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88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为什么会有着这种想法?”刘芸感到挺为好奇地问着,她实在想不出这个小聪明脑瓜还会有着什么想相法。

“因为钟茜姐姐她的目光望着我,我觉得她好可怜。”小甲嘟着小嘴喃喃地说着。

“糟了。”刘芸不禁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看来小甲长大以后还会像他父亲那样的是个情种,这么小就会对女孩子动心和怜悯了,连在这方面也是个天才,就像他父亲一样很小就懂得让赵重敏二十年后见到他第眼就有了好感,万一小甲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可又要让他承担着更重和情孽了。

刘芸记起了他们母子俩登上列车前,很多人来送行,钟期海夫妇及他们的小儿女钟茜,那时钟厚推着载着他妻子杨菁的轮椅,他们的小女儿静静地走在她母亲的轮椅旁。那小钟茜也显得比较早熟,毕竟她的家庭中也发生了这么多难料的事,所以眼神也显得要比其他同龄人要苍桑一些,但似乎她一见到小甲就挺为有着好感的地上前大大方方地拉着小甲的手,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时候有点伤感的大人们还把他们来开着玩笑,没想到三四天过去后,钟茜小姑娘还这样深刻地印在小甲的脑海里。

“那小甲你更喜欢她们中的那一个?”刘芸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着。

“不知道。”小甲把头摇得像拔浪鼓。

“那这几天你比较思念着谁?”刘芸提示着。

“我比较想念着杏儿。”小甲轻轻地叹了口气,“真想和他一起弹钢琴,跟她争苹果,平常都是她让给我吃的,我现在有点想哭。”没想到宇小甲这么小就会叹气了,看来天才真的是比较忧伤呢。

“那你比较杏儿,是么?”刘芸侧睡着轻轻地摸着小甲的头。

“但我觉得钟茜姐姐很可怜。”小甲似乎有点抗议地提高声音,但又显得有点气馁,看来他也被这种感觉弄得脑里有点乱,“我现在还能清清楚楚地记得钟茜姐姐的眼神。”

“那就不用去丰收了,好么,小甲?”刘芸不禁随着话语轻轻地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以后再考虑好么?”刘芸温柔地以自己那段还不遥远的感情之路劝导着,或许他过一段时间后就能忘掉了。

两天后他们母子来到了著名的文化古都西安,刘芸一踏进这片土地主真的有一种真正地回到家的感觉。他们的行李也不多,两把小提琴,一把二胡,及刘芸所带来的画夹及彩笔而已,衣服打算到那儿就在那儿买,小甲似乎对这片地方也是蛮感兴趣的,刘芸想抱着他,便他还是坚持自己走,乘几天的车把她也累得够呛,但他只是埋怨了两句后就不再说什么,或许他对“爸爸”的那个概念尽管很是陌生,但也是依旧地向望。

她是怀着父亲的愿望回到他故乡看看的,她重访了昔日带着学生们实习的古建筑,故地重游艺机她不免嘘嗟不已,她还回到了母校——西安艺术学院,以追忆一下那最美好的大学时光,一路上小甲则是闭着小嘴睁大着眼睛好奇地望着一切。

这天正是油画里的一个女毕业生在校里开画展,刘芸知道着只有这届最优秀的毕业生才能在校里开画展,于是背着画夹的刘芸牵着小甲的手迈进了那个展览厅,只见前来欣赏的人可还真的不少,作者正好坐在门口处的一张桌子前,名为周笑丽,对每一个参观者都很是热情地发一张画展简介,还介绍着她的家庭。上面写着她的家庭很是贫穷,这几年来都是靠着自己的打工及学校的补助来完成学业的;她的作品曾经获得了全国性油画比赛的第二奖。一看到了她刘芸就觉得很有好感,因为她看起来很朴实。

刘芸牵着小甲认真地看了这里的每一幅画,的确这些画非常有着实力,表现出的质感特强烈,并且所取的题材很有着个性,甚至画一些别人根本想不到的地方来画。刘芸不禁戴上了近视眼镜细细地端详着这些画,她知道这个学妹只要遐以时日,掌握一些更多一些理论及实践,必定会很快就挤身于国家优秀画家行列之中。

