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77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片天地间最深远的地方有一份归宿,就如他生前是那样的向往这片土地,嚆真的如斯里英索所说的那样,宇川说不不定真的是青藏上的活佛,要不为什么他的心里总是和这片土地连得那样紧密,嚆他一直就期盼着他的最后归宿就是这片地方,想着想着钟冰开始对自己用步行把宇川的骨灰带回故乡的想法开始有点动摇了。

忽然钟冰的思路被一阵“汪汪”的声音所打断,回过头只见一条全身红遍的快成年狗正在远处拼命地吠着,钟冰尽管此时视力难及远处,但她知道那条追来的就是宇舍命相救的爱狗金鸿,钟冰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歉意,半天前竟然忘了带这条半个月来和自己生死相依的慧犬,并让它以拼命地速度业追这如箭的快马。

这时斯里英索有点疑惑地把马停了下来,望着远处有点疯狂地叫着的犬,他以为是饿疯了的狼,不禁缓缓地从袋里拿出了知柄手枪上了弹。

钟冰“扑“地从马上跳了下来,迎着那模糊的狗影迎了上去,那金鸿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里面,伸出了她又红又大的舌头边拼命地喘着气边舔着钟冰那憔悴的脸,钟冰一点也不回避地让它舔着,泪水也现地忍不住地滚落砸在那狗的身上。还有希望么?

于是金鸿也和他们一起上路了,不过这条跑了几及一百公里的狗再也不用疾跑了,它现在可以舒适地躺在它女主人的怀里像婴儿一样依偎着它,钟冰益把它抱紧,她暗暗决定着以后自己在那儿,它就在那儿。

途中他们还遇到了一阵冰雹砸得没防的他们和疼得紧,但幸亏他们碰到了同样热情的草原牧了,他他也得以歇一歇脚。钟冰有点急切地想一直追下去,但又所追下去会再次灵魂里面深切失望。她也知道斯里英索他们并不是为了赌一口气,而是的确想帮自己,他们也很累,马儿更是快崩溃了。

刚开始这家牧民见神色憔悴的钟冰感到挺为惊讶,但他们在斯里英索一用着当地话一阵解释后都纷纷地围过来安慰着钟冰,那少女梅姑则为着他们翻译着,钟冰的疲惫的心也随他们的最真诚的脸庞及热情的安慰问候活了一些。

不知道斯里英索和那家牧民有没有认识,但他们早已经展开了热情的谈话,并不时地冒出宇川的两个字,钟冰猜想他们交谈或许是关于宇川会不会成为着拉萨对殿里的班禅的议论,他们说到高兴时就会哈哈大笑着,说到一些西部大开发时脸色就有点悲愤。他们有时还会偶尔唱着一些青藏的民歌,并偶尔说到“王洛宾“这个因为谱写了青藏民歌而闻名于世的作曲家,钟冰想不出他们把“宇川”和“王洛宾”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只是目光有点呆然地望着金鸿吃着这家牧民为它准备着的羊肉。

今领夜钟冰睡不着,悄悄地走出了帐篷,只见远处有一座头戴冰雪冠晚的雪山反射来了洁净,巍峨的极光,即使在这片大草原几百里之外都能清楚地看到它是那样的神圣,那样的肃穆地站在好坏儿,千年不变地和这里生活的人民紧紧地连在一起,受他们的崇拜,由他们的尊仰,仿佛这原本没有生命的山脉在人们的膜拜下已经有了生命,有了精神,同时也有了灵魂,给这亘古不以来与外界脱离了联系而稀少的人群带来了生活下去的理由,让他们生活在现实和理念中间,生活这个人神同存的天地氛幻之中。

此时她似乎能感知宇川为何会这样向往这片地地,说不定他冥冥之中的精神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所塑造的神真的有着无法割脱的联系,钟冰不知道,但她觉得自己那唯物论一旦真正地置身于这苍茫且最按近着原始的大自然中竟是那样的渺小,仿佛身心于一瞬间在这片与天最接近的地方变得那样肃穆,寻样圣洁,不由自主地对着远处的山脉有着莫名的崇拜起来,这让她开始觉得一定去一趟拉萨的冲动来。

第二天早上,他们又要启程了,那两匹马经过昨夜的休息,又变得了神采奕奕的,但钟冰迷惑着他们何以能在这片无际的大草原里找到他们所要去的方向,,但她也知道着马亦是动物中最有灵性的一种,它们能在一段时间内准确无误地巡着原来的路去跑。

