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九章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现在修这个大板祖也是迎合了大多人的意思,我只不过是顺大家意思而已。”誉德钟或许坐在剑锋家里的那张凳子上有点不舒服,不禁挪挪腰部。剑锋忙走进里屋里把一张沙发搬出来给他。因为剑锋知道这个叔叔当年可是在战争被打断过腰骨,后来在腰骨处接上一节不锈钢才能够勉强走路。

“我觉得这个一定要做。”剑锋看了那本书上准备做大板祖的墓碑,不禁凝目了一会儿。

“怎么啦?”誉德钟见这个侄子的神态。

“我觉得这个墓碑做得太高了,从风水学来说,这样会影响着祖先对子孙们的庇荫的。”剑锋直直地说。

“哦,是么?”誉德钟知道这个剑锋对这方面的知识也是相当有研究的,“要不今晚到我家去看一看。去到我家去喝茶去了。”誉德钟很是热情地对剑锋进行了邀请。

“好啊。”剑锋见自己的学术竟然得到了这个宗族里面最有名望的长辈的尊重,不禁热情地回应了,因为剑锋本身也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刚开始他还以为那些有文化有见识的人会对自己这种“迷信”的学术而蔑视时,没想到自己这种学术在农村里很受轻视,却能够受到外边见过世面的人所赏识,剑锋也不管对方是出于什么心理就一口气答应了。

 

剑锋晚上准时来到了誉德钟在对面村的那个老家里,那时候刚刚退休的誉德钟也回到家里把那个祠堂做了个遍,做得相当漂亮并且有所派。

“你看一下我现在挖的水井如何?”誉德钟对这个平民的剑锋还是很殷勤地问候,他现在正在祠堂旁边要挖一个水井,并且已经挖了有七八米深了,但还是没有见到水。

“我觉得这个水井还是不挖为好。”剑锋直说,“这个水井挖下去肯定有水,但这样会破坏了龙气。

“但这是经过了名师指点的。”誉德钟还热心地拿出了那个“名师”所画好的各种图纸。

“我给你看一下书本。”剑锋从身后拿出了十来本地理算术各种书本来,“您是有文化的人,我也给看一下,讲解一下。”那天晚上几乎到了凌晨一点钟,誉德钟还不想让这个充满着学术知识的侄子回家去,并且还说那个墓碑会尽量做低一些。

 

“誉德钟这是退休没有尊重了,庭可箩雀鞍马稀,真可怜啊!”剑锋回到家里同几个一直当作平等朋友来看待的儿子们这样说,“其实我觉得大板祖还是不用做墓碑就好了,做也只要做得小小的就可以,只要子孙们能够记念了他,而你德钟公做这个墓碑其实就是为他自己扬名,把那墓碑做出来让人家来看。”

“我听说哥哥是在大板祖那儿契过的,不是么?”当时还小的子艺每当看到床那串用红线穿起来的硬币,就觉得契祖是件神秘而且不可思议的事情。

“其实你们那个都是大板祖契生的。在生你们之前我们都会去到大板祖那儿求他保佑。”剑锋摸了摸子艺的头,“儿子啊,以后爸爸死后,你们也要把我葬在那儿,好么?那儿是个地灵人杰的好地方。”

“不,我不想爸爸死,我知道爸爸是万岁的,就像毛主席一样。”平时不哼声的子元含着泪水说。刚刚开始理解死的概念的子元对“死”这个字很怕,也很畏惧。

“人总是有一死的。”

 

九三年那年,已经接受了子孙们谟拜了三百多年的大板祖墓碑很快就在他的坟前立了起来,但墓碑做得还是那样的高大,誉德钟没有采纳剑锋的意见,这一切也是剑锋预料之中的事情。

那一年清明节去那儿谟拜的人更多,毕竟大板祖这么多年是最灵的,来这儿求保佑找老婆的,求生孩子的,求升官发财的,求读上大学的,什么人都有。原来很多没有见过的同族人也在清明明节里见上了一面。每当这时唱词的就由剑锋来说了,毕竟剑然以前上惯舞台,在公众面前说话很流利,并且说话风趣幽默,并且他几乎是每年都去拜大板祖的,所以由他来唱词也几乎成为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子群,子艺,子元,大家来这儿来合影一张。还有爸爸。”剑锋同时也叫来了父亲誉德福,这张照片也成为了他们家里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我们大板祖真的有很大功能的,以前有一个姑娘曾经很殷勤地求保佑考上大学,后来果然就考上了,只要你们很诚心地去拜,同样也可以上大学的。”剑锋这样教儿子们,子群三兄弟果然是谟拜祖先中最积极的,说话也是最大声的,或许正是那时剑锋就开始培养自己儿子们在大众面前很大胆说话的习惯来。

“不过或许以后誉姓族人就开始少了。”观看了一下这个小山头上及周围的环境,剑锋喃喃地说,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反正那时候计划生育下式普及到了这片地方,以后誉姓族人的后代就比较少了。

