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里逝川二百一十四章

发表日期:2006-10-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下午两点钟宇川到火车站去送钟冰,这个为帮自己宁可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的知心朋友,有时候即使是异性也是可以成为最好友谊的朋友,在离别前他们在说着一些痛不痒的道别的道别语,宇川也知道钟冰在期待着自己说着一些话,但宇终究不说。他只是告诉钟冰他已经决意去西部发展了,但钟冰似乎对他的这个决定并不感到惊讶,好像早就知道宇川要作着这个决定似的,其实从前两个月宇川对那些外地民工的资料就能感觉到他对着西部是深深的向往的了,因为他对着西部的情况似乎更为着关注,询问得更为详细。
  “我这里有着一份数据,你拿去吧,是在那条跨海大桥上获得的,这个就是我的探震器。”说着宇从手里拿出了一份很为精确的数据。
  “这个?”钟冰望着那份数据不禁有点头昏眼花的,不知眼前这个看似着很粗心的男生不知何以能这样小心地处理着这些数据。
  “这是从我爸的遗信中得知的,所以我就到了那儿住了两个月,就是趁在这段时间里面查着那份资料,这就是蕊片和其它走私的一个大库,你们有时间去查一下。”宇很随意地说着。说着他就走了。
  望着宇那离去的身影,钟冰猛地发觉他并不是全都是冲动而已,或许这几年里自己真的是一直都以为自己在感情上不理解他而已,其实在很多事情中行为着他也是一种深潭。
  “你这人喜欢在自己的梦里面。”钟冰临别和宇说了这句话。
  “不,那已经不再是一个梦,那是一个追求。”宇伸出手和她作了一个离别的握手,并做了一个钟冰岂料不及的动作——轻轻地把钟冰的手放在自己唇边吻了一下,瞬时钟冰被他不经意的浪漫感动得眼圈红了,但火车已经启动了离别的码达。
  。。。。。。。火车上钟冰轻轻地抚摸着宇川叫她捎带给重敏的《中华新建筑材料手册》,慢慢地圆回忆着这几年来和宇一起走过的日子。。。。。。
  。。。。。。。而同时宇慢慢地撕开了钟冰留给他的信,看了里面的材料宇川的全身不由一震,信封悄然从他指缝中滑落,怔怔地望着街中的前方的行人,突然算发疯般地冲回家启动了摩托车朝南的方向,他怕自己赶不上了,终会在生命中再次负了另一个女人。
  “呜”地宇川把摩托车停下,锁也不锁地冲进了那家别墅,一点也不顾着那迎面扑来的猛犬,情急之下迅速地躲避着大声地叫着“润璇,润璇,你出来啊,润璇,你出来啊,是我对不起你呢,真的对不起。”说着但任宇川怎么叫都没有人应着,仿佛这个院子一下子就空了一似的,许久才有一个姑娘略略地从三楼处探出了一个头来用着稚嫩的童声应着:“二姑她已经去火车站了,,四点钟冰就发了。”看业小姑娘正是润璇的小侄女。
  宇川迅速地朝着那狼犬作了扔石头的手势后冲了出去,发动了摩托车刚刚赶回又赶去的火车站以极速地开去,怕自己真的是已经找不到了,赶不上了,他这刻才发觉自己真的不了解女性,他所遇的女性中都是那样的伟大,他才领悟到闻一多先生曾经说过的“一个好的女性是从母性出发的。”这些女性她们柔弱的外表下却包含着比男性还要更多的宽容和包容。
  但在这个满是南北来住不同地方求生计的以万计的旅客中,如何才能找到润璇那单薄的身影,宇迅速地冲到了广播室里面抢收过了那女播音员的话筒:
  “陈润璇小姐,陈润璇小姐,我宇川,你永远的丈夫,永远爱着你的男人,我真的是对不起你,我一辈子已经欠了两个女人太多了,现在我不能再欠你的了,你不肯见我一面,我真的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了,难道你就希望着你所爱的人就这样一辈子深深地活在痛苦中么?”宇那焦急而用上所有共鸣的嗓音在这火车站上来回地传播着,瞬时所有的旅客都停止了交谈,听着这充满着磁性的声音,有的窃窃私语着猜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久久地没有见到润璇的任何身影和任何回音,还有半个小时四点钟就要到四点了,,蜂捅的旅客迅速地上了车。