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84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把他们都焚化了吧,毕竟留着带不走,他们或许会愿意回到中国去。”钟厚如是建议着。

“干什么,难道天下这么大就没有他们残骸之容身之地,我出钱。”肖远顿时跳了起来,这几天他原全没有以前他那枭雄的沉稳。

“但尸体不能过关。”钟厚也不愿,但他也大声地叫着,好像没有了一点忍耐性了一般。其实他这是知道着肖远现在必须得有一个人和他吵架他才能把他那压得有点发狂的情绪缓一缓,他那发红地双目也没有那么可怕地张着。很快他们也吵了一大架,果然肖远最后还是终于在和钟厚的相指大大骂后发泄了一通。

最后他们还是在水面上为重敏和萧寒他们举行了火葬,肖远之后就沉默了,连出境时办的一切手续都是钟厚说的,而那些托国的卡站卫望站戴着眼镜冷着脸的肖远表示了极大的怀疑,并以坏分子手中所捧着的骨灰进行了检查,钟厚还以悲痛中的他会和那些质疑的士兵闹翻了,但他还是一声不吭地由他们检查,表现得还算配合,直到刚才他们才说两句话。

“那现在我们怎么处理这两盒骨灰?”钟厚最后还是试探着问。

“重敏的骨灰还是带回铜鞍。”肖远并没有说怎么样处置他父亲的骨灰,钟厚见他不愿意说,但对心理颇有着研究的钟厚知道他现在心里充满着惭愧和矛盾。

“我想把他的骨灰和他越战牺牲的战友合葬在一起,可以么?”这原本是他应该决定的,但没想到他会征求起钟厚的意思来,钟厚不禁难言。

“那坟里面有宇川的父亲宇文光骨灰的,你说他们能不能合葬在一起?”肖远问了一句,依旧像是在问着钟厚又像在问着自己。

“我看应该可以吧。”钟厚感到这个问题作为同是那些越战老兵的后代,根本没有权利去帮着前一辈作着决定。但他还是说了一句,“或许是可以的。我想是这样。因为可以看出在临终前他还表现了对祖国的感情”

“不,”肖远还是否定了,但那否定又显出他了他对这个决定有点中气不足,“他那是对我有感情的,因为我是第七年来第一次叫他爸,以前是叫他先生的。”由此看来他也并不是对他父亲没有丝毫感情。

“凭这个,看来还是要由你一决定。”钟厚知道着这种事还是自己没有发言权。

“我想征求一下令尊的意见。”肖远忽然站了起来,有点怔怔地望着那似乎已经开始有点近的中国,“我想他才有这个决定,毕竟他才是那段恩怨历史的真正见证人。”他的眼神现在越来越迷离了。

“那给他通过信吧。”钟厚在征求着他的意见,肖远也没点头。但钟厚还是拔了,但钟期海询问着要问一下肖远要不要再征求一下刘向阳。

“我想他没有权利作着这样的决定。”肖远所指的他当然就是刘向阳,因为他来当作是见证人显得有点模糊,钟期海在三思了半天后还是给了肖远带来了答复,萧寒骨灰可以和宇文光及其他反越游击战烈士的骨灰合葬在一起了,听到他的答复,肖远这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由此可以看出他那样的害怕着。

肖远和钟厚直接回到了广西的东兴市,再循着河流到了昔日的越南战场,现在依旧是一片平静,但已经变得郁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而肖远似乎对这片地方甚是熟悉,由此看来他也曾到过了这儿。

“我对这儿是熟悉的。所以我这一切我会说。”肖远没有解释着太多。肖远在前面带着路,这条陡峭的山路在左侧万丈深渊,漫山的枫叶在盛夏也是那样的深红,山风不时从山脚步下呼啸着由山脚吹上来,把他们的衣服吹得猎猎用响。

“我也曾来这儿。”钟厚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让肖远不禁微微地回过头来,钟厚往上理了理一段时间没有梳过而显得有点篷松的头发,“那时我父母都上到战场上,而我几乎就是在这片地方呆了好几年,但我的记忆力不好,已经不大认出这片地方了。我智商不及你。”