誉德钟的几个兄弟都是挺了不起的,他的大哥德胜原本是在乡里做大队干部的,但由于后来在文化大革命里由于签错字而杀错了人,因而下台;他的四弟誉德信原本是在深圳市那儿做市委书记的,但侍下无子,家产万万千千,但都被外族的女婿们分了去,德信在一九九七点过世。之后德钟几兄弟去到了深圳去要求把誉德信的骨灰要了回来。他们家族也是挺迷信的,毕竟在中国这个特定文化的环境里面,林李蔚的表妹凌翠娟就是嫁给了誉德胜的长子。

誉德钟虽然做了法院院长,但由于自己家里管教不严而让自己儿子誉亦飞做了小偷而被判了十几年。

 

现在剑锋夫妇只要把自己收到的废品卖给自己村里的一个兄弟,他是誉福再的长子誉剑添,是剑锋当初叫他出来开一个废品站的。

“剑添,现在外面的世界这么大,企沙的开发也是如此快,你何不出去同我一起收一下废旧,并且你泰山在外面也有当铺的房子,你可以把这个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啊。”剑锋提议着。

“好啊。”这个说话声调总有点有高而显得半真半假的剑添果真听说了剑锋的劝,携妻带子的出到了企沙去做了收废品站。由于是自己的村里的兄弟,剑锋开始叫那些平时也收废旧的哥们一同把所有的废品都让剑添来收购,很快剑添在剑锋这些哥们的帮助下,就把那个收废品站办得有点滋有色,但同时这样让那些原来提前开的收放废品站开始对剑锋这家伙有点怨恨,说只要是剑锋这小子要是把废品卖到他们店他们都不会收这种话。

当时收废品站这个行业里也是充满着竞争,那些从大直地区来的“大直佬”也曾经在这儿开过废品站,但本地废品站的人收卖了那些“烂仔”到晚上去烧了那些外地人开的废品站,并且买通地地本地派出所里的官员,所以最终那些外地人开的废品站在这种“本地垃圾保护主义”的变相压迫下被迫离开了企沙镇。这些能够生存的废品站站主经过了十来年的进步,不乏百万富翁的行列。

“我当年叫剑锋一同同我开废品站,但他不爱和我一同开,我说他笨就条吧。”没想到发达起来的剑添却开始以另一种口吻来贬低这个昔日帮助他无数的兄弟,这是让剑锋有一段日子里耿耿于怀的。

后来剑添因为收购了从越南佬那儿收来的炸弹壳叫一个工人敲开,敲爆了,那工人被炸得血肉横飞,剑添这个刚刚暴起来的暴发户这时也不得不关上了门退回到了农村去,自此以后他一蹶不起。

 

剑锋一生做过两次媒,第一次做媒是在一九九三底,那时候卓越雄的二儿子也是个大龄青年了,但还是没有找一个合适的老婆,正一直在催着那些亲戚朋友们去帮他找。但凭他父亲家里这么多的钱,还是有很多姑娘自动找上门来的,但卓越雄却相信剑锋,毕竟剑锋在帮人算命和看相上所说的东西颇能说到他的心坎去,于是他就特地拜托了剑锋去帮忙。

“我们村里有一个姑娘,是企沙中学副校长誉剑道的四妹妹,长得挺不赖的,并且她走起路来也是挺有福气的,相信嫁给二表弟还是可以的。”剑锋帮忙着说。

“那有时间帮我弄一张照片来。”二表弟卓子杰虽然有点腼腆,但还是觉得不错,毕竟不用自己去谈恋爱,可就让他松了一口气了。他的内向和动作慢是出了名的,所以他在企沙镇大多数人都叫他做“阿闷二”。

“好啊,这个当然好了。”誉德汉也正为自己的女儿们正操紧了心,毕竟他可有三个姑娘,现在还没有一个能够嫁出去呢。

“爸,你怎么就不帮我介绍一下呢?”这时候当时在炮台小学里教书的誉映雪也就是德汉的四女儿也有点烦燥地说。

“有时间我一定帮你介绍一个,但你和阿闷二不是很合配,以后会害到你的,而你的四妹正和阿闷二挺合配的,这个也不急一时。”剑锋对这个帮自己带了三个儿子启蒙了的三堂妹宽慰着。

“嗯。”映雪很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一声,闪身进屋里面去了。或许是哭去了吧。

德汉的四女儿映琴对这个介绍也是相当满意的,或许经过算命中所说的映琴和阿闷二本来就极为相生吧。

 

但这个阿闷二也的确内向,剑锋带他去拜见未来的岳父时真的是出尽了洋相,猪肉居然只买了二两就这样去了,抓一个鸡也是跛的。幸亏有剑锋这个表哥在旁边帮忙,否则真的是尴尬,多年后剑锋还说起了这个笑话。

但阿闷二和映琴在以后的婚烟岁月里真的是美满得让所有人都羡煞了。

 

作者:何生

《十九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