跑了两天后,钟冰开始见到一团正在向前移动的物体,但视力变坏了,现在已经分辨不出了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但她能感觉到已经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的金鸿开始有了一些莫名的骚动,并张着鼻孔不停地呼吸着,这到底让钟冰心里有了一些激动。

“哟呵呵呵哟”,那平时说话有点嘶哑的斯里英索这时竟能发出这样高亢清越的声音来,钟冰不禁有点侧目,这时无处又传来了一阵相似的呼叫声,像是回应着他的招呼。

“到了,我们终于追上了。”跑了两天多的斯里英索表情激动地回过头来跟钟冰说着,他的胡子似乎及眉毛也似乎随着笑容飞扬了起来,少女梅姑也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呼声,惹得他们的马儿也“啾啾”地叫了起来,并且明显速度要比刚才要快了许多,由此可见它们也是挺为激动的,那金鸿也跟着汪汪地叫了两声,接着有点不好意思地回过头来望了眼钟冰。这狗啊。

终于越来越近了,钟洋那不太好的视力似乎也能看清楚了许多,只见一群耗牛在后面慢慢地踱着,前面一架大马车,再前面一群人似乎在弯腰什么的,钟冰依旧看得有点不清楚,不由揉了揉眼睛,她的眼这样下去,不知会不会哭瞎。

终于马嘴到了离那人群只有着十余米了,钟冰随着英索父女跳下了马,这才发觉刚才正在弯腰的人群里原来是正匍伏着磕着头,他们几乎是每站直腰后把整个身体伏了下去,用全身来磕一个头后又站直,好像是在做着极为庄重的礼仪一样。这时斯里英索也跟在这群人的后面和他们一起做着同样虔诚的磕头动作,并且他们磕头的方向一律向着那几十里之外的大山脉。钟冰走到他身边放低声询问着他何以才能见他所说的宇川,但此刻他仿佛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对着钟冰一理不睬,只是随所有静默无声的人群一起立正又匍伏磕头,这让似乎完全成了外人的钟冰不由变得有点尴尬起来,只得随着他们如蜗牛一般地向前爬行的速度慢慢地走着。

就这样走了两个小时,这时前头的那个带头人立正后向前恭敬地躬了一下转过身来对着群也恭敬地微低着头的人群叫了声,这群人才转身向斯里英索和钟冰围了过来,并热情地互赠着哈达,一个脸上全是皱纹的长者听了斯里英索的解释后,用那浑浊的双眼凝视了目光同时茫然的钟冰一会儿后转身朝那辆色彩过于华丽的车走去,钟冰似乎也神会地跟了上去,随他走进了那架有十来二十平方米的车里,这个车棚可以算是中小型的蒙古包。

“你看是吗?”那老者用干涩的普通话示意着钟冰,但尽管二米之外钟冰也辨认不清这人是谁,只见一个穿着红纱剪着短发的人正把头低低地伏在桌子的书上,他对车棚里是否进人似乎并不是很关心。

“我能过去看一下么?”钟冰请求着,那正在看书的人微微地把头抬起了一点儿,但很快又把头凑到桌子前了。但钟冰这个要求似乎并没有得到了长者的批准,但钟冰似乎能感觉到那个人的确就是他,特别是他刚才微微抬头的动作和姿势是那么的眼熟,但她现在依旧不能确定,要是现在自己的视力再好一点,或者说一句话甚至发出一声叹息就可以了,钟冰也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自己所要找的最爱的人了,但他没有,所以钟冰只得在那儿强迫自己以期把他看得清楚,但自己那已经似乎干枯的眼睛已很难把他看清楚了,越想把他看清楚,那视线就更模糊。

“宇川,是你么?”钟冰突然叫了一声,“我是钟冰啊,你知道我已经为你哭瞎了,若你现在真的是宇川的话,请你回答一声好吗?”但那人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仅是向自己挥了挥手,那挥手的动作竟也是那样眼熟。

“出去吧,我们的活佛不愿和你说话。”那老者用生硬的普通话对着钟冰说着,并把手拦在有点想冲过去的钟冰面前,看业钟冰不出去也是不可以能的了,钟冰只得有点郁闷地走出了这偌大的车棚,休息一小时缓这些前往拉萨朝圣的人们又开始起程了,这时疑惑的钟冰只得随着这些虔诚地用身体来丈量着土地的信徒们慢慢慢地往有走着,她在回想着刚才那到底是不是宇川,他那样凑近桌子的书,说明他的视力是非常不好的,而宇川也是深度近视的,从前几天斯里英索带回的照片看那活佛的鼻梁也的确是有着戴着眼镜的痕迹的,同时刚才感觉到那活佛的神态又和宇川是如此的相似,钟冰不由开始对握在自己手中那手机盒里面的骨灰开始产生怀疑,那到底是不是宇的骨灰,那活佛会不会真的是宇川的金身,想着这样钟冰不由自嘲地摇了摇头,为自己这种为了心爱的人连信仰都改变了的想法感到好笑。

