去,任宇川怎么叫它也不肯回头,不过宇也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它奔去的方向正是润璇的家,离这里大概有着四公里,不过或许它已经闻到了那遥远的气味了吧。

“我心中的阿娇啊。。。。。。”宇想起了刘欢唱的《弯弯的月亮》里的歌词。

 “人生中的懒惰就像是得到了晚期的癌症,只有得了癌症的人才知道自己在一生中很多事没有做。。。。。”他依旧记得起在大一时自己的恩师刘芸在她重病时对自己所说的。。。。

宇房子卖了已经表明他的决意已定,他现在唯一挂心的是母亲了,他为了考建筑师是想去展一番手脚的。

一股淡淡的香气飘来,宇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一直默默地支持自己的女军人。

“你的狗呢,刚才看你好像是牵着它来的。”钟冰静静地坐在宇的旁边。

“跑了,跑远了。去找它老婆去了。”宇望了眼那痴情狗消失的方向。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钟冰看似很随便地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样,还不是麻木地活着。”宇的话一出口就愕了,见到她的表情宇川补充了一句,“玩笑罢。”说完他又把目光投到大海深处。

“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案破了呢?”钟冰眼眯了一下也望着远方。

“快了,真的快了。”宇喃喃地说着。

“你怎么知道?”钟冰甚是怀疑。

“那我不知道了。”宇在钟冰面前总是最放松的。

“破了我就得走了,我得去伊拉克了。”说着她还说了两句伊拉克语。

“是么,那我该不该努力呢?”宇这样子也怔住了。

“努力也没用了,总是该走的了。”钟冰误解着他的话一半,一半没有理解错,“你会想念我么?”

“当我有难时我会想你的。”宇坏坏地笑了笑。

“你有难我也会想你的。”钟冰望着那少年的微笑不禁有点痴了。。。。。。

 

房子卖给了一个四川的小老板,价格十万,宇把五万打进了润璇的银行帐号里,留下的五万交给了母亲,宇老夫人只帮他拿了三万,宇把一万给了倩倩,只留给自己一万,他已经全部地捐进了建设小学中,所以宇现在的身上就只有两万了。

第二天润璇把红三三牵了回来,她说要把那五万块钱还给宇川,但宇执意不肯,因为那五万块是润璇应该得到的,为防她把钱继续打回来,宇还把自己的帐号换过了,但宇川专为着学校募捐的银行窗口又多了五万,这是银行人员打电话告诉着宇的,宇知道那肯定是润璇打进来的,因为她知道这个帐号宇川改不了。

有时候宇也不禁疑惑,深深地疑惑,是不是自己还太年轻了,大家都是太年轻了,为什么硬迫着成熟也是那么的难。

在二零零二年正月三十,当宇在参加着大门的峻工小典礼时,上面政府来人说,宇没有建筑师资格,要让新来的管理人员来接管这项工程。这时建筑工人和来的政府人员争了起来,特别是对那些受到宇川照顾的外地工人更是情绪激烈,但正是这样又引发了新的问题,政府又派来了人员说宇川擅自录用外地非正式迁证公民,宇川的管理权更受到了威胁,这让本来压力很大的宇压力更大。

明天政府就要强制派人来接管着建设学校的工程了,那睦外地建筑工人也将要被强制退出建筑队,这让宇这一夜很是睡不着,他感到很迷茫,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自己也只不过是想为本地的教育事业作一些贡献而已,同时也为着那些贫困迫得背井离乡的外地客能有一份收入以支撑他们的家庭,平日即使连离婚那晚都没有喝酒的宇喝酒了,并且喝得还不少。

第二天正当宇在上百个建筑工人面前把小学建设学校的管理权交给政府教育局派来的人时,宇的手机响了,教育局里来的电话说宇已经获得了二级建筑师资格证书,这顿时让当场的人顿时惊呆了,特别是那些这十几天来和宇关系稔熟的对宇人格有一定了解的建筑工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那些即将要被开除的外地工人也纷纷过来和宇热烈拥抱,他们不是为他们能留下来而高兴,而是为宇川能继续实行他的建筑管理权而高兴着。

但望着这些即将又要不知如何面对生活的外地朋友,宇川的心情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觉得对不起这样支持自己的朋友,对不起他们明年就要来这里读书的孩子。

下午宇川和钟冰在拿到了二级建筑师证书后又来到了政府,继续上交着新的外地民工调查资料,并且他们似乎下定了决心就是若果政府不改善对外地民工的权利,他们还会记不休止地来这里申请着,钟冰也还是第一次见宇这样坚定地为着某一件事而作着奋斗。

