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三十二章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誉子群已经在那个中专里的学生会里当上了宣传部长,他虽然表现得很好,但由于他不是公费生,所以怎么也选不上了学生会主席,但他的油画在学校里获得了优秀奖,画的是一个小提琴,全家人都赞叹着他的画,但子艺当时就觉得他画得过于粗糙。大哥拉小提琴还是相当可以的,纯靠自学竟然学会了《梁祝》的全部,歌声也开始唱得挺不错的,他还不时地指导了也有志于唱歌的子艺。

“子群,现在生活挺苦的,你也同我们一起去做一些搬运工吧?”看着长子越来越高大的身躯,剑锋问了一下。

知道钱难做的子群头也没有摇一下就和父亲一同去到了“大姨公”胡郁于那儿做起了搬运工。这么多年来读书而显得有点游手好闲的子群一进去就知道了什么叫什么争斗无处不在。

当时胡郁于的贸易公司还没有正式注册,但已经颇有形状了,为了偷税陋税,他总是在晚上叫这些临时工去帮他搬着各木材或瓷砖,这段时间里胡郁于每晚凌晨两三点钟来把剑锋夫妇和子群叫了起来去到码头那儿去搬运。但一个叫“阿八妹”的婆娘总是说子群又没有力,却又这儿占一份工,还说刚刚脱了皮鞋穿着拖鞋而不习地一蹦一跳地走路的子群,但这一切子群都忍着。

“你看老林妹,一止自己做工做得不像样,现在生的儿子走路也是凡胎的,真的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呢。”这天子群拖着一双拖鞋走着他还不太习惯的步伐,这时“阿八妹”又开始说起了闲话。

“你敢说多句!”忽然一声暴喝把那一堆女人都惊呆了,只见平时一直不亨声的子群正瞪着利眼几乎突了出来。

“扑”一声,八妹也成个人从凳子掉了下来,手脚都罗嗦了,她也不知道这个初生之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些刚才窃语的女人们也惊愕得嘴都张大地望着这个现在还瞪着眼的子群。僵了好一会儿,子群才转身走了。

“林李妹啊,没想到你的儿子会是这样利害啊。”过后“阿八妹还是怯怯地和性格平时就一直很好的林李蔚。

林李蔚后来也听说这些事情之后才说:“你一定是在说我们的坏话了,你要是说到他也不碍事了,但你说的对象不对了。”深黯得儿子孝心的林李蔚安慰了她一句。

 

“子群,听说你今天差一点就打人了,是么?”傍晚时剑锋慈祥地问儿子。

“是的,我差一点就想打他了。”子群瞬时的脾气就出来了,说话声音也开始狠了起来,“他说我就可以了,但他说到我妈妈,我就饶不了她。”

“但你这样是很不对的啊,一个男人一点忍性都没有,你还能做得成什么大事?”剑锋见儿子用拳头在桌子上锤得“咚咚”响,表情还是没有变,依旧和颜悦色地问。

“但一个男人却没有一点锐气却如何能够成大事?连一个家人都不能保护那又能够成什么样的大器?”子群的拳头还是锤着桌子狠狠地说。

“但人家的丈夫可是街上有名的烂仔,你能够惹得起他么?他可是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打手。”剑锋知道胡郁于用阿八妹是因为她有一个能打的丈夫,那些烂仔也是有点怕那打手才这样的。

“烂仔怕什么,谁不可烂。”子群的声音依旧强硬,甚至更强硬。

“我吊你个奶。”剑锋不禁“叭”地把桌子的碗打飞了出去,手一挥,桌上的电风扇成个儿地飞向了子群的胸膛,厉声的骂了起来,“我是在试你的忍度,一个人连一点儿忍度,人家捅你一刀,那你岂不是把我这么多年来培养你的功劳全都废了。你是不是想学邱春发那样的烂仔最后被人用钱请来了更烂的家伙在街头把他杀了。”

瞬时胸膛上还有前几天晚上搬钢材时被尖锐的钢片插穿了表肉的皮肤的子群也愣了,望着刚才还如一股春风的父亲亲手地打了自己,还有那掉在地上已经摔坏了的电风扇,最后什么静静地坐在床椽上,好一会儿由于有同学来叫他才话也没有说一声地走了出去。剑锋则在他走了出去后躺在床上叹了一夜的气,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生气,只不过自己刚才也是表演给子群看的而已,他也很恨阿八妹,他也知道阿八妹不会叫她丈夫来报复子群,但他不希望子群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但他也知道了刚才自己做的动作也过火了一点儿,毕竟子群这么多天来在码头那里受的气是太多了,并且他也是太辛苦了,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做过太多活的子群的身子板虽然已经高大,但不是没有锻炼过呢,他也是心疼着儿子。

