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唐家岭纪实

发表日期:2010-02-09 摄影器材: 索尼 A900 点击数: 投票数:

唐家岭纪实

 

第1季  视线中的唐家岭:一条主路,两个岔口,无数个格笼

2月6日,立春后的下午2点,刚飘过雪花的天空混沌阴沉。走出西二旗地铁站,坐上一辆‘黑车’,短短5分钟的车程里师傅不停地描述着唐家岭车辆进出的“恐怖程度”。交通堵塞通常在早高峰,我只是暗自担心进去后碰见村民纠察队而无法顺利拍摄。

 

从后场村路右拐,顺着一条几乎笔直的柏油路,高大的白杨树分列两旁,差不多两公里左右就到达了唐家岭村口,按照司机的话讲,这里俗称南站。司机宁愿少挣钱也不愿往前开了,我只好下车步行。

 

眼前的南站区域犹如一个喇叭口,路边是一个大巴车站。因为春节的缘故吧,等车的人只有几个,路边地摊也不多。在这个慵懒的冬日午后,看不到想象中的人声鼎沸车鸣不断买卖活跃的情形。

 

我顺路往前走,两三米宽的人行道上停着不少破旧的轿车,把本来就10多米宽的车行道进一步挤压着。道路两旁耸立着五颜六色的楼房,楼房的底商则是一家挨着一家的小超市、服装商、发廊和小餐馆。。。恍然一看觉得似曾相识,正如早年在重庆、四川看到很多小集镇的模样。

 

继续往前走,道路两旁不时出现一条一米多宽向里延伸的长长通道,仔细一瞧原来这条路就是楼与楼之间的分隔线,租户若要进出必须通过最里端的上楼通道。看着这条长长的通道,心中闪过一把不安。

 

在不到200米的下一个三岔路口,就是唐家岭村委会的院子,里面停放着很多车。三岔口的东北角,写着唐家岭北站站牌下,排队等车的人至少有20多人。

 

向三岔路口两边延伸的还是那些成排连绵的房屋,青灰色的砖墙,没有了主路两边建筑的高度与光鲜,犹如北城和南城,都是人住的,只是住的人不同。

 

第2季  镜头中的唐家岭:清贫的自在,流动的憧憬,杂乱的现实

继续顺路走到主路的后身儿,东张西望看四下无人,我拿出了相机,^_^^_^…在接下去的30分钟里,我把镜头对准了铁板房上大大的“拆”字、拉着行李离开(回到)蜗居的两位小姑娘、空旷的南站、热闹的三岔口、密密麻麻的电线、发布者春节用工信息的广告牌,还有那些特别让唐家岭成为新闻热点的租屋,用瞬间的感悟去记录下属于2010年初春的一组画面。(组照详见照片集“唐家岭纪实”)

 

第3季  问号中的唐家岭:公共管理的缺失,幸福指数通向何方?

由于相机太大过于显眼,不适合在此类场合的使用,我很快撤退了。离开南站,再次路过进村了那段笔直的柏油路,仿佛高高的白杨已经不那么挺拔。刚才看到的一切,发生在离举世闻名的中关村不到10公里的地方,发生在北京财政收入最高的一个行政区,除了“怵目惊心”之外,就是“出离愤懑”。

 

唐家岭伴随着“蚁族”这个原创词汇而闻名的。网络上是这么形容蚂蚁的—“弱小却极其顽强、聪明且群居”。

 

蚂蚁与人类结合成蚁族,属于很富有想象力的联想。但当20多岁的年轻人背负着这个著名符号,每天早上撑爆一辆接一辆的大巴车厢,呼吸着路边垃圾堆里散发出的气味,面对狭窄通道和格笼隔断下的火灾隐患,实在是浪漫又辛酸的体验。

 

我尊重每个人入住唐家岭的自主判断,也没任何理由去批评唐家岭村民们自发的满足市场需要的服务提供。个人生活的选择即使不那么体面崇高,也绝比掩耳盗铃罔顾事实要来得真实可爱。

 

这背后最可怕的问号是,当一个城中村涌入3万多流动居民而无所适从的时候,当4条线路的大巴车在10多米宽的道路上穿行堵塞之际,当比蜂巢还密的租屋充斥着无数风险的惶恐下,我们海淀区的城市公共管理功能去哪儿了,公共交通是否有更合理的设计?道路管理是否能纳入市政?乱搭乱建是否能有效控制?

 

其实,在一个多元化的利益格局里,总有不等的贫富,也有各自的坚强。公共管理切不可天天围绕达官贵人和霓虹高楼,社会进步政治文明的标志更多是对低收入阶层的扶持与照顾,使蚁族们能够在弱小的时候顽强着,在聪明的时候奋斗者,在群居的时候和谐着,在梦想的时候快乐着。

 

达官贵人们少吃一只鲍鱼只会更加健康,而蚁族们少等10分钟公交车会感受格外开心。提高整个社会的幸福指数,请公共管理者们从蚁族们入手吧,因为他们的边际效益会最大。

 

至于蚁族们最后会变成恐龙还是变回蚂蚁,那就看各人的造化了。即便梦想流离失所,但倘若生活中得到了更多的尊重,那也是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

 

 

作者:颐和26

《唐家岭纪实》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颐和2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