宇川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等了,他呼叫着几次后迅速地冲出了播音室,迈动着修长的身躯在各个候车室里寻找着,用他最大的声音喊着,此是坏分子已经顾不上到底怎么发音才是科学的了,他现在只知道竭力地把自己的声音叫得更响更高一点。这时通往深圳的K801列火车已经进站了,那些乘这列车的旅客开始朝进站口走去,而此时宇发现 了润璇的身影,一如上次刘芸上火车时的情景一样,宇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等了,他迅速地拔开了人群,朝前面冲了上去,这时在进站道旁的治安伸出手想抓住宇川,但宇川“叭”地从被抓住的大衣里面脱身而出,迅速地冲过了检票站,,就在快能追上润璇的时候,却为了不碰到一个白发老儒,宇川只得停了下来。
  那个熟悉的身影在听着宇的声音却没有一点想停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当宇冲出火车前,润璇的身影不知已经隐在那一个车厢里了,宇川于是大声地叫喝着,在瘦长的火车旁边大声地叫着:“润璇,我知道那三十万的钱不是刘芸寄给我的了,那是你在骗着你爸说我要竞选着镇长才向你爸要的,其实你也是有着生育能力的,但你却骗着你爸说你没有生育能力,而让你爸让你嫁给了我,我知道你爱我,其实我在小学时你就认识了我,是不是这样?这些话都是你不想让我因为压力却要隐瞒着我,因为你爸已经陷入国家对你家的调查,所以你不想连累我,你爸是我爸的当年工友,也是我同学重敏亲身父亲的无意杀人者,是不是这样?你本身想和我远走他方的,因为我是从外地回来的,但你又不想我继续飘泊,所以你不想这一切会发生,因为你我的秉性是不会成为你爸爸眼的中的好女婿,所以你根本不想和我离婚的是么?你这次能涌继续帮我一下,就如这段时间来帮着钟冰向着我堂妹倩倩道着歉,才让她们之间的少了那么多的隔阂,并且不断地以我的名义去给她寄钱,我知道你想把我比让给钟冰,这样子她就不会把你的爸爸告上法庭,是不是这样。润璇。我这次就要去西部了,你能不能留下帮我管理着这小学的建设,能不能,我知道你不愿见我,是因为我真的是太伤你的心了,但这样选择你总该愿意吧,难道你就看着我这样辛苦拼搏来的这么多年第一次比较有成就的事业却让我不能安心么?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受着痛苦的煎熬么?”他那有点嘶哑的声音有点凄凉地叫着。
  时间一秒一秒过,绝望一点一点儿增加,缓缓蹲下的宇川,手里捂着的脸无声地哭泣,想拉他的女治安也无措地望着这个颓废男。
  “和位旅客,开往深圳的K801列车就要启动了,请各位旅客坐好在你从头的位置上,请不要把头手伸出窗外,送别的亲友请不要随便握手。”车站里的喇叭这响了起来。宇缓缓抬起了头,忽然猛地作着一个决定迅速地冲了火车,那检票员要拦住。
  “到车上再补票。”宇一声叮嘱着就冲进了车内,他开始在车里迅速地寻找着,但他最终没能找到那个刚刚消失在火车里的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最后也只得求助着火车广播台,一遍遍地播放着:
  “璇,我宇川,浮光掠影生活泪花点点,但我却找不到它灿烂之颜;但愿再次见到你的不远,不经意中就在近端,再赋一曲鱼水之连;我愿随你远驰海角涯天,拥你怀中再诉不尽缠绵,只愿心中藕丝不断;我参尘网数载,却希其日益朴简;为何心中有爱而不能赋全,我求你了,润璇;我现身于隔岸,心却永远在你那边,拥你入怀再轻吻尔之玉手纤纤。”说着宇已经泪梗咽喉般断断续续,
  “润璇,我真的无法忘记你,我知道我们的生活并不是诗,但我却愿意它就是诗,我希望我们能并肩走下去,把我们的风帆再次扬起,就如你爸的那张烂船一样从改变开放初期就一直开到现在还依旧破烂,但它还不是依旧仰首挺胸。”这时听着他的那个声音,顿时所有车里面的人都笑了起来,而广播室那些正在受着他那哭腔而感动得有点不能自拔的广播员也“噗兹”地笑了出来。