“这不是智商的问题,而是时间短长,我去年来的,这就不能和你局长相比。”但他似乎并没有挖苦钟厚的意思。

“上一代人与下一代人其中亦有着很大的关联的。”钟厚知道他所说的话没有恶意,但也知道这个话题不应该再继续下去,所以他迅速地换了一个方向。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肖远随便地说了一句很有着自嘲的话味。“你知道那条十多公里的髓道是谁打的么?就是这位仁兄。”说着他用下巴示意地点了点那手中的父亲骨灰,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就在这时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看见了一个一个健康的姑娘和一个老汉正在跪拜在一个土石堆上,他们也有点疑惑地把目光投到了这对伟岸的青年男子身上,毕竟在这片原始森林里见到外人不是很容易。

“你们是?”那姑娘用不太标准和普通话问着,这时站起来的她正好看到了汲取 远手捧着的两胩骨灰盒。

“我们是来。”钟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地指着他们正在膜拜的那个用石头堆起来的小坟。

“难道又有着什么反越战才兵过世了么?”那个中年汉子站了起来,钟厚和肖远都不禁点了点头。

“是的,我叫肖远,他叫钟厚,是来把我父亲和你们的战友合葬的,求老伯开个恩。”肖远这时扑嗵地跪也下来。

“哦,千万别这样。我不是他们的战友。是我的儿子在里面。”说着那老汉慌忙地走过来护起肖远,“其实我女儿伽耶明天就要结婚了,我到了山这边来看一下我的儿子,也顺便看一下他的战友宇文光。”听到他提起了宇文光,肖远他们不禁都一愣。

“对不起,我们打挠你们了。”肖远依旧很恭敬。

“没,没有,他们这一代毕竟为了祖国的事而死的,不管他们如何,他们总应该最后的栖身之地是他们感觉到最光荣的地方永恒。”那老汉喃喃地说着边望着肖远手中捧着的两盒骨灰,或许是见到了一个少女的像还是不禁愣了一下。

但肖远还是没有起来,他边拖动着那跪膝边向那个坟走去:“宇叔叔,我是带着我父亲和我来向你赔罪的,你不是什么走私犯,也不是什么邪功练习者,你由此至终都是一个至情至义的铁汉子,你的友情我这辈也是远远难及。一切都应了,能够原谅我们的赎罪么?”他那压抑不住的呜哭声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动容,他那膝盖下的血已经染红了下面的石头。

在钟厚他们帮助下,一代走私枭雄萧寒葬在了那个小坟堆的旁边,只有一块石块写着他的名字,没有任何一记录,而在那个以前就留下的坟堆里面有着肖远用着血来写着的墓碑,上面写着好几个当年烈士的名字和生辰,宇文光的就在最前面。

“呼呼呼呼”,山风越来越猛,活人在死人面前久久地思索着,一代人一代人所走过的路,那是多么让人嘘嗟不止,那被山风吹得如波浪一般的,那望不到底的山谷传来了一两声山鸟凄清可怕的孤鸣,这益让他们感到天地间的无穷无尽。

“你们认识着宇川么?”那老汉边再收拾一下这坟堆边问,钟厚不禁与肖远对视了一下。

“认识。”肖远忙点着头。

“没有什么,”那老汉干笑了一下以掩饰他的尴尬,“我只想让你们转告一声,给他知道着当年救他的伽耶姑娘已经结婚了,以后他父亲的坟我们每年都会帮他铲扫的,望他不要太挂心,有时间让他回来看一看。”那老汉边看着他那收养的但比亲生还要亲的女儿的脸顿时红了,他也不由干咳了一下,“宇川他真的是个好伙子。”

“怎么这样类同?”肖远不由也是一愣,“为什么?”他的脸上苦苦地板了一下,“重敏在遗信也是这样说,他也是这样说,为什么他们父子都是那样惨烈,但还得到人的颂扬?”心中不由痛了起来,他至今不知道重敏有没有依旧爱着那家伙比自己还浓。他那习惯寒的脸这时就更寒了。

他们在离开后迅速地把萧寒藏在手枪里面的资料发给了刑侦破案组,他们再把这保贵的资料快敏地把向中央报告给着,毕竟这个资料涉及太广了,中国必须在寇国之前把这技术申请专利,否则将要损失大令人难以估计。