为了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宇川,钟冰在斯里英索停止了磕头休息时问他要那几张照片看,但令钟冰感到遗憾的是把那几张照片放在家里了,但他说他可以确定那个活佛就是宇川,并问了钟冰有没有看出那就是宇川,钟冰有点黯然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自己的视力已经很差了。

“那我去帮你配一副眼镜?”斯里英索很是热情,不一会儿后他竟能弄来了一副被撞得歪歪扭扭的眼镜来,经过他修了一会儿竟能戴了,但钟冰一戴这副深度眼镜似乎视力所及处就更模糊了。

“看来你俩已经把视力哭成了老花眼了,这副是近视眼镜,是他送给我的,你当然戴不上了。”那英索虔诚地把那眼镜戴上,“这是宇川活佛送的,很珍贵的,谁让我卖给他都甭想。”说着他小心翼翼地让钟冰看了眼熟的眼镜放在胸怀处的包裹里面,这让本来很想叫他把眼镜送给自己的钟冰很是赫于开口了。

“那你到时能不能帮我弄副老花眼镜?”钟冰要求着。

“刚才那罗布曲桑长者似乎有一副老花眼镜,不知道有没有带在身边,或许我可以代你问一问。”

“那现在我们就去问他。”钟冰有点急不可耐地催促着。

“现在马上又要朝圣了,等二个小时后再和他商量吧。”英索又开始整了整他的衣服开始神情虔诚地开始朝圣了。

“我能汉有也和你们一起朝圣?”毕竟这是别人宗教,尽管希望不要和别人太大差别,但钟冰还是不禁询问。

英索想了想点了点头,似乎有话说但他还是不敢说,但他那目光示意着钟冰在磕头时心灵一定要圣洁,不能有着丝毫的杂念,并且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双木手套让钟冰也戴上,这样钟冰也成了这群朝圣者中的一员了。

但钟冰朝圣时想的并不是对那神灵的恭敬,而是思索着若果那真的是宇川,但他却又不愿认自己怎么办,毕竟她对着宇川的那种习惯太熟悉了,这些念头让钟冰根本无法让自己心无杂念,并且有好几次她还想回头去看看那架棚车那活佛有没有走出来。

忽然她记起了好一阵没有见到了金鸿了,不知它现在在那儿了,整个队伍都静悄悄的,连那些跟在后面的马匹和耗牛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有那沉重的脚步和人们的磕头有节奏地回应着,仿佛这些动物也懂得朝圣一样。

二个小时过去了,这时也已是傍晚时氛了,天边的太阳在这个时刻才露出了一点点脸,人们边休息边开始从车上拿东西来扎营。钟冰发现了自己经过刚才那一千多个磕头弄得腰酸背痛的,浑身弄得虚弱无力。钟冰心不禁有点窃喜,或许这样或可能看得清那所谓的活佛是不是宇川。

或许钟冰这个外人竟也参加了自己民族的朝圣仪式,这里的朝圣者对钟冰更是热情,这样钟冰也可以和他们一起坐在宽阔温暖的帐篷里面一起烤着温暖的火。边吃着骚香的羊肉,之后钟冰发现金鸿竟和这队伍里面的一条牧羊犬玩得挺欢,难怪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它了,这时或许是玩呆了,它跑了过来温顺地躺在钟冰的身边,对那条牧羊犬不太理睬了。

高原上的太阳总是一下山东省后天色就很快暗了下来,这群朝圣的人群在帐篷燃起了融融的篙火,这些白天一天辛苦地朝圣的人们一点也不劳累地跳起了他们专有的舞蹈,蹦、转、扭,踢。这种只有青藏人才能跳得有韵味的舞蹈在他们的脚下千姿百味地溢现出来;有几个声音高旷的男子不时地长短有挫地唱叫着韵律来为这些舞者助着兴,两支马骨胡在如马嘶或如人泣地高低盘旋拉着,在这空旷而显得肃穆的草原上益显得悲壮。

