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韩半岛》批评

发表日期:2006-10-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所谓“民族主义的商业化”
卫西谛

利用虚构的未来与半虚构的历史,制造政治或军事题材的大片,是近年来韩国电影的一个重要方向,《韩半岛》是这一商业策略下的又一个票房成功的范例。影片假设了韩国和朝鲜两国要开通京义铁路(首尔-新义州);而日本悍然宣布它拥有这条铁路的所有权,合同文书是一百年前由大韩帝国的高宗皇帝签发的;如果韩国不同意这不平等条约,那么不但日本将撤回支援韩国的资金和核心技术,并且大兵压境以示威胁。在韩国观众涌入电影院消费这部影片时,也有一些评论者和媒体认为影片所展现的是粗暴的民族主义(《韩国时报》)。我看到首映式之后导演康佑硕接受的《朝鲜日报》记者访谈。记者也屡屡被尖锐地问及影片将“民族主义的商业化”的问题。《朝鲜日报》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反对《韩半岛》的‘视角’,就会被批为‘反贼’?”——这令我想起前不久在国内公映的影片《东京审判》,且不论从纯粹电影的角度这是否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但是我很惊讶在网络上,看到许多人执着狭隘的民族主义,将批评这部电影(哪怕是从纯技术角度)等同于不爱国。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韩半岛》的重提旧事——影片插入了一段大韩帝国立国前后的历史,主要是明成皇后日本公使率众残杀、高宗奔逃俄国使馆以及被杀。就我个人而言,对韩国历史不甚了解,倒是这部影片之故,特地查阅、大致了解了一下韩国的近代史——此也算这部娱乐片的一定功效。在饱受日本军国主义野蛮侵略这一点上,我们和韩国是有着相同之处的,似乎理应有“同仇敌忾”之感。然而我十分不喜欢影片将历史与现实并置的部分,也就是一些人称赞其中的“平行蒙太奇”。倒不是因为影片将大韩民国的总统与大韩帝国的皇帝“有效”地联系在一起,而是这种剪切方式过分渲染了历史的影响,将现代政治完全建立在过去的屈辱史上,这是十分危险而且幼稚的历史观。所以在我看来,《韩半岛》虽然是一部“政治幻想片”,故事背景属于未来(南北统一在即),但从本质上却是一部“向后看”的电影,它仅牢牢抓住了历史的尾巴,而没有对将来提出任何有趣的创见。

如果强化过去的屈辱史,只是为了仇外,那么进步永远只是空谈。《韩半岛》中从头到尾高呼的就是一种“**”情绪,甚至不仅对日本,而且对美国、俄国、中国的不满,鼓吹在未来的南北统一上,受足外国的支配和干涉。对于这种显得有些盲目、狭隘与粗暴的民族主义,康佑硕的辨解是“商业性”。《朝鲜日报》的记者指出《韩半岛》“在需要理性面对的部分,似乎也选择了感性态度”。康佑硕说:“近来只有知识分子才能交流的电影太多,这种情况更加令人担忧,非常危险。干脆去写一篇论文算了,要那么做,为什么还要制造商业电影呢?”但是作为商业电影,《韩半岛》过于幼稚的是,用一颗子虚乌有的一百年前的国玺,就化解了来自外部日本和政府内部的政治、经济、军事的危机。影片最后,因为大韩民国的国民挖到了个五种合金制造而成的古董,原本对韩国政府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日本人,竟然立即宣布放弃铁路的所有权,并且公开道歉和赔款(由韩国总统开价)、立即撤回军舰。这种手法无论用在什么样的主流电影里,都未免过于站不住脚了。单纯从感性层面上来说,如果国家的强大、民族的尊严,仅仅依靠历史的遗物(且不说是虚构),那不能不说是一种彻底的空想了。这也是我看这部影片,最终没有带来切实的震撼的原因。

当然,我无意过度批评一部以娱乐为主的商业电影,毕竟在策划、编剧、制作、体制、票房,各个层面,韩国电影似乎都要优于我们。从《韩半岛》这部影片也完全可以看出来二者的差距来,而且这部影片应该也是今年较为重要的韩国电影。不过对于康佑硕,我一向不认为他是特别优秀的商业片导演,虽然他有过很多成功的电影(如《实尾岛》),但他总是过度重视戏剧性,强调敌对双方的硬碰硬的较量,从而往往忽略了对人物的塑造,造成角色太过平面化,失去血肉感。而《韩半岛》的严重性还在于整部影片通篇都是政府高层之间的斗争和表态,没有出现更生动的普通人的形象。对此,康佑硕自认为“如果没有黑白法则的鲜明对照和善恶的清晰性,那观众可能会睡着或打瞌睡。这是为了获得较多观众的支持而选择的方式。”可见这就是他一贯的电影观和生意经,虽然生硬、煽情但的确行之有效。

作者:何生

《《韩半岛》批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