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选择

发表日期:2006-11-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朱哲琴说,她明天给大学生演讲的主题可能就是选择。

    我和甘鹏从朱哲琴的房间出来,完全是两个状态。他欢欣雀跃,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下午问甘鹏,她是个怎样的人时,甘鹏回答,是个比艾敬还艾敬的人。当下的心情就是完了,我对她们都是一无所知。于是和甘鹏约好一起专访,实在是害怕到时候我一个人冷场得过于严重。

    见到她,和印象中完全不同。如果走在大街上,是万万认不出的。甘鹏说她通灵,说实话,我一向对这些不感兴趣。小时候,弄堂里一位信佛的奶奶带我去各种寺庙,所有的方丈见了我都说我有佛缘。可是12岁之后,我再也没有做过和佛有关的事情,实在要说的话,就是还有一本释禅的书。

    开始谈到她在恒河边上的遭遇,看着火葬场里被焚烧的尸体,一团一团好像原木。她尖叫,他们的手和脚呢?而在黄浦江边上,她恢复常态,想想也知道,那是被烧没了。她说,没想到曾经认为那么神圣的生命变得那么轻薄。一路上还看到骑自行车的人被一辆车撞飞出去,偶然制造记忆犹新的触觉,于是她开始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得出的结果是创作。

    不知道应该评价是错还是对,只是说对于生命的轻薄,我早有所识,而不需要站在那天古老的恒河边上,在那个特定的时刻去感受。很多时候听到各地传来的噩耗,墓园的碑文中有很多人不过尚在青春年华。离开的原因各种各样,结果却是相同的。他们的生命刹那间中止了,他们身边人的生命在经过波荡后再度启程。不管曾经有多悲痛,或者后来想到过多少次。

    对朱哲琴的好印象在于她的“善”。一如曾经韩垒面对陈坤的状况,我昨日面对她。幸好我身边有个歌迷式的甘鹏,问题从不间断。最后甘鹏要签名,并且合影留念时,我注意到她对我投来的眼神。说好奇也许有些奇怪,但是她确实一直在定定地看着我,似乎要问我要个答案。于是我全盘托出,我说我不知道我面对你是个什么样的身份。我不像甘鹏有个歌迷的心态,对于采访我也没有充分的准备(这不能怪我,我临时接到的任务),我更希望的是一种闲聊的关系,只是她是诉说者,而我是聆听者,甚至一度想趴在床上听她说话。

    回到第一句话,因为今天回家之后大哭一场。就是因为有了选择,所有开始患得患失。有舍才有得的道理人人都懂,可是并非所有事情可以用道理完成。

作者:何生

《选择》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