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影子。

发表日期:2006-11-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跟坤坤发了脾气,我说以后少他 妈在你的那些三姑六婆面前讨论我的事情,我烦这些事情。我说我多少年不抛头露面的人了,你们至于还讨论我那点年轻的傻B事情么?坤坤就说,开开玩笑,别生气,千万别动怒。寝室的人都知道我心情好的时候怎么玩我我都不发脾气。一旦我心情不好动起脾气,砸东西打人的事情常发生。总之脾气很难控制。

我其实不介意他们在我背后谈我,或者谈我和其他任何人的事情。那天晚上寝室的卧谈会持续到凌晨一点半,我差点在黑暗中爬起来跟坤坤打架。我不知道我跟安阳MM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或者说,他们怎么知道的。周一下午停电,坤坤说他极其无聊被三姑六婆叫去广场晒太阳,结果聊着聊着就聊到我了。我不认识他的那些朋友,所以对他们聊起我的事情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坤坤说,原来你和财经的某个女生还有一腿,那女生叫什么来着?我想,叫什么……?我一下就火了,我说坤坤她们怎么知道这事的?坤坤说不知道。我就郁闷了。我追安阳MM的事发生在一年前,后来过了寒假这种本就不冷不淡的感情就被这个小姑娘扼杀在了萌芽状态。我是天生对那些身材娇小的单纯女生有一种亲近感。所以到最后我都不承认我喜欢她,我说那叫好感。因为这段感情事实上根本没发生,不过是我一个人一相情愿罢了。所以只有那么一些死党票友知道这糗事,而且事过之后再没人在我面前提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就被那些文学院好事的人知道了。其实后来我发现安阳MM也并不是那么单纯,觉得她单纯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罢了罢了,不说了。

坤坤的那些三姑六婆和XXXX是一个班的。坤坤说她们描述的XXXX跟我评价她的一个词是一样的。我说什么词,坤坤不假思索:“玩男人!”我心一横心想完了,那些三姑六婆肯定认为我归纳的非常标准。其实我跟XXXX一直都很好,而且我一开始就知道她对我的那种感情,不过我似乎是经过了小说里的熏陶,以为男人找老婆,一定要有自己的感觉,要觉得自己能为她赴汤蹈火再所不辞。而XXXX的表现一直都让我有种兄弟般的感觉,我也只把她当朋友,没对她有丝毫分外的感觉。即使她来我寝室玩,赖到11点回不了寝室,最后我寝室的人识趣得退出寝室剩我和她两个人的时候我们也没做出任何出格的事。对她,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我跟她交恶是因为我追安阳MM。我把我的这个决定第一个告诉她。我几乎是带着某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在我做出这个决定的第一时间告诉她的。我很想得到她的帮助,不想,到最后她对这件事情百般阻挠,显得非常不大度。甚至把脾气发在了我其他要好的朋友身上。这让我感觉非常苦恼,逐渐就从她的视野中淡出了。再之后我和安阳MM也不了了之。我没把这些失败归咎于她的任性,我觉得是她不懂事,而我的决定也欠考虑。

她在我眼中再次红起来是她跟巍巍的事情的公开。巍巍是我兄弟,至少在他们谈恋爱之前我们是兄弟。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觉得她不是真的爱他,总之搀杂着其他的想法。我跟巍巍说,我不干涉他们的事,但也绝不支持他们的事。果然在他们谈恋爱不到一个月,XXXX就另攀了一个即将在6月毕业的师兄的高枝。而之前XXXX一直在我面前说着这个师兄的坏话。我无心关注她的感情问题,我在知道巍巍为这个事情倍受打击一蹶不振的时候我给她打了最后一个电话。我把我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都跟她说了。我说:“XXXX,如果你觉得我错了,你怎么玩我我都没意见。如果你想玩其他男人,你说一声,长得好的长得不好的,有变态倾向的没变态倾向的,高大威猛的弱小残疾的,同性恋双性恋异性恋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能给你找到,但是我拜托你别对我兄弟下手。”沉默十秒后,她挂了电话——这是我们最后一个电话,从此分道扬镳,没有任何联系。

现在想想,我当时的话确实恶毒。对一个女生而言,无论怎么样都不能从品德上对她下毒手,但是失去理智的我却这样做了。但让我惊讶的事情还很多。暑假的时候,突然有两个关系一般的男生跳出我的QQ声称跟她发生过关系。而且跟我打着保票说她决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这话多少让我觉得有点震惊。所以对她的怜悯和对自己的反思在瞬间荡然无存。我忽然想起她在我寝室玩的时候要洗澡,要换衣服让我把我的短袖递进虚掩的门的情景,觉得很假……然后觉得,我和我的那些朋友太过单纯,一不小心被一个女生给玩弄了。

前两日党员照相,贱贱问我认不认识风骚的姑娘。我说你什么事?贱贱说,他一个兄弟现在需要这么个姑娘。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XXXX,你也认识的。然后贱贱就骂了句:老子哦……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骂我还是她。后来我在镜头前摆着我的pose,微笑或者阳光,身后是学院巨大的标志建筑物。照完,贱贱跟我说,其实XXXX一点都不坏,只是心没定下来而已。我瞥了他一眼,愤愤的说:“你兄弟不是就要这样的女人么??”

搁天看到学院的展板贴了出来。我果然笑得单纯无邪,一脸阳光。我想:人言可畏这话,可一点都没错……


帮朵同学做的图,感谢她的视频照片和乔三石同学提供的武汉照片。

周六考试的提纲已经弄到了。所以开始不再慌乱,按部就班的看一些报纸,考得都是活题。哪怕是看在多书都是惘然,关键是平时的积累。这就得看自己了。打了乙肝预防针,之前打得针还是没什么抗体。从老爸那里敲诈了一些人民币。生活还在继续,大家都好好的……

作者:何生

《影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