但这次宇川他们们发现那睦接待他们的政府人员对宇川他们的态度有所改变,特别是对着钟冰,一声声“钟大作家”,一声“小姐”地叫。宇川才知道前段时自己为离婚及考试而昏头转向时钟冰已经来这里作了很多申请,并且在报纸上发表了大量的有关唏嘘社会对民工权利进行多一份关注的文章,宇川知道自己这次又沾了钟冰不少的光,同时从这些政府人员的态度中宇川隐隐地感觉到这件事情会有较好的转机。

现在宇川有了一二级建筑师的证书,那他就有了对建设学校不小的工程的继续管理权,但上面还派来了一个建筑管理工程师来“协助”宇川,但实际那工程师并一再要求着宇绝对不能随便录取外地民工,这让宇川很是气愤,有好几次还和那工程师拍板,便那工程伏着自己是上面派来的,在这个问题上一点也不让给宇川,宇川只得忍痛地看着这些外地工友从建筑人员名单中被剔除出来。

由于这里将要建成小学,开始有些民间商人想到这里学校旁边的地区搞地产建设,但毕竟这片地方是宇先来这里开发的,所以他们一般都要片求得宇的同意方可。但为了这片地方上让小学的环境宁静优美,宇拒绝了很多想在这里建就高楼的客商及那些想在这里做鱼粉饲料的商人,没有宇川的同意,他们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

但几天后宇川发现了居然前几天被宇川拒绝的客商竟然请来了推土机搞着基建,宇川过去和他们议理,他们依旧不听,宇川打电话叫房地产局来超干涉,但他们说他已经得到了学校的董事长的批准,拿出来一看竟然有着那个上面派来的建筑管理工程师的签字,没想他一点也没有和宇商量就擅自签字了,这让宇气不打一处地掀住那工程师的衣襟和大声争中吵着。

“放开!”那工程师瞪着眼睛望着宇川一点也不回避,“你别以为自己算是老几,尽管你目前是校建筑的董事,但真正的权利还是在我的手里,我这是代表官办,而你这是代表着民办,你谁的权利大。”

“你收了别人多少钱,有种你就说出来。”宇那男高音的高音震得那家伙耳朵嗡嗡地作响。

“那好!”不知道是被宇川的气势还是心虚,“那我们就把钱分了吧,这样大家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你是个建筑师,以后也不会在这里做着校长的,年轻人应该学会协通嘛。”

“你想我会么?”宇川瞪着大眼盯着这个这么多天来不怎么能佃实专门搅事的工程师冷笑着。

“你别惹我,我在政府里面有人的。”那家伙见宇不吃软的顿时来硬的恶狠狠地说着。

“可以啊,你知道前段时间就是把政府里面要员都抓了起来的人是谁么?”这时宇川恰好见钟冰进来微笑地说着。

“你说的是钟厚啊,他和我交情好得很,我想你不会和我那位哥们有什么关系的。”那看来不知道吃过多少人回扣的工程师也微笑地说着。

“你认识她么?她是钟厚的妹妹钟冰作家,前段时间在报纸上烈军属了不少揭露腐败的兼职记者,在她大哥破案中起了很大作用的,你想不想也被她写上报纸,”不知道为何现在宇川钟冰心里面就越来越踏实。

“不会吧。”那工程师顿时惊慌起来,但他依旧有些不信,“你肯定是冒牌的。”声音有点发抖明显底所有点不足,钟冰微笑地掏出了记者证放在他面前,那工程师顿时有点垂头丧气地底着头,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这是他们行贿我的,时面有四万多,反正我也知道你是很辛苦着,并且这样查下去,最终还是会被查着的,所以我还是快点认了。只要你们不要把我的事写报纸上的就可以了。”没想到了这种情况这家伙还在和宇谈交易。

几天后校园外的地区上的推土机和铲机被撤走了,他们推平的地方正好为校建建筑队提供了许多方便。见那工程师有“把柄”抓在自己手中,宇川就请回了那些外地的民工,因为这些员工有一定的钱后就能到政府去申请把户口迁移到这里来,这样他们就不再回到他们贫脊的故乡却,宇想直接给钱他们去办,但毕竟这些钱不是自己的,每次工程所需要的钱都要清清楚楚的写在发票上,到银行那个帐户处报销,而让他们回来做工,宇川就可正规地给他们发工资,只要再干一个月他们都可以把户口迁了过来,但宇川并不知道这样为自己的以后的情况埋下了祸根。

果然不久上面就派来了人进来调查着,看宇川是不是擅自录用着外地民工,由于宇川发现得快及时地把这砦 民工叫回家躲了一段时间,但没想到那些工程师这时跑了出来指出了那三十几个民工,反咬着宇川一口,没办法宇川被罚了五千块钱,并且建筑师资格证了被吊销了一个月,这时权力又回到了那个工程师的手中,宇川才知道不打“落水狗”,很容易会被

作者:何生

《26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