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69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走吧。”肖远本想拍拍重敏的肩头的,但最终没有拍,他们至今没有做过超过这个的亲妮动作,但他还是没有做,接着他从裤袋里面拿出了两张买来的票朝那辆正在不断地有人走下码头的客轮走去,顿时他们隐没有各式旅客中,但肖远并没有走上那辆船,而是拉着重敏迅速地沿着码头的楷阶走下去,这时这时疾驶来一辆小客艇,招呼着肖远和重敏迅速地跳了上去后就马上发动了最大的马力向前的大海面疾驶着,这时重敏还隐隐地听到了后面传来了喇叭声,重敏有点惊讶 地望着就坐在旁边的肖远,肖远笑着说没事。

但这时快艇旁边竟有好几辆快艇在旁边驶着,重敏这不由有点惊慌地抓了肖远的手,但很很快就松开了。她这时还是萌动了一些问清楚着肖远是怎么一回事。但忽然肖远拉着有点不敢跳的重敏迅速地跳到了另一张快艇后这五六张快艇竟又迅速地散开了。

不久那张载着肖远他们的快艇在海洋中碰遇到了一张大船,他们就这样把肖远他们拉了上去。上到船后他们居然全认识着肖远的“肖少”,“肖总”地叫着。重敏她尽管心中有着许多疑问,并且至今她还不能信任着肖远,甚至一点也不信任,只不过好敬重着他的男人气概罢。

那些船工给他们布置了两张很是舒适的床,在这个船的空间里也算是难得了,毕竟全都是以挂壁床为主地方有这样的代遇真的是不错。但或许是重敏平生第一次坐船,那刚才起伏及一天的乘车劳累让她吐得翻江倒海地把所有胃汁都全吐了出来,手脚轻软,幸亏有着肖远给她的昏船药她才能睡了一会儿。之后就帮她反锁了门,他径直出去了。

当已经是凌三点多时重敏出了门,只见隔离房的肖远的房子内还是有着灯,于是她想走进去看一下,恰这时肖远的门也已经打开了。

“还未睡么?”毕竟是个熟人,重敏还是礼貌地问候了一声。

“吃饭吧。我本来想叫你的,但最终没有叫。”肖远主动为着她开着门。

“哟,怎么这么多闲情逸致来看着这么多的电脑资料来?”见肖远面前书桌上的有关于着电脑资料也是太多了,所以重敏还是不禁问了一下。加起来差不多有一个人那么高,重敏不由随便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不对我被船上这么多人认识也不感到怀疑着?”肖远不答反问着。

“我不习惯问别人太多问题,除非你愿意讲。”重敏也随手从书桌上抽了一本电脑资料来看,边吃着肖远为她准备的牛油,不过她还是没有什么胃口,只是象征地吃了一些而已。不过她对电脑资料并不是很感兴趣,又放了回去。

“假如我说我是个走私犯,并且是个很大的走私犯的,你又会有什么感想?”肖远直盯着不禁吃了一惊的重敏直问,只见重敏脸顿时涮白了起来,她忙站了起来摸着自己的不同扭扣。

“没事,你身上已经没有了窃听器,你衣服的窃听器已在这里,我已经把它弄了下来,不过你还是挺关心我的嘛。”肖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白丸,边驳开着露出了一点小黑点。,“这窃听器已被我用口香糖粘住了,起不了作用。”

“那你是不是早已知道?”重敏想到遥在泰山之外的父亲竟然还这样猥琐,不禁有点悲哀了。

“你爸早已把我报给了公安,”肖远喃喃地说着,“我怎么也不会料到他会这样子,他也是冒着大险呢,但钟期海何曾不是早已对我盯着很紧了,我早已成为了立案对象。”

“这种情况钟伯伯什么关系?”尽管知道了一点儿,但重敏还是不禁地问着。

“你还记得去年中秋节我们在野郊见到他时么?”肖远把那电脑资料往前一推,“其实那时他就已经对我立案了,他那一辈子各种案件都打交道的人,我本该早已防着他了。不过也间防不了啊。”