“你的手铐呢?”肖远忽然问着,这其实本该由钟厚来问的,这不由让钟厚一怔。

“我信得过你,否则你也不会这么轻松地前往寇国了。”钟厚望了望他那捧着重敏制骨灰的双手,“我更相信着重敏的目光。”

“我信不过自己,否则我也不会叫她随在我身旁了。”肖远也把目光投到了那骨灰盒上的照片,她是那样的漂亮而又微微地带有点冷,即使遗照也还是像一朵不容侵犯的荷花,见惯了许多生死的钟厚也不禁叹了口气。

“厚哥,还是戴上吧,这是原则。”肖远主动地把手伸了出来,想把重敏的骨灰放下。

“不了。”钟厚还是在他没有放下时给他戴上了。但他不把锁匙放进了肖远的口袋里面,他的心理学懂。

“我打电话多一些人来吧,要不要?”钟厚还是小心翼翼地问着。

“你看着办吧,毕竟我现在是个重要的人了,对国家也有着一些好处吧。”肖远并没有朝着敏感的方向想,“但我觉得路这么长都走过了,不要再人牺牲了。他还是想起了重敏至死不肯原谅自己杀死那个喂猪小姑娘的罪行。

“那就懂得自己保护就好了,很多东西都无法预料。”钟厚叮嘱了一句,接着他们进入了沉默。

一路上他们的行踪没有被太多人的追赶,毕竟他们现在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人,同时他们坐的又是软座,有着他们自己的空间,所以也没有太多人来打挠。

但他们快到了北京的前一段路里,他们还是受到了袭击,他们的软卧铺空间的门被敲响了,从透视窗看正是他们这几天来比较熟的另一个软厢里面人乘客,所以在有点怀疑的情况下钟厚把还是把门打开了,外边的厕所及部分坐着的乘客掏出了枪来边冲进来边猛烈地朝他们射击,连钟厚这么大力也难以把这门关上。

“扑”钟厚忽然被那个不太防避的熟悉的乘客一脚踢中了下跨,那原来曾受伤的下阴把他痛得一阵昏眩,那拉着门的双后一瞬间顿时被人推了进来,“叭叭”地朝里面猛烈地开开着枪,而钟厚在那一瞬间也丧失了主动权,同时里面的窄小空间根本容不得他的施展,但他此时最担心的还是肖远。

这时冲在最前面的几个胸膛前溅起了朵朵鲜血,他那手铐已被他自己打开,冲到了钟厚的旁边,他那双铁拳发泄般地把那些突袭者血肉横飞,他那久压抑的悲痛在那一旋全化作了力量,他的枪柄砸下必定有着人骨折的声音,他的头部顶了过去,必定会听到惨叫喊,那个这几天来有点熟悉的乘客不知何为生死把那放在铺这的重敏的骨灰当宝贝,被肖远一手提住他的头撞碎了,把他整个个活人从窗口处扔了出去,只听下边一阵“啊”的惨叫声,看来那家伙也是没救了,但重敏的骨灰还是掉在了地上,那本身就不很牢固的骨灰盒还是被打开了,那被撞碎的玻璃窗往里灌进来的风顿时把那骨灰吹散在这个软大厢里面,瞬时肖远的社神经像是一刹那被激断了般地用手伏在那些骨灰上,用手想把这些骨灰集拢起来,这时正好给那些刚才被肖远把那“乘客”扔出去的气势所撼的袭击这时把枪举起来对准了肖远,但他们还是没防到刚才痛得卷缩在地上的钟厚。

每一个离钟厚身边的突击者被他娴熟的摔跤砸在在车壁上,,一点也不会比被肖远那铁拳砸中不会好得多少,这些人在这对多年在前线打击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但肖远却像疯了一样地追赶着那些细小的灰尘,嘴里面凄烈地“重敏”“重敏”地唤着,但他根本收拢不起来,这个高智商的罪犯已经忘记了把那窗破处堵上,钟厚见此迅速地用身体堵上了那破窗上,风是堵住了,那肖远也能迅速地把那些重敏感骨灰拢在了一起,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那个骨灰盒上,但至少还中少了一点。

这时听珐了车外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枪声,而堵在车窗上的钟厚身子震了震,但他还是坚持着等肖远用手捧着那骨灰全放在那盒子里,他才放心地把身子松了下来,两缕鲜血正“咕咕”地从他肚子里流淌了出来。