在一幅画前,刘芸和小甲不禁都停下了脚步,只见一幅一米五高,一米宽的画面上画着一个穿着T恤及长牛仔裤的年轻人背着一方画夹有点憔悴地走在大街上,身后的街灯远远地明着,路旁的矮丛林被空气中的灰尘掩得有点灰暗,但画中那灰蒙气氛的年轻画者在率意中显得一股英气,特别是那又深髓的双眼及寻厚嘴唇边略带一些稚气的微笑着洋溢着一 难以掩盖的青春气息,下角为《流浪》。

“这不是爸爸么?”小甲那又响又亮的声音冷不丁地又冒了出来,并且表现出了一丝激动,这顿时让展览厅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小甲那声音在任何地方都是那样的另类。

这时画展的作者或许被小孩子的声音吸引了,她直向这边走来。

“请问你们认识这画中的人么?”周笑丽诚恳地问,“这幅画是我大一暑假时画的,即19997月时在大街上碰到他的,凭着这个印象我把他画了下来,画得并不是很像。”

19997月?”刘芸的由于思考而眼神有点迷茫,“噢。”她猛地想起了那时正好带着学生们来这里实习的,很快由此她想起了那次实习中宇川由于太过于认真地画画而被大伙丢在身后,那时候他的钱包及身份证都弄丢了,那他一定是在在徒步走回了旅馆时被这周笑丽见的。

“你说的是不是1999723 日?”刘芸怕弄错地提醒着,那姑娘想了想不住地有点激动地点着头,于是刘芸从身后的那画夹松下,取出了一张她为宇川画的肖像画问,“你看是不是他?”

“是他,是他!”那朴实的周笑丽这时有点激动地点着头,但似乎她有那么一丁儿口吃,“那你们一定来自铜鞍了,那时候他说他是鞍什么大学的来着的,有点记不清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搔着头。

“铜鞍工业大学是么?”刘芸再提醒着,她更猛烈地点着头,看来她画面上的人必定 是宇川无疑了,刘芸不禁心中暗暗感叹着世事真的是难断,没想到回到母校画展也能看到宇川的肖像画,看来人有时候有点气质还是不错的。到那儿都有着人记得。

“你画的水平真高。”这时这姑娘认真的看着刘芸为着宇川画的肖像,并且看着下面的作者名时不禁惊叫着,“原来您就是98年毕业的学姐刘芸呢,那时我还听说您是应届毕业生中最优秀的,您的作品我也看过的。”这姑娘激动得脸都有点通红起来,她的话顿时引得其他身边的人也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

刘芸微笑地点了点头,这时那周笑丽把目光投到了小甲身上,望着这个和画中人轮廓及为相似的小孩猜测着:“这个应该上这个同学的儿子吧?”看来画画的人眼光就是比较“毒”一些。

“是的,也是我的儿子。”刘芸轻轻地点着头,周笑丽随然有点失望地微微低着头。

“你毕业后打算去那里发展?”刘芸边把画放进了画夹里边问。

“我想去画一些能引起世人感悟的东西,但城市里面太少这种真正地震撼着人们灵魂的冲击了,我也不知道。”的确对一个创作者来说,没有好的题材是很悲哀的。

“我看你画的东西大多数都有着深远的意境,我想举一个专门反应着西部大开发手环境画展,你有没有兴趣?”刘芸觉得这个姑娘的确是个可造之材。

“真的么?”这姑娘表现得十分惊喜,但她还是挺为疑惑地望着小甲说,“这样会不会对孩子来说过于辛苦?”她的意思是说孩子为什么不能被他父亲带着,难道他的父母的关系。。。。。。

“我这次就是带着孩子去见他的父亲。”刘芸把脸贴近了一些孩子,“他的父亲现在就在西部,现在还不知道他所在的确切位置。但我们可以边画边找他。”