“那那天钟厚找你去到底说了什么?”只见肖远这次似乎并不想对她隐瞒着什么了,所以就不禁问了。

“这还不是你爸的举报。”肖远嘴抽动了一丝冷笑,“你爸才是真正利害的人,没想到我这样防他还是防不了,他不止把我的事泄露出来,并且还把我父亲的事也泄了出来。”肖远那冷脸竟然露出了了狠狠的神情,这在平时是绝对没有的。

“那看来我爸爸以前跟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重敏有点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她的脸上也充满着一丝悲哀和绝望。

“是的,”肖远居然没有否认着,“但一直觉得你是个能跟我同甘苦的人,我原本是一直想像我那个曾经对我有点养育之恩的刘向阳那样从政的,但我发觉他却没有给我任何的机会,那时我爸却是在社会的最底层,而我却是个非常喜欢着政治的人,他这时却只给我读着中专,但我决意不会向命运认输的,所以我在做了几年生活最底层时的生活时还是通过了自考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我想我的目标快完成了,但没想到这个老狐狸还是提前了一步。”

“请你不要骂我父亲。”重敏虽然低了一下头,但还是微微地表示着不满。

“我不是骂你的父亲,而是骂着我的父亲刘向阳。”肖远忙有点歉意地说着。

“刘向阳是你的父亲?”重敏尽管那绝对有点不简单,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了许多令她意料不及的吃惊来。

“我父亲叫我叫他的,但我决意不会叫他的。”肖远微笑了一下,“他这么多年来没有给我任何的帮助,特别是上了大学以后,那全都是我一个人苦力地工作着才能爬上了今天的位置,可惜差一点儿,否则我就可以通过把整个铜鞍建筑业抓在手里面,我就可以大部分地控制着这个城市的经济,我又很快在形成的民工集团里面当上主席,到时我就能在两三年之内就可以当上这个城市的市长,到时我就可以再证明一下当年我对他所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着玩笑。”肖远很是坚定地说着。

“但你为何要把我父亲那单行政大楼做成了倾斜危楼?”重敏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她还是一口说出。

“你这一切都知道了?”肖远显然对着这个也是吃惊,毕竟这是个很绝密的事情,而重敏能知道了那说明她在以前自己的很多的东西她都已经知道了。

“知道一点儿吧,但何曾不是在我爸爸的指导下作的调查,就如在北京的申奥,我也是在他的示意下的,我以为那样子会帮到他在北京的发展,但没想到他这样只是为了让我做一些行动来讨好着你而已,而那时你也是这样来注意着我的吧?”

“你果然是个才女,”肖远有点怔怔地望着重敏,“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什么地方么?”

“在那儿?”重敏微微地凝思着/

“也就是在钟厚的婚礼上,我早就开始着这些计划了。”肖远喃喃地说着,“那时我就在会场上发觉你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深沉,你那时虽然脆弱了一些,但我想你岂终是个聪明的人,在我眼中真正聪明的人不多,就是你和钟冰,还有宇川。”

“为什么你会说起他,难道这一切和你也有着联系么?”重敏吮了吮嘴唇,她的嘴唇还是有点凉。

“当然有了,但一切都以后再告诉你吧,他果然是最废的人,也是个最利害的人,只不过他的心太善良了,善良到别人不知道他真正的胸怀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宽阔。”

“那这个案件是不是被扯了一部分?”重敏边听着外面的海浪的摇荡,她这时才能真正地体会到了这海面的夜色之美。

“是的,我之所以被迫到这个地步了是被他不经意中把我在滨海那儿的走私老窝捅了出来,我以为在新年时大家都疏忽了,但没想到还是在他那个废佬的阴险下把那些东西不知用着什么来查了出来。”肖远边翻了翻那些电脑资料边说着,“其实我把铜鞍市的建筑业搞下来真的不是为了钱,我只想要权,但我不想去做那些高官的秘书而升着官,我想我这辈子要用着自己的实力去搏得权,我把你爸的政府大楼斜,的确是在地质上钻他的空子,我是利用着地震的原理来查出来的,你这个也被你抓出。我不得不承认着天才真的有时存在着。”

“没有,我也仅是猜想,我刚才也是在套你的口风,但我也知道你是想告诉我才这样的,要是你不想告诉我,你也不会说出来的。”重敏其实也是在今年才成熟或者可以说是深沉了起来。“那在那段时间里面你是不是用了老底来应付着那些建筑公司的联合对付着你的危期?”

