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十二章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誉剑发原来是子艺的同学,小时候他就是全班里经常被欺负的人,特别是班上的陈华中(陈华中也是个苦命人,他的父亲是个海上最善游泳的人,但在一次找捞沉船时被淹死了,他则被寄养在叔叔的家里,所以心里也有点不健康),誉剑军(他的父亲曾经是紫荆坡村的村长,也是有名的扒灰佬,所以他的几兄弟长大后也是数一数二的泡妞高手)经常联合那些学生们对他进行欺负,那时候为了报复这些家伙,誉剑发还偷过誉剑军的钱,所以他在班上的地位显得更是低了。那时在一年级里的压迫性就开始慢慢表现了出来。誉剑发小时候一点也听不到别人说话,后来长大也开始恢复了一点儿的听力,或许是根本没有恢复,只不过是因为他能够凭人家的嘴型来感觉到别人所说的话罢了。他长得挺是结实,但在一年级也退学了。

誉剑道是个先天性有肝问题的人,或许是因为在他母亲在怀他的时候他的父亲喝的酒太多的缘故。他的眼晴也被他的誉剑发曾经用棍刺坏过,所以有一个眼球望人是有点问题。也很快就退学了,他也和他的那个年龄的大多数年轻人一个样子,过早地怨学让他们在以后的岁月里充满着悔恨。

这几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后来剑锋也相当照顾这个家庭,在一九九六年时那时候剑锋夫妇还在企沙市场那儿卖过菜的时候,帮誉剑梨介绍了一个做房地产路的工种,还把子艺的自行车给他骑,但后来誉剑梨却因为睡得太迟,而拼命地踩自行车,把子艺的自行车倒踩坏了,当时苏凤对儿子把工程介绍给侄子是很有意见的,但剑锋却是一点也不会听她的话的。但誉剑梨后来却经常在剑锋家里吃饭,也不带一些米来,而承担着一个家庭的剑锋可不愿意了,逐渐地也开始对这个也习惯上了抽烟喝酒和赌博的堂弟疏远了。

誉剑萍在二零零一年暑假嫁给了一个板缭的烂仔,当时她可仅是和那叫“牛屎”的家伙随便谈一下恋爱而已,后来觉得那牛屎不是很好,相毁婚,但牛屎却是不干的,招集了大把烂仔来到了誉德禄家里,没办法誉剑萍就这样嫁给了牛屎。

“你千万别欺负我的妹妹啊,要是欺负了,我们可饶不了你。”当时誉剑锋对这婚事倒也不太反对,或许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了。

“她嫁给了我就是我的老婆了,我打她干什么?”牛屎对剑锋这个大哥也是颇为敬畏的,毕竟狠起来也没有谁也怕谁的。

“我说阿叔啊,你不要办婚礼吧,婚礼办来以后还是把二妹害了的,到时候一辈子的人情都是要她来还的。”剑锋帮亲叔叔分析着,但德禄仅是口头上答应着,最终还是帮她办了婚礼,或许是出自于自己的唯一的一个女儿的出嫁必须要有些面子的缘故吧,和苏凤当年一个见识。

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面,牛屎真的一下子全改变了,真的没有动过誉剑萍一个手指头,还在第二年里帮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

“当年我真的是个混蛋,拼着命去和别人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改良好了的牛屎开始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到了家里来,曾经也想和岳父家里借过钱做一辆船做海上生意,当时岳母老文妹就把一个存折给了他让他拿到了银行里取钱,但银行帐员告诉他说里面只剩零元,存折里面所有的钱都让人取走了。

这个家里大字不识几个的家人一下子更是愁得如严霜,后来誉剑梨就不见踪影了。他去躲了,毕竟把自己三弟誉剑发平时辛辛苦苦做建筑工和家里养鸭所得的钱全都花光,他愧得很,但没办法啊,他也是想做大生意,他想和那些人赌时能够搏一搏命运,他就不信命运会如此之衰。当时他们家里可是想建起一座房子的,那存折里的钱应该也是可以的了,但他却想建更大的房子,最后只得把这几年里家里所有的梦都真的变成了梦。

他们应该和其它村民一样勇敢地冲到深圳去或许会好一些。。。。。。。。。

 

“二弟,你现在穿西装真的很像那些上班的高层白领了。”誉子萍这样评价了一下二弟子艺,毕竟子艺那挺直的身躯真的很像美男子了。

子艺的脸上绽出了一丝谦虚的微笑,脸上不再像以前那样仅仅人显得成熟而神不成熟了,他的脸上更是苍霜,高考及家里老人离去都是人不仅是成熟,甚至是衰老的催发剂。

 

