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十一章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那时有一段时间里子艺还真的想去读音乐学院。

 

子群是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毕业的,那时候剑锋拜托过他的六弟剑谊请监督局长吃饭,那时候在饭饱酒醉时那个监督局长的确是在剑谊拿出来的子群毕业就业签约上盖了印,原本这个事情是件功德圆满的了,但没想到第二天剑谊发觉自己拿拿了自己侄子签约合同的复印件了,而复印件在当时是没有合法手续的。后来剑谊又再叫那监督局长重盖一次时,那贪心的局长这次又再次开大了口说要五千元才在那张誉子群的毕业就业签约合同上盖了印。这次剑锋还真的难以拿出钱来了,而剑谊当然也不想帮自己的大哥出这份钱了,本来就看到手了的工作在剑谊的迷糊和官场的贪污中漏了。

“要不你再去南宁找表爷爷的女儿安排一下吧,你表姑也是在监督局里面做科长的。”满心失望了剑锋不敢在儿子面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毕竟自己的儿子这段时间里瘦多了,成天地跑来跑去,额头上的皱纹也是那样之深了,吸的烟也越来越多,由于平时剑锋为了限制他吸烟而从来没有给过烟钱给他,所以他也只能跟着那些朋友一起,以图一些烟吸,但现在剑锋也只能不时地给他一些烟钱了。现在剑锋只能这样给自己儿子一个建议。

“嗯。”子群也习惯地哼一声,以表示他心中的犹豫。他的确是有点掩面,其实他也真的不想去求人家,毕竟那太没有面子了,并且自己和那个表姑也没有太多的交往,这样冒昧地去拜访人家也太尴尬了,毕竟表姑是个高高在上的大官员呢,而那个在林业局里做省级厅长的表爷爷更是让自己目不敢攀,连那些高官老爷平时都难以和这些高官接触的,现在自己一个和他仅有一面之晤的晚辈去拜访人家更是眼不瞄腻的。

“这次我就不跟你去了,我过几天给你买一些干海货给你,让你带上去。我到时候也和他们在电话先讲好。”剑锋知道自己儿子爱面子,但他这次决定不再跟他去,这是到他自己出去锻炼的时机了。

“其实爸爸你还不是也爱面子。”这句话在子群脑海中闪了一下,但他还是没有说出来,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那他肯定是把很多话藏在心里面的。

这半年来子群被各种挫折打击得一点自信心也没有了,他前一段时间里还想和何宝玉几个提前毕业了一年的誉剑茂及何宝玉一起到港口市那儿去做一些技术工的,但那时候又没有钱,心灰意冷的他也不想再问起父亲要钱,于是决定和他们几个骑着自行车去那边。

“那时候从企沙到港口市那边可有四十公里,而我们几个从来都没有骑自行车走过这么远的路,但那时候我们又是非常自尊的,我们那时候打算这样出去以后就再也不用家里的一分一毫了,我们就打算这样白手起家了。”子群在几年后回忆起刚毕业时的那段岁月,心里面不禁有点伤然,“但那时候在半路中起了一场大雨,把我们全身都湿透了,还感冒了,也把我们那时脆弱的悲壮就业心情就及所有的理想一下子都扑灭了。”

如果没有那场雨,子群他们或许真的就会到了港口市去做起技术工了,或许他的一生就会是另一个样子。

“儿子啊,冲出去才好啊,外面的世界多大啊,而你整天闷在家里同这些同学胸无大志地困着,有一天你们的激情就会全部都被涮掉,岁月易逝的,你不抓住时间,你很快就会到爸爸这么老了,你知道么?”剑锋在晨和儿子提起要他过几天上南宁时见他躺在床上,但中午自己收了一上午废旧后回到家里见到儿子依旧那样地躺在那儿,不禁也消极地叹了口气,其实也曾经年轻过的剑锋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最需要的是不再像自己在年轻时没有一个人提点一下路该怎么样,而是应该勇敢地冲出去,剑锋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但他想外面的世界应该没有那样的可怕,只要你能够迁就一些人家,相信别人还是会用得你的。