“是的,我的钱相当可以把这些公司里所有的总资金我都可以顶上,我相信我绝对可以用来支撑一年多,但这也正好是你老爸真的在后面弄着手脚,才让我把我的那些老本露了出来,你应该也知道着那幢新的政府大楼也是我自己出的钱来应付的。”

“为什么你这么久来没有怀疑过我?”重敏忽然直问着这一句来。

“因为你有着很多机会来揭我的伤痕,但你没有,因为你本身也是善良,所以我不想怀疑你。”

“其实你也早有着计划来应付着我们的为难,是不是?”重敏有点自知知明。

“不知道,或许你这才是最可怕的,我怕这一切都是你老爸的预料或是我也没料到你的心也是一样地为着宇川那样执著。我现在越来越明白着有时候感情也是伟大的。”肖远有点深吸气地望着远方。

“但为何你能够在这五六年的时间内把你的走私集团发展得那么宏大?应该近百亿了吧?”重敏知道眼前这个人天才得几乎近于怪物的程度,但她不信一个人白手起家这么快,连得香港首富李嘉诚也不可以。

“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毕竟我对你的底也不太了解,不过我想刘向阳这家伙或许是明白了一点儿的,否则他也不会那么的绝情。”肖远又把这个话题联系了那个一直都是铜鞍这个真正风云人物的身上。看来很多小说上写的还是真的有其事的。

“其实刘向阳书记他是我们学校的创始人呢。他也是有着很大能力的一个人。”

“他作为又有什么?他这个人连儿女感情都谈不上的人根本不配着别人的尊重,他这么多年来还不是在搏着一个功名,不应该是一个名,他这个家伙真的不是太搏着功利。这点我还是佩服着他的,毕竟我这么多年也是学着他而已,但我还是做不到他的那种程度,从那个反越战争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没有改变着,而我还许码有一些对儿女私情的牵绊,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地失败在这里。”

“我不会让你感到失败的,我会让你在这次中得到了重生。”重敏腰一下直了起来说着,“我想你这次能在钟厚见过你以后还能这样放你出国,那看来你这个案子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案子,你一定还有着更深的后台,所以我想你也将要承担着更大的压力。”

“你认为你可以承担么?”肖远反问了一句。

“只要你不放弃,我想我也不会那样轻易地折弯,不过我不会把我的感情投进去的,但我希望你能把感情投进去。”重敏说了一句很自私的话。

“你这是一种风险,那可是要付出了很大的,青春,生命,名义,你可也是付出了巨大,所以我还是有着一丝的感动的。但我知道我这也并不是感情用事。只不过看我是不是真正地在逃避了。”肖远如是说着。

“你认为你的灵魂还有救么?”重敏一点也怕他的发火。

“不知道,不过你总是个高智商的人,”肖远猛地拉开了刚才闭着的门,只见一个年轻人正凑在门旁应声而倒,他正风云挨了肖远膝盖闪电般地一撞,嘴角马上溢出了血,“你听不到了,年轻人,注意的点。”肖远很是绅士地把他拉了起来。

那个年轻人很快地被肖远叫来的人拉走了,他的手鲜血淋淋的,应该是被他自己带来的茶杯割破的。

肖远重又把门关上了,而重敏不禁用目光扫了这个房间,肖远挥了挥手:“不用怕,刚才那个年轻人就是想在我们门口装着窃听器的,但他一到我还是听出了,这里也已经没有了窃听器,我已经用着东西查过了。”肖远重又坐回到了他的位置上,其实关牧原那个走私集团仅是我们集团的一个分支而已。