“那你们的之间的爱情一定是段浪漫的爱情,”周笑丽想一个和自己同一届的学生竟和长他几岁的老师有了二三岁的小孩,这的确需要着十足的勇气方可。

“我们的爱情谈不上浪漫,只能说是十分的坎坷。”刘芸有点苦笑地说着。

第二天,这对相隔四年学姐妹就直接向西部出发了,为她们的理想和爱情而登陆上漫长的西上之路,周笑丽她的行李也显得很少,最主要的行襄就或许是她背上的那粘着各种颜料而旧得发黄的画夹。

“我们现在真的像个流浪客了,就差我们的小甲少了一个画夹了。”周笑丽有点豪迈地说着。

“到时叫他父亲帮他做一个,他父亲的手艺精着呢。”刘芸接过她的话头,不过若果以画画来度过寻人过程的单调,应该是件不错的事情。刘芸她们在四五天后来到了青海,曾峰的家人来到了西宁来接她们,其中还有曾峰的妹妹秀秀。她很快让几个“流浪”画家看到了青海姑娘的豪气——被她抱着做着翔天运动的小甲笑得“咯咯”作响,他那阔亮的喉咙和 

秀秀爽朗的笑声混合在一起,让人听着有着说不出的悦耳。

刘芸她们在曾峰家里小住了几天后就启程了,这时小甲用等到他见他未谋面的父亲,身后就多了一个小画夹,那是秀秀的丈夫彭毛远特给他做的。他还说起了他和小甲父亲决斗争着秀秀的趣事。这时刘芸开始真的有点压力了,没想到宇川真的能够在那儿都能弄到一些热心的爱情呢。

她们在秀秀拦下的经商客车带送下向着格尔木这个青蒇铁路的起端出发,之后在水泥汽车的运载下到了纳赤台,因为铁路已修到了这个地方,但她们在整个铁路队却没能找到宇川的身影,于是她们也开始沿着宇川曾经摔下的地方推测着宇川他大概所要走过的路,正当她们要沿着那山坡下去时,有一个曾经参加过宇川带领的朝拜者民工告诉她在上半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由此刘芸猜想宇川应该是徒步地从拉萨赶回来的,但她的心中多了一份忧虑,这忧虑是自从听到了钟冰一直都在宇川身边就有的,她的目光也多了份迷离及矛盾,她开始对自己前往去找宇川多了份彷徨,但她还是坚持着去找,她还从牧民手里买了两匹骏马,经过两天的训练,她们三个人两匹马迈进了茫茫的大草原。

在傍晚她们若果能找到牧民的蒙古包则最好,若果不能她们就只能自己搭起一个容积大概四平方来的小帐篷,天气若好还中以,但草原的晚上天气则是是让她防不胜防,特别是她们最怕的是小甲那惊恐的哭声这益让这两个女人陷入深深的烦躁之中,但尽管环境很恶劣,她们还是创作了不少的作品,渐渐地小甲也似乎能适应了这种生活,也开始不再吵闹。

“妈妈。”这时正在认真修改着白天所画的油画的刘芸身子突然一颤,笔画也在图画上画错了一笔,就是这一笔可能会影响着画面的全部,但刘芸却把那整幅画一下子碰到了,转身紧紧地抱着小甲,这个可是她等了半个月、半年、半世纪,甚至整个辈子之长的叫声啊。那洒落的泪水扑打湿了整个小甲的脸,但这次他没有躲避,而是也垂着泪。而周笑丽则是疑惑不止,随后也明白了地垂着同样是欣慰的泪来。

 

此时在离拉萨有上百公里的马马塘处,两上小棚里正烯两盏淡暗的牛油灯,宇川此进却不能像以前那样静下心业研究着佛经了,他前段时间里安祥的眼神这时也有点零乱了,她的心情竟是那样的复杂,有好几次他不得不抬起清瘦的脸望着帐篷顶,这情是人间那样难以跨越和选择的东西,他最不得已悄然地瞳出了帐篷,举头望着这草原上那轮圆月。

