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六章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爸,我还是住学校吧,我不想住在舅爷爷家里。”当时十三岁的子群难得地见到了一个星期已经没有见到的父亲,见上到初中后越来越沉默的子群那为难的表情,剑锋也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他就通过了自己的长舅舅卓越雄的“预制院”私营建筑公司里的一间旧瓦屋租了下来。

“子群,你也不用住在学校里,以后爸爸照顾你。”把里床收拾了一下,剑然这天马上把子群从舅舅家里接了出来,“条件简陋了一点,你能接受么?”

“能。”尽管那时还没有拉电灯,但就这样有了自己一个住处的子群不再用寄人篱下的的感觉是如此之好。很快他一度降下来的成绩很快提升了起来。

“用不用帮你请个保姆?”腰包里开始鼓了起来的剑锋也开始对儿子有点娇纵起来。

“这个肯定不用了。”子群马上着急地叫了起来,“这样传出去后会多难听。”子群可不想被同学们误会为公子爷。就这样开始剑锋夫妻开始分工了起来,剑锋在外面照顾子群的读书,李蔚在农村里照顾着子艺和子元两个小子。毕竟过了秋收后的李蔚开始出来帮丈夫也一同来收废旧,有时做得好,一天三百甚至四百块钱都有过。难怪当时他们有点财大气粗的感觉了,但这样为了生计,的确让孩子们的生活过得是如此之苍凉。

 

独居一处的子艺和子元自从大哥出去读书后,父母也是早出晚归的,每天回家都要喂狗喂鸡的,作伴的也只有这些狗儿了,那时候狗也有四五条呢,父母想把一些狗卖出去,但每卖一条,子艺和子元就哭一次,毕竟 这些都是自己的伙伴,只有它们才能让有时候很晚很晚父母再归来的寂寞能够度过,并且那时候外婆也已经被送了回去,因为当时舅舅们说外婆身体好时他们就接来帮干活,身体不好时就被送回去让他们照顾,父亲剑锋一怒之下就把外婆送回去了。其实一个老人真的不容易,老了,却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在剑锋这个孝顺的家里她还能吃香喝辣的过一些好的日子,但在她那些养子的家里能够有什么好日子?

孩子的寂寞是难奈的,又听了外婆说过的“黑猩猩扮母亲吃人小孩子”的故事,所以子艺和子元两兄弟在那段日子里都提心吊胆的怕有妖怪,又怕有贼来偷,所以小小的子艺和子元开始健身,把家里买回来准备建房子的钢筋用铁锤锤扁来做成各种刀枪,那时候做了一把“关公刀”,一把“弯月刀”,一把“直刃剑”,还有一把“九曲长矛”,都是他们的小手一锤一锤地锤成的,想想真的不容易,还每天都举着那磨刀石来练力气,那“练功”的声音传到对面的水井头村去,让那时已经入年似乎有点改变了脾气的苏凤也不禁过来关心一下这几个孙子,其实人心都是肉长的,只不过或许当年剑锋太厉害了,让她那好胜的性格一次次的被挫伤,她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老去是以儿子的强大来衬托得更利害了。

那时候孤单的子艺和子元还要应付那条疯牛,因为那条黑牛每到傍晚子艺去牵它回来时它就会“发疯”一般地跑起来,并且会挣脱子艺的手跑啊跑的,所以每到傍晚子艺就提心吊胆的事情又要面对了,要是不把牛牵回来,那牛就有可能被别人偷去,毕竟偷牛贼什么时候都有。

那台那时候在农村里还不是很流行的彩色电视平时都是开着没有看的,只能充当这两个孤独的小男孩子的响声器。每晚都看着那圆大圆大的太阳从西边山落了下去,那个位置恰好是那高高耸立在那儿的灯塔的位置。

为了排斥心中的寂寞,他们就开始“学武”,由于家中有一本珍藏的《少林武功》,这对小孩子也依葫芦画飘地学了起来,那时候看的小人书《吕四娘传奇》让这对小家伙对武功是如此着迷,经常把小脸迫得通红,有一次小子艺在班上迫气功时还把自己迫昏了过去,让班主任(林李蔚的表妹)还着急了许久。

那时候子艺就开始看长篇小说了,那时候看的是一本武侠小说《星零飘萍》,里面说的是一个叫熊倜的年轻人在秦淮河里长大后练了一身武功而在江湖上飘泊的经历,那时候一种想出到外面去流浪,最后能在流浪中找到自己的最真的爱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里泛滥,一种独来独往的萧索感让那他觉得很美,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他都习惯了和班上的同学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眼里开始多了一些苍茫。

一九九四年,在码头上钓着铁的剑锋眼花从码头摔了下去,幸亏磕在那张大船上,当时没有吃太多药,仅是吃了半斤白糖以化积血,及当晚上到了防城中医院去钓了一夜针,就这样回到了家,不久又继续在企沙街道上把那辆自行车踩得满街走,或许正是那时候留下来的疾让他在十二年后的那场疾中逃不过那场噩,病啊真的要及时地去医治方可。

很快地子艺亦上了五年级,这个叛逆的小子这次还是由自启老师来带他的毕业班,教数学,自启的那种拼命的精神让子艺真正的感动,以前在一年级时也是他教时没感觉到,但现在到了五年级,这个犯有咽口炎的老师每天不断地自己刻着蜡纸自己来印着试卷来考学生,中午没睡,下午七点钟才回家,在教室黑板旁边由于太阳的西照而炽热得汗如泪水一般滚滚而落,时而在太阳下山之后带着学生搬着板凳于操场上沙沙地写着画着,或许他那相对于剑锋的劳苦是比不上的,但他的那种韧劲却让子艺在以后的学习里知道怎么苦也没有读五年级那时那样苦,即使是他在后来的高考落榜的第二年复读时也没有那样的苦,同时也正是那时候的辛苦让他在今后所有最苦难的日子里也没有放弃过,好老师真的是一生难求,而自启老师。。。。。。