“钟厚,你没事以?钟大哥。”现地一次见到这鲜血,肖远这个铁汉子不禁闷着声问,看见他也是有点慌了,他这时再也不愿这个本身已经被自己整得家庭及身体残废的人就在眼前这样死去。而这时车窗里冲进了乘警及车疗队,车也进入了北京站。

肖远没有作任何反抗地随着祖国公安到了中央最高的检察局,对他和他父亲这么多年的犯法事件供认不讳,但他还是每天询问着钟厚的身体情况,待经过了半个月后才得知钟厚并没有多大碍,松了一口气的他做了一千多个肚卧撑。其间重敏的父亲赵德生前来探望过肖远,沉哭着从肖远手中接过了重敏的骨灰,并狠狠地在肖远的脸上捆了一句耳光,但平时倔傲的肖远他没有表现任何反触情绪,只是充满着慈祥地望着这对有点惊自己的小甲和杏儿。

在会谈室里面肖远把重敏感遗留下来的博物馆设计交给了她的父亲,并且向他转达了小甲的身势及要向他亲身父母的遗言,这让赵德生那低迷的情绪显得更底沉,因为小甲和杏儿真的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的全部,所以他真的犹豫着是否要把小甲交还给他的父母,但他感到挺欣慰的是肖远竟让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杏儿做他的女儿。

                       二十九

读着得敏的日记及肖远在京时和她所说的话,钟冰知道肖远和重敏他们的故事了也已经结束,她深深地沉浸在好姐妹重敏的离去的悲痛之中,而现在她更是彷徨地思索着要不要把小甲竟是他和刘芸的那“假夭折”但其实还是活着的儿子消息告诉着这段时间来心已经仿佛和这高原一样平静的宇川,而外边的风依旧惨烈地吹着,冰雹似乎没有停的意思地砸在这用厚帆布做成的帐篷上,扰得她的心境更是不能平静,那平静的心也似被那冰雹砸中了一样。

现在钟冰不知道反这个消息告诉着他会不会再次回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和他的孩子重聚一起,钟冰再也不愿离开了这个已经把所有的生命当赌注的男人了。这段时间来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人依恋和温情,他是那样的全以后接纳自己,尽管他还是和前段时间伏特 僧人一样的泊静,但可以感觉到他的心开始变得越来越炽热,他还说到了铁路队时就正式和她这个生死之共隽永的姑娘结婚,并且接受着整个铁路队伍的工友的祝福。现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那自己那几乎二十多年待来的美满婚姻又将永远地无望地变成了泡影;钟冰她不甘愿这样把自己生命最珍爱的人再次拱手相送,但受过了高等教育的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又太自私了。那风里夹打着的冰雹及高原晚上冰冷的气温让钟冰重又感到了以前得知宇川永远逝去的消息那样的绝望,而另一个帐篷里的宇川仍如雕塑一般地静静地在豆灯下面看着藏经。。。。。

而此刻在太平洋上空,一个风韵犹存,气质高雅的少妇双眼热炽地望站窗外又圆又亮的月亮,那些在飞机下面的白云被月亮映得一片金黄洁白。这少妇竟压抑不住的激动让她的心跳几乎难以抑止,她不时地抬起手表看看时间,连坐都不太能坐得稳,那为追求平日一直而消瘦苍白的脸上由于激动而抹上了一抹红云,期盼着的幸福,让她几乎忘却了身边的一切事。

蕴莎太太在她丈夫耶若林杰克逊丈夫油画大师逝世三十周年开纪念画展时就病倒了,那天差不多所有伦敦的的著名画家和知名人士都前来了,他的那散布全中的学生们更是倾家荡产尽他的能力来雇他们的老师,那画展开得甚是宏大,摩杰伦和刘芸他们作国耶若林的徒弟及徒孙,当然也是要前去的了,他们并且在画展展了他们的作品。摩杰伦中西混合画法,引起了很多人的赞扬,也引起了许多争议,但摩杰伦似乎并不太介意,好像没有争议的画还真不是好画似的。刘芸画了一幅二米长一米阔而显得很粗糙的众人体画,在让那些西方画家还以为着是男人画的,毕竟那些画法是充满着力量,但那些力量却又不像他们平时用的力量

作者:何生

《28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