但令钟冰有点失望的是那个白天所见的青年活佛迟迟不肯出来,这让钟冰很是失望,她想询问身旁人关于一些那个活佛的情况,但语言又根本交流不了,那斯里英索告诉她活佛要在六天内不出帐篷,因为他要把宗教的书本全看全,到时到拉萨市和其它参竞的活佛一起辨论,所以这段时间里面谁也不能进去见他,除非有那个长者的同意。一想到还六天才能确认那个活佛是不是宇川,钟冰顿时失望是叹了口气,倒是前几天一直很忧郁的金鸿此时玩得正讽,不是地在人群窜来窜去的,和那条新认识的牧羊犬一起嘶咬,就像几岁的小孩子一样调皮。

但钟冰忽然有一个奇想,既然那宇川是金鸿的主人,好坏它一定能够闻得出宇川的气味,那样它就能帮自己辨认那个活佛到底是不是宇川了,这个想法一出现在她的脑海里面,她就开始激动得那苍白的脸也开始有点红了。但现在怎么样才能弄到那活佛的东西呢,或许那个斯里英索能够弄到,但那英索虽然也挺支持着自己这个想法,但他也说他挺为难的,因为在活佛闭关时不管是任何人包括动物都是不能进去的,并且钟冰央他找了一副老花眼镜似乎也不能实现。因为那长者的眼镜也不知弄到那儿去了。

接下来的六天里钟冰一直随着这个朝圣的队伍缓慢地磕着头向前进,她也渐渐地知道这个朝圣的队伍是每年一次的,那个带她进车棚里面的长者罗布曲桑每年都会到各个地方去叫着一些人同去,他是青海里的一个村子里的村长,这次朝圣的队伍原来是他们村子里面的人,那个罗布曲桑曾经在三十年前一直从故乡磕头磕到了拉萨圣殿并在神佛面前庄重地许了愿,这对青藏人民中这种人是非常尊敬的,今天他以七十五岁的年龄再次带领着这些年轻人从家乡里出发,朝一千五百里外地拉萨市边磕着头边向前移动,这些村民在出发前把他们的家中的禽兽全卖了或者叫人帮保管,带着家人的良好祝愿,他们迈上这漫漫的朝圣之路,他们是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开始迈上这条漫长的旅程的,如今他们已经走了六个月了。

钟冰不知道该对他们这种虔诚行为该表示着赞同还是反对,但她为他们那份舍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同时她也知道这个队伍也有一些退出了,同时也加入了一些其他的牧民,就像前面提到的斯里英索父女一样。

过了四天,他们这行朝圣的队伍来到了前几天钟冰所看到的大山脉,斯里英索告诉着钟冰说那就是著名的唐古拉大山脉,同时他们父女就要和钟冰道别了,他们即将要回到了原来的那个牧民区,但他在离别前还是把那副近视眼镜给了钟冰,并告诉钟冰说那一定是宇川,似乎在鼓励着她不要在途放弃一样。

目送着这两个热心并虔诚但因为心有牵挂而不得不已离去的英索你们父女远去的身影,钟冰不由感到一阵惆怅,拿着这副眼熟的眼镜,钟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在对未来的路依旧很茫然。

这两天他们就要穿过了唐古拉大山脉了,那巍峨的山即使走到近处仍给钟冰带来了心灵的再一次震撼,那直接苍天的挺拔让钟冰感到自己像是来到另一个星球的感觉了,那是一种直指进灵魂的世界啊。

终于第六天晚上,那个罗布曲桑的长者宣布着说活佛将要出来布道了,这让钟冰心里激动得不心“扑扑”地跳着。只见那辆车的布棚慢慢地被掀开了,那穿着红布架纱的年轻活佛坐在一片蜡烛中间,这群虔诚的人群开始恭恭敬敬地走上车向那活佛敬上雪白的哈达,而钟冰作为一个朝圣者也加入了上前献哈达的行列。

由于钟冰最新来的,她则只能站在最后,站在好面前的是一个大牵着四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的一青年妇女,她还悄声叮嘱孩子该怎么样上前献哈达礼仪,那个平时调皮得像金鸿一样的小孩子也不住地点着头,这就是从小熏陶的宗教深深地烙印在每个青藏信民心中,难怪已经解放了五十多年了,但这里的人们还是执著地坚持自己的宗教,年复一年地不断地有人从遥远的家乡匍伏到物质和精神的圣殿——拉萨布达拉宫,这就是这种亘古不变的宗教信仰支持着这些生活在天与地交接的地方的人民。

作者:何生

《277》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