宇川已经从钟冰把重敏给他的日记里知道了一切的一切,宇川也知道着钟冰是非常不愿意地把这日记交给自己看的,但她那开阔的心胸还是让她把爱情的选择权交给了自己,这反而交让自己难以去选择。

“董芳。”宇川怅然地念了一声赵重敏小时和自己一起玩耍时的名字,他的耳边不由响起昔日他们的对话:

“小川子,小川子。”小董芳高兴地朝着正坐在码头上望着父亲和其他正在拆着大火轮的叔叔们的小宇川跑来,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小筒,“扑”地摔在沙滩上了。整个脸都埋在沙子里叫着,“小川子,过来拉我一把啊。”

“臭小妞,臭北妹,自己跌倒自己爬起来呗。”小川子似乎有点不耐烦着,因为他不能跟着其他孩子一起去游泳而懊丧着,没办法有点委屈的小董芳只得自己爬将起来。

“哟,给你的。”小董芳伸出小手用不怎么标准的客家话和小川子对着话,小川子一见到了那饼干就高兴得不得了地一把饼干抢了过去,边用那被蛀虫咬得所剩无几的乳牙拼命地嚼着边说:

“你怎么不早说,要不刚才我早就过去把你扶起来了。”

“早知道我不给你吃饼了。”董芳即是小重敏则有点负气地转过脸去,不过此时她又说着普通话了。

“那你说说你那儿摔伤了,我给你揉揉,是不是这里?”小川子在她腰眼捅了一下,董芳马上痒得跳了起来,“咯咯”地笑得脸都全仰了起来。

“你牙痛千万不要说是我给你饼干吃的,知道以?”小董芳叮嘱着,因为小川子这家伙牙齿已经差不多全坏了,一吃干热的东西就痛,宇文光很少让他吃饼干的,而小川子一痛起来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放到了重敏的头上,因而每次都让董芳被她亲身父亲痛骂一顿,她就暗暗地说小川子是叛徒之类的话,但小川子一不理她,她又得拿着糖果来讨好这个可恶的小川子了。

“我没有妈妈,你有妈妈真是令人羡慕。”小董芳望着码头下面不断拍击得哗哗作响的波涛一点也不惊。

“这个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娶了你,你也可以成为别人的妈妈。”小川子一得到别人的好处就很容易把自己卖了。

“真的?”小董芳这个破裂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似乎早熟了一点儿,高兴得又从口袋里面竟又掏出了更多的糖果递给了小川子,。其实那时他们也并没有懂得太多大人的事情,只是看一些改革开放初期由外国传入来的较开放的电影而朦胧地懂一些小事情罢。

想到这里,站在月光下的宇川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当初他上到铜鞍读书却被二十多年不见的董芳感觉出来,她保曾没有对自己付出感情呢,自己被退学时她就央着她的父亲破格收取了自己这个大一才读完就辍学的学生,还给自己那样好的待遇。那次自己拿歌剧本到铜鞍给她,她何尝没有给过自己暗示呢,但自己却又不愿再承担着太多的爱而不视于心,由此看来自己是那样地负于她的心意呢。

现在宇川知道自己已经负于两个女人了,一是在故乡的前妻润璇,她因为在家庭地压力下主动和自己离婚却又能丝毫不能挽回;对于重敏自己那虽然是随口答应的童言,但也是愧于心。而现在更要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钟冰与刘芸之间的选择,一个是与自己心意最相通对自己始终都是不离不弃而付出了一切的年轻作家,一个是有着自己孩子,为了自己而舍弃了家庭的,冒着众人那不堪的目光下坚持着为自己生下骨肉的女人,并在彼此的负气下最错过了两回的深爱女人。而现在宇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真正地爱着那个女人了,或许在以前他可以肯定地说自己是刘芸是自己的最爱,但如今呢?

毫无疑问,这四个女人都是伟大的女人,已经负过了不用再去想了,现在仍要自己去选择着,宇川觉得自己开始想有点逃避了,但逃到那儿去,能去么?