“爸,我想去深圳打工,你帮我问一下那些从深圳打回来的人,或许在他们的介绍下我们能够比较轻松地入到厂里,这样也会有一个基础。”子群这样说得闷闷的。

剑锋一阵沉默,没想到以前拼命送儿子读书是为了让他能够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不像那些文化低的人在深圳那儿这么受气地受人家压迫,但现在就这样让儿子也去深圳那儿去打工,说出去让人觉得总是不太好听,

“不,你还是明天就上去。”原计划过几天才让儿子上南宁的,但现在剑锋却马上改变了计划。

“这么快啊?!”子群没有到父亲一下子改变了这么多计划,不禁愕然。

“对。”剑锋很快就把车推了出去,下午三点钟时已经带回到了很多昂贵的干海鲜和几个本地鸡(这种鸡相当香,也相当贵),“你上去吧。明天的日子也挺好的。”

第二天子群来不及细思精想到底如何去拜见表爷爷时,他已经被父亲送上了车站。

这个表爷爷是誉德福的亲表弟,小时候在放牛时见有部队经过,就马上栓好了牛,连家也里也不通知一声就随大部队走了,一走就是十几年,解放之后就进入了广西林业局里做厅长,在当官那几年里真的是风光满面的了,但现在退休了,不知道现在如何?但相信虎死还是有余威的,不知冒昧的子群会触到什么苦头或白眼么?

但没想到表爷爷对这个自己表哥的孙子的到来很欢迎,没有一点架子,看得出他也很想帮子群调进了监督局里面,他还叫来了自己的女儿。

“当时表爷爷和表姑是用普通话对话的,当时我有点好奇,后来才知道表姑是在部队里长大的,说白话很拗口,表姑是有能力的,但一切手续都要用钱来打开,当时那里有钱,所以最后也只能够叹气了回了家。”子群对当年自己刚刚毕竟时所碰到的情况轻描浮抹地带过。

 

回到了家里子群很是无奈地过了二零零一年的那个春节,那儿都懒得去,他现在更是不可能回家去看爷爷奶奶的了,他的心真的很淡很淡。望着自己的两个弟弟,他也是更难受,因为自己读中专这几年所用的钱差不多有了一万六了,而自己的二弟读书还能够免费,三弟读书也相当一部分是靠有钱人赞助的,所以他也不敢对家里有任何怨恨的。现在二弟明年就要考高考了,三弟就要读高中了,而自己现在还不能帮得上任何一些的忙,做大哥的他心里真的不好受。他有时候宁愿自己去买血。

“子艺,没想到你们学校里面竟然上了省焦点防谈了,看来你们学校搞的宣传还是挺大的。”这天一家人刚刚看完了连续剧《孙子兵法》之后百无聊赖地边吃饭边看电视。母亲林李蔚不禁凝望着电视,放假在家的子艺不禁转过头来,只见焦点访谈上的确报道了自己的学校。

“妈,那是我们学校里面办的医士班的一个老师和学生们在那些石头地上踢足球摔跤时颈椎摔断,但学校不敢赔钱而打了官司而上了《焦点访谈》的。”子艺有点不屑地说。

“没想到三官学校不止不赔你们的那个班主任任何费用,连这个老师问题也没有能够得到任何赔偿,看来私立学校目前在中国还是没有什么威信可言。”剑锋也不禁无言。

“那上面的你们的那个校导主任说得还是挺振振有词的,看来他的口才还挺不错的。”林李蔚看着那个表情看起来还是挺开朗的校导主任这样说。

“一个咸湿鬼。”子艺这样评价着他,“要是他出事的话,他就不会这样说得那样动听了,其实学校里面的老师都没有办法的,被校长压制得太利害。”子艺对这个每晚晚上都去检查女生宿舍的校主任有点不屑。自己那比较正气的班主任黄积在对他也相相当反感。

“子艺,我看你最近的劳骚过盛了。”子群在吃了几口粥临出门时这样说了句,看来他的心情也不好了,只能够走出外面去散散心。

 