  “这小伙子真的风趣,是不是在给我们只是在讲笑话而已。”
  “我愿我的诗献给我和我的爱人润璇和天下的所有的青年男女,愿他们在扬帆起航时能够有着足够的胆量去面对人生即将要面对的风浪,毕竟要一辈子要共同生活;前面并不是浪漫,但我们能够在生活的牛粪中培育出鲜美的鲜花,润璇你还愿意跟着我这坨牛粪么?”顿时所有车内的人也“哄”地笑了起来。
  “润璇,那位是润璇?”这时车内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你应该出来一下啊,这样一个抒情画意的年情人,这样说话有魅力的一坨牛粪,你不要我就要了喔。”这时车内的一些姑娘也在起着哄,现代人就是比较开放。
  “我的诗献给所的中年男女,在我们经过长长岁月的洗炼之后,回头看着我们所走过的路,发现我的足迹没有一丝的絮乱,并肩走着的路旁已经绽放出了美丽的丽花,那正是因为我们的汗水所倾洒,那因为我们的汗水中有着我们那不泯心中的诱惑而溢出了尿素的养料。润璇,我心中的不泯会很快随着和你那平凡岁月所洒下尿素养成的花,我一定会把它献给你和我们儿女们,到时候你摸着我的秃头,我数着你额头上的皱纹,我们的儿女就笑骂着我们肉麻”。
  “这年轻人所作的诗真的是雅俗共赏。”一些老中年人也不禁也莞然。
  在长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了,宇还是不停地在那儿播着一个小时,而不知为何火车那些广播员那样有耐心地让这个冒失的小伙子这样在那儿“大放蹶词”。
  “这辆火车是不他们这家的?”一些旅客也有点疑惑了。
  “嘟”这时这直达火车才终于在一个不大不小的站停了下来。
  “嘟嘟嘟”一阵宇腰间的手机响了。
  “润璇?润璇么?”这时宇那焦急的声音从播音器里面传了出来。
  “川,我爱你,真的爱你。”里面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被那个不知是不是那些播音人员搞怪,反正全车的人都能听得到。
  “润璇,我也爱你啊,你快下车,我们马上回去复婚,理他,共产党的话能听不能信。我们昨天离了婚,今天也能马上复婚。”宇在里面大叫着,顿时里面所有的人都愕然,这个小伙子怎么这么反动,他们不知道宇川是搞艺术的,搞艺术是正斜不分的。
  “嗯,我这就下车。”里面的润璇的声音还是很小。
  “你不能骗我啊,我这人一辈子就栽在女人手里的,我可是有好几堑但没有长一智。”
  “我已经在站下来了。”宇忙从窗里往外看着,果然见润璇正站在车站下面梨花带雨地孤零零地站在那儿,宇麻木地但手脚依旧迅速地奔了下去,紧紧地抱着那对自己生命无比重析人,而润璇也没有反搞,只是在宇川耳边喃喃地说着:
  “看业你一切都已经明白了,但我还是决意不连累你的,所以我只得选择离开,我说明白的确没有你那样有个性,希望刚才你那飘泊的心还是能实现,否则我还是不能踏实,我终究要走。”
  “我懂,我懂,”宇川拼命地点着头,“你的想法我全懂。”
  “可我宁愿你不懂,你知道么?”润璇终于紧紧抱住宇川的哭了起来。
  “我不懂,我不懂。”宇吻着她那已经没有半点抗拒的嘴唇,或许也是他最后一次吻他了。
  就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宇川把建筑家包权交给了四叔宇长遥,财政管理权交给了润璇,在二零零年农历二月十五,已经拥有二极建筑师资格的宇川拒绝佟鑫的再次邀请,同时也拒绝了舍利格林母子的邀请,像去年一样再次登上往西部去的列车去,不过这次宇川并不像上次那样精神抵靡,心情萧索,现在他正是壮志踌蹰地决心去为着自己那心中的一个理想而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的青春激情燃烧的祖国的西部大开发这个任重道远的伟大事业之中。
  他轻轻地地抚摸着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小狗仔,按它的这段时间生活习惯,它应该就是七个小狗中的的“狗王”名字要做“金红”,是金妹红三三红晶,名字是润璇送他上火车时给它起的,不过这条小狗好像显得有点冷漠,不像一个婴儿,倒像个中年,对宇川喂给它的占奶有点不理不睬,只是偶尔吃一两片宇川给它的腊肠,这时它才表现对宇川的一点热情。