望着穹苍许久许久,终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转过头想走进了帐篷,月下只见那多日相伴在自己的那个把自己从消极的佛教中“救”出来的美丽姑娘正站在寒风中凝望着自己,见她回头她只是愕然一笑,彼此静静地凝望着对方,目光在这高原寒削的风中默默地交流着,其中似乎有所感悟伤,无奈,彷徨及选择,还有着逃避和面对,有共鸣,叹息、怅然、迷茫。

“进去吧,外面很冷。”电子表终钟也没有说什么轻劝地罱身走进了帐篷,宇川凝思了一会儿后也不有说什么地走进了帐篷,外面的月光如阳地把这天地间照耀得像纱一般的朦胧,那寒风吹着地上的的青草轻轻地摇晃。

第二天早晨,宇川照常地爬起,只见桌子盛放着钟冰为他精心熬煮的青稞粥,吃完以后走出了去,却已不见那平常一直在自己帐篷左边的那帆布棚,她还是走了,或许是昨夜,或许是今早,总之没有和他道一声别就走了,平日一直很安详的金鸿很是烦躁地在帐篷外边转着,时而立起来似乎想望着更远,偶尔过来咬着宇川的裤腿,这个懂人性的狗王似乎要宇川去把那个曾经为了他几乎绝望地在草原上徒走了几个月的女主人追回来。

宇川也只是静静地朝着金鸿所吠的地方凝望着,眼里充满着矛盾,任裤腿被金鸿扯得一晃一晃的,久久凝立之后悄然转回帐篷,望着桌上自己和钟冰合编的《新编噶当派在当代的影响和思考》文章的稿纸,现在大概编到三分之一,但现在钟冰竟这样悄然地离去,宇川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整理着这些稿纸,有三个信封,两上是署着从故乡发来的,看来应该是润璇写来的,一直没有拆,还有一封没有署任何名,但宇川可以猜出了那是她的。

他缓缓地拆开了从故乡来的信,她那写得不是很好的字体还是有着一丝娟秀。

川:

见信好,近来身体可安,家中一切皆好,万望匆念!

我们的小学建筑已经颇有着规模,相信半年之后能如你所期迎接新生入学,你四叔把一切工程皆做得井井有条(应该说是我们的四叔),财政我相信能全部处理得来,家父亦没有给我施加任何压力,惟有家母偶尔一提及往事,但我相信我能处理得来。

现在政府很好地改善了对外地民工的政策,尽管进展得不是很快,相信不久之后将接收大量外地民工来为家乡搞建设了,这些改善应该有着你的一部分作用,那些昔日的外地民工经常来探望说要感激你,学校建设,城镇扩建亦大量录取着大量外地民工,所以一切还是勿牵挂。

妹倩已经回过电话了,她现在也是挺好的。也不挂你了。钟冰应该是个好姑娘,希望有时过年你还是带着她回来吧。相信她是你一辈子最值得珍惜。

望有空回家,母亲身体一切皆好,或过一段时间金妹也要将生狗仔了。

                                                        润璇

五月十三日

   润璇写信和她说话一样不罗嗦,以前宇曾说希望她能罗嗦一些,但她还是改不了。宇川把她的信收好,犹豫着要不要把接下来的信打开,但最终不审到下千在弹完古琴后榻起了在扎什伦布寺时主持送的那张纸的内容,顿时迅速地站了起来,把那封没有封液的信封打开,一页清秀的字体流露了出来。

 “川:

我走了,我想我该走了,毕竟我们这一代人的东西不应该让孩子再加入这残酷的考验之中,上一代人的东西不是让我们心卒力瘕了么。或许我们在曾经终日念着“嗡——嘛——呢——呗——咪——哞”中参会了坦然地面对,不是么?我的路会走得很顺的,生命学会不逃避,我会的,望你也会呵。”