“要不去问七妹要一些钱吧?”林李蔚这样建议着。毕竟剑锋的七妹自从在他大哥的帮助下求巫越来越得到那些镇上人们的青睐。

“也只能这样了。”剑锋牙齿咬了一下,其实他对这个七妹真的是非常非常反感的,太懦弱了。前半年,也就是在孩子们读书的暑假里,再次被丈夫打得满地找牙的剑芳决定和丈夫要离婚了,见自己的妹妹这样痛苦地度过了这么多年,也经常逃一般地跑到了自己家里的次数这样多,剑锋这次真正打算帮自己的七妹出这口气了。

那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日里,剑锋在中午时悄然地帮妹妹买好了一张铁床,并且买好了被子等等的生活用品,并通知了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对自己七女婿极为反感的苏凤出到镇上来做帮手。

“爸,你别管他们的事情,他们这么多年来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么?他们这婚是很难离得成的,到头来只会招来他们对你的仇恨。”长子子群当时这样一句。

“妹妹,你是不是真的要和木子定离婚?”剑锋听了儿子这样说不禁开始担心地问。

“是的,这次离不成我宁愿去死。”誉剑芳坚定地说着。

“那好。”剑锋把刚刚磨得利利的刀放进了自己车后的萝里面。剑芳不禁愣了一下。

“阿妈。”子艺紧跟在奶奶的身后,在企沙这带地方人们都称自己的奶奶为“阿妈”,这么多年来他虽然对这个总是针对父亲的奶奶很是反感,但在这次七姑的事情上他还是想出一些自己的力量。这时他已经比自己的奶奶高出了两个头了。苏凤手里拿着一条水泥棒眼睛里也冒着凶光。

来到了誉剑芳租住的地方只见木子定正在磨着一把更利的刀,而那个这段时间里从大山深处来的小保姆吓得一愣一愣的。

这时剑锋这时也来了。

“木二,你把那些墙上的废铁拿给我好么,这些铁放在这儿也没有太多用了。”剑锋细声细气地和七妹的二儿子说着话,一点也没有对当时的紧张气氛有所过激的反应。那个因为父母的事情而吓愣了的木二真的把那些废铁拿给了大舅父。剑锋也没有任何惧意地走近了手里拿着刀的木子定身旁边,信手捡起了那些废纸和塑料。不一会儿,他径直地走进了七妹的求巫室里面把那个烧了接两年了的香炉搬了下来,然后把那些香灰香骨都投入了一个大胶袋里面投进了车后箩那儿,然后笑着对着苏凤说,“妈,我们走吧。”把木李定那对父子愣在那儿。

“木李定他没有什么胆量的,他就敢在家里打老婆。”剑锋对身边自己高出了很多的子艺说。毕竟刚才子艺的确吓出了一身汗。听了父亲这句话也的确松了口气,但多年后子艺才理解到即使当时木李定真的要用刀斩自己父亲,父亲他还是会去做那些工的,一个大哥的概念很难下。

剑锋和自己的舅舅卓越紫商量好了,决定在卓越紫在外面大街处的楼房那儿帮七妹租一间房间来求巫。一切手续这次都办得好好的,并且他也已经和文化水平极低的七妹商量好如何办离婚手续,他已经拜托好了婚介所里的人。

看来这一切的也算是顺利的了,但没想到这么年来对木李定夫妇没有什么感情的家婆把她叫回了家里谈了一通话,也不知道他们母子用了什么手段,之后七姑就不肯离婚了,并且她也同意木李定一同和她住在了卓越紫的家里来。

剑锋这次真的想吐血,他带上了林李蔚在大街处把七妹和七妹夫大骂了一通,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激烈地骂过了一次。要是有可能,他还真的想抄起了一条棍就像七妹当年嫁出去那样把她打一顿,这时他反倒不太恨木李定,而是恨自己的父母何会生出这样一个女儿来。

听说子艺的爷爷誉德福还真的吐了一口血来。。。。。。。

 

作者:何生

《四十一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