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第九章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了,我现在已经不喝奶了。”子群倒很干脆地回答。

“那现在你吃什么啊?”嘴小时曾经中风而歪的自启不禁喜欢上这个小毛孩子。

“什么都不吃了,鹅掉进烘坑里浸死了,所以蛋也不能吃了,听说读书读得好就可以有两个蛋。”前段时间他不肯来读书,剑锋就画了“100”出来,指着那两个零说“只要你能去读书,这两个零就可以变出蛋来”,就是这句善意的谎言让从小就非常固执的子群从抗拒想到来读书。

“剑锋,你怎么能这样教孩子?”办公室里所有的老师都笑了,不过也不禁为剑锋这种诱导孩子的方法而佩服。

“不过你们也真的是苦。”大家都是刚刚生养孩子的人,朱自启知道剑锋的父母从来不帮他哄孩子的,带着孩子在身边奋斗总是不方便。

“所以就靠你了,兄弟。”剑锋重重地握了握自启的手,正是这一句话让在以后的岁月里自启真的对剑锋的这几个孩子付尽了心血,重感情的自启把剑锋的几个孩子看得比自己的孩子还重要,正是有他剑锋才敢把还未真正懂事的孩子送进了学校里让他和其它全都将近将近他两倍年龄的孩子一起读书,而不担心他被欺负。

 

“我看我们以后也不要总是冲出去,又冲回来的。”在离行之际,剑锋握了握李蔚的手,总是想把家安出去,但最终还是回到这个冷漠的家,剑锋也开始心里变淡了。

“是啊,一切都听你的。”这几年里丈夫不在自己身边,她所承受的累和气啊。。。。。。

 

这次剑锋去了到离自己家只有办公里外的西环去做拆船员工,已经两岁多的子艺这次随在他身边,他想这样弥补一些什么。住的依旧是沥青房,而他的二弟剑文这次也住在了西环,并且在那儿置了一套房,他这次由盐田转入了拆船公司,做正式工人,而他的大哥剑锋依旧是一个临时工。誉德福在这儿帮照看誉剑文的儿子,而任由剑锋的二儿子在外面晒得漆黑。在这里的两个月里他也只能从朋友那儿得到一丝慰藉,而从近在咫尺的亲人那儿得到只还是心寒。

在这短短两个月里他帮了自己奶奶邱志英的姐姐的孙女做了一次媒,这是他一生只做过两次媒的一次。把她介绍给了邻村的一个叔辈的同龄人,正是这个自己做过媒的表妹在他离世时来送他的唯一亲戚。但同时正是这次做媒让他决定以后不再帮任何人做媒,毕竟每当这个表妹和他丈夫吵架时他们都会骂上剑锋这个表哥。

 

“我身上有点海性,或许正是那时开始得到培养的。”子艺对她大学里曾经的所谓“女朋友”说起这段往事时喃喃地说。大海啊,只要你曾经是在它身边长大的,那你的血液里就开始流有海的汹涌,海的澎湃,海的诗韵,同时正是从那开始他感觉到因为有父亲在身边,爱和海就在了同义词。

“我带你去船去看看。”这天剑锋破例地让子艺跟他上了船,“今天来了一条新船。”

“你看这些字漂亮吧,这些钢笔画也是挺优美的,这些裸体也是如此之有神韵。”这时剑锋似乎不介意地指着那些船上西方国家放在上面的裸体图。

“你这样会教坏孩子的。”身边的那些员工不禁说了句。

“不,我的教育方式不同你们的。”剑锋嘴上颇有深意地说,“一个人连美的东西都不能看到,而一昧地禁止,我觉得那是一种人生观的处罚。是不是,子艺?你把这些图都收好。”剑锋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到处去翻抽屉去找银币,而是把上面所有的图纸,书本,钢笔画,油画都收集起来,像宝一样的叫子艺抱好,他还要到各个仓库去找更多的画。这些画在经过了二十年后还被子艺珍惜地保存着,也正是这些画让子艺在他大学里没有跟谁学过一笔油画,,却在大学毕业前夕开了个人画展和个人书法展。油画展里全都是美女为对象,看来子艺的“好色”可是他父亲从小就培养来的。也正是从小培养来的开化让子艺在读书生涯里狂追过很多女生,却在每一次失恋中潇洒自如地摆脱了痛苦,女人嘛,好则在一起,不好就马上卸菜,爱情应该是这样的,不是么?