信更短,但看完之后宇川似乎感心口那铁气蓦然地被打开了,喃喃自语:孩子,小甲,法码。

“呼”地站了起来,迅速地把帐篷收了起来,放上马背,抱金鸿在它的目光拍引下一直追去。他的脸上表现出了很坚毅,并且还充满青春气息,一如他昔日踏上大学旅途 的那种无法阴挡的英气及刚毅,仿佛觉得生命又有一个新的起点,尽管眉间多了份愧疚。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宇川在草原见到了昔日情人刘芸及儿子小甲,还有着随她们一同来周笑丽那个曾经在西安有着一面之晤画家。

“爸爸。”配似自己的小甲响亮地叫着,草原上几乎一个半月的浩瀚已经把他变得很匹悍,那一声几乎叫得宇川的心底中去,他那坚毅的眉头不禁动了动,略略带着一丝悲伤,他抱起了空上头而变得的儿子,仿佛世界一下子又回到了这里。

宇川和刘芸谈许久许久,小甲和周笑丽则在一旁看着刘芸时哭时笑,足足有了两个小时的,宇川把一张纸放在小甲夹衣里面轻轻而凝重地说着:“小甲,你是一个和我们这一代共同经历了许多残酷考验的小男子汉,所以你以坚强对生活学会不要逃避,懂么?”小甲手中摸着这眼前这父亲所所的胡琴的怔怔地望着。

“点头吧,小甲?”刘芸轻轻地制止着抽泣笑着教小甲,他也只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父母并不是神。”宇深深地吸了口气,“可以逃脱他们应该有着的责任,所以爸爸有时也必须去要面对一些爸爸所要面对的总是。你说是么?”小甲那乌黑的双眼闪烁了一下,有点迷离。

“去吧,宇川,小甲我会照顾的,不行的话,我会等你。”刘芸感伤地吸了口气,挥了挥手,宇川咬咬了牙,骑上了马前往北方的方向,他的手中还拿一踏厚厚的纸,那是钟冰以他这一代人为题材所定的已经写完了三分之二《极光》,是她足足用了三年时间乃至整个生命来谱写的小说。

但来到铁路局,宇川听说钟冰已经四个小时前已经乘着车东去,准备离去,宇川催着一个司机把车开得像箭一般地朝那个方向驶去,一路上宇川紧张得一句话也没有说,那个司机亦是有点惧怕地望着他的表情。

终于宇川在飞机前的一刻赶到了,从一个当地牧民手中接过一匹烈马跑了近一个小时,因为那疾驶的八个小时的车已经坏了。

不习惯骑马的宇加上高的缺痒而不得不靠在那栏杆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继续地跃上了马也不停就就冲进了机场,把那喉咙张得大大的:“钟冰钟冰,你离去了么?离去了不要回来,不要回来了,没有离去,你就留下永远地跟着我,给我煮菜,我已经喜欢着你所煮的菜了。就是这样子。”

“真的么?”一个温柔的大眼睛从马后喃喃地问着。

“真的!”宇川不知道从那儿这么大力,一把她整个人就扯了上来,用着几乎这个小机场的所有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在她的耳边震耳欲聋地叫着,“我不喜欢你,但我爱你,回去结婚!我是男人,你应该听我的。”说着他就不太熟练地想把马转过来。但这时钟冰却从马上跳了下来。

“为什么?”宇有点肝胆欲裂地问着。

“我想我一辈子你这手是应该由我来扶着的,是么?”钟冰泣不成声地说着,这个可是她生命中最终的等待,但她还是朝着飞机场走去,宇川不禁绝望地想伸出手去拉紧她的衣角。

“我是作为着青藏铁路工人的人民代表要到京去开人民代表大会,”钟冰带着哭腔地头也不回“我一开完代表大会我就回来,永远陪在你身边!”只见她头也不回地大声说着,让整个机场的人都也听到了。

听到这话宇心像石头被搬开了一样,身体也因为过于轻松而“扑嗵”地摔在地上,场警把他拉起时他还带着一丝微笑。。。。。。。。

作者:何生

《288》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