目睹了父亲刚才对儿子的态度那样差,他是深深地为大哥伤心的,他不禁把那台电风扇踢了一脚,当时他不知道这一脚却是那样伤害了父亲,其实那时最应该受到关注的是父亲,不是么?如今子群才懂得什么叫做真正的父爱,真正的父爱是伤害着自己的身心去矫正着儿女们的错,是用刀子割开自己的肉把盐投进血里面去以让那些血不再那样腥地让儿女喝下去。

“哥,你昨晚是不是喝醉了?”第二天下午子群回到家里时子艺不禁这样问。

“谁说的?”子群抬了抬头,满眼血丝,但他身上却是没有丝毫酒气的。

“爸爸说的。”望着已经十八岁了的大哥那高大的身躯,子艺说了慌。

“是么?”已经不再有任何一丝一毫锋的子群回家吃了粥后又发了一会儿怔。。。。。。

 

每到秋季开学时,家里的所有铁器开始没有了,所有原来修整好以让子群三兄弟坐的旧单车开始一台一台地买出去,完全可以用的自行车二十多元一台就可卖出去,要是那些私人要的话还可以得到高价十来元,要是那些收废旧的就压价压得很低,但没办法,孩子要读书,家里原来的三四个桶这时就只剩一个了,煮继用的铁煲也被砸扁去卖,那些平时收集起来的铝线则开始被剑锋协同儿子一同一点一点的用刀削掉胶皮,而不是用火来烧掉,毕竟烧过的铝线会轻很多,卖就少一些钱了。每当这时剑锋就望了这间房子,这间房子怎么当年买时就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借钱,但现在要卖出去却是那样的难。已经有好几个买主打算买了,但最后却又开始变卦了,为何,甚至卓越雄这个原来把房子卖给自己的舅舅也一度阻拦其它人来买自己的房子。曾因为他是企沙里有名的建筑工头,那些来和剑锋交谈过说要帮他买子房子的人去到卓越雄那儿问起这房子的原价和地皮是那不是的确像剑锋所说的风水那样好时卓越雄竟再次把原价说得很高,并且把块原来经自己手卖出去地皮说成得很差,后来就不再有太多人来买剑锋这间房子了。

“再过两年后子艺也要考大学了,按现在的这种状况下那些亲戚肯定不会把钱借给自己的了,那时岂不是害了子艺。

“子艺,没事的,你一定能够行,你的成绩这样好,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能考得上清华呢,不是么?天公不负有心人的。只要你能够读得上大学,我一定能够把你送上大学。你不见弟弟前几年有一个叫做刘伟文的人曾经说过只要那个家庭里有孩子读书并且能够考上大学的,他一定会资助一批孩子去读书,所以你只要能够努力去读就可以了。”剑锋说这话也是有依据的,毕竟前两年的确有一个在企沙对面那个叫做“白沙屯”那儿养珍珠的大老板就资读了一批中学生的学费,而三弟丁元就曾经获得过他的帮助,现在父亲说这话时意思就是只要自己能考上,那一切就可以了。并且三官学校里的校长说过只要有考上清华的奖一万元,考上名牌的奖五千元,考上重点的奖三千元,考上本科的奖一千元,这一切对当时的子艺来说考上大学是没成问题的,但正是那时家庭和学校里的老师们都给了这些学子太多的诱惑和压力,反而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压力。就像子艺当时因为家庭里的压力而想在高二就想考高考了,并且他那时也狂妄地以清华为目标也是有着各方各面的压力的,他开始完全抛弃了老师讲课而自己开始弄自己的那套自学,但最终让他的成绩虽然在级上保持了第五名,但在市重点学校——防城实验学校里他的成绩连本科线也排不上,但三官学校却为了平顺人心,却没有能够给这几个还以为自己鹤立鸡群的尖子们一个有力的警告。毕竟这所新办的私立学校根本得不到上面的重视,连当时的国家教育部部长也只是来到这儿匆匆地望了一眼,说了句“你是个大学生,你办学我放心”这句话,并且当场题了词,并且把那题词写了下来,最终也很快匆匆而去但这到底起了多少作用,子艺不知道,只知道当时那些学生们也的确是被那句话而对三官学校有了很多信心。

其实子艺这个当时“一头埋进读书室,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当时也偶尔听到身边那些同学们纷纷地说着三官学校里的成绩和人家比起来根本不成样子的各种话,但当时子艺却固执地希望自己对这个学校里有信心,并且当时也有两个学生从港口市一中那儿转了过来,所以当时就颇有点想转学的子艺最终听信了那两个新同学对市一中的那种坏的评价,或许那时候他开始转学,在港口市一中的那种尖子生比较多的学校里他能够把视野开阔了一点儿。

作者:何生

《三十二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