回到了学校里面,哭了三天的子艺觉得全世界依旧都是哭声,听着班上的那些同学读书是哭声,听着对面宿舍里面那些学生的笑也竟然变成了哭,每夜都从对爷爷的怀念中醒来,他以前以为由于爷爷很少带自己,自己在爷爷的身边这么少的时间,相信对他没有多少感情的,但没想到怀念依旧是怀念。

在高四的日子里面容不得太过于悲伤,他最遗憾的是自己没能够在爷爷走之前能够考上大学。。。。。。

 

新年之后回到家里,家里没有贴上任何喜庆的红色。

“子群子艺子元,我们都回去过一下新年吧。”大年三十的那天,剑锋叫着几个儿子,子艺和子元很快就起来了,但子群却是没有起来。

“子群,你怎么啦?”剑锋不禁有点生气。

“我不想回去。”也不知道醒还是没醒,子群哼了一声。

“那子群就不回去了。”剑锋知道长子心里不舒服,毕竟母亲苏凤没有给他一分钱,现在自己也没有钱让他能冲上去,他心里肯定是不太好受了。

“爸爸,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见父亲的脸上苍白苍白的,细小的子元忙问。

“没什么,我就觉得心里翻江倒海的。”剑锋安慰一下了儿子。他在看上谁的车回去。

“这个兄弟,我肯定要坐他的车了。”剑锋正要上一个板缭同姓兄弟的车。

“我也是你的兄弟啊。”这时一个年轻人说话了,子艺这才认出那是自己的小学同学誉剑军,也就是小时候总是欺负自己堂叔誉剑发的那个家伙。但他变化得太多了,而显然誉剑军虽然认出了子艺这个昔日的尖子生,但也觉得没什么可说的,故在车上了他也只是和誉剑锋在吹着牛。

回到了家里,子艺还是觉得好阵昏眩,这个没有了爷爷的家果然像没有主干的树。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去疴一下。”剑锋忽然嘴一甜,随即觉得身子一阵发轻。忙走到了屋后面那儿,“子艺,子元,你们过来一下。”他叫着两个儿子。

“唉!”子艺和子元都忙冲了过去。

“看来我得和你们说后事了。”剑锋脸上一血也没有。

“快快啊,阿妈,你怎么不拿一些药来,爸爸快不行了。”子艺慌得手脚都乱了,但苏凤却是没有一点表示。幸亏剑文拿来了一些药过来。

“好一些了没有?”子艺死死地捏着父亲的虎口,因为这样可以起到一些止血的作用。

“没事了。”见自己疴了这么多的旧血出来,剑锋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里面早就出血了,幸亏不是现在出血。”剑锋有点虚弱地躺了下来,怔怔地望着外面。于是祭拜祖先的任务就一下子放到了子艺的身上,因为子艺从小到大在每次的祭祈祖宗中,都是受剑锋的培养熏陶,现在长大了,自然子艺说祭词时还是让剑锋放心的。

也正是从那开始凡是到说祭词时都是由子艺来说。。。。。。

 

不到中午,剑锋就和两个儿子出到企沙去了,因为他本身就很讨厌看见母亲,而六弟自己有钱了,也仅是买着很大的一封炮回来,却连大哥也不挽留一下,见自己的大哥生病了,也不用自己的车去送他一下出外面治病,带病且激气的剑锋自是不肯留在这个对他没有半点温情的家里的。

出到了外边,听了丈夫这些事情的林李蔚一下子慌得即使是在冬天深夜的情况下也到了企沙的那个庙那儿摘了很多治胃中药回来,当时子艺也跟着去了,而那个庙当时也是挺阴森的。

 

“他爸爸,你怎么总是对着爷爷的像框哭,这样有什么用。”在那个没有任何笑声的春节里,子艺见母亲轻轻地说着父亲,“你要看开一点儿,不是么?人谁也有一天要走的,只不过我们不是应该把所有的精力都已经交给了后代,人才能走得宽心么?你爸爸也不愿意你总是这样伤了自己的心,你看你的病不是这样激出来的么?”

 

子艺后来才知道在爷爷走的前几天,父亲曾经空着肚子喝了一些本来给爷爷提元气的参茶,也正是那些参茶把父亲胃壁都烧坏了。但他觉得母亲还有一些东西没有说出来,其实剑锋那时候在誉德福走之后每晚都睡不着,午夜常常坐起来把林李蔚泡的药酒倒出来慢慢地喝以解心情,正是伤心下喝酒是最伤胃的。剑锋或许也是太过于情绪化了,而林李蔚有时候真的很难说他的话。但家里的情况压力这样大,他以其说是为父亲伤心,还

作者:何生

《五十二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