 

当时子艺能够在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把那段时间消磨掉,但子元却只能在家里望着夕阳西下,瘦牛孤身。不知道大哥在企沙过得可好,这个从小就非常能够讨女孩子欢心的家伙应该过得是有滋有味了的。胡静,胡丽两姐妹当时可就和他在初中闹过绯闻的,但这个孩子的冷热性却都是有目共睹的,不过文章倒是写得出奇的好,《街边的乞丐》及《看〈车轮滚滚〉有感》至今还是企沙中学里的范文,老师们当时对他的评价就是“语句通顺,文意新颖,字体缭草”,因为他写字时前面那几个如从字帖里抄出来的一般,但写到后面却胡乱搞出来的一样,几个字就可以带过一行,那时候他认识了誉向东,誉剑茂,何宝玉,杨生业,卓越师,田归农,朱森宣,誉剑群这几个铁哥们。

当时企沙镇里年轻人开始组成了各种帮派,誉向东当时也是帮派里一个小头目,他当时每天晚上都会带着自己制的石灰炸弹、撞炮去其它的帮派打架,打伤了打残的人不计其数,当时整个企沙真的是浑乱,这些帮派还不断地组织起来去抢越南人的船,或者去抢外地人的钱,当时“黄波集团”在整个企沙区里甚至在整个广西都是闻名的,黄波的发家史和在香港那边的特大黑帮张子豪的发家史有点像,他也是小时候在这个镇里小偷小捏的,那时父母也不太管他,后来他就联同了其它年轻人一起组成了自己的帮派,专门去抢别人的钱,而那些私营贸易公司为了寻求庇护,也不得加入了这些黑帮组织以求他们不惹上自己的生意,而当时在中学和小学里就不乏已经加入了黄波帮派里的学生。

誉向东在家里排老七,家里有好几个哥哥和姐姐,外甥侄都已经十多岁了,和他差不多年纪,但当时他认识了家教严格的誉子群这个风趣,成绩优秀的誉子群,或许性本善,他在这几个朋友中间也开始逐渐脱离了原来的帮派,并且他从誉剑锋那儿得到了很多的教导。

“其实当年要不是遇到了剑锋大哥和子群,我想我当时就完了。”在给剑锋送葬时誉向东这样说,“我那当年当企沙造船厂厂长的父亲当时就只会去嫖去赌,把钱大把大把地撒向那些妓女,问他要钱时就只有钱的,但从来没有管教过我,也丝毫不关心我,也只有在剑锋大哥那儿得到一些教导,虽然教导不多,但在当时的挣扎青春期里那功劳绝对不可忽略的。”

“要是当年父亲不在我身边,相信我也会像其它人一样匆匆地读完了初中就去深圳打工了,但我父亲却没有这样,是他一次次地矫正我的错误看法,真的料不到父亲的目光是如此之长远。”子群也是泣不成声。

当时誉向东的父亲可是在毛泽东时代里不可一世的人物,在企沙镇里根本没有他瞧得起的人物,他的权势钱财当时是无可匹敌的,所以当时子群和向东交朋友,在别人眼里是子群高攀了向东。那时候企沙里几乎所有的船都是经过誉向东父亲誉福连的手,他收的红包就不计其数,围在他身边的狐朋狗友更是不计其数,在子群当时所租的瓦屋旁边就有一个妓院,这个妓院里每一个新来的姑娘都是让他来“尝鲜”的,当时最也不敢和他去抢。

这个妓院离子群所住的地方就隔三个铺门,每天嘻哈烂笑都声声入耳,这些姑娘大多数都自于广西贫穷的著名县马山,有一些十几岁就来到这儿卖淫,子群曾经在这儿见到一个未足十四岁的姑娘接了三个大汉后大量出血被车运上医院,在去的途中不治死亡。这个回忆让子群每次回忆起时都不寒而簌。

“其实那妓院的老板也是一脸笑容的,对我当时也很好,那时候我们所住的那个地方还没有按水龙头,每天我都去叫他接水,他都是很慈祥。”子群似乎对那个妓院老板并不是很反感,“不过那家伙身体特好,差不多七十几岁了,还能把那些妓女支配得爽爽的。”子群那继承了父亲的风趣真的是无法评价。

有时候啊,是贫穷让这些女人没有了尊严么?还是有着一些其它的原因?反正当时子群每天晚上回家在路都能拾到那些嫖客和妓女交易时遗落在地上的钱。在这个社会阴暗面里长大的子群体会或许是别人所无法体验的。

誉剑茂是一个长得纤秀如姑娘的一个小伙子,矮矮瘦瘦的,说话中总带些冷幽默,和子群的幽默正好相反,但他们也能形成很好的朋友,以诚相待很重要,他有一个妹妹,誉剑云,她曾经是子艺的邻班同学,很开朗,他们的父亲是个码头开吊机的,名为誉德诚,性格很沉静,一辈子都与人无争无吵。平时别人也偶尔给烟给他抽什么的。剑茂的成绩当时在班上也是一般,也是班上最文静的。

何宝玉的父亲何子林可也是个风云人物,是企沙国有企业——机械厂的高级技师,钱财也固然不少,但钱也是大把大把地投进了那时刚刚兴趣的妓女身上,所以说企沙的兴起也给那些妓女们发了财。而作为独子的何宝玉更是班里唯有几个率先穿明牌西装的学生之一。他的性格也是太正直。

作者:何生

《十六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