 

由于有孩子在身边,这种苦乐年华让剑锋在以后的日子里几乎成为了他的所有最美好的记忆。

一九八五年第三个儿子来到了世间。

“那我们就不要这个孩子了,本来说想要个女孩子的,但没想到还是儿子。”望着这个那小水丁,剑锋夫妇的确有点失望,人家拼命想生儿子,而自己想生个女儿都是那样难。

“不行,不行,一定要把这个孙子留下,一定要留下。”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一直和自己长子夫妇开冷战的苏凤这次却冲了过来,主动把孩子抱了过来,并且帮他剪断了肚脐带,但她剪得不是很好看,好长一段时间这个死里逃生的三孙子有肚脐带都是突出来的挺难看。这个孩子叫子元。

“当时我们还是会要你三弟的,只不过的确想看一下你奶奶的反应,否则我们也不会把话得那么大声,以让她能听得见。”林李蔚回忆起这件事情说嘴角绽出了一丝笑意,毕竟家婆的关心还是让她心暖不少。

“那后来这家庭真的是哭声起伏不断了,可真就热闹多了。”子艺不禁想象着当年自己的家的后气氛。

“那可不是么?当年孩子一个个地吵得心头都脱了,但后来一读书,一个个地离开了自己的身边,真的不适应。”这个孩子是在新年前夕出生的,的确给这个新年带来了许多喜庆。但似乎这种喜庆过不了多久,就再一次由内战向外战跨越了。

 

过了新年不久,粗暴的苏凤在和人家争吵过程中,真的把一个混血儿的泼妇的生殖咬了,当时村里的知识分子誉德汉联合村大队干部,已经写好了状文到法庭去告苏凤。看来这次苏凤是免不了进狱的了。

“怎么办?”这次整条村的人都在那张状文上写上姓名作证人,看来自己的母亲是不能逃过这一次了,村里的人在受了苏凤这么多气后打算把苏凤往死里整,虽然对方那个混血儿也同样是个泼皮,并且也没有那么严重,但这次是犯了众怒,剑锋不禁把几个弟弟妹妹都集在一起询问,“老二,你说一下,你当年在接替爸爸职业曾经说过爸妈的一切事情都由你来应付,你看着怎么办吧?”看着这个平时把牛吹得飞响的二弟这时闷着那个驼背在那儿无尊无敬地吸着,剑锋就不打一气来。

“我能够有什么办法,我叫她不要和别人打架的,现在打了我能什么办法?”剑文这次倒又再次想推得干净。

“你出钱去请律师。”剑锋可没有想过要和他打哈哈,“毕竟这次是关系到母亲一生的问题。

“你又知道老黄妹(他的妻子),最近又病了,孩子又要读书,现在我那有这么多钱,并且阿纳是我们共同的阿纳,这个钱应该全都是由我们一同出的,你说是不是?”剑文抬起了那白眼。

“你个奶的鸡巴,要不当年你和我抢岗位时说那么好听干什么?最近你不是说上面的人叫你监督做了一个坝,你不是得了五万多元么?你现在想死啊!”剑锋对这个平时没事时就把牛吹得烟响,有事就躲得如鬼影的二弟最看不惯,一巴掌把桌上的碗打飞了出去。或许正是他的这种猛烈脾气让剑锋的几个弟弟在以后岁月里对他犹恐避之不及。

 

作者:何生

《第九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