“关牧原是谁?”重敏有点疑惑地问着。

“你不知道啊?”这时肖远倒是很为惊讶地反问着,“看来你真的是对那些电密的事情倒了解,但那些公众的事情倒不了解呢。”肖远苦笑了一下,“其实我这个案子在这个月来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上面中央也已经知道了,但这件事真正地泄露的话,我们国家就要赔偿至少八十个亿,毕竟我们的电脑技术中有一部分本就是学着那些走私货中学了起来的。所以毕竟这已经是十年甚至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来我其实应该帮我们国家主动申请着一些专利的。”

“那你以后也有着很多的东西还是可以帮国家申请着专利的。你说是不是?”重敏紧跟着他的思维。

“你明白为什么国家还是让我在有可能逃跑的风险中还是让我出国么?那不止是因为我这个案了太大而怕牵涉太多,毕竟中央里面也是有着我们的人的。但他们也在我的身上寄托着一些希望,希望我们能够挽回一些局势,这个内容也是一个我身上被寄托的一部分。”

“你会辜负着国家的期望么?”重敏问着。

“有你我就会,毕竟你为了西部大开发能够把自己的第一名都不要,这么高尚事情,我还是能做得出的,毕竟我也是个有志的青年吧。”肖远虽然是三十出头了,但还是在和重敏这个年龄的人拉扯着年龄。

“那你们的电脑还能在全国卖么?”重敏问了一句。

“不知道?不过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了。”肖远低低地声地说着。

“能不能说一下你的爸,也就是你的亲身父亲?”重敏虽然是不太想知道太多的东西,但她还是问了,毕竟她来这儿可不想做一个花瓶,她想在必要发挥一下她的那敏锐的心思去为着肖远考虑着问题,肖远不管多利害,但毕竟只是个男人,有一些东西男人是无法深探的。

“你不是说不会问太多别人要说的问题么?”肖远还是微微地一愣,但他还是说了,“其实我生父才是全国蕊片地集团老大,”肖远见重敏惊得睁大了眼,才知道自己在最冷最坚强的意志裹着的这个面目清秀的女孩子面前竟变得如此的柔软,同是也是他太自信了,才让他她面前不顾一切地说了出来,“我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到了四岁后,从小就养成了这种性格,成了孤儿院里面的小霸王,后来不知道何故刚从战场回来的当刘向阳就收养了我,但并或许根本不能说是收养只能说是只是救济而已,当时很多的男孩子还是被人家收养了,毕竟我国还是重男轻女还是深入人心的,所以孤儿院里面很多数都是男孩子,我就是孤儿院里面最不乖的小男孩,被很多的人收养了,但性格改不了,所以我还是像货物一样被退回了孤儿院,所以他也看在我爸曾经是他的战友面上救济了我一下,我也认识了刘芸,也就是宇川的老师。这么年来他也一直在给我读书的钱,但那是在高考之前的了,因为他说他不想和我有着太多的牵连,因为他知道我亲父的情况,所以我现在对他反感是这样,因为我是我,我爸是我爸,他这人就是伪善。”

“你以前知道你爸是干什么的么?”

“不知道,我搞过建筑做过推销,经过几年的拼搏,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意志一步步地走过来,但这样发展自己就益发孤独,就这样孤独得想最后又去读书,不像宇川也就是我爸的战友宇文光的儿子,他是怕上学,而我是有任何大学录取我都是梦寝以求的,逐渐地开了自己一家电脑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刘向阳不再支持我的原因吧,他以为我那电脑公司是和我生父有着联系的,但那是仅仅阴差阳错而已,那时我还不知道我爸是生是死呢,怎么会知道他在干什么,后来我才知道的确是我生父在暗中为我自己的发展提供了许多帮助,但我那好强的作风还是显露了出来,我很快就把电脑公司撤掉了,我不想和我生父有什么关联,毕竟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理过我,为何我要理他,所以后来去应聘了一些股票公司,在‘九七亚

作者:何生

《26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