  润璇她主动地提出了过来和宇老夫人住,以照顾她的生活,并且还是一直地叫着她做干妈,宇川知道她是为了让自己放心地西上,原本宇老夫人对着这出尔反尔的媳妇很是反感的,后来经过了宇川的解释后她也不禁叹息不已,她也深深地为润璇的胸怀感动着,但宇川却感受到了润璇正受她娘家的巨大压力,但宇川四叔宇长遥叫侄子放心,说他这么年来做民间建筑什么压力,及纷争没有见过,这到底不是让宇川放心了不少。
  但宇川还是想起了在西上的前一天去看望一下父亲的墓地的,但最终他没有去,他也想真的遗忘了一些东西。
  钟冰回到了铜鞍,这天早晨正好是嫂子的绑带要拆了的时候,所以钟冰不顾连日的奔劳,直到医院去。几乎全家人都到了,连小囡囡钟茜也到了,她是很懂事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几个月来怎么变成这样子的妈妈,原本钟冰老夫人是不愿她来看的,但她吵闹得太厉害了,所以最后全家人以举票决定让不让她去看她母亲的拆线,最后还是让她去看了。
  在杨菁的病房里,九个人一声不敢出,整个室内静得连呼气都能听得清地紧张望着那护士长为着杨菁着一圈圈的绷带,而他们也随着那逐渐露出的头发,皮肤越来越紧张,连握着小囡囡手的钟冰手臂也不禁微微地发抖着。
  终于杨菁的面目全露了出来,望着她的模样尽管大家都是有着心理准备,便还是不禁吓了一跳,原本一直在大要嘱咐下不哭的小囡囡钟茜还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钟厚慢慢地走过去轻轻拉开了杨菁那双捂着脸的双手,缓缓地在她那烧得紫黑的脸颊上轻轻地一吻,瞬时室内所有的人都不禁泣不成声来地紧紧抱在一起,连那见怪各种场面的护士也不禁转脸望出了窗外。
  钟冰怜悯地抱起了仍在哭泣的小囡囡抽泣着在她耳边说着:“不要哭,不要哭,这样妈妈会伤心的,过去和妈妈拥抱一下好吗?”那小囡囡尽管满眼惊恐地望着那个变得狰狞的“妈妈”,但还是点了点头,钟冰搬着她轻轻地放近嫂子的怀抱,一直眼睛有点麻木的杨菁一把抱住女儿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哭声来,那淌落的泪水在她那张黑脸上是那亲的透明晶莹,而此是小囡囡马上辨认出了这就是妈妈的声音,顿时不再惊怕似的轻轻地在母亲的脸庞上拭去泪水。
  但前几天已经出院的杨菁母亲岂终会不愿或者不敢来医院看望着女儿,她在经过思想教育后却要开始面对着更大的噩梦,有好几次她还偷偷要吞着安眠药自尽,幸得她的前夫发现得及时,并对她进行着劝说,让她知道这样做会让梦醒过来的杨菁的神经更受不了,但终究她还是过了自己的那一关,岂终不肯来见自己的女儿。
  “厚,我现在再不也不漂亮了。”杨菁低着她那黑脸,只见她那烧伤的头发上长出了可怕的白色茸毛来,“你们为什么要让我醒过来呜。。。。。。“她又开始轻轻地哭泣着。
  “菁,你怎么能说这种话?”钟厚把脸紧紧地贴在妻子的脸上,“你看我们的女儿也这样能认你,你怎么能随便放弃呢,我们大人不是更应该做着榜样么?”钟厚一手揽着妻子的腰,一手摸着紧贴在自己胸膛前的女儿的头喃喃地说着,这时其他亲人都被这一幕更是凄然,有的还迅步地走出了门外去了。果然一会儿杨菁缓缓地停止了哭泣,用那双焦手轻轻地摸着女儿的脸。
  钟厚边把自己带来的假头发,脸膜轻劝地帮妻子戴上边说?“外貌并不是最重要的场菁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我们都是知识分子么,我们的精神生活在是丰富的,只要我们的精神生活是丰富,只要我们的精神紧紧地连在一起,我们就能相亲相爱勇敢地走下去么?”钟厚那似乎经过千万次练习熟练的帮妻子打扮,杨菁的脸果然很好看,甚至可以说是个美人,现在科学的发达为这对患难的夫妻带来了精神上的安慰。

作者:何生

《梦里逝川二百一十四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