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欠着谁谁谁的东西,一定要第一时间还回去,否则心里总要古怪地惦记着。人家的书放在书架上,怎么也感觉是被我绑架回家的小女儿,又或者欠谁的钱,虚无缥缈地在钱包里火烧火燎着。于是周末跑回学校,还了书,还了钱,做各式各样以物易物的交易。看到了许多小盆友,因为热恋而下巴上火的小盆友,笑起来格外让人珍惜;和大姑娘去吃饭,再次发生中年男人叵测事件,遂觉得大姑娘米米+大姑娘十三,一定是个气场非常诡异的组合;在车站等车,又突然有姑娘过来聊说几句,和这姑娘很有趣,三年内每每碰面,都只有在车站等车的时候。
人到大四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和谁从来不怕没的说。张口结舌这样的事情,都是留给酸三色的权利。甚至一夜无睡,跑去做体能测试,照毕业证照片,也是可能的事。

木心还回去之前,匆忙翻到的最后一句是:“惟有一见钟情,慌张失措的爱……”。不好,应该是“惟有一见钟情,惊慌失措的爱。”这样的爱一定要一下,非常地快,非常地具有颠覆性。惊起却回头,又要回好久的头,甚至直接去找。颠覆性是基础,在这之上,便是有些爱先颠覆后建设,有些爱先颠覆后毁灭;爱自己毁掉也就算了,还要带着人的一部分,甚至人的全部一起毁掉。于是走在非常熟悉的街道,总能看见满满一地人的碎片。晦涩而喑哑的碎片。甚至这些碎片中,还能辨认出一些,又没法拣拾起来,重新拼回到那个爱或者那个人身上。
于是只得迈过去了。地面上又有遭丢弃的爱。丢弃的爱虽然是完整的,可无论哪个落魄的碎片,也都傲慢地不与理睬。

又及ps:挂在墙上的钟,勤勉地走了太多圈,以至终于让人把它与时间混为一谈了。电池没电却败露了它,另一个钟已经走到十点半,挂钟还在八点四十五挣扎。平日嚣张得很的挂钟,现在非常虚弱。
ps又ps:恩,跳完台阶的第二天,我也不怎么能走路了

作者:何生

《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